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36章

她才知道父亲的风光背后,

有这么多她不知道的故事。

2008年。

林芳和秦沁提前一天来到北京,这是秦沁第一次见到高山,本来她很不满意高山这些年来忽视秦沃,但和高山一见如故。

和秦沃不同,毒舌姐姐秦沁饭桌上很快便开玩笑说:“高山,你要是对不起我妹妹,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和你没完。”

高山说:“我要是对不起她,我和自己也没完。”

晚上回酒店,秦沁把秦沃拉到一边,偷偷问为什么爸爸没来。秦沃说,爸爸忙。她并没有告诉姐姐来龙去脉,妈妈也没有说。

也许爸爸在惩罚秦沃吧。

这些年来,他一直把秦沃视为掌上明珠,却不想高山的出现已经轻易让一切分崩离析。

原来,让他最爱的女儿疏远他的原因是高丰的儿子。

他拒绝参加。

但订婚仪式已经足够盛大,高山说,不能委屈了秦沃。

Robin、苏江源、陈为民、田希凯和高山在中国的同事及一些好友、企业家悉数到场。

那是她第一次见苏江源,没想到,苏江源是一个活宝型的人物。

但高山说,别看他嘻嘻哈哈的,苏江源也准备开始创业了。“我想找些不错的合伙人,需要你的支持。”

相同特质的人,总是会或早或晚遇上。苏江源知道今天是高山、秦沃订婚的日子,于是约定等他们蜜月后再聊。

所有人都开心,妈妈和姐姐都几度落泪。秦沃看著这一切,越发感谢身边这个男人,他选择原谅一切而成全了她的幸福,她也感谢吴爱玲,感谢她的接纳。但为了让她好过,秦沃没有刻意安排两位妈妈一起吃饭。

幸福来得太快了,秦沃觉得自己快被融化了。

她并没有邀请许信,也没有告诉谷东。

她的这一场爱情美梦,终于成为现实,秦沃觉得老天爷怎会如此厚待自己。

2008年的最后两个月,秦沃是幸福的待嫁新娘,高山的未婚妻。

唯一的遗憾是,父亲并没有到场。

高山知道秦沃有些难过,所以全程一直紧紧拉著秦沃的手,仿佛从那个时刻开始,他亦夫亦父。

但是她还是把一些现场的照片传给父亲。她并不怪罪父亲,从小到大,她什么都听秦盛生的。

直到遇到高山,她才知道父亲的风光背后,有这么多她并不知道的故事。

父亲生意上的事,她从此也没了兴趣。

但在心底,无法改变的是,他是她最爱的父亲。

无法替代的一份深情。

市场依然充满了危机,大洋彼岸的美国随著金融危机的加剧,实体经济受到很大的冲击。

秦沃的高管架构公司,此刻也正和中国众多的企业一样,经受著金融危机的考验。正如高山所言,投资最看重的是人和团队。创业是否能成功,靠谱的团队靠谱的人最关键,方向有大小,时机有早晚,但只要人靠谱,坚持走下去,终究会成功!

正是这样一股信念,让秦沃和她的团队,一直支撑到了2009年的年中。

高山无意中透露,大隆集团现在在电商公司的进攻下也受到了冲击。

“线下零售前景不是太乐观,电商正在崛起,而且速度很快。”

秦沃的客户里,也有不少的电商公司,大家在获得资本后,第一要务就是想从互联网公司或者传统的零售行业招聘到一些高管。

在这股越来越猛的人才流动中,所反映出来的商业大趋势的背后,是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

资本自然也在这里面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而秦沃也自然地越来越青睐这种快速发展型企业了。

她现在已经有完整的团队,但若是有重要的客户的高管需求,她还是冲在一线,亲自去帮客户搜索高管。

市场开始慢慢有所回暖,投资者的信心也开始回归。

秦沃去访谈一家公司,这些年的经历让她总结出了一套看人的方法。

她也在尝试做些之前没有做过的事。

William(威廉)是她的一个香港客户。当年他们在北京见过一面。

在国贸一家星巴克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秦沃要了杯摩卡。这时候她细心地看到William没有带钱包,于是笑著说:

“这是北京,我的地盘,所以我请你吧。”接著,替他点了杯橙汁。

William笑了,大约是觉得这个女孩的冰雪聪明,化解了一次小小的尴尬。

后来细聊,William是北京人,不过一直在香港工作,律师出身,后来在一家pre-IPO公司担任高管。那次回京,就是见见秦沃,希望能帮他们公司寻找一位财务总监。说起来条件有些苛刻:四大背景,在500强企业做内部财务10年以上工作经验,还需要海外工作经验;但是薪水不是很高,虽然有期权。

这样的职位难不倒秦沃,她曾经和她的团队替几家风险投资所投的公司在一个季度找了15位财务总监,基本都是从500强企业和上市公司找到的这些人:受到大公司百年制度的锤炼和洗礼的高级职业经理人。

秦沃很顺利地帮William的公司找到财务总监。此后,他们一直保持极好的沟通和联系。

William大早上来电话,当然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果然如此。

“Mary,我一朋友的事情,不得不请教于你了。当然,这不是一般猎头所做的事情,但是你在北京,而且在相关的行业又有很深的人脉关系,见多识广,你得帮我好好出谋划策。”

这个事情秦沃见多了:

“一家动漫公司,成立5年,目前有300多人。股东是一位在动漫行业浸染了20年的老动漫人,在公司最不景气的时候,引入了一位美国老太太,热爱动漫并且技术娴熟,人脉众多,第一股东给了美国老太太不少的股份。后来公司做大了,风投进入了,问题也出来了:股东相互间的磕磕碰碰。

“他们走到今天特别不容易,但是老太太现在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决定退出;但是若是她退出的话,公司约有2/3的人员也会退出。双方都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找到我,说明还是想和解的。”

这样的事情,在创业公司屡见不鲜了:共得了苦难,但未必共得了富贵。一把手的性格可能成就了他们今天的事业,但也可能同时制约了后期的发展。

“Mary,这不是普通的猎头所能做的事情,但我觉得你可以去说服他们,似乎可以做些创业咨询的事儿,扩展你现在的猎头业务。”

猎头的过程也是一场咨询活动。

接著秦沃亲自带领一个三人团队展开了详细的问询过程。

其实并不是双方对于行业发展前景不认可,只是有太多面子和情感的成分在里面。

在商业层面,究竟是理智大于情感?还是情感和理智相当?跳离开来,人们都是理性占上风的,但人身在其中的时候,却时时昏了头。

最后的解决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双方都认识到不是真的想分道扬镳,但是情感的部分也得做出让步。年轻些的男性创始人最先做出了让步,并诚恳地认可了老太太的贡献,也希望两人能够冰释前嫌,接著并肩前行。

可爱的老太太看到对方做出了让步,也便做出了相应的妥协。

最后依然是皆大欢喜。

秦沃用她的精英举动,化解了一场公司的分崩离析。老太太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但公司还是得重组。所以,秦沃也相当于做了一次军师。

创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按照自己的方式。除了这些,她也得亲自帮投资公司寻找好的创业者。

田希凯的新源电商和大隆网上商城,都在拜托秦沃找些互联网背景的技术人才。

这两个特殊的客户,秦沃都是亲自出马。

和她处理老太太的案例一样,里面要牵扯太多的感情成分,两边的关系还得拿捏好。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她希望父亲的公司能够继续独占鳌头;但是对于趋势的判断,又使得她不免又想关照下新源电商,而且这也是高山投资的公司。

她选择了理智大于情感的方式。

2009年9月的北京,天气凉爽宜人,适合户外畅谈。在办公室附近的星巴客户外露台上,下楼买咖啡的秦沃,一块儿约谈了两位自硅谷回来的计算机博士,王轩和郑自逾。王轩是运动型的博士,中等个子但是很健硕,话不是很多,但一谈话便知道是很有内涵的一位技术背景的高管;郑自逾则和王轩形成了小小的对比,典型的清瘦型,笑眯眯的,一开口便会逗乐大家,但有点自命不凡的技术人员的特性。

他们都在硅谷待了十来年,王轩在现在的知名互联网公司担任副总裁,年轻些的郑自逾担任的是技术总监。

有使命在身,对于有技术背景的人,秦沃更青睐有加。

“所以,在新公司的一切还算顺利吧?”距离上次相识也有小半年时间了,秦沃还是很关心这两位新回国的“高级海龟+空降兵”目前的境遇。

“大公司空间平台也足够大,但我们每个人都是螺丝钉;我还是更想加入创业型公司,还是觉得创业型公司更有挑战,不单是拥有股权、期权还有后期丰厚的报酬。”果然先开口的是郑自逾。

“平台确实比较重要,在美国公司总部每一个员工都可以运作自己的项目,每一位员工都有自己出去做一家公司的能力。但大家又心知肚明,大的气候是没有的,所以以团队的形式在一起协作,众人划桨开大船,众志成城便是自然的事情了。但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便知道,自己的作用有限。而知识与经验积累到一定时候是需要有更大的空间的。所以就去寻找适当的公司和位置,所以这么多的大互联网公司的高管或者选择去创业,或者选择加入优秀的创业公司。”王轩又做了个补充。

这也与高山的建议吻合,他希望秦沃的公司未来倾向于做和创业相关的事务。

最近她在规划“和100家快速成长型企业一起成长”计划,符合计划内公司的标准:

1.融完B轮投资的高科技小公司。

2.未来的上市计划,核心员工有股权,这样才有力量吸引更好的人才。

比如一家公司给CFO的候选人1%的股权。千万别小看这不起眼儿的比例,要知道这样的公司上市的话,往往一冲就能达到市值10亿美元以上,也是说CFO能拥有一千万美元。

田希凯的公司符合条件,还有类似苏江源的公司这样的初创企业。

她尊重了王轩和郑自逾的意见,推荐了田希凯和苏江源的创业公司,同时也让他们接触了大隆的网上商城。

最后,两人还是选择了田希凯的公司。

虽然,大隆网上商城能开出更好的条件。

“秦沃,大隆已经是行业知名上市公司,但是对于这样的内部创业制,我的感觉是,要狠下心来革自己的命是有困难的。所以,我宁愿是重新开始的企业,不用再花力气和旧势力抗衡。”

看来,大隆的新业务要招揽高精尖人才不是容易的事。

秦沃也忍不住替大隆的未来担心:在新的时代大潮里,大隆还能伫立江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