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6章

爱或者不爱,没有理由的,

兜兜转转,终究逃不过宿命的连环。

2008年。

地震发生的时候,秦沃在绵阳一家公司里开会。

突然之间的动荡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还是她最先反应过来,心里暗叫不妙:“糟糕,地震。”

于是大家争相往外跑。透过窗户,秦沃看到外面的高楼像是跳舞一样摇晃不已,还看到大家都惊叫著逃窜。

震级应该不小,秦沃心里推测著,然后在争相下楼的过程中,秦沃摔倒了,那一瞬间,在生死存亡的瞬间,她脑子里想的全是高山。

“高山还不知道我喜欢他吧,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若是和他说了该多好,就算此刻死了也不遗憾啊。”她脑子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然后混乱中被人一把拽了起来拖著继续跑,是曼莉,曼莉是她公司的员工,恰好是四川人。

秦沃被曼莉拖著终于跑到楼下空旷地,那里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大家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著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秦沃看到好多在午睡的人穿著裤衩就跑出来了,此刻面容迥异四处找遮羞布,有点忍俊不禁,但突然曼莉叫了出来。

“新闻出来了,震级6级以上,震中是汶川。”大家一下哗然,秦沃一下子严肃起来了。震中离绵阳不远,估计周边城镇受损厉害,而汶川,难以想象现在是什么情况。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大家都过得异常煎熬。随之不断有人在贴吧发出照片,新闻也通过新媒体提供的信息不断更新消息,大家都知道多个城镇受损惨重。秦沃立即做了决定,暂停公事,要以最快速度奔赴可以到达的灾区,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秦沃以前学过心理学,此刻倒是用得上了。

秦沃马上请这边的合作方帮忙联系绵阳官方救援队伍,灾情刚刚发生,正是急需救援力量的时候。秦沃算半个精英人士,但不能自己跑去添乱,不过这种时候,是一定要出一把力的。

秦沃一心想去汶川,但被告知汶川灾情严重,交通中断,无法在短时间进去。经过筹备,当晚,秦沃和曼莉就随绵阳派出的医疗队伍开往映秀,一路上余震不断,灾情呈现出来,比大家预估的要严重十倍百倍。路上已经看到公路塌陷、桥梁断裂、车辆损毁。而北川更是一片废墟,四处横尸,哭喊声不断。秦沃没有时间去震惊,她只知道,震级一定不止6级,然后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救援工作中。

随后的时间里,秦沃几乎一刻也没休息,现场懂心理学的人太少。官兵救援的时候,需要秦沃在一旁给被垮掉的房屋埋住的人打气,给他们信念,让他们坚持住别放弃。这项工作变得无比重要,秦沃也忘记了所有,甚至没有时间悲悯和流泪,一心想著再使把力,能多救回一个算一个……

那是黑暗的72小时,秦沃从来没有这样直面生死,看清楚人的无能为力和脆弱。在自然灾难面前,我们面对的一切是如此真实而渺小,那些我们纠结的、爱的、恨的、喜欢的,如此不值一提。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老天爷还不留情,天降暴雨,增加救援难度,导致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并发灾难。秦沃不时听说有年轻的救援官兵失踪,这让在场的人们备感绝望,但一旦听说又有一个孩子被救了出来她又浑身充满力量……每一秒,都过得无比艰难,但只要还活著,就是庆幸。

第四天下午,她正在帮受伤的民众做些简单的包扎,忽然觉得身边有一种很强烈的气息,抬头一看:高山。

秦沃一下子愣得说不出话来,高山身边站著的是绵阳这边的客户项目负责人刘经理。高山双眼通红,直直地望着秦沃,眼里好像要迸射出火花来。秦沃一时无措,慌忙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秦沃话音还未落,突然被高山一把揽进怀里,高山好像有使不完的劲,秦沃被他紧紧搂住,有点无法呼吸,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高山压抑的抽泣声。

高山的眼中居然有泪光。

这让秦沃惊讶不已,她并不知道这四天高山是怎样挨过来的,不知道他的心里设想过多少种结果。

“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好半天,高山放开她,摇晃著她的双肩低声说出这句话,眼里有一种不一样的光芒,秦沃似乎懂了。

秦沃心窝一热,头晕目眩,一头栽了下去。

幸好高山眼疾手快,慌忙搂住了秦沃。

秦沃再度醒来是在自己的帐篷里,她体力透支过度,没坚持住倒下了。一时心里有愧,她觉得自己还是来添乱了。

高山从外面走进来,两人对视了一下。秦沃脸一红,马上挪开了,她没有失忆,还记得晕倒前发生的事情。她还来不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此刻帐篷里只有两人,秦沃觉得尴尬不已,急急忙忙要站起来。

“我得去帮忙……”秦沃不敢看高山。

高山拉住了秦沃,递给她一瓶敲开了的葡萄糖。

“你喝了这个。”

“我没事了,不能喝,不能占用灾民的资源,现在他们最重要。”秦沃的倔强劲儿又上来了,不管不顾地走出了帐篷。高山拿她没办法,也紧跟了上去。

接下来两天,两人几乎没说上什么话,一是这样的环境让他们没办法再开口去讨论其他事情,二是无法说破的尴尬。秦沃得空的时候也在脑子里认真地想过,高山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他那样焦灼而担忧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只是一个哥哥的担心吗?不不……应该是……不同的声音困扰著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是哪一种答案,而高山也没有再提起过。

他应该忘了自己昨天的异常表现了吧!秦沃想,也许就是一种朋友的关心。

后面由于灾情越来越严重,灾区精英的志愿救助人数越来越多,秦沃和高山便被分配到后勤的发放救灾物品的小组去了。

4天过后,秦沃的身体状态已经不太能吃得消,再待下去作用不大了。这次的救援任务完成,他们便一起搭班机回北京了。

飞机上,秦沃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被高山紧紧握著,秦沃瞬间吓得清醒了,却又不敢动弹,把眼睛闭得死死的。

“我知道你醒了。”高山突然淡淡地开口了。

秦沃不回应,装作不经意地侧了侧身子,她还想著要不要打鼾来证明自己没醒,高山又继续说话了。

“我看到地震新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我疯了一样地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见到你,马上见到你。在绵阳,我跑遍了每一个角落,每一家酒店,每一个灾民安置点。经过了那么多事,也走了世界上的那么多地方,我以为现在的我已经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可是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会为一个人,为一件事,崩溃掉。”

秦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静静的,不说话,这次换成眼泪在她的眼眶打转了。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可以被高山这样拉著,听他这样袒露心声。当然,她期待过,幻想过,甚至做梦都梦到过。可真没想过自己的奢望会成真,而那么多年日复一日期待的梦想真的实现的时候,秦沃没有欢喜,只是想哭……

“这8天,那么多的死亡直愣愣地摆在我的面前,原来我们的人生这么脆弱,这几天,整个四川,有无数人都在经历失去,这场意外来得太迅猛。在我以为我也会失去你的时候,我想明白了一件事……爱,可能比生命更长久,但生命没了,没说出口的爱什么都不是。秦沃,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秦沃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反手捏住了高山的手。高山回头,看到秦沃已经泪流满面,却还在冲自己傻笑。

高山也笑了。

尽管他知道,从17岁开始,横亘在他生命里的秦盛生,是秦沃的至亲,而且一路在阻拦他。尽管他知道前路还依然艰难,这一刻却美好。

秦沃比自己想象中要平静,这么多年,秦沃拼命向上与高山等高,她不离开他的视线,她追随他的方向,就是为了让他一回头就可以看得到。而如若他没有看到,她也享受这份爱著的过程,这是她的事,不需要回馈,当这回馈突然来临的时候,她心里知道,值了,就好。

高山替秦沃抹了抹眼泪。

“那么,等这次我们回北京了,我们办个聚会如何?丫头,我的旅行箱里,还给你带来了一瓶好酒,来自法国南部一个不太知名的城镇。圆润而略有甘甜,融合橘子、蜂蜜、花香、葡萄的果肉味,酸甜交加,特别适合东方风味的菜品。年份不是很久远,恰如一位年轻的王子。若我们不是在这里相遇,而是在都市里,我想我们可以做上一桌菜,我好好地给你讲讲。”红酒是他们这8年来很重要的一部分。高山喜欢,但对于秦沃来说,他也带动了她来欣赏有底蕴而绵长的东西。

秦沃从来没有让高山去过她家,每次高山都匆匆地吃完饭,飞奔机场。当然,高山也知道秦沃从来都不是美食家和厨房达人。

“好,你的厨艺一定长进很多了。西红柿鸡蛋、青笋炒肉、山药丸子、青椒鸡蛋,我们大学时每次聚会都会点这几样,你还记不记得?”

“好像这几年来,我会的也就这几道最简单的菜。”

“看似简单的食材,若是能做出极好的口感,才称得上叫绝呢。”

“可能只能下咽而已,我会的也就这几样。”

他们没有去聊这8年来各自的心情,极其自然地讲起了他们熟悉的家常,这是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世界。

原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并没有不一样。秦沃想,嗯,真好,当她从黑暗之中走出来的时候,迎来了第一抹光芒。

尽管这一抹光,亮得有些不真实。可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么就这样吧,不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