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7章

一种情感的萌发,也需要契机。

比如一座城市的沦陷。

2008年。

飞机上跟秦沃吐露完心声后,高山想起了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一种情感的萌发,也需要契机。比如一座城市的灾难,让人们开始珍惜最真实的情感。

他承认,他也刚刚经历了一场倾城之恋,不,是让他觉醒秦沃对他而言有多重要的倾城之恋。

他风险意识控制极强,一直保持著和秦沃的距离,但在死亡面前,他的真心向他的理智投降。

高山曾经想过,这个时代,没有了诸如战争此类极大的考验,有多少爱情是真正的、深入灵魂的呢?最后考验无关乎时代,是时时存在的,它一旦出现,你必须直面自己的内心,无处可逃。

高山并没有要秦沃回应,但无声胜有声:这些年来,他们彼此默契,心有灵犀,有的话点到即止就行了。可高山也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是遭遇地震才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吗?

不,只是逃避而已,如今面对了,反倒轻松了。

到达北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7点。

北京,因为快来临的8月8日奥运会的原因,一直都是热闹人群的海洋,但是因为汶川地震,安静了许多,人们谈论更多的是地震、祈祷和救灾。

高山送秦沃回家,短暂聊了一下。

“现在,又多了一个让我回来的理由……”高山看著秦沃,话里有话。

秦沃低下头,微笑了下,待她重新抬起头时,高山看到,眼里是笑著的,但是眼眶里却有泪水在打转。

他轻轻地拥她入怀,并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高山很快便径直奔酒店了,他们相约第三天再聚。

“她有些累,有些疲倦,我也得马上处理一些需要交接的工作。”高山是这么给自己规划的。

他自己在酒店做短暂停留后,便给国内的合作基金开了电话会议。问了些所共同投资的这三家公司最近的战略、高层流动、运营、管理等方面的细节性问题后,他还是很担心。

虽然他那时并未亲身经历2000年互联网泡沫,但是从后来的数据和材料分析中,还是能根据很多的现象有所预测的。

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是很对劲,但从表面上又看不出是哪里不对。

就比如国内的房产市场,就比如二级市场。

市场上的动态和形式是很容易理性分析的,可是对于情感这样明明不知如何估量、如何开始和如何结束等完全无法控制的事情他是无法做出评估的。

眼前就有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两年前,他们公司和另外的一家基金合作投资了本地的一家餐饮企业,当时的发展本来是相当不错的。坦白地说,财务报表和尽职调查中的数字非常看好。和竞争对手相比,无论是翻台率还是单位成本贡献都高于竞争对手,但由于其餐厅都开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随著房租的上升,以及为了筹备上市,人工成本中的保险等都必须补上,在短期内造成公司的毛利润损失。

而在这期间,用户满意度要为IPO让路,一切为了上市;为了上市,公司管理层所采取的方式是压缩成本,为了IPO做出了牺牲;通过削减成本来满足净利润的中小板,做出了些比较短视的举措,比如:裁员。一家店从50人裁减到35人;菜品上少点,但后果立刻显现出来,消费者立刻能看到,其餐饮产品在行业内竞争力逐步下降;为了快速扩张和便于厨房管理,产品标准化很重要,但标准化并不能让食物更好吃,投资方会把标准写在要求里,但消费者并不关心菜品是否标准化,他们更关心是否好吃。

其实高山在投资这家公司的时候,也感觉到其创始人的动机。

如秦沃在高管搜索中所看重的一样,动机很是重要,这是冰山模型中,掩藏在冰山下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往往是短期内无法显现,需要长期观察和引导出来。

这位创始人其实所提倡的用户至上只是口号,事实上他对钱的兴趣更大;若不做IPO,其实这家餐饮公司的日子过得还不错。但一家现金流不错、为了上市而上市的公司,就不是一个很好的潜在上市对象了,也就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对象了。

再加上餐饮企业整体上市受质疑,退出机制的问题也显现了。

在接下来的董事会中,作为董事会成员的高山,向纽约总部提交了详尽的报告,同时做出了自己当初判断失误的种种检讨和补救措施。

重点是,对创始人的判断。

他不似秦沃有些精神洁癖,但最起码,他对人是有些苛刻的。他爱红酒,洋派;而秦沃爱茶,更偏传统。他当年在斯里兰卡的时候,看到那一望无际的茶园郁郁葱葱,采茶海拔越高,茶叶口感就越好;为了喝上一口好茶,他坐著当地特色的时速只有30公里的小火车,一起爬到最高峰,所有的辛苦,等到那一杯清澈见底的清茶的时候,便消失殆尽,那时他也是明白的。

丫头勇敢而简单,清澈见底;而他所喜爱的是醇厚,大约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秦沃爱静,而他很好动。只是他觉得这些年来,他们之间相互影响,倒是也有很多的互转。

要在国内开办公室,场地等已经想好,CBD核心区,国贸大厦28层,比较巧,这也是自己今年的年龄。

一切就位之后,最重要的便是招聘个大内总管了。

也是该秦沃出场了。

秦沃二话没说,当即把一家基金的办公室经理钱小凌介绍进来了。人踏实稳健,年龄33岁,家中婚姻状况稳定,生活殷实,老公也是小有所成的企业家,小孩子也到了上学阶段。所以对于她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一家能够让她感觉到快乐、受尊重、舒适的工作。当然富足的生活并未完全磨灭她对工作精益求精的追求,十多年的金融界工作已经让其变成了非常职业的经理人。

高山对钱小凌还是很满意的。她活泼、开朗、懂得进退、交代好的事情基本会很及时地得到反馈。所以高山当即决定聘用她了,当然,他相信秦沃的眼光。

为了庆祝在极短的时间就找到了候选人,如秦沃之前约定的一样,高山要求去秦沃家中进行夜宴。当然,同行的还有钱小凌,秦沃的闺密易佳佳和她老公刘裕康,木心喜。

秦沃还告诉高山,她的妈妈林芳也在。

忽然,他有些紧张起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妈妈过来照顾我,她说一定要款待你这位救命恩人。”

高山有些迟疑,然后有些腼腆了:“我怕我表现不好,你知道这方面我没有太多经验的。”难得他如此坦诚。

“那你就只管吃饭就好,我和妈妈做了好多的菜,都是你喜欢的家常菜。”

翠思写意小区位置离国贸很近,地铁一站地,若是步行的话,10分钟就行,离秦沃公司所在的富领大厦也很近。

秦沃的家在10层,刚好能够看到国贸三期、银泰中心的大灯笼、建外SOHO等CBD核心区醒目的建筑,当然还有正在建的新央视大楼。传闻这个大楼是影星张曼玉当时的男友在负责设计和执行的,他的工作地点就在附近。秦沃还见过他一次,和杂志上一样清瘦清瘦的,很高,完全是文艺建筑师的样子。所以这也是在CBD办公的好处之一,总是会碰到些有意思的人,让你觉得生活就应该是梦幻和真实相结合起来的。

高山一进门,秦沃就把旁边的林芳介绍给他:“高山哥,这是我妈妈。”

和秦盛生相比,林芳确实是一位更慈祥的母亲。如秦沃所言,岁月已经磨去了林芳身上的犀利感,或者说离开秦盛生之后的林芳,做回了自己。高山看得出来,林芳很是喜欢他,他也便放心了。

桌上果然是那些简单的家常菜,质朴、润物无声:西红柿鸡蛋、青笋炒肉、山药丸子、青椒鸡蛋、红烧猪蹄、狮子头、清炒莴苣、清蒸鲫鱼。

配上高山带过来的红酒,圆润而略有甘甜,融合橘子、蜂蜜、花香、葡萄的果肉味,酸甜交加,特别适合今晚的菜品。

林芳不住地往高山碗中夹夾菜,满满的慈母心。

一旁的木心喜和易佳佳不住地笑,开玩笑说丈母娘可是看上了未来的女婿。

秦沃很不好意思,只好自黑说:“我做的菜品很简单,好像这几年来,我会的也就这几道最简单的菜,一直想去学些新的菜式,一直没有时间来真的做这个事儿。”

“看似简单的家常菜才开胃呢,不花里胡哨的,适合家宴。”易佳佳一直是秦沃忠实的粉丝,不,应该是她们俩互为粉丝。

高山很有主人公意识地打开酒,给每人倒了一杯。他看秦沃品了一口,很紧张地问,觉得怎么样?毕竟那么大老远带回来的,关键是他可以借这酒和秦沃聊些亲近的话题,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

秦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酒带甜味的,秦沃喜欢甜食。

高山心安些了。在他的培养下,她终于也喜欢上了一样他喜欢的东西。

钱小凌、易佳佳伉俪、木心喜也加入进来,四人干杯。易佳佳刚有身孕,只是尝了一小口。

“红酒确实是个好东西,过了三个月的话,孕妇稍微喝一点也没太多关系。”钱小凌是过来人,叮嘱易佳佳也不用太小心。

“还是小心点比较好,易佳佳你今年也28岁了,也是偏高龄产妇了。”秦沃还是很关切。

易佳佳和木心喜两人,狡黠地一笑:“那么秦沃,你是不是更要加油了?”说完,她又看似有意而又无意地看了高山一眼。

高山接到易佳佳的眼光,偷偷笑了,看向秦沃,秦沃也笑了。

两个人像拥有同一个秘密的孩子,狡黠而又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