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42章

每个女子心中都住过红玫瑰和白玫瑰

两个不同版本的男人。

2010年。

许信是个细心的男子,不似高山的粗心和忽略。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你会觉得你是他所有焦点的中心,或者说,他把他所有的焦点都对准你,关注你。

他给她的感觉不是浓烈的,而是淡淡的。好比蒋勋在《淡,是人生真正的味道》中所写的一样。

他还没有达到千帆过尽的年龄,但智慧之处也在这里,好似他早已经领会了人生的这种淡淡的意境。

许信带她到京都,也是住在一家有庭院的客栈。这时候恰好是京都观赏枫叶的好时节,姹紫嫣红,恍若仙境。

清水寺是必然要去的地方,它是日本最有名的寺院之一,被列为日本的国宝级建筑。清水寺如诗般地存在于京都城里,无论是春天的樱花,夏天的瀑布,秋天的红叶,还是冬天的细雪,都会吸引人们来到这里感受自然的四季馈赠。

他们早上7点就来到寺院,空山古寺,鸟语花香,幽静无声而又有种通透的清凉。两人一路顺著台阶,回头张望,将整个京都的景色收入眼底。

许信很细心地走在秦沃的右边,很明显地护著她。

“我也好久没有来这里了,这里真是安静。”他本来就很静,在这样的古寺意境中,他更把情绪萦绕其中。

“你记得北京的卧佛寺吗?”

“当然,因为卧佛和英文offer的发音相似,所以每年很多的学生找工作前都会去那里先拜拜佛。你当年去过吗?”

“去过,不过不是为了工作,你知道我的工作很早就定下来了。我是去那里许了个愿望的,愿望实现了,倒是忽然想起来没有去还愿。”

“什么愿望?”

“不能说,说出来怕它飘走了。”

说著,两人到了地主神社。

“这里是日本祈求爱情最灵验的地方。传说中,恋人站在18米以外,蒙上双眼摸到石头说明两人是真爱并能得到好运。”

“你要不要做个祈祷?”

有几对恋人蒙上眼睛,在摸索著走向神社前的石头。中间走得有些波折了,或者是岔路了,但是要走到最后的终点,还是要自己一步步走下去。

“不了,有些波折也是检验。”

在这里,她暂时淡忘了高山带给她的困扰,但是不知为何,说著说著眼眶便湿润了。

但她强忍住没让眼泪流下来。

两人来到音羽瀑布,三个源流有各自的神奇力量,可保人们长寿、学业有成、爱情顺利。秦沃尝了一口泉水,冰凉透底却也有些甘甜。

若是她和高山情感融洽时,此情此景此泉,她一定会和他一起唱邓丽君的《甜蜜蜜》:

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

啊,在梦里

但是现在她唱不出来了。恰好此时有些小雨来了,秋雨、游人、雨伞、和服,一切觉得该属于京都的,都出来了。其实偶尔下点小雨更添游览氛围。除了拍照不方便之外,其实真的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许信提议说回去,她同意了。

回到房间时,她看到很多个高山的未接电话,也有高山很多条短信。

她刚从禅定的状态中出来,忽然有一种隔空了望的感觉。她想念他,但是这种想念也许可能只是一种习惯,他已经深入到她的骨髓里,所以当跳转时空的隔离时,他依然还在血液里。只是现今的她,已经会用一种重新认识的态度来面对他。

她觉得心有些痛。感觉到痛或者疼,亦是能量不经常光顾的角落,是最柔软怯懦和需要磨炼的,倘若你磨炼它,那有朝一日它也会成为最经受得住风雨的地方。中间的过程,是在最强和最弱处架构起能量流动桥梁,相互促进。没有一蹴而就的事,这是无法逃脱的探险,面对它,克服它,用时光锤炼它,用爱浇灌它。

他给她带来了难题,但不管结果如何,她对自己还是充满了信心,她会挺过去的,她一直是乐观的、积极的、坚强的。

但是事实是很明显的,他第一次伤害了她,尤其是在他们真正在一起之后。以前的那些,她已经很大度地清零了,她给他们彼此一个重新开始的平等。但是显然这次他并没有尊重她,给他们本来平和而温馨的生活带来了另外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新的生命。

梦想有很多,可以是爱,可以是事业,也可以是希望。但在这时,她对自己和高山的进一步生活,完全没有了信心。

无数次在电视剧中出现的第三者的场景,现在就这样生生地出现在他们中间,她得再来好好地审视他给她的爱。

她这么多年的仰望,他并不知晓。

10年时光,值得吗?

她忽然因为高山说“我想你”的短信,而放声大哭。

为自己10年的过去时光,女人青春最美好的10年时光;不,也许是高山在她心目当中的10年完美形象的轰然倒塌。

因为在乎,因为基于爱的基础上的相信,她更在乎他的专注和尊重。

他是她青春时期之后的第一个男人,而且是唯一的男人,在她近乎疯狂的坚持和努力里,她并没有给自己东张西望的机会,更不用说走近了,包括谷东,也包括许信。

和许信的再次相逢,提醒了她身边男性世界的存在和关怀。在她濒临失望的爱的信仰里,他又让她相信爱不是随著时间消失,而是随著时间煮酒般越来越香醇。

她知道自己很脆弱,也对他产生了特殊情景下的依赖。

他坐到她身边:“肩膀借你用,你随时用都可以。”

她没有说话,轻轻靠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对不起,许信。”

“为什么说对不起?”

“因为在过去这么多年,我连和你坐得这么近都没有过。”

“现在不是坐得这么近吗?”

“我出来5天了,再过两天可能要回去了。”

“不能多待几天?”

“不了,他在找我,我可能要和他谈谈。”

“也许是有什么误会,你需要和他好好谈谈。”

她抬起头来,半醉地望着他:“你相信他是爱我的吗?”

“相信,你这么好,你值得他爱。你要相信自己,爱需要相信。”

“好,我有点醉了,我们不要说话了,好不好,我就靠在你的肩膀上睡一会儿,我有点扛不住了。”

她朦胧中听到他说:“你随时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多希望你可以永远这么靠著我。”

他以为她睡著了,确实她的呼吸也慢慢变重起来。

她不知道,他怕吵醒她,就一直这么呆坐著,后来实在没办法,打烊时,把醉酒的她背回酒店。

她极少喝醉,却发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喝醉。

大概她知道他是可以照顾好她的,所以她放心地喝开了。

第二天,许信带她去看了场国内还没有上映的《暮光之城》。

因为来早了点,两人就到影院一家有名的咖啡馆里等待开场。咖啡馆前面,有一只猫慵懒地蜷伏在木地板的围栏前,半眯著眼,看著咖啡馆前面的池塘中三五成群的金鱼游来游去。

暖暖的阳光透过遮阳伞照射下来,两人倒是挑了个可以直接靠近阳光的地方,一仰头,就会看见那团放射光芒的球体。这个时候,心情也便放飞起来。

秦沃看见那只猫已经换了个姿态,直接把头枕在胳膊上,眯著眼睛,好像在享受音乐一样。对面一位年轻的妈妈带了新出生的小孩出来,穿得喜庆极了,她一看便忍不住走过去逗那个小孩。小孩大大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似乎要把这个世界都装进自己的眼眸里,清澈的双眼是人性最自然的体现。

可爱的孩子、可爱的纯真、可爱的心,还有,这可爱的下午,闲适的心情。一份安静的性情、一阵暖暖的阳光、一份美丽的萨克斯背景音乐,一下午的美好时光——原来生活也可以放慢脚步。

还有身边的这个陪伴她的安静的男子。

她觉得好放松。

每个女人都有关于爱情的幻想,期待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圆满。“暮光”系列便是吸血鬼故事包装下的童话故事,相当于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吸血鬼版本。不过我们的灰姑娘贝拉更加幸运的地方在于,不仅有吸血鬼的完美男友,还有个无条件付出的狼人朋友。若是剖析开来,还是一个老话题:一个是她爱的男子,一个是爱她的男子;一个是随时会伤害她的梦中情人,一个是始终保护她的蓝颜知己;一个是冷峻而迷人的,一个是温暖而正常的。

好比张爱玲许多年前在《红玫瑰和白玫瑰》里所言: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由此看来大抵上,每个男人都有个红玫瑰和白玫瑰之惑,那么每个女子心中也住过吸血鬼和狼人两个不同版本的男子。

她不知道许信带她来看《暮光之城》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

但她看到心里去了。

“你最终会选择哪个?”许信轻声问她。

吸血鬼男友和狼人知己,如何选择?电影中贝拉的纠结也搬到了现实中,据说《新月》首映式上的“暮迷”,迷吸血鬼和狼人的观众分裂成两大阵营,分别穿著印有吸血鬼爱德华头像的T恤衫和狼人雅各布头像的T恤衫,为彼此的偶像打气。对此,电影编剧梅耶说,若是让她选择的话,她宁愿选择随时能回归正常的狼人,因为他是温暖的,有热切和紧紧的拥抱。但是看过小说后面文字的朋友,都知道最后灰姑娘贝拉选择了自己所爱的,不过也付出了代价,她也成了一名吸血鬼。这境遇有点像《梁山伯和祝英台》,祝英台最后在梁山伯坟前化蝶而去,从此两人比翼双飞,温柔缠绵。

她没有正面回答他。

“书中最后还是爱德华和贝拉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尊重女主角的选择。”

“谢谢你的陪伴,许信。你知道我说的不仅仅是这一周。”

“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的,很快我就回香港了,以后会经常去北京和上海的。”

“好,以后我们还是要经常去校门口的雕刻时光。”

“一言为定。”

她并没有让他送她。

她需要面对高山了,她的吸血鬼爱德华先生。带给她的伤害却如同毒药一般,让她痛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