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35章

若是有些阴暗面,那么就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吧,

我希望我的爱人快乐,他心想。

2008年。

高山以买房子需要吴爱玲给意见为由,把她接到了北京。

慢慢来,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吴爱玲休息两天之后,高山安排了她和秦沃碰面的晚餐。

地方是秦沃选的,一个临湖餐厅,安静、雅致、精致。

高山特意让秦沃晚一点到。

“妈妈,”高山轻轻地开口,“待会我还有一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

吴爱玲抬头看著高山,没说话。

“是女孩,”高山说,“嗯,我喜欢她,想让你看看。”

吴爱玲点点头:“女孩好,女孩好,看著你成家立业,我就放心了,你爸也就放心了。”

这个时候,秦沃怯怯地从远处走过来。

高山忙迎上了去,把她拉了过来。

“妈妈,这是……沃沃。”高山犹豫了一下,还是省去了姓,叫了小名。秦沃倒也乖巧,忙半蹲著把自己买的朱红色羊绒披肩搭在吴爱玲的双腿上。

“阿姨,北京的秋天有些凉了,户外风景虽好,可就是有风,注意点身子。”

吴爱玲认真打量了秦沃两眼,点点头。

看得出来,她也挺喜欢这个懂事的女孩。

“你好像有点像青青。”她忽然开口对秦沃说。

“我之前邻居家的妹妹,11年前离世了。我妈妈很喜欢她。”高山忙解释。

一顿饭吃得不咸不淡。吴爱玲没有多说话了,不像其他母亲那样问东问西,秦沃也安静、乖巧。高山偶尔闪出一个念头,如果瞒著妈妈多好,可他不会这么做,这样是对妈妈的背叛,但他也贪恋这一家三口安静吃饭的感觉,同时心里想到要是妈妈反应太大会吓到秦沃,于是决定回家后再告诉妈妈情况。

晚上分别后,刚到家,高山收到了秦沃的短信。

“如果没有办法开口,不著急,我可以等,不要伤害到阿姨的心。”

高山在沙发上沉默了,吴爱玲坐在窗边的摇椅上发呆。这些年她喜欢发呆,谁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吴爱玲更加瘦小了,也多了许多白头发,情绪拖垮了她的身体,她瘦小的身躯显得很单薄,让人心疼。这么多年,她一直活在失去高丰、失去支柱的疼痛之中走不出来。高山羡慕父母之间的爱情,心里也明白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让自己拥有这样的爱情,那就是秦沃,所以他必须勇敢。

高山起身去倒了杯热茶端过去,递到了吴爱玲手上,然后半蹲在地上,看著妈妈。

“你有事对不对?”吴爱玲看著高山,突然开口。她心没糊涂,她了解自己这个儿子。

“妈妈,”高山伸手握住了吴爱玲的手,“有件事瞒著你,希望你看在体谅儿子的情分上,接下来我无论说什么,你都要保持平静。”高山近乎乞求。

吴爱玲睁大了眼看著高山,有些不理解他的意思。

“妈妈很喜欢今天的沃沃,对吗?我刚见到她的时候也吓一跳。命运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命运为什么会这么安排,可是它让人没有办法回避,我回避了8年,还是不能逃避了。我不得不去接受,妈妈,沃沃,秦沃她……是秦盛生的女儿。”高山压低了声音,让自己显得更加冷静。

砰!

吴爱玲端著的杯子跌落,滚烫的热水溅了起来,高山的手臂上感受到了一丝触痛。

高山抬头,看到吴爱玲布满褶皱的脸上滑落了两行泪水,他的心像被刀子划了一下,疼痛不已。

母子两人都没说话,一个默默流泪,一个跪在地上,紧紧地握著她轻微颤抖的双手。房间寂静,窗外是北京繁华的夜景,可屋内这一刻,似乎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吴爱玲终于开口。

“能不能不是她……”

“妈妈,以前我和你一样,她是我的学妹,我知道她是谁之后,我就是在回避她,一度还不断折磨她。后来我去跟爸爸说这个丫头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她的关系。爸爸劝我说不要因为这件事,就一辈子都带著执念和恨意。虽然后来秦盛生又想办法把我赶到了美国,但这些和秦沃没有关系。秦沃也是因为我,一直在回避秦盛生。我不想她活得这么痛苦,我想让她快乐。8年了,我躲了8年,不想再这样错下去了,妈妈……”高山试图搜索所有美好的词汇来告诉妈妈秦沃是一个怎样的人,可说出口的竟是这些。

吴爱玲叹气。

“你爸爸说,他希望你好好对待这个姑娘?”

“嗯,他叫我别欺负她。”

“我不想见秦盛生。”吴爱玲说完这句话,起身颤颤巍巍地回房间去了。

那一夜,高山彻夜难眠,他知道隔壁房间的吴爱玲也一夜未睡,情况比他预计的更好解决。妈妈毕竟没有为难他和秦沃,可越是这样,他越心疼,他知道妈妈是在为难她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秦沃每天都过来。但吴爱玲不和她说话,秦沃也不急不气,水果削好端过去,饭做好摆桌上,永远都是客客气气的,阿姨吃饭了,阿姨吃点水果,阿姨要不要出去逛逛街……

高山看著自己最爱的两个女人,都为了自己做出了最大的成全,心里感念,也不强求两人非要成为多亲密的朋友。他知道,秦沃会感化妈妈的。

半个月以后,吴爱玲说自己想回家了,问高山什么时候订婚。

高山说随时。

吴爱玲说,那就订婚吧。她说要去爸爸的墓上看一看。

高山欣喜,很快告诉了秦沃。

两人于是马上准备订婚仪式,同时秦沃做了一个决定。

“我们就告诉我妈妈和姐姐好不好?”在忙碌地准备订婚宴席间隙,秦沃拦住了他,突然说出这一句。

高山一愣:“不,我希望你爸爸也来参加。我知道这些年,因为我们父辈的事情,你并没有原谅他。”

“毕竟我爸爸不是当事人,何必徒添烦恼。”在此之前,秦沃怕吴爱玲接受不了,不打算邀请秦盛生参与此次仪式,避免秦盛生和吴爱玲见面。

“可是……终归是要给你一个说法的。秦沃,我希望你快乐。这些我们可以共同去面对。当年我家的家破人亡,是资本和商业的罪,不是你的过错。”高山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为了保护她,他并没有告诉秦沃,秦盛生2003年让他远走美国的事情。

若是有些阴暗面,那么就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吧,我希望我的爱人快乐。他心想。

秦沃鼻子一酸,她知道,这是高山在心疼她。

但结果是,秦盛生却意外地缺席了他们的订婚仪式。

似乎也在预示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