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20章

他太耀眼,不是平凡如她所奢望的。

她选择了守候,静悄悄地待在他的天地里。

2008年。

对于秦沃而言,一切顺风顺水。

今天的确是个很好的日子,候选人赵琦终于通过了最后的面试。在圈子这些年,真正称得上高山朋友的,赵琦算得上一个。不单单是因为赵琦的父亲是高山所在学校的教授,更是这个人的透明的心。

赵琦回国的理由很简单:为了他的爱情。他要求从美国的华尔街调到香港,而后又因为女友无法顺利赴港工作,而选择来京寻找机会。

他联系秦沃的时候,秦沃手上刚好有全球排名前十的投资公司的机会。赵琦一路绿灯,让素来以挑剔著称的客户公司的营销总监称奇:9岁全家搬到美国,21岁从麻省理工毕业,在全球最好的投资银行工作至今,而且极为关键的是为人极为谦逊和低调。“我希望你能在这里安心地工作。”赵琦转述给高山,营销总监希望他可以在这家公司待的时间比较长。

好的员工,所有的老板都是欢迎的,同时也不惜花费大力气去搜寻,就好像很多人花费大力气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一样。当然,猎头也得花些力气,比如最后决定的关键时刻,半夜,秦沃还是会挑选合适的时间和赵琦沟通,听他的决定。毕竟纽约和北京有13个小时的时差,北京此时夜晚11点但纽约可是中午,阳光十分明媚。

果然,赵琦经过长达一周的周详考虑之后,打算接受秦沃的邀请,接受这个职位。

“太好了!”她开了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个人庆祝了一下。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赵琦参加了长达10轮的面试,因为职位非常重要,所以除了视频面试,还需要安排面对面的面试与交流。

没有看错,赵琦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毫不意外,他上班的第一个星期,便约秦沃在国贸大饭店庆祝一下,说是要介绍自己的女友给她认识。

秦沃想,会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

就是因为这样的期望,所以当秦沃看到赵琦的女友时,或多或少有些诧异:这位一米八三的年轻多金的男子身边的这个女子,小巧得像个高中生,露出一种怯怯的表情,叫秦沃:姐姐。

其实她们就差了一岁。

秦沃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会为了她,放弃美国那么好的机会?况且你现在中文都说不好。”

赵琦说:“我从8岁的时候就一直喜欢她,后来去了美国,更想念她了。18年来,我的脑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直到现在我的手上还有一张我们班级的名单,在那上面我在她的名字上画了个大大的圈。大学毕业后,我告诉自己,我要回来找她。我想保护她。”

这个也许就是传闻中的缘分吧。

有缘,走失在地球两端也能在一起,无缘,哪怕近在身边也不可得。秦沃这么想的时候,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当一个男人想爱护一个女人,或者是当一个女人爱护一个男人的时候,是爱的开始吧,但是缘分却决定了他们最终的命运。

“不过,我也是一直在爱里。因为,我一直都想要去爱护一个人。”秦沃想。

这个圈子的青年人,不少是年少多金,风流倜傥。

这次高山回国,参加聚会叫上了秦沃。

规模空前,地点就在银泰中心的北京亮。从室内到室外有密密麻麻的人,没有邀请卡,根本就不能入内。来的人基本是专业机构的专业人士,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美女。因为是偏商务的,所以人们都在交换名片,寻找不同的商机。不知为何,秦沃闻著各色的香水味,忽然想出去透透气:她虽然是一个商务人士,但是好像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环境。觥筹交错的时候,她忽然想念曾经插在耳边的野花。

倒是高山找不到秦沃,在人群中穿梭到处寻找她,后来发现她在阳台上俯视CBD,一个人在清静。高山一下子很是怪罪:“叫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多认识些人,你倒好,跑这里来呼吸一个人的空气了。”

“你知道我是喜欢安静的,私底下。”

“你现在一个人好好待著,我要回去招呼他们了,叫了这么多人来……”高山拍拍她的肩膀,于是离开了。

“秦小姐吗?”忽然耳边响起一声问候。

秦沃抬头望去,一位穿著雪白衬衫的年轻男士陌生的面孔,但是职业使然,她对他报以一笑,然后伸出右手:“是的,我是智通国际的Mary。”

“哦,我是你的粉丝。”年轻男士笑了,看到秦沃的疑惑,他连忙解释说,“去德国紫炎风投的Jason(贾森)是你推荐的吧?我曾在他家里看到一本杂志,那是你的访谈。所以我记得。我觉得你提的一些面试的方法很到位。对了,我是德尚的Ray(拉伊)。”

秦沃一笑,陌生的熟人,算是认识了。有些欣慰,用青年女性的小小虚荣心暗自骄傲了一把:看来我确实在做一些十分好的工作,为这么一群人提供些职场发展信息。于是我也变成了他们的职业经纪人了。

“是的,世界很小。没想到在这清静的阳台,居然能遇到同样不喜欢太热闹的人。”

“确实,里面真的是太吵了。秦小姐喜欢安静的地方?”

“对,安静可以让你回归内心,看到真正要做的事情。”

“哦,秦小姐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难道,也是要去创业?”

“创业?”

“秦小姐是个很有创业者潜质的人。”那倒是,高山也这么和她提起过。

“哦,从哪里看得出来?”

“我看创业者就看三点:第一,是否有创业者精神,偏执狂;第二,开放的心态,能够全局考虑;第三,就是挑选好的行业。”两人会意地碰了一下酒杯,“我觉得前两点秦小姐都符合,虽然第三点人力资源行业不算最好的行业,但是因为是秦小姐最熟悉的,而且你也有在这个行业做到顶端的口碑,所以不妨作为第一次创业经历。”

她倒是的确很喜欢自己的这份猎头的职业。

大约是因为喜欢,所以有些卑微起来。

她明白,喜欢到深处时,总显得卑微。才华出众、洞明世事的张爱玲在喜欢面前,也显得卑微起来。

“当她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这样的卑微是值得让人感动的。如果在喜欢面前趾高气扬,那这样的喜欢是不会长久的。只有卑微的喜欢,才显得美丽,像那从尘埃里开出的鲜花,散发著淡淡的芳香,点缀美好的生活。

Ray和她聊了许久。两年后她回忆起自己的创业经历,除了自身的基金,Ray的这番话其实也加快了这种进度。

她站在CBD的最高处,忽然将杯中的红酒一口气喝下,然后给高山发了条短信:“我先走了,你难得回来一趟,工作为重。”

她本来想说,这也许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她忽然仰慕起在她心目中,全世界最聪明的男人来——他可以收放自如,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一件东西或者一个人;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在他的脸上都看不到太多的表情。当然,在秦沃面前又是另外一副“嘴脸”。

我和你之间,还有好远的距离。

那次聚会对秦沃的影响不小。这段时间,她晚上回到家,对著镜中的自己,除了想念高山之外,她在想自己的下一步。

外人眼里的她:单身、外企中层、光鲜亮丽。

完美事业。

但又完全不够。

闺密木心喜倒是也在启发她。

木心喜和秦沃不一样:顶著极大的上市律师的光环,做些企业改制和上市的事,谈不少的男朋友,却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经营。在她看来,感情只是用来调剂紧张事业的甜品,或者说她从来都不相信感情。

而对于秦沃而言,相信美好,相信情感,而完美的事业也是爱情平等的根基。

木心喜的电话是24小时为她开通的。

“工作状态永远忙碌,每天和形形色色的优秀男士打交道,为什么没有自己的Mr.Big(《欲望都市》里和凯莉有纠葛的男士)?难道在城市中真的要像凯莉那般,寻觅10年,才能和自己的Mr.Right(如意郎君)在一起?我告诉你,好亏呀。”

“不能一直等,要进步啊,快速进步,所以创业不失为一种快速进步的方法。”

“秦沃,我们三人之中,易佳佳基本是被固定富人生活了,缺乏动力。我本来最有希望成为成功人士的,但近些年来,觉得真是累,动静弄得太大,加上要做上市项目,需要的启动资金资源太庞大,觉得不太可能了,所以还是好好地做好自己的金领吧。倒是你最有希望创业做点好玩的事情。”

秦沃在桌前,边听木心喜的电话边收发邮件,准备关上电脑时,MSN对话框上一个人头闪动:“秦沃,还没有休息呢?”

是谷东。

他们第一次的交谈是张清博士介绍的,也似这般的谈话。

“是的,您也没休息呢?”

“是啊,加你的MSN很久了,一直看你处于忙碌状态,也不太好意思打扰你。今晚看到了,觉得在这个时刻你应该是有时间的。”

“哦,是的,还好。不过马上准备休息了。”

“哦,那好,那就不打扰了。我是谷东,是你的朋友张清告诉我你的账号的。”

张清,那个著名的心理学博士,秦沃记起来了。张清所在的HMS是全球互联网行业最好的公司之一,不过可惜,由于秦沃的领域专注在金融,因此一直未能就工作上的事和张清博士有过探讨,倒是就心理学里的一些问题,她们有一些深层次的沟通。所以秦沃也记不起来张清为何把谷东推荐给自己。

倒是谷东,估摸时间太晚了,于是很有礼貌地道晚安。

“秦小姐,你休息吧,祝你晚安。”

“好的,也祝你晚安。”秦沃像对待很多这样相识的陌生人一样,又客气地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谷东。”

“秦小姐,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那么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谈话了。

那么,打个招呼吧。

秦沃的回答极其自然:“是的。您也没有休息呢?”

“我们IT(信息技术)人员早就习惯了深夜工作的方式,从学校的时候就那样了。若是早休息还觉得不习惯呢。”

有的时候,生活环境会造就一个人,工作氛围也是。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秦沃感兴趣的东西,比如,生活、工作、人之间的平衡和张度。

“IT?哦,记起来了,您是HMS的谷东,最近工作忙吗?”

“还好,就是有些技术活儿比较费时。唉,我们IT民工啊,不像你认识的那些精英人士。”

“精英人士?不,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是自己的精英人士。因为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所以只要我们在所在的年龄或者说是领域尽力了,那么每个人都是精英人士。”

“这个探讨起来,就深远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喝一杯咖啡慢慢聊。”

“可以的,若是没有特别急的事情,我们可以选个周末的时间。我很乐意认识新朋友。”秦沃记起来最近时间有些不够用,也有些累了,准确来说,这周像打仗一样,被别人Push(推荐)也Push别人,异常紧张的一周。所以最好的放松方式便是早早睡下。

于是,她毫不迟疑地和谷东正式说再见了。

应该好好享受这个周末。

周末的深夜,静悄悄的。

一切都很好,独缺身边人。还好,她有很多很多朋友的关心,还有催促。

秦沃想起赵琦经常在电话里规劝她:“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当然这样还不行,最好啊,是早日找个男朋友。”

这个时候,秦沃便露出整齐而雪白的牙齿,貌似天真无邪地和赵琦说:“你帮我找啊,你周围不都是精英人士吗?他们可是很多年轻女孩心中的钻石王老五啊。”

还没等秦沃说完,赵琦便急了:“秦沃我可再也不帮你干这事儿了,都放了我好几位哥们儿的鸽子了,闹得我不知如何是好,红娘不好当啊红娘不好当。”

她不想分心,一心一意在发展自己的同时,笨拙地等待。

如木心喜所言,这样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总得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次偶然的机会,秦沃见到了知名的主持人李静。

易佳佳老公的公司和李静有交集,所以也很了解。

“秦沃,静姐可不简单,当时从国家最大的电视台出来自己做节目。刚开始时异常艰难,像所有的创业故事一样,后来她走得越来越稳健了。8年之后,她获得了全球最大风投的投资,风风火火地进入了电子商务市场,拓展了之前的业务领域。

“后来她获得了时尚女性创新奖,颁奖嘉宾问她为什么要接受这么多的挑战,她的回答是安定而暗地妖娆的,我背给你听啊:就是在不断地做很多事的同时我觉得我获得了内心的一种肯定,我觉得,哦,原来我可以有这么多的潜能,去做这么多的事情,我由一个曾经自卑的、胆怯的小女生慢慢变得淡定了,还可以对很多人说,过来,过来,一起走,我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

秦沃便接了下句:“很喜欢这样的女性,很多女性年轻的时候就开创事业。比如老徐,人们总是可以想到很多词汇:才女、导演、博主、总编……她被誉为娱乐圈里的异类,特立独行,我行我素,似乎总会让别人猜不到她的下一步。也许,她的成功真的很大程度上是‘玩’出来的。老徐的许多想法只是源于当初一种尝试的心态,但把想法变成现实却要靠实实在在的行动。老徐也说了:‘我是那种执行力非常强的人,想到就要去做。’如同她那部电影的片名,《梦想照进现实》。”

“嗯,这些女性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并且有颗童心,有时候傻得可爱,比如斯嘉丽。还有很多活得精彩的女性,我们心中是喜欢她们的,也许,我骨子里也是这一类的女子,只不过不到时候便不张扬出来。秦沃,我觉得你也是这样的女生。你想想你周围从小的环境。”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的家乡本是人才辈出。”秦沃忽然停住了,想想不管现在父亲如何,他也是靠自己的双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父亲的形象也构成了幼年时期她对企业家的最初印象——为了最初的梦想,要努力奋斗。

创业改变命运。

创业?这倒是一个极其时尚的名词。80后的孩子都时兴自己给自己冠以CEO或COO(首席运营官)的名号,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想创就创,要创得响亮!

她上次就见识过一个有个性的创业者。

高山帮秦沃从美国带回来了《欲望都市》的影碟,当时国内还没有公映。她答应帮风尚杂志写《欲望都市》的专栏文章,原因之一不是因为她迷恋那个纸醉金迷的都市,而仅仅是和女主人公10年苦恋的共鸣。当然她没有告诉高山这些,只是告诉他,很好看的电影,不看可惜。

写完之后,主编便邀请秦沃抽点时间配合杂志摄影师的拍照工作:“秦沃,你要好好拍,好好笑,我们会派我们最好的摄影师给你一个大的照片版面!”

下班之后,只好就地取材,在秦沃经常出没的CBD一带取外景。外景地比较真实,而且场景也是秦沃比较熟悉的,这样可以展示最自然的状态。

晚上见到摄影师晓斌之后,秦沃有些失望:什么最好的摄影师,分明是个学生嘛。用猎头的眼光来说,这叫经验不足偏要跑江湖。哪知道到后来取景的时候,他叫秦沃所站的位置都是极美的角度,让惯于察人的秦沃忍不住好奇起来。

边拍边聊之余,秦沃得知晓斌之前是某知名IT外企公司的程序员,后因为热爱摄影而舍弃自己的职位,做了名自由职业摄影师。

“为什么会决心抛弃知名外企职员的身份,做一名没有保障的自由职业人呢?”秦沃问完此话,发觉自己开始犯职业病了,“你是80后吧?”

“是的,因为我就是想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而不是每天机械地编程序,成为整个公司的一颗可以随时取代的棋子。我要成为自己的品牌。”晓斌一口80后的标准回答样式。

秦沃笑了一下,后来这张照片据说是拍得最好看的一张,也许是因为秦沃听到晓斌的回答之后会心地一笑,所带来的满心欢喜的效果。

第二天,秦沃拿到这一组照片的时候,挑出了一张颇为满意的全身侧影放到MSN上面的时候,立刻引来关注无数。

是的,人们都说,你所挑选的图片显示了你的真实状态。秦沃选择的这张极为放松地微笑著,是因为秦沃当时所看的那一片场地是一家十分有名的婚纱店,刚好透过落地的玻璃窗,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拍摄婚纱照。那样喜庆而祥和的气氛感染了她,不由得手轻轻地放在护栏上,白色的护栏向前面延伸开去,恰似漂亮的流线,直达最美好的前方。

创业的时机到了吗?

早上醒来,这句话忽然从她的脑海中蹦了出来。

“你绝对是具备创业特质的人,我已经和你说过多次了。而且现在那么多高端人才回流,我觉得时机很好。”高山已经来了好几次电话了,说是坚决支持她创业。她想,难道时机成熟了?

高山一直很鼓励她积极做好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也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们。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次想到一块儿去了。

感谢你,一直在鼓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