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49章

盛宴之下,不安暗涌。

狂妄少年,也步入中年,在走所有人都走的一条路。

2011年。

高山和秦沃又重归于好了。

12年的相知相识,不是说没有便没有的,但是会是说在一起就在一起的。

2010年是个好年头。

全年有39家公司在美国上市,下半年居多,尤其11月份,那时他和秦沃正在冷战阶段,让他有些困扰。

没有了情感之忧,他更能集中精力拼事业了。

2011年也必将是个好年头。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年初的报告中预测到,2011年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将多于2010年。而通过上市这种顺利的退出方式,投资公司更能极好地发挥自己的资本调节器的作用。

他和秦沃商量,今年要不要安排妈妈和秦沃的妈妈及姐姐一起过年。

“今年刚好是我们相识12年,你不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吗?”

其实他是觉得过去的一年太忙了,并没有照顾到她,中途又出了朱珍的事情,他也心生愧疚,想要弥补,想要更好地对她。

朱珍,若不是朱珍的事情,他会在11月份和秦沃商量结婚的事情,而在明年正式举行婚礼。

可是,在他将要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半途横生变故。

若是决定了和这个女人共度余生,又何必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呢。

有的时候,你会遇到很多人,动心一些人,然后共度余生一个人。

在他而言,他选择了秦沃。

失而复得,让他有种时间的紧迫感,况且,现在又出来个许信。

他抽了一支烟,许信是个很有竞争力的对手,不单单在对待秦沃的问题上,哪怕是作为正德资本的LP,许信掌握业务的速度,也超出他的意料。

情感,也需要速战速决,和抢好项目一样。

他拿到定好的Tiffany的铂金单钻的戒指。

简洁大方,一如秦沃,他知道她一定会喜欢的。

“但是,你不是本来说你忙,可能春节都不回家了吗?”他并没有提前告诉秦沃他的打算。

“现在改变主意,不可以吗?”他露出了少有的温情,伸手摸摸秦沃的头。

秦沃吃他这套,物以稀为贵,因为他并不常用。

“好吧,我和我妈妈说一声,你妈妈她,没问题吗?”秦沃有些担心。

“我都安排了,钱小凌会负责后面的订票、接机。”

“这么突然,我怎么觉得你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啊?”

“是有些突然,但是谁让你最近才原谅我啊。”

“好吧,我服从你的安排,但下次不许搞这样的突然袭击。”秦沃明显是在让著他。

“谢谢亲。从今天开始,我叫你亲,而不是丫头了。”

自从和秦沃订婚之后,其实吴爱玲一年和秦沃也就走动两三次,并不是很多。但高山能感觉得到妈妈越来越满意,因为秦沃爱屋及乌,对吴爱玲,想得比他周到。每年都会安排她来北京小住,并帮她安排到医院去做全身检查,还飞回老家,去陪伴她。

高山对秦沃说不必如此,但秦沃一直觉得,吴爱玲是她尊敬并敬佩的人,她希望吴爱玲能因为自己加入这个家庭而感到轻松和快乐。

他总是喜欢搞突然袭击,一如他的投资风格。

但看似突然,实际已经做了精心安排。

所以在他拿出Tiffany戒指的刹那间,本来觥筹交错的众人齐齐地把目光对准了秦沃。

极大的一捧玫瑰。

“我知道你又怪我搞突然袭击。可是,我妈妈、你妈妈和姐姐都知道,就瞒住了你,想给你一个惊喜。明年你30岁了,我想在你30岁之前和你结婚。”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大家都在陪你演?”

“嗯,就你不知道,秦沃。”秦沁乐开了花,“老姐我可是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高山终于把你给收了,不,是你把高山给收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呢?”秦沃有点蒙了,这次不似上次求婚时来得那么激情澎湃,所以她觉得自己还在犹豫。

“因为,秦沁刚才也说了,求你把我给收了,也让我不再漂泊。而且,你没有备胎的吧,所以你只有我这一个选择。所以,亲,答应我的求婚吧。”

“这个戒指,我很喜欢。”

她心里有些犹豫,但她实在怕辜负双方家人期待的眼神,还有高山:“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正式举行婚礼?”

“这次是我突然袭击,所以注册结婚、举办结婚仪式我都听你的,在2011年12月31日之前的哪一天都可以。”

高山看到她刚一点头,便把戒指迅速地套到秦沃的左手无名指上。

传说,这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狂妄少年也步入了中年,在走所有人都走的一条路。

人生就是有很多个选择组成的,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但他相信,此刻他决定履行和秦沃“在一起”的承诺是最好的选择。

而他不知道的是,之前的时光证明这是最好的选择,之后的时光也会证明。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他很开心。

2011年3月31日,奇虎360上市。奇虎360每股定价为14.5美元,开盘价27美元,最高冲至33.4美元,涨幅超过一倍。从而让奇虎360到达37亿美元的市值,是盛大的1.5倍、搜狐的1.2倍、完美时空的3.7倍、网易的0.7倍、巨人的2.5倍。

奇虎的上市让幕后的投资机构赚了个盆满钵满,其背后的投资机构是红杉资本、高原资本、鼎辉以及挚信资本。

素有“红衣教主”之称的创始人周鸿祎也是奇人,他祖籍是林彪故里——湖北黄冈,早期创办3721,后又担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出任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投资合伙人,情定奇虎360董事长。他曾被称为流氓软件之父,却借助铲除流氓软件的机会呼吁互联网网络安全,借此成就奇虎360。他坚持以用户为导向,2011年1月用户为3.39亿。他引爆了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战争——“3Q之战”,对骂之后不久,奇虎成功上市了。

而周教主也从此雄踞一方。

资本市场的力量从来不可小视。

奇虎的成功为2011年开了个好头。

美国市场对中国的互联网股继续看高。紧接著,世纪互联、网秦、人人、凤凰新媒体、世纪佳缘、淘米网等纷纷再创新高。

盛宴之下,不安暗涌。

市场陆续出现做空公司,做出不好评级的中国互联网股多达上百家,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此刻的华尔街让中国互联网公司“苦不堪言”。

正德资本所参与的企业不能幸免。

这是未能预料到的情况。

高山暗自觉得危机来临。

夜半在办公室里,和美国总部通电话,寻找解决方法。

“今晚我可能很晚回去,在公司有几个电话会议。”高山提前给秦沃发了条短信。

秦沃一会儿回复了:“熬了你最爱的排骨莲藕汤,一会我给你送过来。”

晚上10点时,王隆平开门,秦沃来了。

秦沃极少去高山的办公室,虽然距离不是很远。

高山极少让秦沃过问他的事情。

但正德的同事很欢迎她,每次她到来,神经紧绷的高山就会露出难得的放松神情。工作中的高山是狮子吼,但是他是就事论事,事情完毕后还是风平浪静。

而且秦沃会带来好吃的。

她带来6人份,没想到刚刚好。

高山、王隆平、张勋、两位行业专家方舫女士和金在坤、MD林枫,钱小凌家里有事儿不在。

众人都看到了她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Tiffany的单钻戒指。

她把汤盛好了,放到在开会的6人的手边。

然后又关上门,高山看到她在外面的办公室打开电脑,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就如他们在家里的场景,各人有各人的事情,偶尔他会给秦沃倒杯蜂蜜水,或者秦沃给他倒杯茶。

他在开会期间不时地抬头看秦沃,她依然安坐在外面。当年在华尔街66层的办公室里,他曾经想过这样的场景,秦沃就坐在他附近。他身为男人在江湖打拼,而他的爱人安心地守候在身边。

不久后,就等秦沃开口注册结婚,然后是结婚典礼。

但恐怕要延后了,投资方面的时候,真是够让他焦头烂额的。

到深夜1点,会议开完。

众人面带疲惫,但看到秦沃,还是恭贺了一番。

“秦沃,恭喜,吃喜酒的时候,要通知我们一声。我们老板也太保护个人隐私了,都没和我们说这事儿。”张勋又加了一句,“你们注册了吗?现在是合法夫妻了吗?”

“还没有呢,今年的某一天再去吧。”

“怪不得,原来还不合法。早日合法,早日安心,这年头风云变幻。”张勋估计是想起,上个月中概股还受到热捧,现在就成了被猎杀的对象。

“他指的是中概股在华尔街的状况不是很乐观。”

王隆平看来实在是憋不住了:“我就纳闷了,你说虽然少数中概股的财务问题确实存在,但是上市的过程也有美国投行的推动与包装。现在在利益面前,某些机构倒是反过来又向有关监管部门投诉,这行为真是太不精英了。”

秦沃倒是听到了不少消息。

送众人走后,高山展开了双臂,说:“过来。”

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紧紧的拥抱。

“幸亏还有你。”

她开著他的黑色牧马人,他在一旁发呆。

她等红灯的空隙,拍了拍他的胳膊:“怎么了?”

“预感,像上次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上次我逃离了,这次可能我难逃干系。”

“责任是大家共同承担的,你也不用太焦虑,大家都在焦虑啊。”

“有几个项目当时总部美元基金决策委员会反对,是我坚持投资才最后决定投的,而且这也会牵扯到Robin。他德高望重,本该完美直到退休。光是我还没什么,我不想连累我的伯乐。”

“有什么其他的解决方法吗?”

“我都有点怀疑自己了。”他轻易不说这样的丧气话,但他说出来的时候,肯定是他真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就是这样的。

但他又怕她担心:“可能是困了,睡一觉就没事儿了。”

因为这次涉及的资本庞大,直接影响到2008年以来的美元基金的回报,当时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若是低于他所言的回报率,他就引咎辞职,放弃中国区负责人的位置。

真实的情况是,遇上这次的危机,当然没有达到他4年前所保证的回报率。美国人做事情是比较讲究法律条例的,他当时愿意签这个军令状,主要是预见2008年的低潮后,2011~2012年必定能是个高峰。

事与愿违。

几十家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不同程度地遭到来自第三方的公开质疑;类似的机构做空事件不断涌现;46家中国互联网股被停牌和退市。

不少公司虽然已经递交上市申请书,但在最后关头临时决定放弃上市。

可风暴不知为何,比他想象中来得更猛烈些。

投资本也有高峰低谷,就如人生,在所难免。但似乎他需要面对的更多的是针对他的无中生有。

或者说,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力量在背后把眼前的低谷危机扩大化。随之而来的是,市场不少人士对于高山本人投资能力的诋毁。

不单是国内,这股不利于高山的诋毁之声也传到了美国总部。

Robin显然也受到了压力。

“华尔街追捧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主要是看好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10多亿人口形成的巨大潜在消费群。但是华尔街大机构的大多数基金经理根本没来过中国,更不用说亲自走访自己投资的企业。做空公司所制造的谣言极易被轻信,所以造成了人们对中国概念股的动摇。”

“但我觉得中国的投资者们经历了这样的事件也是好事情,以后的概念股能越来越坚挺,毕竟和美国成熟的金融体系相比,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有一段路要走。”

“但是山,这样的事件,总得有人来埋单,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Robin在7月份和高山的对话,语重心长。高山听得出来,这次他是要站出来承担责任的。

回报率没有最低达标,还有更严重的:因为对于规则的遵守,他可能要主动辞职。

从此回到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