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48章

一个女人,不管她是贝类还是刺猬,

终究还是需要一份真心的疼爱。

2011年。

秦沁来电话问,高山会不会来她家过年。

秦沃并没有告知家人高山的事情。

妈妈和姐姐寄予了这桩婚事太多的期望,也很看好这位雄图大展的准女婿。

还是自己慢慢来处理吧。

等时间带来答案。

她一向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情绪和真实想法的人。

每天她还是会收到高山发的短信,和每周两次白色玫瑰花:他大概也不是多高明的情圣,所以用这种小毛孩儿的初级攻势。

但要命的是,正对准秦沃的软肋。

仿佛,他在把那些年,他并没有说的情话和送的玫瑰花都补上一样。

我终究还是爱他的。

一个女人,不管她是贝类还是刺猬,终究还是需要一份真心的疼爱。

一个女人,要从女人变成能干的女人,往往是由柔变成刚,原来越强势的女人,越刚。于她而言,她保留了自己的柔,只是在面对困难时变得刚。

又或者在被刺痛时,本能地刚了起来。

坚韧,执著,信念,梦想,但本质却还是柔。

而高山在向上走的过程中,越来越由刚到柔。

他们似乎是在经历刚柔并济的能量转换。

许信的电话在猝不及防中到来,他住在华贸万豪酒店。她最后定好和他在酒店的大堂碰面。

酒店大堂的人不多,她看到他了。

他依然像她年少时所见到的他,玉树临风。他的感觉总是淡淡的,低调而含蓄,浅浅地笑,安静地转身,总是不断闪现出古典优雅的味道。

在她这里,他似乎是《暮光之城》中的狼人。

在张爱玲那里,他是她的白玫瑰。

看到经过这些年的他,就像看到经过这些年的自己。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多大的勇气。而他终究还是安定下来了。

“真为你高兴。”她朝他笑。

“见到你,我很高兴。”他也笑得很开心。

不了解他们关系的人,很可能觉得他们之间是情侣。

但可能对于她而言,是心心相印却并不能做些什么,又心存内疚。

“这次回来,就不会走了,但会香港、北京、上海三地跑。”他说,看得出他的高兴。

“从此你也正式进入投资界了。”

“是啊,我记得你以前经常提到投资界这个词,现在我也在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提到的次数多了,所以我记在心里,终于有一天也进入到这个圈子里了。”

木心喜说,每部动人的韩剧里,总有个动人的男二号。到现在,许信还是那个男二号。

心动,却又无能为力。

“我中午的时候,见过高山了。”

秦沃有些惊讶。

“我所在的欣盛集团是高山公司的LP,这次回来是顺路来拜访他的。”

“也就是说,你是他的金主了?”

“准确来讲,我们也希望通过他们公司的投资来获得更高的回报。现在资金已经到账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工作场合正式见面。他在你的口中转述过好多次,我却在12年后才真正和他有工作交集,你说这是不是很有意思?”

“我们本来是校友,只不过这些年你们都在世界各地跑,没有碰面的机会,这下好了,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

她忽然说道:“我们都30岁了,感觉都老了些了。”

“是成熟,想想我们当年在燕园的日子,那么努力地用功读书,梦想有一天可以报效社会,很怀念那些青春的时光。”

“是,我们燕园,出来的都是人文情怀的愤青,现在我们都是老愤青了。”

“秦沃,你和高山和好了吗?”

“算是吧,和好了。”

“感觉你有些悲观啊,以前你很少这样的。”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些。”

“公司发展还顺利吗?”

“还好,我们是B2B(企业对企业)的业务,希望做成真正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公司,而不单单是规模够大。当时创立这家公司,也是为了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来做事。走到今天,40人的规模,也算是第一步梦想实现。我们虽然还是小公司,但提供给客户的服务还是超预期的。”

“不想扩张走得快些?比如引入资本。”

“我在这个圈子里,还是觉得这两年打好基础比较重要。两年后的事情,等做到了再说吧。而且越来越觉得所选择的这个行业不适宜做成大公司,只能算是一个生意,不过还好,这是我的第一次创业,也算是小小成绩,没有失败。”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说你吧,跨入新的行业怎么样?”

于是,秦沃听到许信难以掩饰兴奋的异常回答。

“挺有挑战的,以前没有进来时,觉得很神秘。投资,如何让资本流动得更为顺畅,使其从所在A点能更便捷地流动到需要它的B点;如何能更好地判定带来最大回报的B点;如何能在判定B点时,做好投后管理,并能确保完美退出。有很多的命题,都在挑战投资人的极限。”

“很多的事情,其实逻辑和方法都是相通的,前些年在早稻田也利用业余时间辅修,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可能冥冥之中还是觉得会回到光华的大本营——投资界吧。

“其实,转了一圈也很好。这个世界本没有天才,只有经验的积累,才能够让人有更好的感觉。这种感觉听起来很玄妙,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是可以被磨炼和提升的。看过不同的行业之后,再回来看投资这个事情,觉得投资最终的还是人,或者说,如何控制好人的本性。虽然我加入欣盛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刚好而立之年。”

“控制人性的弱点,在投资过程中磨炼自己的心智,是成功的关键。”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希望能把它走得稳妥而且完美。”

短短一席话,秦沃感觉到了许信对于金融的热情。

“我也要多像高山学长学习,他在这个行业做得非常好,我还算是个后辈,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他露出了少见的笑容,很谦逊,但充满了自信。

“我想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高山肯定也很乐意和你切磋的。”

“怕他不太想见我。投资人本来对于LP是合作也是有些牵制的关系,LP有的时候扮演著更为功利而让人讨厌的角色。比如,以后每三个月,我都会审核他们人民币基金的投资财务报告。几年后,要求他们达到我们既定的投资回报,若是没有达到,我们有权要求基金做最低补偿。”

“他是职业的投资人,相信他分得清楚商业规则和朋友的区别。”

“是的,我也希望可以成为他的朋友。”许信又加了一句,“如果他愿意的话。”

“忘了问了,你见到他后,对他有什么评价?”

“在你心中的他,很完美;我所见到的他,很优秀。”

“这里面的意思是……?”秦沃被他的文字游戏逗乐了。

“你看,你笑了,被我逗乐了。我的意思是:优秀未必完美。”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你明白的。过去他不完美,现在有了朱珍的事,他也不完美,你明白的。”

“你若是真心爱他,就原谅他,但如果你受了委屈,秦沃,你知道的,我在。”

“嗯,我知道。”秦沃昂了一下脖子,“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是可以交心的知心朋友。都市不都流行蓝颜知己吗?我们相遇相知12年,其中的感情足够变成蓝颜知己了吧。不过,”许信话锋一转,“他要是欺负你,你找我,我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你变成我的娘家人了?”

“成为你的娘家人,可以让你更自在,我在你那里会更受欢迎吧。”

娘家人,这种定位,秦沃很喜欢,也欣然接受。

“我见完你之后,就直接去机场了。我爸妈很想念我,这些年,漂泊在外,没有尽到孝道。而且,我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可能是他们又要替我操劳相亲的事,现在不能像上次一样逃走了。”

许信说的是,三年前,家里帮他安排了一位女孩,后来因为他坚持一个人去日本从而作罢的事。

“我记得,我去日本的时候,还以为你会带上你太太的,没想到你还是一个人。”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因为放不下。”

可能是因为马上又是一次短暂的分离,他要急忙赶往机场,所以心急地又说出了此话。

她又有愧疚。

“开玩笑的,我就喜欢看你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们是家人,说好的。我要准备回家过年团圆了。”

分离,不过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

“希望你以后幸福。”她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说。

对此,她也充满了自信,他也一定会幸福,多么勇敢的男人,值得一个女人好好爱他。

见完许信之后,她给高山打了个电话:“晚上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他们到前门M餐厅。

前门第一个门牌号,正对正阳楼,与天安门广场遥相呼应。在天安门与紫禁城宏伟建筑的掩映中,你也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皇家气味。

他俩选择坐在那幅著色浓烈的壁画的正前方,这幅画是前门M的标志壁画。它的原型来自16世纪一幅关于中国河流元素的油画,传说餐厅创始人对此久久难忘,于是邀请奥地利画家迈克尔·卡特赖特将其绘画成餐厅的一道绝佳风景线。

秦沃知道高山对食物的挑剔,于是点了香煎三文鱼、入口即化的鹅肝、甜品蛋白饼等。

“怎么忽然想到这里来?”

“你记不记得,2003年SARS(非典)时,你回到北京,当时街上都没什么人,你非拉著我到这里来吃饭,说是要庆祝我毕业?我当时在想,我爱的这个男人,果然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能干最有胆魄的男人。”

“记得,当时你非得帮我省钱,说是一顿饭两千多块,太贵了。到现在我还记得你当时的表情。”高山乐得合不拢嘴了。

“两千多块确实挺贵的。那时我还在学校呢。而你老人家已经是高薪人士,走的是精英路线,当然你都习惯了。我这么多年的自尊心就是这样被你磨炼的。”

“你知道我这人粗线条,没想那么多,我就是想让你吃顿好的。”高山很坦诚地望着她,“那个时候,你就喜欢上我了?”

“不告诉你,免得你骄傲,现在是你喜欢我。”

“好,现在是我喜欢你,我把以前我欠你的都补回来。”

“不是补,是好好珍惜。”

“好好珍惜。可能我也不知该如何珍惜你,那我就用我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吧。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大吃一顿。”

高山又加了几道菜。

摆满了餐桌,服务生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著他俩。

“他肯定在想:这两个土老帽儿是从哪儿冒出来的,M餐厅是吃情调的地方,而不是以吃撑著称的餐厅。哈哈哈。”

“丫头,你笑了,只要你开心我也开心。”

秦沃细心地把这几道菜式用手机拍下来,发到新浪微博上。她其实平时极少干这种小姑娘做的事情:拍下菜品,然后嘚瑟。她给这些图片配了一句话: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高山看到她发布了,也去新浪微博上看了,于是在下面留下了评论:

“其实爱,就是那个人到最后,也没走。”

好感性的夜晚。

此时的新浪微博,已然成了年度最红产品,几亿用户同时在上面,在国内的风光盖过推特。人们用140字的短篇,写成了一个微型博客,人们在全国各地将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汇成一句话,再配上图片,发布到微博上,和朋友们一起分享、讨论。在无边的世界里,信息以最原始、最真实的状态迅速传播。

“朱珍那边,你都安排了吗?”

“妥当了,每年我会去看他们母子两次,每个月我都存一笔款到他们的指定账户。”

“烦恼即菩提,这因果告一段落了?”

“嗯,以后我们好好的。”

高山坐到秦沃旁边:“你看,现在的一切多好:正德资本正式进入国内才两年的时间,我已经把它打造成业绩排名在前20名的基金了。在2010和2011年我们的投资项目不管在纳斯达克、纽交所、香港,还是内地,A股排队上市的项目越来越多。虽然现在正在排队上市中,但我能预知到它未来两年在国内的投资领域的排名会更靠前。”

他拿起酒杯:“难道你不为你的男人高兴吗?就拿著一个名号来到国内,在金融危机中进行品牌再造,能做到今天,连我自己都为自己骄傲,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他一饮而尽,秦沃明显感觉到他连喝几杯有些醉了。

他从来都是有抱负的人,秦沃对此深信不疑。

有抱负是好事,但她希望他不要太快速膨胀。这段时间太顺利,给了他自信,让他的自负又重新回来了。但她对他还是有信心的,虽然内心还是有一丝担心。

圈内人贪婪的故事,她听得太多了。

金钱虽然只是一种手段,但投资界直接以资本回报作为杠杆的现实考核标准,使得人们在投资时会犯下一些错误,而进入另外的陷阱。

“高山哥,在你顺利的时候,你也要好好地清醒。”她没有说出口更多的内容,她对于他的工作,从来都不会说太多。一来是高山怕她担心,二来他也遵守行业规则,一些机密的事物还是保留在自己的脑中,哪怕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只是轻描淡写。

“做男人,就得有野心,而我可能正赶上了这样的好时候。我们的投资市场2005、2006年在国内才刚刚成熟,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考验,现在应该说是投资界最好的时光。今年诸多的上市和并购退出,将会再造新高。”

“丫头,现在是极好的风口,猎脉咨询也应该尽快扩大规模,做强做大。唯有做强做大才能在市场中占有有利位置,当你把竞争对手都远远抛在后面的时候,你在行业里面才有发言权,才能开始制定行业规则或者价值输出,这样的公司才够劲。”

他又狡黠地笑了:“只是,快速扩张的话,你会比较累,像我一样。你要是忙起来,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见面了,我知道现在你是迁就我。”

他握住秦沃的手:“所以,你开心就好。自己把握,想怎么做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