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58章

若我想与你共度余生,

我希望余生尽早开始。

2015年。

对于秦沃和她的猎脉咨询机构而言,2015年是突飞猛进的一年。

传统的线下业务平稳发展,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倒是她无意中拓展的互联网招聘的模式扩张速度超过预期。

从2014年开始,秦沃连续有不少投资界的朋友找她谈是否需要融资的事情。

“我们传统的猎头业务倒是可以养活线上业务模块,但是若是线上部分再扩大规模的话,可能真需要了。”

“未雨绸缪吧,抓紧机遇,抢占市场。等后来者看清楚行情,你已经处于行业领先位置了。否则要是被后来者抢先,那你就很被动了。被动的话,线上部分也会牵制线下部分。”

“线上部分再怎么做得好,领英都在前面。我本来的考虑是互联网的新技术要试验,但不是我们的强项和长处。况且领英在国内做得越来越好。”

“领英是行业先锋,但你们的关注点不一样。我们想投资你们公司,考虑的是将来的国内上市,哪怕新三板。”

确实,从2008~2015年,这7年的时间,猎脉从创立到成长,再到现在的线上快速增长期,秦沃和她的团队也在面临新的挑战。

除了技术上的,还有就是运营问题。

“我是不是需要去上个商学院?”秦沃问正在欧亚商学院上EMBA的许信。许信2012年回国的时候,在欧亚校友的推荐下,上了欧亚商学院。

“有这个必要,就我个人而言,除了将之前的知识回笼一下,更重要的是来自周围同学的实际工作中的分享,当然在这里你还可以遇到志同道合的同学。不过你在现在这个阶段,我更推荐你上欧亚商学院的创业营,上课就在上地的中关村科技园。相比于其他的商学院,欧亚商学院更适合于有梦想有创业想法的同学加入。”

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高山,他也很赞同:“牛文文的黑马营也很适合。他在商学院念EMBA时有了这样的创业想法,后来毅然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辞职,开始创业,做得很不错。此外,清科集团的《创业邦》也很不错,他们也经常会有创业者的交流活动,你也可以参加,其创始人南立新也是位女士,菁华系。”

以前是一个人闷头走,现在是一群创业者在一起。

秦沃终于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这种把梦想变成现实的状态真好!

谈到是否需要融资的问题,她还在犹豫。身边有太多的朋友通过融资,把公司带到了另外一个阶段,虽然身处其中的他们也在辉煌的背后,身心受到煎熬。

高山把自己的好朋友蓝树资本的周明介绍给秦沃。

“秦沃,我和高山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也一直在这个圈子里,见多识广,自然谨慎些是更好。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最好的描述是利益共同体。比如你打造了一辆车,你既是创造者,又是火车头,还是驱动机。投资人好比是给你加些油,让你可以跑得快点,装的货也多点,生意做得大点。当然了,等你做到行业领先的时候,投资人希望能从你的大盆子里分些利润,我们有可能中途下车,有可能陪你到最后,但你不能停下。”

“我们还是用人民币投资你的公司,我们的募资来自LP,和LP之间也有约定,到了一定的期限也是需要归还本金和收益的。”

一天早上醒来,她打开微信。

看到高山给她发的一条私信:“我好想你。”

然后又看到他在她发的茉莉花的图片下面,留的那首席慕蓉的小诗《茉莉》。

她给他回了:“我也想你。”刚一发出去,他的电话过来。

“有件事,压在我们之间太久了,本来这是和我们无关的事情。我说的是,Tong不是我的小孩,朱珍在醉酒后亲自承认了。这5年来,压在我心底,让我想要逃避你。现在,我没有那么多压力了,这个多的压力原来是我自己给的。你并没有给我压力。现在我要真正面对你了,用最真实的我。”

他还说:“年初的时候,我会去趟杭州的灵隐寺。”

秦沃和木心喜、易佳佳说完Tong的事情的时候,三人欢呼起来。

“朱珍,这坏女人,恶有恶报,怪不得不招人爱,这种招数都想得出来。”易佳佳马上替秦沃抱不平。

木心喜还是比较冷静:“嗯,我在想她得出多少钱才能买通那医师啊,这可是诈骗罪啊。心机还是挺重,但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许信倒是很冷静:“秦沃,我感觉一切不好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和高山会重新好起来。

“那样的事情,对于一个未婚男人,尤其是一个已经有未婚妻的男人来说,是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现在他心头的大石头放下了,他应该很快就从洞穴里出来了。秦沃,你和高山的秋天就要来了。”

“为何是秋天?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形容不是春天吗?”

“傻丫头。春天形容的是刚萌芽的事物,而对于你们俩而言,春天你们已经经历了,夏天的炎热和烦躁期也快到头了,下面该是收获的秋天了。”

“你为什么对他这么有信心?他都没说他要回来。”

“因为我和他一样,是男人。有追求有梦想想要赢的男人,也就是会把秦沃你放心上的男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等我2015年冬天上完欧亚的EMBA之后,我就调回香港总部去了。一直说让我回总部,但因为上学,所以更愿意待在北京。”他又看了她一眼,“也是,人们经常说,对一座城市的热爱是因为一个人;对一座城市的恨也是因为一个人。若这个人不属于你,你忽然觉得自己也不再属于这个城市了。你可能不能属于我,但我永远属于我爱过的人。”

他还是如此斩钉截铁,一如当年。

她本来想开个玩笑转移话题:“住香港真好,不仅购物方便,还能看到很多国内看不到的电影,很多电影内地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上映。”

但秦沃这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流下来:“对不起,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不能为你做什么。”

“我懂。我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让我感觉自己好悲惨。要过新年了,本来不应该让你哭的。”

许信做出一副苦瓜脸,但是即使是苦瓜脸,配上那么帅气的一张脸,还是很帅。

他目不转睛地看著她,替她擦干净眼泪:“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这样的话了,我准备去趟泰国,然后找个树洞,把这些话封起来。人生,总是有别离。”

他们终究还会是最好的朋友,并不会远离。

2015年,从2014年走过的2015年,是个很特别的年份。

喜事连连。

秦沃接受了蓝树资本的投资,虽然这是阶段性的认可,但依然很值得庆幸。虽然高山不在国内,但细节性问题,他依然给了极大的指导和支持。

有他在,她内心安好。

还有她的闺密们。

易佳佳的婚纱品牌虽然还是比较新,但借助互联网营销,依然变成了中产阶级最看好的新兴品牌。Jiajia Yi卖的不是婚纱,而是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体验。她又根据客户的需要,打造了“Rose++”(Rose Jiajia),寓意是幸福满满,很快也获得了成功。不得不说,刘裕康无意中送给易佳佳的野兽派花束,给了她极大的灵感。现在她也是位很有潜质有文艺范儿的80后女创业家了。

木心喜居然紧跟其后,在易佳佳开发新的鲜花产品线时,也爆出猛料:谷东向她求婚了,她是连一秒都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秦沃本以为2016年情人节的时候可能是她一个人了。职场得意,情场未知,做人不能太贪心。

孰料,许信又给她快递了易佳佳花店的鲜花,上面写的是,给我一辈子的朋友;又给她从香港快递了很多最新的碟片,说:“托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你近期不来香港,怕你来时已经下线了。怕你盼著,所以让人买了碟片给你寄回去。”他总是那么暖心,哪怕这样的小事,他也总是照顾著她。

刚想著给许信回个微信,Joanna在门口叫她:“Mary,前台已经爆啦!”

她跟著Joanna来到公司门口。

原来是快递员一直在等她签收的1600朵玫瑰已经铺满公司前台。

里面有个卡片,没有署名,只画了一颗心。

“16年,每年100朵玫瑰。1600朵玫瑰的求婚。秦沃,嫁给我吧,我回来了,在家。

“若我想与你共度余生,我希望余生尽早开始。”

她笑了。

周边小伙伴们的尖叫声,她是一声也听不到了。

若我想与你共度余生,我也希望余生尽早开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