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43章

人们为什么愿意跟随你——因为你有德有量,

跟随你能从小天地走向大世界。

2010年。

秦沃一直没有回电话。

7天,高山觉得像是一个世纪。

他觉得很沮丧,很失落,他不是无所不能吗?

不是,他不是无所不能。起码在这个女人这里,他终于知道他沦陷了。

钱小凌走进来:“高总,这两天你都取消两个会议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一到公司就憋在这里。”

“排得太满了,今天安排三个会议就可以了。我有些电话要打。”

“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哦,对了,秦沃下午给你来了个电话,问我你怎么样了。”

“哦?你怎么不接进来?”

“当时你在和Robin进行电话会议呢,你不是一直说事业第一吗?”

“她说什么了?”

“她乘明天下午的飞机回来,从日本飞回来。”

“你能帮我问问她具体的航班吗?我去接她。”他怕她拒绝和他讲话。

“怎么,你们吵架了?”

“没有,但可能是第一次我和她之间有冲突。”他难以启齿。

钱小凌看著一脸愁容的高山:“她是个好姑娘,我很了解她。所以若是有什么事情,那就和她好好谈谈,说清楚。”

他也同意钱小凌的说法。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他远远就看到那个身影:小小的,穿著白色的运动服,头上还是高高的马尾,瘦了。

他让刘司机提前和秦沃联系说来接她,但并没有说他也来。

他让刘司机捧著一大束鲜花去接秦沃。远远地看到,拿到鲜花的秦沃笑了,虽然刚刚满脸莫名的情绪。

他就站在车旁边,秦沃看到他并没有说话,径直走进车里。

安放好行李,车子开动了。

两人并没有说话。

他管不了这气氛了,一下拉过秦沃,抱住她:“你走了7天了,也不和我说话。”他像个大男孩一样。

她并没有挣脱,也没有说话,而是就这样蜷伏在他的怀里,被他紧紧地嵌在他的怀里。而后他轻轻地吻著她的额头,然后是眼角,他吻到了眼泪。

他知道她难过了,他接著吻下去,吻著她还有些冰冷的嘴唇,一直吻到她的唇变热。她并没有回应,只是一直在哭,到最后,两人一脸的眼泪。

他帮她擦掉眼泪,问:“怎么了?”

他并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她只是松开他,说:“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她靠在座椅上眯上了眼睛,她还是依恋他的。

但是她又好像把他推开了。

他本是不想伤害她的,所以并不想开口告诉她一切。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讲话。但他伸手摸著她的头发,又黑又浓,他倔强而坚韧的丫头。

回到家里,她喝了一大杯冰水,然后回书房给公司的同事打了不少电话。他在客厅里坐著,也处理些公务,但一只耳朵听她在说话。

有她在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很安心,虽然现在说的不是关于他的话题。

她临走时,给他留的那封信,不,是情书,他每晚睡前都会看两遍,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秦沃走出书房,说要去趟公司,便匆匆出门了。

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她可以这么做,他辜负了她。

他嘴上没有说,他的内心是内疚而忏悔的。

她是在快速地向前走,而他也是,两个骄傲的灵魂,虽然有深厚的情感维系,但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第三方打得措手不及。

他让吴妈做了满桌的菜,自己也亲自下厨,做了秦沃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和西芹百合,拿出了一瓶典藏的红酒,等她回家。

以前是她等他的,现在他等她原谅他。

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

进门,发现他还在客厅里等著她。下午买的玫瑰插放在透明的花瓶里,像是春天来临的季节模样。

“回来了,菜都凉了,吴妈再拿去热热。”

“我都知道了。”吃到一半,她忽然停下来,“朱珍和那个小孩。”

他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如此。

即使到了这个时刻她还是这么冷静。

自顾自地说著。

“易佳佳在上海的那家医院看到了你们,而你们并没有发现她。所以你打算瞒住我是吗?你不是说已经再无瓜葛了吗?”

“丫头,我和她在一起没多久就分开了,我并不知道她离开时有身孕,她也没有告诉我。只是最近才知道的,去上海是做的亲子鉴定。”

“鉴定的结果呢?”

“确实是有我的基因。”

她并没有站起来,或者夺门而去:“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但我会负责的,我会给她们母子抚养费用,但是我想要在一起生活的人是你啊,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你可以骂我,然后责怪我——你怎么可以这样?这种电视剧里的桥段怎么可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本来我们的生活才刚刚好起来。”

但是,她只是把眼泪控制在眼眶里,叹了口气:“我们可不可以分开一段时间?”

“丫头,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接受不了。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一起,而今出现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要和我分担你的爱。对不起,我可能比较自私,我觉得我现在没有办法可以做到如此大度。”

“他们已经回美国了,若是没有重大的事情我不会见他们的。好吧,我明白了,我对不起你。”

对高山这样的男人来说,说句对不起是如此的难能可贵。对不起,他是深深地对不起。

那日晚上,他并没有入眠,爱是伤害人的魔鬼。

在30岁的光景,和秦沃稳定下来后,除了年龄和阅历,更为重要的是他在秦沃这里找到了信心。秦沃给了他对于爱情的信心,但是他阴差阳错地不能给秦沃。

他对自己有些懊恼,不,是悔恨。

但这些都不能解决眼前的事情,求得秦沃的原谅,甚至说,他都不能原谅自己对于秦沃的伤害。

高山在酒店入住后,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心情,便接到公司律师的急电。

李勋是高山在国内合作的一家律所的律师,虽然毕业也就5年,但是2008年高山回国开办事处时把他从律所邀请到投资公司来,李勋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获得了飞速的成长,美元基金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处理。

高山敢于重用年轻人,他也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位值得跟随的领导。

人们为什么愿意跟随你——因为你有德有量,跟随你能从小天地走向大世界。伟大的明师勇于冒险。他们首先会在有才能的年轻后辈身上下赌注,然后在与他们密切的工作中,付出情感投入的风险。这一切不一定都能获得回报,但愿意承担风险的本身,看来正是培育的关键所在。如此一来,备受重用的年轻人在一定时候可以独当一面。

李勋谈的是一个刚投的项目,投了500万美元,算是跟投的位置,但是不知为何主投1000万的一家公司忽然没有话语权了,于是把高山的公司出卖了,搞得高山的公司十分被动。

一般而言,哪怕一个不错的项目,基金之间也会合作,以此降低失败的风险。但是主投资的公司有更多的话语权,并且带领跟投的公司争取更大的权益,比如入股比例和董事会席位。

“这件事情,如何处理比较好?”

“以后不管我们是主投资公司,还是被投资公司,只要是我们参与的,在决定最后的入股前,一定要告诉对方,投资公司之间先达成协议后,我们再一致对外。”

“那么接下来的投资也是这样吗?如果对方是我们这个行业在中国国内的领军基金呢?”

“圈内都是朋友,我们首先尊重他们的业界口碑,所以也可以和他们协商下。相信和他们这样的国际顶级投资公司合作,他们更加会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正德资本在国际上声誉度也是极高的。”

那家公司是投资业界的一大传奇。

也是高山很重要的合作伙伴。

对于高山来说,他喜欢和巨人合作。而且在未来和巨人合作,也是公司发展的一大重要的战略。

虽然正德投资在国内蒸蒸日上,但和优秀的基金站在一起,也是一道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