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5章

在阵阵轰隆声中,

我忽然觉得你原来离我这么近。

2008年。

急促的脚步后,穿过嘈杂的人群。高山来到了一间暂时空闲的会议室。

“秦沃,”他高兴地叫了一声,心想这是这半年来,她第6次打电话过来了,“你还没睡?”

秦沃吓了一跳,似乎很久没有通电话了。因为忙,因为有谷东的精心呵护,她以为她把他暂时放到了脑后,没想到听到他的声音自己还是很兴奋:“哇,是啊,有没有打扰你工作?”

“别人打来我肯定说有,不过你的话,可以考虑说没有。”看,这就是高山,认识很多年的高山。

“没事,我就是打个电话给你,就是打电话的行为而已……”秦沃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你在做什么?”高山的声音莫名有些温柔。

“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出差,顺便让自己休个假,最近忙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去哪里?”

“四川,项目在四川绵阳,结束之后准备去周边走一走,四川好山好水风景秀美,我也很想放松一下。”

“好,旅途愉快。”

高山起床之后,看到MSN上消息弹个不停,都是国内的同学朋友发的。而内容都是谈论四川的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地震局不断更新震级,现在官方说法是8级地震,死伤无数,国内一片哀鸣。

高山一下子清醒过来,秦沃去的地方是在地震灾区附近吗?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下床去打开电脑,从网上搜索两个地方的地理位置。

他一下子僵住了,新闻上的照片里房屋倒塌一片,放眼望去满目疮痍,人群四散,尖叫、哭喊、救援队,伤亡人群的血迹……电视台的主持人们满脸严肃地站在废墟面前进行播报:“余震还在继续,搜救工作进展困难,晚上将有大暴雨,通信中断,道路阻塞……”

高山愣怔半天,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忙开始拨秦沃的号码,一遍,又一遍,再一遍……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高山从头凉到脚,他这时候才发现,认识8年了,而自己对秦沃的关心太少了,这么危急的时候,他居然不知道还能找谁去打听秦沃的行踪,现在她跟谁走得近?出差带没带助理?项目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高山又一遍遍地拨打著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忽然感觉很绝望很无助。这么多年,他不断修炼不断奋进,让自己变得坚强,自认到今天已经具备了一颗无坚不摧的内心,可以完全抵挡住外界的侵蚀。可这一刻,他才发觉自己早已溃不成军,宛若那年家中出事……

那一年,他失去了青青,失去了作为人生依靠的父亲。

而这一年,我不能再失去秦沃。

内心的声音如此清晰。

高山命令自己即刻冷静下来,他迅速做出了决定:马上回国,先飞成都,再转绵阳,他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

上飞机前,朱珍一遍遍地给他打著电话,高山心里慌乱,径直挂掉,但留了个信息给她:我最近会在国内待几天。

然后,关机,起飞。

十几个小时之后,高山落地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因为为救援让道,四川省内航班极少,而秦沃的电话依然是处在不通的状态。高山此时有前所未有的焦灼感:为什么这么久都联系不上?信号不通是不是说明她所在的区域是在震区通信还未恢复的地方?这样说来就是在重灾区,那么她到底怎么样了呢?以她的性格一定会想办法给自己报平安的啊。到底发生了什么……高山越来越不敢往下去想,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

来不及多想,高山直奔市区租了车开往绵阳。此时距离地震已经过去两天半,黄金抢救时间即将结束,新闻里死亡数据不断攀升,整个四川也都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途中,他通过几位老同学,终于联系上了易佳佳。

“没有,我们也没有她的消息,我们都快急死了……这丫头,没事跑什么四川啊,真是的。”易佳佳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

“没事的,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的……”高山喃喃地说,与其说是安慰易佳佳不如说是在给自己信念和力量。

“怎么办啊?秦沃她不会不给我们报平安的,她一定是没有办法用电话,她是不是被压在哪了啊?救援人员听不到她的喊叫怎么办啊?”易佳佳很明显已经阵脚大乱。多年姐妹情深,到这时也是束手无策。

“不会的,不会的,这样,现在你马上去一趟她公司,一定要找到和她同行的人或者绵阳当地项目合作方的联系方式,尽快,尽快。”高山认真嘱托。

“好,我这就去。”易佳佳仿佛从高山身上获得了力量,终于冷静下来。

高山到达绵阳的时候,看到整个城市混乱成一片,绵阳虽然并未受大灾,但马路上到处都搭建著帐篷,人人脸上都惊恐不安。经过询问,他先去了市中心安置灾民的广场,这里有周边灾情较重地区转移和逃出来的伤员,也是暂时的安置地……

高山已经20多个小时未合眼,眼圈发红。当他到达临时灾民安置点时,救护人员和志愿者团队跑前跑后,不一会儿就有轮床推过来,带著各种伤的人走来走去,人人都满面愁容。高山明白,这里的很多人都处于失去了某个人甚至失去了全家人的悲伤中,痛苦都写在了眼里,惨不忍睹……

高山跑遍了每个角落,这里没有秦沃,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好在易佳佳的电话终于来了,她打听到两个号码,一个是和秦沃一同出差的一个女孩,另外一个是当地接待的负责人。易佳佳还说,秦沃家里也都急疯了,她的父亲秦盛生也拜托高山赶紧帮忙找到秦沃的下落。

秦盛生,他听到了这个名字,现在所有隐瞒的事情都无法逃避了。

他顾不上这些了,此刻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找到秦沃,带她离开这里。

每隔5分钟一次电话,依然不通。

他分析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不通,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极有可能在震中地带,想到这里,高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高山有些精疲力竭,也顾不上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突然,余震来袭,天动地摇,人群中有了尖叫,大家推推嚷嚷著跑动起来,高山却很平静,一动不动。

“我该如何找到你?我要找到你!”高山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然后,他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