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3章

“了解你自己”,

这是刻在阿波罗神庙上的铭文。

2008年。

北京时间的深夜11点,高山那边是上午10点。

“丫头,怎么最近总是不断给我来电话,是不是想我了?”他还是貌似很死皮赖脸的样子。

“真没时间想你,不过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决定辞职,做自己的事情了。”

“恭喜!我知道你迟早都会这么做的,你看我就鼓励你这样做吧。恭喜恭喜!创业者就是要在风险中求生存,所有的事情都是创造出来的。只要行业选择对了,有好的团队、绝佳的执行力,想做不成都难,商业模式可以慢慢修改。”此时的高山是投资家的口吻。

“并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他又加了一句。

“前面还是有些担忧的。比如,离开了智通国际的大平台,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亲力亲为:从挑选办公室到甄选员工这样的事情,再到客户开发,然后是后期公司运营和发展战略……”

“我知道你的性格,我不知道现在你有多少的胜算,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只要是丫头想去做的事情,不管中间的过程如何,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十分好的,远远出乎意料的。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真的有这么相信我能做得好?”电话里秦沃本来是一直很坚定的,倒是此刻,有了这么坚定的支持者,让她忍不住想一探究竟,她真的能做好吗?

“嗯,不管过程如何,记住,任何时刻你还有我这个靠山呢!对了,你的预算表出来的话,顺便寄给我一份吧。”高山特意用了顺便两个字,因为他大抵是知道,他心目中如此执拗的丫头不到最后撑不下去的关头,是绝对不会向他透露一句的。这8年,他是如此了解她。

“哦,这个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我可以的。”

“嗯,所以我用的是顺便,其实我是很想成为你的股东的,哪怕我就1%的股份。需要吗?”高山似乎用一种请求的姿态。

秦沃有点想笑了,虽然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她能感觉到他的真诚,他想帮助她。

她还是委婉地说了声:“好,那我不拒绝你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会和你说一声的。”

“那么,就去做了,任何时候遇到任何疑问就告诉我,一言为定。”

“好。”秦沃忽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还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们一起讨论的《飘》吗?斯嘉丽的那句话?”

“是的,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你身上就是有这么个劲儿,从我在投资协会看到你直视我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就把你和其他人区别开来了,这是非常宝贵的精神,让人欣赏。”

秦沃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精神是很崇高的字眼,我平凡又其貌不扬。”

“不,每一个人都是不平凡的,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上做著自己的梦,并且踏实地奔向自己的梦,没有梦想的人是没有灵魂的。”

这是最普遍的投资界人士的理论,这也是秦沃所了解的高山的一部分,他就是那样子的。

“所以,你奔向你的梦想,作为你的兄长,对你是无条件支持;任何时候,请记得我都支持你。”

“好。”秦沃忽然觉得是断断不能再说下去了,人生有几个8年啊,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看著这最宝贵的时光从眼前流逝。她也知道他是十分珍惜她的,当然,仅仅止乎于友谊。以前,在他眼里,她一直是小丫头,现在,大概还多了一个身份:创业者。

秦沃也很感激之前的经历:“性格决定命运,当然,早年的工作经历让人知道如何转换用员工的心态做老板,和用老板的心态和员工一起前进。工作生活中,我们大抵上都有这样的情形呢,哪怕是小小喜好,有一天变成了现实?这是一种必然中的偶然呢,还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若两者都不是,那么你找到那个你愿意为之奋斗的方向了吗?是不是在潜意识里,已经梳理出了呢?若没有,希望都能找到;若找到,请坚守。”

“在寻找的过程中,你会遇到很多的困难。遇到困难并不可怕。就如领导大师阿比盖尔·亚当斯(Abigail Adams)在写给儿子的信中曾这样看待困难和磨炼:“伟大的人格从来都不是在宁静的生活中形成的,有思想有活力的气质是在困难的斗争中磨炼出来的。巨大的困难催生伟大的品质。”

高山也升华了秦沃的对话,于是继续狗血加量:“困难是磨刀石。不经历风雨,如何能够见到彩虹,阳光总在风雨后。海明威曾经说过,世界会弄得我们浑身是伤口,但是最终我们的这些伤处长得会更加结实。

“我也有消息要告诉你:我准备很快回国,代表我们公司开创北京办事处了。以后我就常驻北京了,是不是有些吃惊?”

高山没有听到秦沃那边的动静,有些吃惊,本来预想她又是欢呼又是雀跃的,但一片安静。

过了好久:“嗯,那真的太好了,刚刚好。那我们又同步了,我们都是开创者,不是吗?”

“对,看起来你早先我一步了,真棒。在此之前,你先帮我们给被投企业找个优秀的CFO(首席财务官)吧,预计公司2010年来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2010年上市,现在就找CFO,你们的规划确实很具有前瞻性嘛。我所知道的不少企业是上市前一年,甚至半年才花重金请CFO的。有美国上市经验的CFO基本底薪的话一般也得20万美元以上了,股份也得接近一个点。”

“确实。我们所占这家公司的股份不低,到C轮融资了。所以一定要确保公司内部治理和外部沟通的合理合规,提前请优秀的首席财务官加盟也是重要的步骤。你可以先帮我约谈一些人,等下次我回到国内的时候,可以先谈几位。当然,没准下次见这些候选人的时候,我们的北京办公室已经筹办完毕了。那是最完美的时刻。”

“你们做事情的速度还真是快,投资人就是财大气粗!”秦沃忍不住调侃一下。

高山在电话里笑了一下:“倒也不是,只是重视中国市场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说越来越迫切了。美国这边越来越重视,并且愿意投更多的资金在中国市场,帮助中国企业来华尔街上市。资本的力量倒是有利有弊。万事万物都是一把双刃剑,所以风险投资也需要引导正面的趋势。当然,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除了判断未来的趋势,还需要通过扶持有前途的企业来引导科技走势。我们也承担极大的风险:初创企业的死亡率难以绝对控制,从概率上来讲,即使是有我们的资本支持和幕后力量,大多数还是由于各种各样原因失败,留存下来的还是少数,能做伟大公司的微乎其微。但正是因为如此,每个投资人才如此竭尽全力,希望在有生之年多投些伟大的公司。这也是投资人的使命。”

“听起来很有趣,但是也不是特别复杂啊。你说你们的投资人怎么薪水回报那么高呢?感觉不值。”

“每家公司走的路线不一样。有的投资公司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在全国各地开设办事处,处理好与当地政府和协会的关系,做好项目开发。正德到目前走的还是精英路线,我们聘请的是国际顶级商学院的毕业生,他们在去商学院之前,已经有在行业内部、顶级咨询公司、投资银行等领域的工作经验;无论之前是专家背景、财务背景、运营背景,在商学院的两年学习后,他们的国际视角和行业知识更为全面。当然,都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不然,我们无法与最聪明的创业家们做深入的对话。”

“最终还是你们的人员背景决定的。”

“对,我们最近在硅谷抢几个项目,各家风投都是使出浑身解数。最终还是我们胜出,并不是说我们愿意出更多的资金。而是我们投资人的国际视野、丰富的运营管理能力和投资银行的熟络关系、到位的投后管理团队等等都是极大的加分。这是团队作业的成果。我们也有丰富的外援力量,比如,我若是想在中国本土寻找优秀的IPO人才的话,就会找到你这个外援。”

“所以,我也是你的重要外援喽。”秦沃忽然觉得当年留在国内做猎头的决定很是正确,在一定的时刻能够帮到他呢。

“呵呵,不但是重要外援,而且是最亲密……外援。”他故意拖长了“最亲密”的语调,加强分量。本想逗逗她,未料电话那头一阵安静。

没有回应,只好回到工作上来说了。

她总是太认真,太较真。

高山放下了和秦沃的通话,先给秦沃发了此职位的描述。

这是正德投资在中国参与投资的一家公司。

刚刚和她谈论的都是工作方面的事情。

他没有告诉她,他看了她强烈推荐的《欲望都市》,在他眼里,说的就是一场女主角对男主角多年的暗恋而已。

他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准备再次好好逗逗她,但是想了想,还是发了条短信:“晚上11点钟,忙完了,有点空隙的时候。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此刻的北京是中午12点,秦沃应该准备或者正在吃午餐了,她会在哪儿吃呢?吃些什么呢?

临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总是忍不住想起她高高的马尾,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想起她直视自己眼睛的无惧,想起这个小小身影的女孩身上的能量。他有点好奇,将来和她会怎样呢?

高山突然被自己吓了一跳,秦沃越来越像是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到底是什么呢?他不知道也不敢知道,最初的最初,他想他恨她,至少心里的情绪还有一个著力点。可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直视自己的眼睛无所畏惧,她好像自带光芒,她总让他想起青青,他恨不起来。后来,爸爸知道了,反倒总是说这是个好姑娘,要拿他当妹妹,高山才试著不去恨,可就算不恨,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关系呢?很多年了,不咸不淡,一直是自己亲人一般的女性吧,对,亲人,是爸爸嘱托自己要照顾的一个妹妹,就是这么定位的。

他在美国这几年的生活,忙得连自己都忘记时间了,事业也是越来越成功,也越来越学会去关心身边的人。比如,秦沃的事情,他觉得帮助她是责任也是义务。当然,这丫头的脾气,是无功不受禄的,所以高山也在改变自己去适应她,用她可以接受的方式来帮助她。

这次的CFO人选,他是从知道秦沃自己要开始创业公司的时候,就在留意公司内部和被投公司的哪些职位需要人才咨询公司的推荐。若是有,他是要毫无疑问地交给秦沃的。用这样的方式,关注她的成长,很好,他暗暗地告诉自己。

下个月,他就正式回国考察了,为开拓中国业务做准备。若是回去也好,可怜天下父母心,老妈可是一直盼望他能早点回归的:“我何时能抱上孙子啊。”

下个月回家,他做了个韩剧里主角经常用到的加油的手势,好了,到电话会议的时间了,此刻,北京时间一点钟。

他告知了好友陈为民,他即将回到北京。

“终于要变成现实了。”

了解你自己,这是刻在阿波罗神庙上的铭文。

他的脑中忽然记起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