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46章

相遇,其实就是久别重逢;

而重逢,也是另外一种相遇。

2010年。

有木心喜和易佳佳的陪伴,果然,秦沃的心情平复了些。

但她一大早出差到温州,接受一项特别的项目:为一家家族企业评估总裁候选人,若是最终确认为不适合,董事会想邀请她为这家企业推荐更合适的候选人。

刚好木心喜也在温州有个客户,两人结伴而行。

其实秦沃的一家投资公司的客户刚刚投资了这家企业,这家家族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是公司创办人的曾孙,完全破除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此刻55岁的他想退休,但目前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候选人,但这事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在一次会议上认识了一位人选张彼得,把他引入到公司,他的打算是:慢慢考察他,如果确实是最适合的人选,他考虑在两年后彻底退休而把公司直接交给接班人。

但他正式向家族董事会提出将张彼得提拔为总裁候选人时,却遭到了董事会和团队的反对。确实,彼得在任这一年业绩喜人,但公司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行业口碑越来越差,且越来越多的在任职员辞职,并且这个现象越来越严重。这一切的问题,董事会认为是彼得的个性造成的。

董事会的意见是,业绩确实是我们关注的,但我们更为关注的是家族基业长青。

董事长急于退休,但实在无法在短期内找到一位更为合适的候选人,同时也无法说服董事会,于是邀请秦沃的公司来给他们做个诊断和方案。

显然,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考虑。董事长想快速退休,只要继任者在业绩上不出大的问题,后续的管理工作还是有改善的可能;家族董事会成员认为,越来越强硬的张彼得,随著越来越好的业绩,将来更难以操控;而张彼得之所以很配合这次诊断,是因为他想得到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也想说服秦沃。

秦沃到了温州后,一直跟著张彼得,深入地和他做了访谈。她也利用空闲的时间,找到张彼得身边的工作人员,同时让Joanna在北京配合访谈了张彼得的上一家公司。

不久事实就基本浮出水面:张彼得确实是一位典型的空降兵和职业经理人。有条理、有抱负、结果导向,但同时也冷酷、专横,还很情绪化,常常对达不到目标的下属爆粗口、搞得创办60年的家族企业,上下氛围很紧张。

张彼得认为自己的一套是对的,业绩最能说明一切。在对待上下游客户,他也采取自己公司的资金周转最大化的方案,同时压制客户的预付金。

秦沃,也花了些时间了解了他的背景。

他和秦沃的沟通倒是融洽,所以他也愿意和秦沃说。

原来他生长在乡下,家境贫寒,但从小就很聪明,立志要成为成功者。专科还未毕业,因为要供养家庭,也觉得实在在教育体制不太好的专科学校学不到什么太多的知识,于是来到深圳,加入了打工一族。15年来,他从工厂技术员起家,因为业绩突出,最终进入了管理层;同时他积极上进,重修了专科学位,也考上了MBA深造。不久他从这家公司辞职,去一家500强公司做中层,学习了500强公司先进的管理流程和技能;之后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当上了副总经理;后来在又一家公司,也就是来这家企业之前的公司当上了副总裁。

他的经历在他的圈子里,是励志的标杆。他通过15年的努力,也向人们证明了自己的精明强干和吃苦耐劳。他知道如何开源节流,一来就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流程,并裁减了冗余的员工。但他绝对不是好伺候的上司,不允许有不如他投入的员工,绝对忠于老板,恰恰是商业社会老板喜欢的人选。

他的能力加上他坚忍不拔的努力,让他步入了高管层,人们很难想到他是从贫困线中挣扎出来的。

秦沃能感觉到,彼得表面谦和,但实际上变得比以前更粗暴了,对家族董事会也不是很客气。董事会直接否定了总裁的建议,除非彼得能改善他的个性。

秦沃尽极大的努力让他变得更为容易相处,确实彼得听取了秦沃的建议,变得更为客气了。但是,人们不信任彼得的“新形象”。他们总是能很轻易地找到彼得其他的缺点,并一致认为,虽然他精明强干,但缺乏更为长远的规划且人格有缺陷,并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对于这样一家几十年的家族企业而言,他毫无远景而言,只是一台工作机器。

尽管秦沃认可了彼得的进步,但她最终还是递交了报告,显示了对彼得的担心。而总裁在这段时间里,也确实认识到在这样一家成熟的企业里,更需要一位成熟稳重、能把企业带到更高平台的领导者。他说服自己放弃了尽早退休的打算而更为积极地参与公司事务。

结果,彼得辞职。秦沃在他辞职之后,也担当大任帮他们推荐了新的候选人。

这一次的高管尽职调查,因为对象是张彼得,实属不易。

刚好心喜已经处理完公司交代的事情,两人决定一起去附近的乌镇。

对,就是拍摄《人间四月天》的乌镇。《人间四月天》的核心是才女林徽因,比如秦沃知道的这首《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才气羡煞人。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季节不太对,但是游访也是一种心情。

心喜怕闷,便问秦沃温州有没有其他的人可以接待她们。

秦沃想起好久没有见到谷东了。

谷东的故事,心喜也是略知一二。

“富二代没什么不好啊,保守懦弱也没什么不好啊,好操控啊。我这种御姐就比较好这口的,人家又有钱又儒雅,有什么不好。虽然没和你对上,但肯定是要被一堆姑娘追的。”

当即,秦沃给谷东打了电话。谷东刚好在温州分公司。

谷东很是高兴,当即表示,可以送他们去乌镇,同时当一天导游。

“秦沃,你还好吗?”秦沃听得出他还期待她的消息。

“还好。”

他开著他那辆黑色的凯迪拉克,非常拉风地停在了秦沃的酒店面前。

两年多不见,秦沃看到的他,比之前的那个IT人多了些富二代的气息,而且商人气息更浓。

他看到秦沃,很开心地过来和她握手,很客气,只是很情不自禁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他在英国留过学,只是一种礼仪而已,秦沃想。

秦沃也把他介绍给木心喜。

此刻,她忽然感觉到木心喜的眼神不对了。

“你好,我是心喜,秦沃的闺密和死党。你就是谷东啊,我听秦沃提起过你。没想到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哇,这车真拉风啊。”

“还好。温州不比北京堵车,所以开起来比较有感觉。在温州这样的车,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他很客气地回答心喜。

并且陪两人在乌镇玩了一天。

相遇,其实就是久别重逢;而重逢,也是另外一种相遇。

对于这次的相遇,秦沃觉得格外珍贵。起码他们俩的友情是在的,而且谷东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成为朋友的男人。

若我没有遇到高山,她想,也许我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对于谷东这样的谦谦君子也心生爱慕。只是,命运总是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已经给了她另外一种心境和轨迹。

并且早已生根发芽。

只是,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她做了另外的一种成全,总算是做了个了结。

木心喜很开心地和谷东交换了联系方式。

木心喜直接回上海,而秦沃回到了北京的家。

刚进家门,她发觉家中的鲜花都是新鲜的、她最喜欢的白色玫瑰花。

奇怪,明明吴妈回儿子家了,难道她还是每天回来换花吗?真是贴心的妈妈。

她洗漱完毕,来到梳妆台时,看到了一个Tiffany的礼物——一枚漂亮的胸针。

她知道高山忙,却又花极大的心思来求得她的原谅。

过两天,便是新年,本来木心喜和易佳佳说是一起来陪她过,但是实在是到年底了,各家事务太多,便各自取消了这个计划,说是等春节再聚。

她打开Tiffany,树枝的造型,稳当厚重,她喜欢这造型。

也喜欢这背后的含义。

手机来了条短信,她拿起来一看,是高山的:“这几天你不在家,我买了些白玫瑰,每天都回去换水,开得好看吧。吴妈说你今天回来,所以我就不过去了,她不在,你自己给花换下水吧。另外,礼物看到了吗?我看到的时候,觉得你会喜欢的,送给你的新年礼物。新年快乐。”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但回了条短信:“新年回来过吧。”

她终究还没法选择原谅,正是因为在乎,所以伤口才不可能在短期内愈合。

但是,她还是想给自己个机会,也想给他个机会。

起码他在乎她,他真心实意地道歉。

2010年的最后一天晚上。

他们有10天没有见面了,虽然每天他都会发短信向她报告自己的动向。

秦沃看到他,大概是忙,睡眠看起来不太好,但还是挺精神的。他好像是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不自在,所以直接脱下外套到厨房去帮吴妈了。

他的厨艺比秦沃要好。

他依然给秦沃烧了西红柿鸡蛋和香椿小炒肉、西芹百合。

吴妈还要回自己家,所以,只剩下他们俩。

她没挽留吴妈,虽然秦沃觉得吴妈是故意给他俩留个私人空间。

屋子里很安静。

高山给秦沃盛了碗不加盐的乌鸡汤,秦沃是早产儿,身子一直不算特别好,高山知道。

在她喝汤的时候,他又给她夹了一些菜。

两人都不说话。

“最近怎么样?”高山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还好,你呢?”秦沃没有抬头。

“就是忙,估计你也是。”

“丫头,你可不可以原谅我?”骄傲如他,也说出了这样主动求和的话。投资家简单直接的风格,对待感情问题也是这么直白。

秦沃有些不忍心了,但是她真的没法立刻原谅他:“我们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她忍不住哭了。

她很多年不哭了,哪怕在等他的那些年里受到许多委屈,但是因为他的私生子事件,她已经是第三次哭泣了。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很快是2011年了,你给我时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若是没有朱珍,是不是也有张珍、李珍、王珍?”秦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说完后,她又有些不能原谅自己:“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的话。”

“不会,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那是我青春岁月的错误。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若你觉得你还需要时间,那么我暂时不搬回来。我远远地就好,但是你不要拒绝我,好不好?我是你的未婚夫啊。若是没有朱珍的事件,我原来打算在2011年的2月14日,在你29岁时,正式向你求婚的啊。我要你赶在30岁之前成为高太太。”

“但是朱珍的这个事件已经发生了,不是吗?所以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原来的幸福,已经多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男女之间的对话版本:高山承诺的是未来,秦沃纠结的是过去。

信任的重建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