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2章

时机,不要去找,是等的。

当然,这个等,代表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2008年。

现在应该是创业的模式了,不用怕。

怕,她倒是不怕。她一直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无论是爱情、生活,还是创业。

而现在也许就是最好的时机。

她穿了件易佳佳给她从日本买的深灰百褶裙,说是要配上白色的上衣,当然要是衣服上有山茶花的装饰最好了。裙子一直放在角落里没穿,因为她想等配上最好的山茶花上衣再穿。

直到有一天她从公司出来,经过大厦旁边的衣服店时,无意当中看到一件上衣:就是她想象中的样子——白色,山茶花的装饰,美极了。但是,看得出它是寂寞的,放在角落里已经染上些许轻尘。白色的有灰尘的衣服,看得出来,它也只等著能看得到它的美丽的人。

她找到了。

那天她去见一家客户,走出电梯口的时候看到一家公司:蓝色的墙面,白色的前台桌上放著紫色的蝴蝶兰,她忽然怔在那里——这场景她记得,刚毕业那年,她也经过一家这样的公司,当时她震惊了一下:这样的场景是她所向往的,将来,她也要有一家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装饰,这样的蓝色背景,这样的紫色蝴蝶兰。

她说给易佳佳听。

“佳佳,心喜,时机慢慢来临。我也要这样的人生,我要开始了。国际人才回流,国内金融市场人才奇缺。这是最好的时机。”秦沃给佳佳、心喜都发了短信,也借此来坚定自己的想法。

那么第一件事情,就是和现在的公司有个交代。

次日早上,她早早地来到公司,刚好Edward(爱德华)也在。她的上司,这位和蔼可亲的瑞典老头儿,应该是秦沃职业生涯中的伯乐。

这时说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很高兴地和Edward说了句:“我会努力回报您对我的信任。”

这位瑞典男人笑了:“当然,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虽然早上并不适合说这些比较沉重的话题,但秦沃觉得既然是认定了的事情,她还是希望能早早地说出内心的想法。

透过百叶窗,她看到Edward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于是她敲了敲门,Edward示意她走进去。她推开门,轻轻地关上,然后像往常一样,朝Edward笑了一下。

“早,Mary,有什么事情吗?”Edward对于这位下属还是十分看重的,但出于职业的敏感性特质,大概也觉得秦沃找他还是有些话要说的。

“Edward,是有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但现在终于做了决定,也想听听你的看法。”秦沃顿了顿,清了清嗓子,然后正了正身子。忽然不知为何,看到Edward如此诚恳的目光,她有点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但她很快调整了自己:“到今年,我到公司已经4年时间了,从最初的初级寻访员到现在的总监,我用了比别人短4年的时间。”说到这,秦沃的脑海里浮现出无数挑灯加班的场景,“从最初的初级调研员、调研员、高级调研员、调研员经理到副顾问、顾问、高级顾问、总监,最宝贵的4年,都在这里了。”

“你是在归纳总结,Mary,你有什么动机?”Edward含笑看著秦沃,秦沃是他的得意门生,得力干将,“你刚加入的时候,我就和你讲,任何一件事,动机都很重要。就像卡罗·奎恩在《除了我不要聘用任何人》(Don’t hire anyone without me)一书中提到的——我非常想知道:如何才能聘用到优秀员工,究竟是哪一点被忽视了呢?在后来主持的成百上千个面试中,我总是不停地寻找著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被忽视的环节开始慢慢浮出水面。我终于认识到:招聘失败是由于面试主管没有准确地评价求职者申请某项具体工作的动机。后来在沟通中,这种动机甄选制屡试不爽。”

“我明白Edward,因为在面试当中,当被问及是否有胜任该项工作的动机时,大多数的求职者都会连声说,‘有!有!’因为,在这个时候,求职者的主要目的在于获得这份工作。有时,求职者只是为了迈入这个企业的大门才表现得如此积极主动,但这些动机常常会在他们被聘用后消失。”

“回到这个话题,秦沃,你总结过去的几年,动机是什么?”

“我想暂时离开公司!”终于说出口了。

“为什么?是现在的空间不太满意还是有别的公司请你过去?”Edward特意用了请这个字眼,这让秦沃心里很温暖。

“都不是这个原因,只是因为走著走著,忽然发现我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些事情。大机构有大机构的好处,但不可避免也有些想法会被抑制,而且我越来越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在等这样的决心。”这是最真实的原因。

“Mary,我知道你也考虑了很久,我也知道你是那种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更改的人。但是再请你慎重考虑一次,因为我和公司都不想失去你。”Edward特意加重了语调,“如果你觉得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那么我可以给你两周的假期,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两周后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Edward,你是了解我的,我还是想自己去做些事情,已经做了决定。”秦沃充满感激和歉意地表达了自己坚决的态度。

“我先出去了,若是有什么疑问,我们可以再沟通。”秦沃差不多是快步走出了Edward的办公室,好像是在5秒钟内不出去的话,她就会改变主意一样。

回到座位上,虽然还没有得到Edward的批准,不过对于迟早要出现的结果,她还是觉得有种酸楚的感觉。

她给易佳佳、木心喜发了信息:“我终于说出来了,很坚决地。”

易佳佳的回复自然是很赞同的,说:“秦沃,无论你干什么我挺你;不过下一步一定要想好了,未来还是有很远的路要走的。”这是标准的易佳佳式回答。

但白天的工作丝毫没有因此受什么影响,讨论简历、面试人员和客户沟通。只是秦沃看到Edward走到茶水间的时候,看了她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Edward这种欲言又止,给了秦沃极大的勇气和信心。

她明白,Edward培养了她,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他猜到最终她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的。

她对伯乐充满了感激。

此刻的京城总是弥漫著一种似是而非的浪漫气息。

秦沃知道自己要开始新的人生事业了,她忽然很想和人庆祝一下,高山不在国内,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谷东提出要和秦沃喝一杯咖啡的时候,秦沃同意了。

地点在秦沃一直觉得很安静的咖啡厅。

这间咖啡厅刚好在星巴克三层小楼的背面。秦沃经常碰到老外问星巴克,但是问到这家的少:这个安静的地方大抵就是这么来的吧。

安静的地方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休眠的错觉,所以此处是可以好好会友的。

因为不怎么熟悉,秦沃只是知道这个男生30多岁,未婚,海龟,IT天才——大抵如此。确实是没有什么话题,可是又碍著张清的情面,只能给这位迷茫中的天才一些职业上的建议了。

地点在三层,上岛咖啡。

秦沃见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问:“你是谷东吗?”他说:“是的,我就是谷东。”

他看上去太年轻了,不似30多岁的男子;尤其是那双眼睛,和《西伯利亚的理发师》里的托尔斯泰一样,那是双清澈而充满忧郁的眼睛,仿佛一看到,就会冒出一股轻轻的雾气来,刹那之间,是可以掉进去的。

但是秦沃是可以抵御的:她有双会说话的眼睛,大大的明亮的聪颖的,让人一看就很喜欢。

大抵见到秦沃的时候,谷东也有些意外:“也许之前见到的职业顾问都是貌似很有侵略性,倒是不像秦沃这般有散发出亲和力的身段和笑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也许平时她都不表现出来。我喜欢写作,有次一首诗不小心被宿舍的姐妹看到,帮我投递到校园广播台,我也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才听到广播中自己的诗歌;不过倒是有段小插曲,我一时忘记了那是自己的作品,以为是席慕蓉的,只是觉得耳熟,回到宿舍后幸亏姐妹提醒,才记起来这是我的作品。你看我自己都忘记了,但这种特质一直都在:脚踏实地地踩在地上。”

秦沃对谷东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秦沃,你笑起来真是好看。”谷东也乐了,“像个孩子。有著类似林嘉欣那样甜美而充满亲和力的笑容。你本可以成为知名作家的,但是你却成了一名职业顾问。”谷东忍不住替她可惜起来。

“哦,倒是没有什么可惜一说,都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秦沃赶紧解释,她忽然有点觉得认真起来的谷东很是可爱,“我就想等我以后见了很多的人,听过很多的故事之后,再好好地到世界各处走走,然后好好地在一个宁静的乡下住下来,安静地写写东西,多好。”

说到自己的另外一个梦想,秦沃顿时陶醉起来了。

有梦想的人是最美丽的,高山也如此说。

春日的阳光透过上岛咖啡硕大的落地玻璃窗折射进来,一部分阳光洒到了秦沃那张充满热情的脸上,这时候一定有种别样的氛围——秦沃无法看自己的脸,倒是眼角的余光告诉她,谷东好像对这个光与影中的女子投去了别样的目光。

不知为何,秦沃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匆匆和谷东道别。

倒是谷东大大方方地想送秦沃回家,公司和家实在是很近,10分钟的距离。谷东说:“那么我走路送你回家吧。”他把车停在咖啡店门口。

一个浪漫的人,有浪漫的气息的味道。

“秦沃,你的鞋跟好高啊。”

“是啊,我喜欢高跟鞋,我是高跟鞋控。大学的时候,有部很流行的电视剧叫《流星花园》。里面女神一般的静学姐告诉丑小鸭杉菜说,‘女人一定要有很多双高跟鞋,这样就可以带她到很多美丽的地方去’。”

秦沃对于高跟鞋的热爱,是一种无以言语的情愫。喜欢高跟鞋,满鞋柜一溜儿的,虽然现在除了夏天极少穿出门,但是碰到喜欢的,还是情不自禁买下,哪怕不穿,只是收著藏著。《欲望都市》里凯莉说“站在高跟鞋上我可以看到全世界”。可爱,纯真,在红尘中固执地坚持,永不放弃。女神静学姐说,女子一定要有漂亮的高跟鞋伴你走天涯。无论处于哪个阶段,无论高矮胖瘦,高跟鞋的陪伴,温婉而绵长,亦如我们越来越精彩的人生。

春天的晚上,有些风,还是有些微寒的。秦沃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想让谷东早点回去,但是谷东却坚持要送她回家。

但是她还是没有让他送到家门口。到了翠思写意小区门口,秦沃说:“好了,我到家了,您也请早些回去了。”

谷东就不再好坚持了,说:“好,我在这里看你回到家,太晚了,外面不安全。”

秦沃心里有点暖意了,虽说空气中有些风。她到家后,把早上开的窗户关上时,忽然看到谷东还在那里,也看到他发的短信说:“你到家了就好,我走了,晚安。”

谷东离开的时候,身后是长长的身影。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谷东的身影,她忽然想起上次高山投射在路灯下的身影。哦,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明天是应该问候这位兄长了。

接下来的几天谷东也一直在约她。

他总是很神奇地在她有时间时,第一个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一块儿吃饭。这天,秦沃不太好推辞了,一看晚上倒是也没什么安排,说是想去吃点甜品。于是他们约好晚上在万全广场的甜品店见。

下班的时候,在万全广场甜品店门口,秦沃老远就看到谷东的身影:他穿著一件米色的风衣,轻轻依靠在门旁的扶手上,翻阅著手中的一本书。4月的微风轻轻吹拂著,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专注。

秦沃脸上挂著歉意的微笑快步走到他身边:“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的,我也是刚来。”谷东的眼镜厚厚的,用他的话说,他还是喜欢原生态的东西,所以不曾用隐形眼镜。

“你今天还好吗?”他轻声地问,秦沃看得出来他的关心。

“你看眼睛都红了,工作压力大得哭了好几次了。”秦沃故意逗他,其实眼睛红是因为刚才风吹的结果。

“那得好好吃点好吃的弥补一下。”他倒是当真起来了。

小店里人满为患,好不容易轮到他俩,谷东跟售货的姑娘说要一份芝士蛋糕,一份卡布奇诺蛋糕,再加一份罂粟子蛋糕后,转身去款台付账,售货姑娘开始装盒。秦沃看到她装了一份苹果蛋糕,一份卡布奇诺蛋糕,再加一份罂粟子蛋糕——大概是听错了。后来快上车的时候,她告诉谷东蛋糕装错了,是不是说一声换过来。他很平静地说,下次我们再来品尝这里的芝士蛋糕吧。

大概是因为今天很轻松的心情,再加上春风习习,秦沃忽然觉得他的随和很是触动心灵。说起来有些惭愧,本以为内敛是女性的品德,秦沃一直以为自己这些年以来已经修炼得挺好的,但是和他比较起来,却是斤斤计较得多。看来,有的时候,我们的心,还是应该更宽一些,更大一些。

“晚上我们去吃浙菜吧。”秦沃知道谷东是江浙人。说也奇怪,她觉得高山倒是和谷东完全不一样。谷东是江浙人,沉稳内敛,让人心里踏实多了。

“好,我带你去都一斋,王府井那儿。虽说不上多繁华,但餐厅专门聘用知名酒楼厨师坐镇,部分蔬菜也是从江浙直接运来的,保证菜品的新鲜正宗。”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了吗?”等红绿灯的时候,谷东问秦沃,“其实,以你这样的年纪,在这样的公司,这位的位置,你知道同龄人多忌妒你吗?”

“知道,但我还是想跟随自己的心声向自己想走的方向走。你是担心我失败是吧?”秦沃的语气很轻柔,但是透著一股坚定的劲儿。

“是的,在我们这个行业,这些年IT互联网的创业公司多如牛毛,但是成为下一个谷歌真是不容易。你在这个圈子里,可能会比我更清楚吧?”

“嗯,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和抱负,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做点事情罢了,只要是自己的方向。”

“我还是觉得风险系数很大。你看,你还是很年轻,虽说心态比较成熟,但是自己独立去运营一家公司,真的不是闹著玩的。”

“呵呵,你是来给我鼓励的,还是来浇我冷水的啊?”

“都不是,只是客观地分析下,做人还是稳当些好啊。”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谢谢你的关心;但是这个事情也就这么决定了,已成定局了。”秦沃还是带著微笑,只不过明白的人都知道,微笑只是一种尊重而已。

“好吧,既然如此,若是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尽管说啊,你这小孩。”谷东已经明白了画外音。

“喂,我已经不是小孩了,26岁之后是个什么概念?剩女,圣斗女!哈哈。”秦沃有些自嘲。

“人,终究是要嫁的;早些嫁人可以早点有稳定的家庭,当然各有利弊。哎,不说你了,你看我不也是失败的典型吗?呵呵。”

说到此,秦沃在席间特别想问他,为什么这位黄金王老五,还是单身。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忍住了,等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再说。

她吃掉了一块蛋糕。

一会儿菜肴就上齐了。菜品确实很纯正,口味也十分让人赞叹。在谷东的不停介绍和美味的诱惑下,秦沃已经顾不得淑女范儿,直接品尝美味佳肴去了。

谷东在一旁不停地笑著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怎么很好笑吗?我刚才才记起来,中午没怎么吃饭,忽然有些饿了。”

“没什么,要是喜欢吃,下次我还带你来。”还是微笑,说完又给她夹了一些菜。

秦沃不好意思起来,红著脸说:“哦,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晚上的时候,谷东直接把她送到楼下。秦沃很直接地说:“天气很晚了,就不请你上去坐了,不过真的谢谢你的晚餐。”

她一副拘谨的样子倒是逗乐了谷东:“呵呵,好吧,那我就直接回家去了。”

她想也告诉那个他一声。

于是北京时间深夜,给高山拨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