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31章

好比是新时代的《倾城之恋》,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他们成就了彼此。

2008年。

其实他最近的心理压力很大,但高山却不想让秦沃知道得太多。身为男人,肩担道义,他有责任减轻她的负担,而不是给她加压。

所以即便她偶尔问到些事情,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丫头先于他创业,20多人的团队,应该也背负了不小的压力,况且她从来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她好强而自尊。

有的时候,他心疼她。爱一个人,其实就是心疼她。

他希望在她面前的自己是强大的,可以呼风唤雨的,他也很愿意去帮助她走得快一点。但是现在的自己,却是脆弱到焦头烂额。

还好,聪明的丫头,也开始从那个倔强而任性的丫头变成了懂得照顾他,懂得保护他一点点自尊的丫头了,她慢慢地从一个小女孩进化成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了。

他们并没有很快住在一起,但他们共用一位管家,吴妈和秦沃在一起三年了,极为贴心和称职。

纵然情况越来越失控,但日子还是要继续的。

他很荣幸,北京的奥运会开幕式,他是拉著秦沃的手一起看的。

老谋子没有让人失望,整个开幕式恰如一场饕餮盛宴,让人难忘。

他甚至想到若干年后,他和秦沃变成老头子和老太婆时,也会记得这样的时刻。

2008年,真的是让人心跳加速到像蹦极似的一年。

10月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他所在的投资领域,全面失控,直接冲击虽并不似投资银行那般直接,但如今天这般的资本市场的萧条,人类上一次的经历还是1929年的大萧条时代。

但高山认为这次的金融危机不该称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因为,真正的危机发生的时间比2008年要早很多。

危机最直接的诱发点,是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开始大家都对危机视而不见,不仅仅是银行、对冲基金,还有其他的金融行业从业者们。

金融股票在世界GDP中所占比重过大,这种情景是很可怕的。贪婪是人性的弱点,机制使得金融汇报和高风险联系到一起时,人们便变得肆无忌惮。

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次危机是为华尔街和美国金融市场所敲响的警钟,也让人们看到了亚洲市场的机会。

他在危机全面爆发前,先回到了中国。

在这种危机背景下,资本向亚洲的流通,使得新的经济中心存在新的机会。这一环境,可能也是下一个经济体的崛起机会。虽然我们的金融体系还有很大的空缺需要完善。

还有秦沃,刚刚开始创业,便遭受这样的淡季,他担心她有些吃不消。

不过还好,她的团队准备和她共进退,等待旺季的到来,并且已经做好了坐一年冷板凳的准备。

2008年的金融危机,于他们的意义,好比是新时代的《倾城之恋》,在这样的金融背景下,他们成就了彼此。

“在你过去的人生,虽然我们相识,但我并未参与过彼此的人生,若是有什么风雨,我们一起来承担吧。”

这是2008年后半年,他们对彼此的承诺和约定。

“我很荣幸的是,此刻身边有你。”诗人情怀的一面溢于言表,少有的温情。

吴妈的厨艺越来越好,总是变戏法地做出各式佳肴来。她大概也是心疼这两个为各自事业打拼期的年轻人。

“要我说,你们现在也算是小有所成了,还这么折腾自己,不消停!人啊,得容易知足啊,知足才能常乐。”

每次吴妈把汤羹端给两人的时候,总是如此充满善意地训斥他们俩一番。

“在家不许谈工作,现在的任务是喝汤、吃饭!”

两人相视一笑,低头喝汤了。

此刻也是温馨的。

虽然焦头烂额,但高山还是想给秦沃一个特别的礼物,他们从未一起旅行,而正好也可以从目前混乱的状态里面逃离。他们最后商议,不管如何,他们想去一个离天最近的地方:西藏。

新近发生的一些经济事件,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或者说历史的低谷,刚好可以让人看到真实的情感,也让人对真实的情感倍加珍惜。

到拉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秦沃感觉自己头晕目眩,高山知道是高原反应。坐上来接他们的车子,高山让秦沃把头靠在自己身上,一路颠簸到了酒店。

安置好秦沃,高山点了些吃的,尽量吃点素的,比如水果。他把切好的水果端到秦沃房间的桌上。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她:睡著的秦沃,安静,像个小猫。脸颊有些红扑扑的,他摸了摸,稍微有点热。于是他把毛巾淋湿了,给秦沃擦了擦脸颊。

他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睡著的丫头让他想去心疼和怜惜,虽然现在的他还不知道怎么去照顾她,但他会用心的。秦沃睡得沉沉的,居然没有感觉到。也许是他怕惊醒她,所以很轻很轻。

他下楼去药店帮她买缓解高原反应的药。街上行人不是很多,阳光很好,人们脸上都洋溢著幸福的微笑。他也受到感染,忽然想把手机关掉了,因为他知道一定会有紧急电话来找他,但他只想屏蔽掉所有的纷纷扰扰,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和她在一起,在西藏。

他们都是一样的背景和出身。来自中国的小城市,却都是企业家家庭,唯一的不同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历史定律将他们分在了河的两岸,也让他们错过和耽误了彼此那么多年。

他们是一样的人。年轻时努力拼搏,全力以赴,所以在很多事情上,是个傻瓜。比如爱情;比如早就遇到彼此,却不曾知道应该好好珍惜;比如在更好的际遇里,才想起身边早就遇到的她,才是自己最想珍惜的人。而中间那漫长的错过的年华,却是不可避免的年少岁月,浪费却也最终看清。

现在他们又到了新的阶段,又是同一样的阶段。他作为排头兵代表顶级投资公司来到中国,而她已经开始自己新的事业,也是另外的一种心心相印和早就熟悉的环境:总有一天,他们要在这样的空间相遇,只是这种相遇要比想象中来得早一些。

即便如此,他也暗暗决定了,从此不想再错过而是要跟随著内心走。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我很傻,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对待她和走进更亲密的关系里,因为她和所有过去认识的其他女人都不同。

路过街角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藏族妇女在卖格桑花,一束束的,煞是好看,里面有一种白色的花束,像极了秦沃所爱的玫瑰。他怔怔地看著,心想秦沃肯定喜欢。卖花的藏族妇女看出来了,一下子给他拿了一大把,说:“先生,来束鲜花吧,早上从原野刚采下来的,很新鲜,你闻。”

确实,是高原上才有的质朴花香。他买了一大束回来,向酒店服务生要了个透明的玻璃花瓶,把花剪短了些,插在花瓶里,放到客厅的桌子上。

看著桌子上的花,他忽然诗兴大发。曾经的校园诗人,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这种极为雅致的爱好了。那时候他写的诗总是被秦沃嘲笑,也总是轻易地被她给比下去了。他就是拿她这种总是不经意却能把他放在眼里的深情没办法,气急败坏地不再理会她,但她还是不动声色,他又回头去找她,他不想失去这样的丫头。

他总是很轻易地在她那里找到自己,他对她的关注,也是年少时自恋地对自己的关注,关注她的同时也能看到自己的臭脾气。

他忽然朝自己笑了几声:原来,她是另外的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