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14章

多少人,以朋友的名义,

爱著一个人。

2008年。

爱,也是一种动力。秦沃一直在努力靠近高山的世界。其实她一直在等他。

哪怕是好久以来,他从不曾回国看她一次,似乎是在保持和她的距离。

她等,哪怕她多次故意搞砸了秦盛生安排的相亲会;哪怕是生日,在繁忙的北京城,她也只是想一个人待著,虽然有吴妈做的佳肴。

2008年2月14日。

情人节,对沐浴在爱情幸福时光中的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值得期待的日子。

对于秦沃来说,也是。

今天是她26岁生日。

她如往常一样,还是7点钟醒来。

吴妈做了比平常更丰盛的早餐。林芳坚持坚守家乡的教育事业第一线,所以并没有搬来和秦沃一起住。于是,阿姨吴妈和秦沃在一起两年多了。她家离秦沃家很近,周一到周五早上7点就来秦沃家帮她做早餐,有时候秦沃这边有需要也会过来做晚餐。日常的家居活儿她都包干了,基本相当于秦沃的家居管家了。

但在秦沃眼里,她就是半个妈妈,时间久了,也便有感情了。

“今早的银耳红枣莲子羹很棒,吴妈。”秦沃尝了一口,自言自语,“每年的生日,我总是在想,这个时刻应该是在先生的拥吻中醒来,若是有女儿了,她也会送给妈妈一幅生日快乐的画作,然后就是很多很大声的笑,很大束鲜花……”

“鲜花在这儿呢。”吴妈捧来了插满粉白色玫瑰的花瓶,“这是你昨晚带回来的,真是漂亮。”

哦,鲜花是自己买的。

秦沃笑了下,摸了摸头,觉得头还有点疼,原来昨晚睡前喝的那杯红酒12度。

昨晚随手从酒柜里拿了一瓶,有点喝多了。睡前一杯红酒,秦沃是有这个习惯的。从22岁毕业那年开始,她就坚持每晚睡前喝杯红酒,这个习惯开始于她的高山哥,但昨晚他并不在。

其实他一直都不在的。

甚至不在她的世界,但他会给她寄红酒。

“家里的酒柜早上刚擦过了,好像有段时间没有添酒了。高山没给你寄?”

每次,秦沃带回新的红酒,就告诉吴妈说是高山寄回来的。久而久之,吴妈也知道是他寄的,知道他经常去许多不同的国家,每次都会给秦沃带不同的葡萄酒。

“这是浓缩的精华,每次他都这么说,然后一一讲解。他好久没回来了。吴妈,你还没见过他呢。”

“是啊,有机会真想见见。”吴妈话里有话地看了她一眼。

看秦沃不好意思地低头吃早餐,她便忙活去了。

酒柜旁边,贴著高山引用的一句话,解释了他爱红酒并给秦沃推荐红酒的理由:

“瓶壁外面到里面的距离,是三毫米。这三毫米的旅程,一颗好葡萄,要走10年。不是每颗葡萄,都有资格踏上这三毫米的旅程……”

秦沃曾在一本杂志上见过这段煽情的文字,它也并未夸张一瓶佳酿的诞生过程。从栽下一棵葡萄苗到它结的葡萄可以酿好酒,的确要过10年,而且在它可以酿酒的那些年,水土、天气、人工都要达至上佳。除了专业人士,几乎没有人会有耐心去看每一个步骤。

葡萄酒如此。

人也是。

世上本没有不经历打磨就夺目的钻石,亦没有不经历磨炼就获得成功的人——天才出于勤奋,说的大抵就是如此。

读书时候,秦沃觉得高山是海上的灯塔,她想,往他的方向不停地奔跑,总能追得上吧。多年过去,灯塔已经成为钻石,光芒四射,高高在上,秦沃终究还是没有把这光芒收入囊中。

多少人,以朋友的名义,爱著一个人。

不知不觉8年过去了,秦沃依然是高山偶尔关心的小妹妹,却不知晓她心底努力隐藏的涟漪。

秦沃今早在吃饭的时候,花了些时间。

用吴妈的话说,“今早有些磨蹭”。

“我不是磨蹭,是在回忆呢,一早上就有很多回忆。”

两人谈话里的高山,虽然现在是美国投资界人士,但他也是大学时代就开始的校园诗人。诗人和浪漫的葡萄酒是不可分割的。

他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后来,8年过去了。

秦沃也由当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姑娘变成了今天的职场精英。

但她还是那个当年的姑娘,而他也一直在她的记忆里发芽。

她并没有主动开启过记忆。

从和他相遇的那一年开始,她就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地看著他的离去与归来。然后,他挠挠她的头发,喊:“丫头!”

回忆完毕,感伤完毕,然后匆匆下楼。

努力工作,努力赚钱,26岁的秦沃,和大多数的单身女性不一样的是,毕业三年就可以单独住在北京CBD(中央商务区)高档公寓里,小巧但整洁。每天上下楼的时候,会收到门口一口浓浓山东口音的年轻警卫甜甜的“秦小姐”的称呼,然后秦沃会回以一个微笑。

她把昨晚整理好的资料和随手带回来的杂志装进大大的公文包里。在出门之前,对著镜子最后检查了一遍,觉得清爽可人了才开门向外走去。

出门之前看到了开放式的衣橱,秦沃忽然发觉自己的外套只有三种颜色:黑白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每次去商场都是挑选这些颜色。秦沃记得,念书的时候,她最喜欢鲜艳的颜色,加上长得比较娇小,经常会被人看作是刚来报到的大一新生,甚至在她的感染下,宿舍的大姐大也穿起了兜兜装,在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喜宝说,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我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钱,我要很好很好的健康。

秦沃想,自己一不小心,没有了最重要的东西,但还好,虽说不算有很多很多钱,但也算小康,然后身体健康。

她经常挂在嘴边的是“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和自己对话谈心”。在宽大的玻璃阳台上蜷伏著,然后淡淡地看书,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青春。

为了接近那个人,她使劲成长。

电话铃声把她拉回到现实生活中。

助手Jasmine(茉莉)的电话来了。

“Mary(玛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电话里,秦沃听到Jasmine的笑声。

“呵呵,什么好消息?不过肯定是很好的消息,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秦沃很是喜欢这个24岁的女孩,因为业绩突出,短短两年的时间做到了顾问,比一般的新人缩短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记得我们给高木资本找的那位从华尔街回来的投资经理吗?听说他父亲马上要升职为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那家机构的全球第一总裁了。客户公司的一个好朋友刚刚打来电话说的,外面的新闻都没有报道哦。”

秦沃心里咚的一下:“看来消息还是真的了。”

秦沃顺带也做了个项目总结:“Jasmine,你刚入这行时,我就告诉你这份工作的诸多好处。比如,你可以第一时间知道高管们的最新流动动向。高木资本,说起来大家都能想象它来势汹汹,在为他们招聘人员的时候,听闻老板的无情都放弃了。这种以工作业绩为导向的上司也有其长处,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习惯了这样客观的老板,用工作品质说话,而不掺杂个人的憎恶和喜好情绪,会发现这也是很好的工作环境和团队,但年轻的时候多数不懂得。但我们推荐的这位候选人足够成熟,能辨认这种好老板,同时他还有如此巨大的背景附加值,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选。”

按照往常的安排,秦沃10分钟到达公司楼下。一抬头,大大的公司招牌“智通国际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闪闪发光。虽然在500强和各种金融机构林立的CBD,这家公司说不上豪华气派,但这里就是传闻中很多高管经常出没的地方。

现在的秦沃,是投资圈最好的猎手。

这是她最初没有想过的一条路,当初她满心欢喜正准备奔赴香港读书的时候,却突然得知高山要去美国商学院。秦沃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希望落空的滋味并不好受,但如今再回忆起来,也都过去了。她最终也没去香港,高山的步伐太快了,这一次,她没跟上。

来到办公室,她快速浏览财经报纸杂志,从《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时报》到《中国企业家》《环球企业家》等。大致看了一下,具体的内容等周末有时间的时候再好好消化。

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波涛暗涌。

秦沃发现马上又到新一季的人才抢夺大战了。

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今天的备忘录,收发邮件,猛然发现诸多候选人发过来的Merry Valentine’s Day(情人节快乐)的邮件。

喝了口刚泡好的最爱的摩卡,木心喜的电话进来了。

“是不是该祝你生日快乐啊?这周来不来上海?我们三姐妹什么时候聚聚啊?想死你们了。”

还没等秦沃回答,木心喜立刻记起来了什么:“佳佳都准备怀宝宝了,我呢,是不打算结婚的。就你,让我干著急。那么,在你生日的时候,我替你许个愿吧:祝你今年可以和你钟情的对象打开天窗,希望我这个祝愿马上实现。”

木心喜的声音依旧鬼马精灵,她一说话,秦沃就觉得时光能倒流,她们能分分钟重新回到青春无敌的大学时代,她经常会怀念那些最好的姐妹陪自己一起哭一起笑的岁月。

木心喜毕业之后直接去了上海,担任某律所的中国律师,一毕业直接进入IPO(首次公开募股)项目,这相当于拥有了进入顶级交际圈的钥匙;易佳佳是温柔贤良淑德型,刚一毕业就被创二代老公套上了戒指,直接进入围城,用婆家人的说法,事业这玩意儿女人别追求,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在自己公司随便干点啥不闲著就行;而秦沃是拼命三郎型,勤奋努力力争上游,在外人看来,活得最不洒脱却也最透彻。

4年过去,木心喜在上海得偿所愿,换了几任外国男朋友还在坚持著做不婚主义者;易佳佳也乖乖地做著豪门少妇;唯独秦沃,变成了指点江山的潜力股“白骨精”。

“说实在的,我挺羡慕你的。对了,易佳佳在和老公度假前,让你快递给我的礼物已经收到。要越来越有魅力,做电死人的白富美。不过我听说你现在很风光啊。”

好姐妹的祝福,足够开心一天了。

“无所谓风光。外人看来是成功后的风光,身处其中的人看来,是辛苦。现在我多数夜晚是在约谈和报告中度过的,总是想自己不能辜负客户的信任,一定要帮助客户搜寻到最合适的人选。我一直相信,好的猎头搜寻人才的过程就是一个人力资源管理咨询过程。你做上市律师的,感受不会比我浅吧?”

所以,秦沃会要求自己做远远超出很多高级顾问的工作。

“你这事儿看起来蛮简单的啊,不就每天和人聊聊天吗?”

“看著简单,其实不是。比如,在职位进来之时,负责任的顾问会很认真地和团队的顾问对客户的岗位职责进行科学分析,也就是推荐候选人之前,除了要了解行业的情况,客户的情况,包括企业文化、现有的规模、经营和管理模式、公司的人员和部门构造、高层的风格等,还要详细地了解此职位的业务范围、部门职责等。这是巨大的资料收集和消化过程;到了推荐的时候,还要根据候选人的专业能力、个人发展背景、处事风格等,判断与客户的匹配度;除此之外,当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时,作为一位称职的顾问还要给企业此候选人的背景调查等,同时身兼数职,需要多次和候选人、企业之间保持良好的沟通交流。所以,直到事情完结,不亚于给企业做了一次该职位的人力资源疏导和重新定位工作。”

秦沃意识到自己一口气说了太多,顿了顿:“所以,你看真正的高管搜索工作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而且每次的单子都是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这是我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永远充满挑战,所以永远都有新鲜感。”

现在的她,清楚地知道凡事都有动机。

“心喜,想起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面临的选择,是4种不同类型的工作:一种是众人羡慕的500强企业内部HR(人力资源)的职位;一种是我梦想的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职位;一种是可以实现小众文艺青年理念的著名媒体公司的品宣;还有就是进入之前想都没想到的猎头行业成为一名顾问。我几乎是没怎么思考就决定选最后一个,不是因为高薪——第一份工作已经很有诱惑力了;也不是因为其强大的社会责任感——记者所带来的社会报道效应拥有更多的说服力;更不是为了整天可以曝光在闪光灯下。”

“别给我那么多理由。”木心喜自然是心直口快,“很重要的一点还不是这一个,这项工作可以留在他的投资圈子里,以为我不知道吗?不过我所遇见的金融男,没几个是靠谱的,所以还是老外的感情纯粹。我现在的男友找的都是老外,他们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从来不含糊。”

这个时候有新电话进来。

“心喜,这么早的电话,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事儿,我先挂了,一会儿再打给你。”

秦沃接起另外一个电话。

“秦小姐吗?我这边是悠悠票务中心,今晚刘德华VIP门票和您确认一下,您只需要带您的身份证核对身份即可入场了。”电话中是极其温暖的声音。

“我没有订票啊?请问您是不是搞错了。”秦沃有点糊涂了。

“嗯,是这样的,秦小姐,我这里查到的是一位叫作高山的先生帮您订的。”话务小姐不温不火地回答。

哦,高山。秦沃笑了,他人在美国,还给我订演唱会的门票呢,这是唱的哪出?高山,她在心里默念。

秦沃在三姐妹的MSN群里,告诉易佳佳和木心喜,高山给她订了刘德华演唱会的门票。

“秦沃,好兆头。这就是生日礼物啊,你记得要打扮得漂亮点,没准他会把自己装在一个大箱子里邮寄到你面前。”

而木心喜的看法相反:“秦沃,别多想,那都是没吃过苦的豪门太太想象出来的情景。你俩啊,一个倔强打死不表白,一个是工作狂,毫不知情,根本没心思正儿八经想感情这事儿。都8年了,日本鬼子都被打跑了,你喜欢他这道坎儿都没勇气迈过去,难不成你还期待他突然开窍,知道你暗恋他?”

是啊,8年了。

秦沃在心里默念,可是真的是没有勇气吗?不是。要是换个人,秦沃早就快刀斩乱麻了。可这是高山啊,秦沃又想到那年吴东娜主持的案例讨论会,每每想到当时高山的眼神,秦沃便不敢往下多想。表白,自己有那个资格吗?

“大小姐!我觉得他没有许信靠谱儿,许信真是瞎在你手里了。”隔了一会儿,木心喜的消息又弹出来,“当年你拒绝他的时候说什么,想嫁个在外交部门工作的,免费旅游,人家就去了。”木心喜发了一大串大笑的表情,“你怎么就没说想嫁个美国总统呢?”

“许信无论在哪个国家,每年都会给你快递精心准备的礼物啊,有这么一个追求者,也是挺幸福的。”易佳佳也跟著打趣,“我也同意心喜的观点,要是你说想嫁美国总统就更好了,现在我们还能跟著沾光呢。”

秦沃都能想象到屏幕另一端,易佳佳和木心喜捧腹大笑的样子。

秦沃也不跟她们斗嘴,毕业之后聚得少了,难得三人之间依旧没什么隔阂,姐妹情深还能如此互相调侃。

高山,许信,易佳佳,木心喜,他们都相识在8年前。

时光真的好快,一晃8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