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38章

安稳生活,倚在爱人肩上,

一唱一和,终究是圆满的了。

2010年。

这两年,有他在,她很安心,也很幸福。

在晚上回家的路上,忽然想起张爱玲的岁月静好。仔细一想,也温婉而可人:上有老人下有小儿,敬养双方父母,烹调一手好菜,闲暇读得些好书,晓得写极美的文字,唱几段小曲,收起多余的棱角,藏起疯癫,安稳生活,倚在爱人肩上,一唱一和,终究是圆满的了。安稳、真切、真实。

高山在中国的事业越来越顺了,而她自己的公司也走上了轨道。

最好的时光。

这个周末,易佳佳邀请她参加个培训会,她是人力资源协会的组委会成员之一,和猎头行业的很多人有著良好的沟通,平时不时地组织个培训或集体活动。有的时候,人会比较倾向于寻找和我们有很多相似点的人,除了所谓同样的圈子话题更多些之外,还有就是能更轻易地从心理上接纳那些和我们相似点多的人。

当然,易佳佳的小孩一岁半了,这让她有些羡慕。她二十八岁了,高山迟迟没有提和她结婚的事。

她还是像以前那样,信任他、支持他。也许他只是在等更好的时机。

也在等秦盛生接纳他。

“知道吗,秦沃,女人最好的生育年龄是30岁之前,你抓紧呀,高山怎么还不娶你啊?你直接的,给来个未婚先有子,逼婚啊。”

逼婚,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她不会逼高山。

对父亲,她不也用逼父亲接纳高山,或者说对于秦盛生,她是逼不动的。

她不想父亲变成他心头的一道坎,也不想高山继续是父亲心头的坎。她想等他们,不想给他们压力,她最在意的两个男人,一定是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男人。

唯独这个秘密,她一个人独自承担。易佳佳并不知道这些,还在替秦沃抱不平。

“他是挺有担当的,就怕成功人士身边有太多没有担当的女人,那些女人就想嫁给有钱人。高山又绅士又有才还是著名投资人,你赶紧结婚呀,你们皇帝不急我太监都急死了。”

她心里有数,但易佳佳也说得很对。

她对他一直都很放心。

她有信心,是因为她知道他是真心想和她走下去的。

因为来得不容易,所以格外珍惜。

他从纽约回来。两周了,基本在出差,回到家的时候,见到她也不大说话,感觉怪怪的,有什么事儿还躲著她的样子,欲言又止。

吃晚饭的时候,她亲手烧了一桌好菜,等他们上桌的时候,已经是9点钟了。

吃到一半,她终于忍不住了:“纽约之行,还好吗?”

“还好,还好,还见了些朋友。”

她隐隐觉得应该和这个有些关系,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是同事?”

“嗯,同事、上司,还有燕园的前辈。谈了些将来可能合作的事情。”他话锋一转,“我带回来的那些礼服还满意吗?”

“还好,我挺喜欢的,就是平时穿不上。倒有点像结婚的小礼服,最近参加朋友的婚礼比较多,还能用得上。”

她说到婚礼两个字的时候,很隆重地看了高山一眼。

他没抬头,说:“我吃饱了,先去处理些事务。”

她第一次有些隐隐的不安。

哪怕是她那几年并没有和他在一起时也没有不安过啊,那时都是满满的自信和希望。她每一天都像小蛮牛一样,在努力地奔向他。

不,我应该信任他,我一直都很信任他。

她收拾完碗筷,轻手轻脚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柠檬水,放到他手边。

他拉住了她的手,忽然拉她过来,抱住了她。

“丫头,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就你一个。”

“我知道,我也爱你。”

这样的话说出来,他俩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肉麻。

相识太久,时间太短。

在一起之后,反而没有像以前那样畅所欲言了。大概是成熟,或者说是善解人意,会去照顾对方的情绪和感受。

他们俩是不需要太多话语的,她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爱。

第二天,秦沃把这些说给易佳佳听的时候。

易佳佳叫了出来:“秦沃,相信你的直觉,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的。高山爱你,这毫无疑问,不过他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得知道,然后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现在你们离一家人就差一步了,逼婚,我建议你采用最俗套的逼婚方式。他若是有什么想法,立刻就显现出来了。我对你有把握,秦沃,他高山再也找不到对他这么好的女人了。”

“顺其自然吧。我们以前是有些难言之隐。我现在更不想给他压力,他已经够忙的了。”

“我说的是,逼婚不是真正的目的,目的是需要搞清楚怎么回事。这个问题你要一分为二地看:如果他同意结婚了,那皆大欢喜;若是他不同意结婚,他也会告诉你现在不结婚的原因。”

“秦沃,一个男人爱你的行动就是娶你,其他的都不过是烟云而已。”

“我爱了他10年。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因为世界上除了他的母亲外,大概我是最关心他的女人了,所以我不想给他压力。在我最花季的年龄,我遇到了他,并且为了和他走得更近,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我最终也成了更好的自己,从当初那个自卑的小姑娘变成了自信而且努力追求自己梦想的人。因为他,我不再是做梦而是会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因为他,我成了更美的自己。这是我想要的爱情,好的爱情,可以让你看到整个世界,给人鼓励给人信心,让我更爱我自己和我所爱的人。我和高山的爱情,也许并不缠绵悱恻或者浪漫动人,但是这是我想要的爱情,所以我珍惜他。让他来做决定吧,即使他真的有什么难处。”

易佳佳握住了她的手,说:“秦沃,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希望你幸福。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矜贵而坚定。高山这小子,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否则怎么能摊上你这么好的女人。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但你确定,你再用这种等待的方法是否可行呢?你还有几个10年值得等?即使他真的是你的灵魂伴侣。”

“我已经是他未婚妻了,所以我不是等他给我个答案,他已经给了我答案。我只是在等他的坚定,等他处理完他要处理的事情,若是他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说的那些担心,我心里能感觉到,虽然如此,我还是想给他时间,也是给自己时间。”

晚上回到家,秦沃一如既往地和高山讲著今天遇到的有趣的人和事,只是偶尔中断下来,眼角流露出担忧。

高山的厨艺要比秦沃的好,所以他下厨,给秦沃煎了牛排,炒了几个小菜。两人就著红酒,开始了烛光晚餐。

时间还不是太晚。

秦沃本来就不胜酒力。

高山给秦沃倒第三杯酒的时候,秦沃忽然问高山:“你相信有灵魂伴侣这个说法吗?”

“什么是灵魂伴侣呢?我没有很认真地想过这个事情。”

“灵魂伴侣对于女生来说很重要,可能和女生比较重视精神层面有关。传说中男人女人原本是一体的,因犯错天神决定把完整的人分为两半,让一半终其一生来寻找另一半,这样他的一生才能够完整。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寻找灵魂伴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显然,高山在这方面的思考是欠缺的,但他也被秦沃的解释吸引住了。

“你继续说。”他给她加了点酒,觉得她似乎是要说些什么。

“每个人到这个世界上,都要找到他/她的灵魂伴侣,将分裂的爱重聚。当然,这个过程肯定是充满了冒险和考验,即使找到了,相处也不会是那么容易的事,可能也要经历些磨难来证明。在这个磨难的过程当中,所发生的一些事,可能会让双方沮丧或者绝望,让我们怀疑我们本来认定的人是不是自己真正的灵魂伴侣。但是只要彼此真的是灵魂伴侣,也是可以久经考验,最终会在一起的。”

“那么,如何辨认灵魂伴侣呢?这是不是之前易佳佳所说的灵修?”

“对,灵修。传说,刚开始灵魂伴侣显现的时候,他/她的肩膀上会有火花,就像自古以来,人们识别真爱的办法,通过眼中闪烁的光芒一样。当然我们也会让灵魂伴侣溜走,但是可能需要更多的轮回,才能够找得到他/她。”

秦沃曾在高山眼中见过,她知道自己有些醉了。

“嗯,那么我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秦沃看到高山在两人的肩膀上各自放了一个小小的坐式烛台。

在夜色的朦胧中,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看到过你眼中的光芒。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发觉,但是我看到了。”秦沃知道高山在听自己说话,“而这样的光芒,我自己也有。”

“所以,丫头,你说我看到的是不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所以,我是不是你的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在一起会很安心,就像我们俩一样,安静祥和,两人之间即使不说什么也能感受到对方。所以,两人之间不要有所隐瞒。”秦沃说完这话时,郑重地看了一眼高山。

高山又喝了一口酒:“让我想想哪些影视作品里可以找得到灵魂伴侣的影子吧。比如,萨特和波伏娃,可算作是持久一生的灵魂伴侣。”他忽然想起一部电影,“《泰坦尼克号》里面罗丝和杰克算不算灵魂伴侣?”

“那个时刻他们决定在一起时,肯定觉得彼此是灵魂伴侣,所以两人超越了阶层等级,后来也超越了生死。我觉得应该是。”

高山觉得罗丝和杰克顶多算得上是特定时机下的激情,但秦沃认为经历了生死考验的男女主人公,已经升华成了灵魂伴侣。

于是,两人决定再重温一遍《泰坦尼克号》。

秦沃枕在高山的大腿上,高山用手抚摸著秦沃的长发,这让两人想起了在学校的时候。那时的秦沃,还没有资格和高山这么近距离地在一起。

她至多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观察他脸上的表情。比如,看到泰坦尼克号内部的奢华装饰时,“哇”的赞叹声,或者是看到杰克帮罗丝画画像时不怀好意地笑。

她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在那个时候抒发了自己那样的梦想,安静地把这个人放在心上。

可是,即使是在一起了,还是需要她等待吗?

两人看到最后,杰克把唯一的甲板留给了罗丝,而自己选择了泡在冰冷的海水里,陪罗丝说话,并告诉她,请替他们俩一起活下去。后来罗丝得救,而杰克已经葬身大海,耳边是那首经典的《我心永恒》。

无论你如何远离

我我相信我心已相随

你再次敲开我的心扉

你融入我的心灵

我心与你同往

与你相随

得救的罗丝选择了结婚生子,继续自己的人生。秦沃很想知道,她这样活下去,究竟是为了活下去,还是为了遵守和杰克的承诺,替他也好好活著。

“生活,有的时候,也有很多的苦衷。不是每个动人的故事都有快乐的结局。”

“看来韩剧里,最后男女主人公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只是童话啊。”

“他们肯定要经历磨难,但是更为重要的是,磨难也更能让他们看清彼此。——所以,那个客观而积极向上的丫头去哪儿了?”

“我们其实也正在经历磨难。”此刻,秦沃悄悄在内心告诉自己。

她体贴地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

她并未见到高山。

吴妈说,他没吃早点就去公司了。

此后的一周,她陷入了巨大的莫名伤感里。外人眼中的她,极好的从业经历,年轻的时候就跟随自己的梦想,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又有美国回来的资本新贵的未婚夫,羡煞旁人。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曾经付出的努力和对抗著的不为外人所知的压力。

也有来自父亲的压力,秦盛生亲口告知她,他是不会接受高山的。

人生的分分秒秒都是信仰和选择的展现。她相信高山,也相信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所以她选择等待事情真实的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