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37章

在他最难熬的时光,

他收获了她,彼此守候。

2009年。

2009年9月份,时光很快流逝,他已经成为这个女人的未婚夫快一年了。

成了他未婚妻的秦沃,和以前不一样了,无论是气质、衣著、语气,还是生活方面。她爱吃甜食,比如红豆沙,比如糖水罐头。这是她儿时的记忆里出现的各式罐头,黄桃罐头、冰糖椰果、椰果或者荔枝的,一般会在浓重的节日气氛中出现,亲戚们走亲访友时,皮包里总少不了一瓶温馨的水果罐头。保存到平常的日子里,也变成了秦沃私人的解馋物品了。

所以中午的时候,他路过便利店时,看到琳琅满目的罐头:番石榴块、黄木瓜、椰果、菠萝、樱桃、小番茄等,和小时候相比,真是丰富了很多。上次吃罐头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得有十几年了吧——高山自己都笑了,随手买了几罐。

有了自己喜欢的丫头,他想,我要亲手做一瓶这样的罐头给她,用幸福的味道来怀念和祈祷。他要亲自来做,不让吴妈代劳。

怀旧。

他让吴妈买了些最好的水果,洗净,切好,他再放进上好的冰糖,放到锅里慢煮20分钟,然后放到罐子里冰冻起来。

放上三天,便可以拿出来食用了。

他尝了一口,刚刚好。他看著秦沃眉飞色舞地吃完了剩下的罐头,然后两人在黑夜的阳台上听歌。

在屋顶唱著你的歌

在屋顶和我爱的人

将泛黄的夜献给最孤独的月

拥抱这时刻这一分一秒全都停止

爱开始纠结梦有你而美

高山轻声叫:“丫头。”

秦沃回头,他说:“我爱你。”

她笑:“我知道。”但他不知道到今年是她爱他的第9年。

他侧头看她,而她却并没有看他,一直在看天上的星星,嘴角朝上弯弯的,笑出月牙的形状,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在她还没有准备的时候,听他说“我爱你”。

他的心渐渐安定,拉著她的手,再不松开。

现在,她不再逆反,他也不再飞离,就这样静静地在一起。

原来,这就是真正的爱情,没有猜忌、没有隐瞒,不置一言,安稳、快乐、平静。

以前是,她从不松手,而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他绝不会松手!

两人聊童年的事情,聊少年的事情,聊大学的事情,也会聊现在的事情,谈一部话剧,谈一部电影,谈喜欢的歌手。

天生一对。

在他最难熬的时光,他收获了她,彼此守候。

原来,极具智慧和参透之人,未必是企业家,未必是创业家,未必是投资家,未必是……但极有可能是“生活家”。嗯,做个不时照顾生活,也不时被生活照顾的人。

高山把妈妈接到身边,并且请了专门的看护来照看,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小区。

吴爱玲看来也是越来越喜欢秦沃了。

唯一的遗憾,也是他很好奇的是,秦盛生似乎淡出了秦沃的生活。

但是秦盛生却一直出现在高山的世界里。

在和新源一月一次的董事会里,新源的中国区总裁田希凯非常紧急地告诉高山:“大隆那边原来也一直在筹划电子商务,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应该是2008年就开始准备的。”

“意料之中,那么最近有什么新的动作吗?”果然,秦盛生还是动手了。

“最近有次促销活动,价格比我们的要低两成。”新源的价格本来就不高,看来秦盛生要开始迎战了。

“不过看起来是为了打仗而打仗,他们那一代企业是靠价格战崛起的。那时候的物品开始丰富起来,但人们的消费能力还是受限,所以低价肯定更有吸引力。虽然现在的消费者也很看重低价,但是一切以客户为中心的互联网思维,倒不是线下实体店思维的管理者能随时获取的,我们有我们的品质保证,在低价的基础上让用户更放心。”

“现在没有听说大隆引入资本,看来是用自己的自有资本。如此一来,怕是不会长久,若是线下现金流向线上电商输血,若输血过多,必然会遭到传统行业出身的董事会的反对。我们可以静观其变。”

果然,大隆网上商城的价格战也还是有效的,不少原本新源的流量和用户纷纷流向大隆。但和实体店内的销售相比,大隆每多卖一件物品,就多倒贴一部分。

“大隆是在放血来和我们打仗。但以大隆现在这样大的规模,是不会下当时像您那样放弃线下实体店,转而做电商的决心的。我建议我们不要太在乎竞争对手,而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到加强技术壁垒,并且改善用户体验上。您知道的,我们时刻在战斗著。”

“大隆的战线过长,外贸、房地产、连锁大卖场现在都受到挑战,但秦盛生还在开始新的战略。若是电商短期内不盈利,董事会必然会不同意,但电商还真是个长期输血培养用户的活儿,对于长期的发展,我对大隆持保守态度。”

果然,不久后,大隆网上商城由于现金流输血过多,以传统行业起家的大隆董事会成员反对秦盛生的电商提议。

秦盛生试图力排众议,但效果不是很好,也算是秦盛生人生里的低潮期。

但这却是高山的一个高潮期。

除了和秦沃越来越好的感情,到2010年初,好事连连。

他所欣赏的这些坚持的创业者,熬过金融危机,慢慢得到了绽放。

黑人女作家艾丽斯·沃克说过,放弃自己力量最常见的做法,就是认为自己毫无力量。

他们都挺过来了。

他也挺过来了。

在中国,经过一年多的前期考察和筹备,他们新近投资了几家公司。2006~2008年上半年纽约母公司投资的一些公司也正在纷纷准备上市退出。

上市依然是中国市场这时最重要的退出方式。但在美国硅谷,人们更喜欢以并购的方式来兼并小而有潜质的公司或者是优秀的团队。

相信未来在中国也有这样大而融合的场面。在各种交易的背后,是关键信息的流动。

“若是有不错的小体量的公司,建议你也收购。”他非常支持田希凯的动作。

以新源为模版,高山继续坚持做个精英投资人。不单是在投资之前做大量的产业研究、项目发掘、交易促成,一旦投成后,在项目管理和增值服务方面,他也不遗余力地关注和企业之间的心心相印和共同成长的关系;对于投后增值服务,也不仅仅是挂在口头而已,而是真的找来律所、会计师事务所、股权激励专家和合作公司,从法律、财务、人才发展和市场拓展等各方面来帮助公司更快发展。

同时发挥其董事会成员的作用,说服和影响CEO,让他们更多地找到自己的弱点,无论在企业愿景和策略发展,还是催促CEO的加快项目执行方面,高山都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所以他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和创业者并肩作战的创业者。

到2010年下半年,母公司和本土公司,在中国投资的一家公司成功上市退出。

他代表中国市场去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作为投资人敲钟。

他感恩于Robin对他的培养,也特意留了些私人时间和他交流。虽然很看好中国市场,但Robin特意叮嘱他,这一轮繁荣是针对2008~2009年萧条市场的反弹。“山,别人越是疯狂的时候,我们越要冷静。不可大意,后面也许很快又来个谷底。”

当然还有陈为民,两人相互祝贺了一番,交流了近几个月来的市场观点。

陈为民忽然问他:“你知道朱珍的近况吗?”

他2008年回国就再也没见过她了:“两年多没见了,怎么了?”

“说来也挺狗血剧的,她离开你后嫁给了个有钱的美国人,很快生了个孩子。自然这个小孩子不是那个美国人的,所以就闪离了,现在自己一个人带著孩子过。”

他吃了一惊:“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那有钱人对她还算不错,给了她一大笔钱,把她打发了,她的日子也还算滋润。我问过她,你是否可能是她孩子的父亲,她说不是,你知道她后来挺玩得开的。可能也不好意思见你吧。我也就把这事儿忘记了。”

高山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况且他那时经常出差。因为总是想起秦沃,所以也没有太多的亲密行为。

从推理上看来,她在离开他之前,就已经认识了那个有钱的美国人。但他还是有些不忍。

相识一场,还是见一面吧,当年的突然分手,让他有些愧疚。

陈为民帮他俩约在了希尔顿的大堂。

故人相见,刚开始有些尴尬。

朱珍不似那两年,现在有了些养尊处优的贵妇人的味道。她终于嫁给了美国有钱人,不对,应该是她曾嫁给过美国有钱人。

“珍,你的孩子还好吗?”逃不开的话题。

“还好,你结婚了吗?”

“我订婚了,这一年多很操劳,我想等更好的时机再给她个更好的婚礼。”

“是那个因为她才离开我的女孩吗?”

“是的,我们认识10年了,我两年前才知道原来我们彼此很在乎对方,刚好我们又都是一个人。”

“那恭喜你。我当年很在乎你,对你是真心的。”珍居然哭了。

他掏出自己的手绢递给她。

“我两年没见到你了,以后你都不会见我了吗?”

“我主要在中国,不久后我会结婚生子,和她一起也生两三个小孩,我们都很喜欢小孩。可能以后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了。”

她忽然一直在哭。

“你可以经常来中国玩,你以前不是说很想来吗?我会把你介绍给我的爱人,她很活泼很开朗,相信你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好吧,她真幸福。你知道吗?你是我唯一真心爱过的男人。”

“珍,你以后会找到更好的,相信我。”

“不,我还有个孩子,虽然我也有钱了,但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了。”

他安慰了她一会儿,但因为下午会议的安排很满,不得不离开。

在他和她拥抱告别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你知道吗?”珍紧紧抱住他,“那个小孩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