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57章

每个人都在大时代里,

创造自己的小时代。

2014年。

Robin成为正德董事会主席了。

2014年的冬天似乎没有那么寒冷。

Robin从此也是国际投资界的核心管理层了。消息很快从美国华尔街传到硅谷,然后是英国、印度、中国、以色列。

高山在心里一如既往地敬重这位上司,他也是高山在华尔街的伯乐。高山本来想主动去见见他,但一想最近他那边肯定是门庭若市。那就等过段时间再见面,他给Robin发了封邮件,祝贺他达到新的高峰。没想到Robin立刻给他电话了,约高山周末去他家。

Robin的家在曼哈顿上东区。

纽约曼哈顿岛寸土寸金,这里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区。而中央公园东面的上东城,则是顶级的豪宅贵区,也是顶级富人居住的首选。比如俄罗斯钢铁巨头、拉美大亨、阿拉伯酋长及亚洲亿万富翁,当然这里也聚集了金融、投资银行的富豪们。

这座一千平方米豪宅共有三层,室内拥有宽大的大理石楼梯、楼下宽敞的接待大厅、五个露台。其中两个露台正对原生态的中央公园,你可以观赏到茂密的树林、湖泊,甚至能看到羊儿在农场里吃草。

Robin看到高山后像个父亲一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山,给我讲讲你这一年多来的经历,我很想听听,尤其是新故事。”

“我在校友的对冲基金公司帮他做些直接投资,同时也参与他的对冲基金,在过去的一年时间,他的对冲基金的收益从之前的年平均10%上升到19%。”

“哦,那对于对冲基金而言,相当不错了。你用了什么比较好的方法?”

“一方面增加其在直接投资方面的力度;另外一方面,在保守的定向增发与有风险的量化投资上,加大了量化投资的追加。”

“你将来想走哪条路线?”

“看起来这两者确实有些矛盾,但其实背后都是相通的。只不过,我更喜欢一级市场的投资。但是,在对冲基金的这段经历,加深了我对投资市场的理解。”

“正德在中国的总裁职位依然向你敞开大门,你知道过去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找到满意的人,李隆平并不配做我们的中国区负责人。当然,由于中国市场的原因,我也建议董事会放缓对中国市场的投资。今年初,一切又会重新好起来。”

“这一点,我对中国市场有信心。好像时机刚刚好。Robin,我知道您想给我这个机会。就公司而言,我大概还是最合适的人选。只不过,我希望若是我再次担任了中国区总裁的职位,我更希望中国的分部,可以有更多的独立话语权。”

“你是指当地决策?在资本圈,未来中国市场的分量和话语权会越来越大,也可以考虑下这个方法。据我所知,外资投资机构进入中国,做得成功的并不多,决策机制问题是关键。当然另外一个典型的行业是互联网领域,国际性互联网公司在中国也不是很成功。”

“因为它越来越重要,所以更需要对本土市场更了解的人,进行快速决策。”

“我可以尽力和董事会去沟通。山,要准备好完成自己之前未完成的梦想了,在亚太市场。我想提前告诉你的是,你的新职位是我们亚太区总裁,这基于你过去几年在中国本土市场的投资业绩。你所投资的那些好公司虽然经历了低潮,但最后都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这样的独角兽公司考验的就是投资人的眼光。而这次的高升,是你应得的。”

Robin又补充一句:“哪怕是在过去一年多的雪藏期,我还是知道你所做的努力。我也知道你对于新投资方向的把握。我知道你对于自己祖国的热爱,而且没准你还有想自己独立做基金的打算。我都很支持你,我甚至在想,你为什么不能把正德亚太当作自己的孩子,还继续做贡献呢?要知道最好的公司,不单单是投资人的作品,投资公司的作品,而且也是全社会的作品,推动社会进步的火车头呢。”

高山倒是很平静:“我相信依靠正德资本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力量,和中国的大时代背景,在中国也会投资出越来越多伟大的独角兽公司。”

Robin的太太Lucy(露西)走进来,看到谈论中的两人。她给高山倒了杯红酒,插话进来:“山,我知道你喜欢红酒,我们最近收购了一家纳帕的家族酒庄。我在打理这家公司,你若是有需要,可以直接和酒庄那边联系。”

Lucy之前是媒体记者和专栏作家,嫁给Robin之后,便过上了半家庭主妇半作家的生活,将更多的时间给了生活。

“上次我在聚会上见到的秦小姐,你们感情还好吗?”

“这一年我在纽约和加州,她还在北京。我之所以想回去,也是想在将来组建家庭。还有,中国的职业女性也越来越多地加入到创业者的团队了,秦沃的公司已经在行业颇有名气,而且她的好朋友也加入到创业的队伍了。”

“那姑娘不错。我这辈子最成功的投资,是遇到了Lucy,并且组合成了一对有默契的夫妻。投资靠的是勤奋和运气,幸福靠的是投入和经营。哈佛大学商学院的一位教授所说的,他们的学生参加工作几年后回到学校,个个意气风发,美人在侧;十几年后回来,疲惫、沉默,不少人在打离婚官司;20年后,他们基本不太回校园了,孩子跟著前妻在其他地方长大。商学院教成功学很在行,却没有教幸福学。而幸福,是需要自己去经营的。”

Robin第一次和高山说著家庭的问题。简短,但深深触动了他。

若是世界末日,他会选择和秦沃在一起。

是的,他记得传言中世界末日的夜晚,秦沃是和她的好友一起度过的。

他们一起回忆和重温了过去这些年的沧桑变故,而每个人都在大时代的背景下经历自己的小时代。

中国有很多自己的机会,中国的年青一代也在快速发展。对,那才是他最后的战场和温床。

这种想法从来都没有变过,虽然他当时知道自己在一段时间里,还不得不远走他乡。

朱珍的电影基金,开始做得有声有色。她邀请高山和她一起参加电影的首映式。他很享受年轻时在华尔街、纽交所觥筹交错的日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些已经不能激发他的热情了。

电影很成功,朱珍在庆功宴上有点喝多了,拉著高山来到露台。

“山,我需要你,可不可以在一起?”朱珍永远是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女人。

“我已经有家人在中国等我。你知道的,她比你更需要我,而我比需要你更需要她。你已经有Tong了。”

“呵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朱珍真的是喝高了,“其实Tong根本不是你的小孩,他是我的小孩。”

“你生了他,他当然是你的小孩。”高山本来没有当回事儿。

“我是说,你其实不是他的父亲,他是别的男人的小孩。当年我和你在一起时,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太爱我,所以我采取了避孕措施。在你回到中国期间,我有次喝醉了酒,和我以前的男朋友一块儿回家了。但他也不知道这事儿,我不会嫁给模特儿的,我要嫁给有钱人。我是嫁过了,现在我想要爱,但你不给我爱,不给我。”

她哈哈大笑起来:“那次的亲子鉴定,我花了大价钱买通了化验师。花了我一大笔钱,你知道吗?我是不是很可恶?”

这原本是个大新闻,但是高山很安静地听朱珍讲完。

“而且,这背后我还是有金主的,秦盛生。对,就是秦沃的爸爸,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他给了我一张我无法拒绝的支票,让我指认你就是我儿子的父亲。你那时候正在低谷期,这样,他断定,你事业和情感双双有愧疚感,是一定会离开秦沃的,正如以前的你。这样,秦沃就可以开始她自己的人生了,因为你对不起她,你抹黑了你们灵魂伴侣的约定。而秦盛生也可以拥有他的女儿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秦沃对你的感情太深,再加上你碰上一辈子的最低谷,秦沃更加不会离开你。”

朱珍耸了耸肩:“我承认我也想拥有你,虽然我知道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想拼一次。好吧,你和秦沃赢了,你们最后赢得了人生。”

然后朱珍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所有的事件可以串联起来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过去的这些年,秦盛生一直躲在幕后,操纵他的人生,屡次把他从人生阶段性的高点拉下。但生命力顽强的他,屡次站了起来。不单单是事业,还有最后秦盛生收买朱珍的离间计,把这些个包袱,压在自己和秦沃的身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让他一度不敢走出下一步,不敢去想象美好的生活。

但到最后,所有经历的这些,反而让他更坚强。

他还是很绅士地把烂醉的朱珍,送回了家。

走过Tong的房间时,他在熟睡的Tong额头上亲了下。不可否认,他喜欢这个小孩,以后还是会喜欢他的。但他们之间本来的关系是前女朋友的儿子,他一下子释然了。

在他放下这个包袱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包袱这么沉,这么重。

他还是决定取道香港去看看秦盛生。

秦盛生早已落户香港,护照上用的也是Shengsheng Qin。

距离父亲在狱中去世近10年。

他的父亲也不曾想到,10年后那位为了资本利益,把他间接送入监狱的老战友,最后的归宿也是监狱。

这时的秦盛生比几年前憔悴多了。

物是人非。

但他看到高山的时候,高山从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表情。

“你赢了,高丰。”说完这句,秦盛生忽然大声苦笑起来。

“为什么?我父亲从来都没有和你一较高下。”

“知道吗?你的父亲从来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在他身边我永远是陪衬。不管我怎么努力,他样样都比我牛,比我早升班长,比我早升连长,哪怕复员也比我去了更好的地方。一去就是厂里的台柱。哪像我,每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凭什么,我比他学历高,我比他努力,我就是不服。

“后来,机会终于来了。他厂里出了问题,来我们厂子借资。那时候我已经预见到他肯定是撑不过去的,摊子铺得太大了。后来果然如此,我也便顺水推舟,以极低的价格,把青润的优质资产装到大隆。大隆的上市也更顺利了。

“对,你父亲是善良的人,他从来都没有想和我一较高下,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你这位高山。你一定是把青润的破产记到我的头上,来复仇的吧?你总是和大隆作对,它是我的心血,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对一切破坏它的行为,坚决予以反击。你阻碍我的并购业务,我便有手段使你离开香港;你支持大隆的叛徒创办的电子商务公司,我便打倒你投资的电商公司;你蒸蒸日上,我便收买你身边人来破坏你的名誉,使得大家都不会与你为伍。

“我都成功了,但我却没有算到,我最爱的小女儿却视你为珍宝,非你不嫁。为了你,她与我疏远;为了你,她远离家族产业选择自己打拼;为了你,她搭上了整个青春。我不希望她不幸福,我用尽一切办法打击你,包括收买朱珍。为什么?高山,你到最后实现了你想要的一切,而我却失去了我所有的一切。高丰,高丰,你听到了吗?你赢了,你的儿子赢了,你的儿子替你报仇了。”

20年的恩怨,真相大白。

高山明白,秦盛生的执念和心魔彻底毁了他。

当年他把目光聚焦在高丰身上,后来是高山。

他平静地和秦盛生对视:“在我刚失去父亲的那几年,我恨过您,我想这辈子我要替我父亲复仇,我从香港到华尔街到硅谷,最初也许潜意识有这样的规划,那个时候,我还是个男孩。但是,当我遇到这个时代,见识到资本市场神奇力量之后,我放弃了那个小我,而想成为这个时代里的一名好的投资家。尤其2008年之后,我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应这个时代,而不是想著复仇。

“当然,一来我想感谢时代,二来秦沃的爱也拯救了我。从一开始我知道她是您女儿的时候,我不断地疏远她,而她从来都没有怨言。有时我在想也许您亏欠我父亲的,她都还给了我。但我后来明白我是深爱她的,我骗不了自己,哪怕在我低谷的时候,我把她往许信身边推也推不走。她一直在那里。您也许很奇怪为什么你极力阻拦的两个人还是坚持到了最后,很简单,爱一直都在。而且因为这些年的经历,爱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深沉了。

“岳父,请让我叫你声岳父。虽然你从来没有承认过我这个女婿,但我还是视你为父亲。我父亲10年前就去世了,以后每到时节我都会和秦沃一起来看望您。秦沃,从来都没有疏远你,她只是不太认同您的某些商业做法,她非常爱您。

“最后,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觉得不用告诉秦沃这些,一是朱珍这个事件的背后人物是您;二是我这两年的遭遇的背后,也有您的参与。您是秦沃深爱的父亲,我希望以后她还是爱您并放下心结。我希望她见到您的时候,就像她小时候对您的期望和依赖一样。”

秦盛生许久没有说话,待到高山要告辞时,忽然和他说:“高山,答应我。好好照顾秦沃,还有她妈妈。我对不起她们,并没有给她们完整的家庭。

“还有,替我去你父亲坟头上炷香。”

后来,他本来想专门回去一趟,和秦沃讲朱珍的事。

他觉得他会讲得很慢,仿佛这个故事和他们无关一样。

他能猜到秦沃一直在流泪。“我的父亲对你都做了什么啊。”她也会一边哭一边一直摇头。

然后茫然无措,不知如何面对高山,也不知如何面对秦盛生。

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和遭遇,他不想他的爱人也如此。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从此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高山已经释然。

他打开微信,看了看秦沃的朋友圈。此时的微信,已经横扫互联网。

秦沃的微信很简洁,除了行业知识,就是些生活点滴,比如不时更换的鲜花:百合、粉色玫瑰、茉莉、莲花等;她放松的方式,大概是让自己的周围充满自然的勃勃生机。

他在那张茉莉的下面,留了首席慕容的小诗《茉莉》:

茉莉,好像没有什么季节/在日里在夜里/时时开著小朵的/清香的蓓蕾/想你/好像也没有什么分别/在日里在夜里/在每一个/恍惚的刹那间。

他好像又怕她看不出来他想说的话,于是又发了个私信,说:“我好想你。”

他知道她一切都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忙。他并没有直接和她讲,他很快要回家了。他是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给她惊喜。

爱,不是要并肩作战吗?

但他没有和她细说他近期的打算,回去之前他也想去趟杭州的灵隐寺。

2015年春天,他给Robin去了个电话:“我接受您的提议,但我还是坚持,中国市场能有更大的自主权。”

Robin本人很支持高山的提议。作为老上司,他也希望高山在中国实现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这时的投资行业的环境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曾经企业IPO受阻,募资变得更为困难,过去赚快钱的投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这段时间,随著行业整体的降温,投资节奏的放慢,问题的暴露,整个行业都在反思,投资人的“灵魂”似乎终于追上了曾经不顾一切极速前进的躯体。

投资也要心存敬畏。它真的不是一个有钱就可以做好的职业,有些人殚精竭虑仅得到些皮毛;就连世人公认的投资大师,如果不能与时俱进也无法“永葆青春”。

人们的心中,从来都有两匹狼,一头善良的狼和一头恶狼,就看人们一直喂养哪头狼。

资本的善在善意的人的手中从来都是好事情,而资本的恶若是遇到恶人便造成了灾难。

秦盛生败北,不在于他的资本运作能力不够深厚,方法不够精巧,只是因为他最终未能战胜自己心中的那头恶狼,还妄图阻拦时代前进的车轮来保住自己的江山。

到最后满盘皆输。

高山知道,是时候结束在美国进行的这场沉淀之旅了。

新的时机也来临了,阶段性最坏的时期快过去了,最美好的时光就要来临了。

高山也请教他心中的投资界泰斗Robin,他的回答也鼓舞了高山:

“以后的好时光,很值得期待!”

新源也成了国内电商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他的心血。

还有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中国投资市场。

我该回去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