小風暴 第15章

华尔街的法则就是丛林法则,

成王败寇。

2008年。

虽说这7年都在奔波劳累,但值得欣慰的是,他站立的这个地方是全世界精英都向往的华尔街!

西装革履的高山端著一杯咖啡在有宽大落地窗户的办公室与金发碧眼的同事们开会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现出这个想法。

“这是全世界的精英都向往的华尔街,我也在这里站稳了脚跟,但我真的属于这里吗?”

如今的高山,打破了黄种人在投资界晋升困难的魔咒,用最短的时间做到了公司的高层,也赢得了其他同事的尊重,已经是母校成功人士的范本。还记得之前在香港工作时来美国出差,高山出于敬仰和好奇,专程奔到华尔街,一睹其风采,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来这个最大的金融圣殿工作。

到他真正从香港到了这里,才发现华尔街全长就500米,在百老汇街和华尔街的交界处,是著名的三位一体教堂,教堂的前方是纽约证券交易所,背后是美国证券交易所,两侧是密密麻麻的大楼。能看到的有形物体就是这些大楼,而那些无形的金融证券市场是看不见、摸不著的,只给他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华尔街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华尔街和好莱坞一样,实际上已经不是个地理概念了。就像好莱坞是美国主流电影业的别称一样,华尔街就是美国证券市场的代名词,是全球80%以上金钱的集散地。所以现在的华尔街已经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它的神话是大小不同的金融玩家们共同创造的。最大的投行大约十几家,莫过于高盛、摩根大通等。

华尔街曾经也是一个人人都重视和在乎信用体系的场所。然而,20世纪80年代,伊凡·博斯基(Ivan Boesky)和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等人的犯罪行为却使得华尔街名声开始败坏。

在21世纪的头几年,很多知名企业里拿著高薪却欺骗股东和员工的CEO(首席执行官)们继续作恶,他们的贪婪本性给华尔街造成沉重打击。

2001年毕业进入香港投资银行的场景历历在目。

虽然发生在2001年的“9·11”事件,引发了世界经济下滑,但高山依然没有放缓前进的步伐。虽然中途被迫离开香港,但也算是加入了另外一条快速通道。

2004年底从商学院毕业后,高山没有再选择投行,而是听从了金融系华人师兄陈为民的建议,并在他的帮助下,幸运地进入了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行业。

年少时,在湖南小县城里,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可以站在华尔街,和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参与追逐利益的游戏。

可突然降临在他们家的那一场噩运,改变了他的轨迹和命运。如若不是那场事故,他不会那么迫切地想要进入这个看似云谲波诡的行业,不会那么迫切地想要通过自身的努力为家庭的灾难找到一个答案,或者说是替自己奉为英雄般的父亲,找到一个开脱。

可越真正深入风暴中心,高山越发明白,没有答案,也没有对错。

因为这里是华尔街。

华尔街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这背后便是资本的力量。第一次产业革命之后,资本变成了主要的生产要素,它的核心是钱,是货币。当然,最早的金融中心是伦敦,随著新经济中心的确立,华尔街成为引领整个世界经济的枢纽。

这样的资本体系,决定了华尔街的辉煌,也聚拢了最优秀的人才。正是华尔街的核心地位吸引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聪明人加入其中,而不是因为有很多的优秀金融人才才造就了今天的华尔街。在华尔街这个伟大的博弈场中的博弈者,过去是,现在还是,既伟大又渺小,既高贵又卑贱,既聪慧又愚蠢,既自私又慷慨。

周末,高山在中餐馆请华人留学生协会的燕园师弟吃饭。来美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已经成了燕园驻华尔街办事处的组织人。师弟们对高山敬仰不已,不停地说能在华尔街混得出人头地真算是幸运,而自己多想拥有这样的幸运。

人们经常说高山是幸运儿,只有他自己知道,所谓幸运,永远是你比别人付出更多,你比别人更快更准。

幸运儿中的幸运儿才会出现在华尔街。但在主流公司资深的从业人员中,华人不多。20世纪80年代之前,华尔街基本上是美国主流白种人的天下。随著互联网的兴起,越来越多做电脑软件的中国留学生进入这个领域,但还是以辅助性的技术支持为主,后来慢慢地不少数学物理高手进入华尔街做模型分析,中国留学生进入华尔街现象才引起了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和认可。

除了权力欲望能得到满足,华尔街诱人的地方还在于收益丰厚。比如,像高山这样直接进入投资银行的,从一开始就是底薪十几万美元,除去税也还有不少。后来他加入的私募股权基金,到了董事总经理级别,动辄几十万美元的高收益。

“不过不少人,尤其是华人,做到这个级别,都自己去做fund(基金)了。这和中国人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观念有关。”高山热心地与师弟探讨起来。

“师兄你呢,是一直做凤尾还是也想做鸡头?”

高山想起了陈为民:“我有一位前辈,燕园的数学硕士,美国名校的数学博士。起先,在华尔街的投行做了两年模型,后来做了8年固定收益部的交易员,现在和一个华尔街老美大腕儿合伙新创了一个专门投资的二级市场基金。即使是这些母公司在纽约的投资公司,目前对国内的各种投资机会也越来越感兴趣,正在做功课。”

“典型的华尔街路径,先在华尔街镀金,离开以后怎么混都不会太差。”青涩的男孩话里不无羡慕,“现在有华尔街工作经验的人,回国后正是创业潮下的香饽饽,师兄打算什么时候去踩一脚?”

这个问题居然把高山问住了。什么时候回国?他漂泊多年,有时也问自己归期,可有人提起,他还是一愣,心里有东西蠢蠢欲动。

高山笑笑:“我也不知道,等时机到了自然就回去了。”

高山没想到,第一个时机居然来得那么快。

吃完饭埋单的时候,高山发现自己居然把信用卡忘在了办公室里。

高山有些尴尬,忙打开钱包的各个夹层拼凑现金。这个BV(葆蝶家)钱包是去年秦沃送的,从来未打开过里层,这次他打开一看,意外地看到一张字条。

“如遇紧急事情,请联系:……如你捡到这个钱包,请联系:……”

写的都是秦沃的手机号码。

高山感到心头一热。

近8年陪他一直走下来,见证彼此成长的人,就是秦沃。他想起当年,吴东娜和他分手的时候,哭喊著对他说:“高山,我再也不想自欺欺人了,你不爱我,从一开始就不爱我。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委曲求全,当爱情里的傻瓜。可是你知道吗?尽管这样我也比你强,因为我勇敢,我敢面对自己的心。我挑明了你和秦沃之间的恩怨,虽然很残酷,可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偏不让你和秦沃在一起。你就是个懦夫,缩头乌龟,我会诅咒你,诅咒你和秦沃永远迈不过你们中间的那道坎,你们永远也不会在一起。”

吴东娜并不在高山的心里。

这么多年,高山自己都有些糊涂了,心里某个地方一方面一直在屏蔽“仇家的女儿”秦沃,另一方面又在爱护“青青妹妹”秦沃。他不相信自己喜欢秦沃,那是怀念,不是爱吧。

那就继续克制,保持距离。

因为秦沃是秦盛生的女儿。

而秦盛生最爱的这个女儿也很是叛逆。

她并不想接受秦盛生的荫护,也不想成为创二代里的小公主,而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打出了一片天地。秦沃,毕业后加入500强的猎头公司,从最初级的寻访员到区域总监,只花了4年的时间。这比普通的外国雇员快了4年,也成了这家公司进入中国20年来的第一位本土诞生的中国籍区域总监。

他不意外,对,这就是他所认识的秦沃。一个安静但妖娆绽放的、这10年来不是妹妹胜似妹妹的人,是他心里另一个青青妹妹。这份感情,高山觉得没有人懂。

秦沃长大了,她有她自己鲜活的生活。她每次见到他都很开心,也说自己有心爱的人。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莫不是许信?

但至少高山有些牵挂她。

高山也知道秦沃牵挂他,对此他无能为力。

他很少真正面对自己,给自己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和吴东娜分手后,他一直没有正儿八经谈恋爱,当然莺莺燕燕也少不了,不过都是没多少真心交付的,包括新近的朱珍。

他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其他的事情,这里的其他指的是工作之外的事情。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事业梦,他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是个典型的工作狂,直到今天他打开秦沃送给他的这个钱包,看到了熟悉的字迹,或是在异乡漂泊太久,总之,高山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黄昏来临,高山站在第66层的纽约办公室里,楼下车水马龙,室内灯火通明。偌大的办公室外面,职员们行色匆匆,他想知道为什么表面上这么热闹,而他的心却这么空呢?

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变化了。他还是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变化,或者说他不习惯这种变化。传统中国男人身上的三十而立的思想,让他有种莫名的压力,以至于他觉得要慎重地考虑这个由青年时期向中年时期转化的阶段了。也许和年龄无关,可是又是什么呢?

深夜一点的时候,他本是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公寓,睡前已接近深夜两点,忽然起床给秦沃发了封邮件。

他本来想发首自己写的诗歌,但从以前的作品里,他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一首满意的。他本来想兴致来了,自己写一首,但写完后发现还是不太满意,因为他真的忘了怎么写诗了,写出来的东西只能算顺口溜而已。

到最后,他只好发送了一首北岛的《时间的玫瑰》。

当守门人沉睡/你和风暴一起转身/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当鸟路界定天空/你回望那落日/消失中呈现的是/时间的玫瑰

当刀在水中折弯/你踏笛声过桥/密谋中哭喊的是/时间的玫瑰

当笔画出地平线/你被东方之锣惊醒/回声中开放的是/时间的玫瑰

镜中永远是此刻/此刻通向重生之门/那门开向大海/时间的玫瑰

这是他最爱的一首诗歌,他读了一遍,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开心地睡去了。

明天早上还有早会,身为几家被投公司的董事,他必须要准时出现。

第二天早上8点,他打开邮箱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她没有评价,而是平静地发给了他一首聂鲁达的《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他读起来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丫头是怎么了?但在邮件的最后,她留下了一行字:“学长,预祝情人节快乐。”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明天就是情人节,她的生日。原来如此:她发了一首情人的诗歌,配合情人节。

每年都是铺天盖地的广告,提醒他到了这一天。

高山情不自禁地掏出了钱包,拿出那张纸条,紧紧攥在手里。

高山迅速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请立刻帮我订张北京时间2月14日下午抵达北京的机票。记住,不惜任何代价都要订到!这个时候若头等舱没有了,商务舱、经济舱也可以。”他顿了顿,“然后,你再看看,那天晚上北京有没有什么大型的演唱会或者音乐会什么的。”

他看了一下表,若是想在北京时间2月14日下午4点到达北京首都机场的话,那他最晚应该乘坐北京时间2月14日凌晨3点的飞机,也就是纽约时间2月13日下午两点。时间很紧迫,倒推的话,只剩下4个小时了。

安排好此事,他急忙赶到一家已经投资的公司开董事会,看来他要提早离开董事会了。

开到一半的时候,他查收邮件看到助理刚刚发给他的邮件。“刚刚好。”他暗暗地在内心叫了一声,2月14日晚,北京居然有刘德华的演唱会。

真是华人影视圈的劳模啊。

他喜欢这样的劳模,就订这个演唱会了,他紧急告知助理。

2月14日下午到北京,晚上和秦沃一起看刘德华的演唱会,帮她庆祝生日,完美至极。他觉得此刻枯燥的董事会也是生机勃勃,他一下子提出了很多的问题,让被投公司的管理团队来回答,而忘记了昨晚他只睡了4个半小时。

但他此刻精神焕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