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17章

聪明人没日没夜地做著金钱游戏,

这里的人都奉贪婪为一种美德。

2008年。

在这个全世界聪明人都很向往的华尔街,聪明人没日没夜地做著金钱游戏,这里的人都奉贪婪为一种美德。永不停步,追逐永无止境的胜利。不停步,以高速获得世俗的成就。

比成为一个在华尔街的投资家更能激励人的事情,是回到自己的国家,独立地去处理亚洲的事务。

高山迟早会走上独立的道路。亚洲市场越来越受到国际投资公司的关注,虽说中国大陆目前的创业空间远不如美国等发达国家,但是每次回国他都感觉到一个不一样的发展。两年前,他就告诉自己,我一定会回去的。

这段时间的公司董事会上,管理层考虑在香港或者北京、上海设立办事处的事情,那么他肯定是最好的人选。

虽然中概股在美国市场上市日趋流行,但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高山投资的风格:看人比看模式更重要。

相对于医疗和能源行业,他更喜欢互联网和消费结合的领域。因为工作关系,他也经常去硅谷办公室筛选早期的项目。

和华尔街相比,硅谷是创业者的天堂,极大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高科技就从这里产生,然后通过网络散播到全世界。高科技成就了无数的富人,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因网络科技而发家的富翁占据了大半。在硅谷,每天都至少有几十个亿万富翁产生,无数个百万、千万级的富翁出现。跟对高科技老板,也是对职员眼光的考验。人们通常不计较现金部分的收入,而是需要更多的“Stock Options”(股权)。股权是普通人致富的快速通道,在公司上市之后,股权所有者能以某个价格购买自己公司一定数目股票。如果那时公司股票的市价超过公司给你的股权的价格,那你赚了。差价的部分,就是你的高投资回报了。

人们更多想进很有希望上市的初创企业,这些公司大多和网络网站有关,也就是所谓的DOT COM。这些公司员工的工资并不高,但都有股权,好些公司甚至以股权代替部分工资。这些公司一旦上市,股票价格往往就会飙升。硅谷流传著一位女秘书的故事:做了5年,拥有一些股权,在公司上市后她赚了200万美元!在这些故事的诱惑下,我们凡人能不动心吗?那些年,人们见面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的公司IPO了吗?”

对于一位职业投资人来说,对创业项目的甄别便是看家本领了。什么样的人适合做一个优秀的创业者?条件千差万别。

本来高山开始的定位是在C轮及之后的pre-ipo(上市前)项目。后来随著时间推移,他越来越感觉个人的爱好更多在更前期的项目,B轮为主,有时是更早期的项目。而对于比较早期的项目来说,对优秀创业者的甄别便是重中之重了。

在投行的时候,高山所参与的项目基本是关于实体经济的,这和整体的经济环境有关系。但是在美国受到追捧的是互联网市场。之前,高山就敏锐地嗅到美国互联网的强劲发展带动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回溯到1999年,号称是中国的雅虎的互联网门户网站——china.com成功上市,把投资者引向了中国。一时间诸多互联网公司纷纷成立,在过去的几年里,也有不少互联网公司纷纷奔赴纳斯达克上市。

其中引起高山注意的是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也就是人们在网络上进行交易和购买各种商品,这成为美国人的一种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这种新的生活方式的普及,在国内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不可扭转的趋势呢?”高山在脑海之中画下了这个问号。

他一直在关注电商方面的中后期甚至早期的项目。幸运的是,由于所在投资机构的特殊性,他刚好也有这样的机会:他可以在华尔街谈论中后期的项目,也可以在硅谷见早期的创业者,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华人创业者。

机会来了。

比如,他在国内见的一位叫田希凯的创业者。

田希凯早年曾在美国留学,学校离硅谷不远,所以有机会回学校参加活动的时候,也会顺道去硅谷参加些创业者的活动。一来看看硅谷,二来也是为自己的中国项目寻找投资。

刚好有次高山也在。那次的活动,华人不是很多,当高山看到田希凯的时候,凭直觉觉得有必要主动去打个招呼。

不想却引出了一段佳话。

巧合的是,田希凯曾是大隆秦盛生的部下。他早年曾在500强连锁机构做到高层,后加入秦盛生的公司,因在工作中对电子商务的接触日益增多,而多次在大隆主张发力电商业务,但一直未能得到实质性推进。后来,因为田希凯觉得电商才是未来,希望能顺势做一家优秀的网上商城,所以选择放弃了大隆上市公司期权和丰厚的待遇,走上了创业之路。

高山明白,如田希凯这样的创业者,都有强烈的进取心。这点足以把创业者与普通人区分开来;而且不是光想而已,是真的要行动起来。因为想得到,并且真的会去做,要靠创业改变眼前,欲望是创业的最大推动力。

顺势而为,田希凯也是看中了电子商务的大趋势。进军新创事物总是需要具有前瞻性,对趋势的把握需要商业敏感度,田希凯也具备这点。企业家能够大成,光靠勤奋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找到风口。战略是在对的时间点,做对的事情。做对事情,对企业家来说很容易,但是找到对的时间点非常难——这也是企业人士魅力所在。

基于对田希凯的调研,高山力排众议,赢得了美国投资团队的支持,成为正德投资在中国本土市场的第一个早期项目。

但高山心里明白,除了电商的大趋势,以及对田希凯这人的绝对信心,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是从大隆出走的创业者,他熟悉习惯于破坏规则的秦盛生和他的局限性。

对抗秦盛生的话,除了趋势,还需要有熟悉他的团队。

田希凯无疑是对抗秦盛生的一个筹码。

而田希凯也确实不负众望,在2008年1月的春节的活动中,他所创建的新源电商展开了一系列市场活动,当然线上也配合了商品促销活动。

果然大获成功。

但高山低估了秦盛生。秦盛生很快关注到新源和田希凯,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背后的投资人之一是高山。

“高先生吗?我是大隆集团秦盛生先生的秘书,若是你最近回国,秦总想要见面请教一下。”

比预想中要快一些。

而当助理帮他订好回国的机票时,电话又不期而至。

“高先生,秦总知道您于2月14日回京,刚好他也在北京。您看什么时间方便?秦总想和您约个时间。”

电话里的声音很是客气,却有些咄咄逼人。

不如就见面过招吧,终究还是躲避不了的。

而高山并不曾预计过,他在2月14日晚上和秦沃一起过生日,而在第二天去见自己的家族仇人秦盛生。

也许,这只是一种巧合吧。

不去多想了。

但他现在第一重要的是秦沃的生日,所以他暂时忘记了第二天要和秦盛生见面。

看完演唱会后,高山直接把车开到了小南国餐厅,南方菜,秦沃是最喜欢的。

一桌子的菜,小巧,精致,就连看一看都食指大动。

这时服务员推过来一个很精致的小蛋糕,接著上来一盘米糕,上面铺著一层薄薄的红豆沙,居然和秦沃小时候吃到的很相似。

秦沃有些疑虑:“这味道?”

“我以前听到你提过红豆沙糯米糕,不知道做的是不是你小时候提到的那样。我可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搞到你老家的配方。”高山回答得很正经。

天,还真的很类似,这是关于童年的记忆和美好的思绪。因为这个特别的蛋糕,秦沃忽然心情大好。

“许个愿吧,寿星小姐。”

许愿,忙得连愿望都没有了,秦沃低下了头,十指相扣。待她睁开眼的时候,高山睁大了眼睛问:“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你能告诉我你刚才许的愿吗?”

“保密,说出来就不灵了。”秦沃狡黠地笑了一下。

“我好久没回国了,正好有假期,回来转一圈,今晚看来我要霸占你了,你的两个铁杆闺密不会怨我吧?”

“哈哈,易佳佳和木心喜?现在她俩都很忙啊:易佳佳现在准备怀宝宝了,木心喜又有了新的男友,这次好像是个德国人,挺对她的路子。”

高山忽然抬起头:“下次我再回来,可以叫上她们一起聚聚。丫头,你还是没有结婚对象?”

“不告诉你。那你为什么不结婚?你看我都不问你的女朋友们。自己的问题还没处理好还来管我?男人是要负责任的,再说,你也不小了。”她特意在“女朋友”后面,加了个“们”。

高山本来是好心,没想到却被她教训了一番:“先说你的事情。每天遇到的那些精英,你随便划拉一个不就大功告成了?”高山依然慢悠悠地开场了,问了个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秦沃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外人看来是风光,身处其中的人看来,是辛苦。年龄越大,就越难发现一个有感觉的人。”

“为什么,嗯?”高山忽然觉得自己被问住了,因为这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大概每个人对于这样的提问都会有不同的回答吧。高山清了清嗓子,说:“可能随著每个人的人生阅历增加,对自己和别人的要求都会增加。比如我们小孩子的时候,得到一块棉花糖就很开心了,但是到了中学时代,可能得到一台个人电脑会很开心,而棉花糖不管是一包还是一箱都满足不了我们对于世界的探知了。对人的诉求也是这样。就拿多数男性来说,年轻的时候多是眼球取向——美女自然是最具吸引力的,但随著年龄的增长,更希望有个善解人意、知冷知热的对象,当然不能忽略外表太多,于是要求一多,矛盾就出来了。”

秦沃没有说话。“可能是在听我怎么说。”高山想。他吃了一口冬笋炒肉,他极爱此菜。“有的时候,人也是需要搭配的,比如这道冬笋炒肉,新鲜的肉加上脆脆可口的笋,笋中和了肉的油腻,这样的搭配才更诱人。所以,这需要的是匹配,就好比你所做的猎头工作中的原则——不是寻找最好的人,而是寻找最匹配最合适的。”

话题转到秦沃的职业领域,高山看到秦沃会意地笑了一下。这丫头,还是这样,只知工作不知道风花雪月。

但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哦,那个许信呢?后来不联系了?”

“一直有联系,他本来一直在驻外,去年倒是回来了。”

“你们同在北京,他又对你极好,你难道不考虑下?”

“我心里有喜欢的人。”

这是她第三次告诉他,她有喜欢的人了。刚想继续问问,电话响了,他一看,朱珍打过来的,他刚交了三个月的“女朋友”,他还没有告诉秦沃,因为他觉得朱珍还不是他的女朋友。

纽约的女友朱珍在电话里东扯一句西扯一句,高山可不想被她占据了太多和秦沃难得的时间,而且透过眼角的余光,他分明感觉到,丫头虽然没有不高兴,但大概认定了这是一段新绯闻的开始。

他极其快速地结束了和朱珍的谈话,用了个莫须有的理由:晚餐之后有电话会议之类的,专心吃饭也很重要。朱珍也知趣地打住了,混迹金融和模特界的精英,自然是情商极高的一群人。

和纽约商圈混过的人交往,觥筹交错,觉得过瘾之余,有一种怅然若失的纠结;而朱珍来电话的时候,高山觉得这种纠结尤为明显:其表象之一就是他很珍惜和秦沃谈话的时间。

而面对秦沃他觉得尤为轻松,不单单是因为相识8年的交情,安心,甚至可以说是经常的交心。正是因为这种尤为可贵的感情,使得他觉得保持这样的距离刚刚好,不敢再做其他的想法了。在这样鲜明的对比面前,高山忽然不知自己是如何定位自己的了。但他又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姿态,故意哈哈了两声:“哈哈,没事,纽约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谈谈项目的事情,顺便闲扯了几句。”

他看了一眼秦沃,这丫头,居然毫无反应地在吃红豆糕。罢了,亏我一片苦心,照顾她的情绪。

“哦,没事啊,你聊你的,我嘛,这红豆糕真是好吃,色香味俱佳。”秦沃停下来,很认真地问道,“你以前很少关心我的私人事情啊,怎么现在忽然这么关心了?还帮我过生日。”

为什么?

对不起,我不知道。高山内心答复了,顺其自然。有些事是我不知道的,比如,我忽然一冲动从纽约飞回来,有了这样精细的安排,我只是忽然想这样做而已。

他转移话题:“可怜你啊,除了许信,最近就没其他追求者了?”

“干吗刨根问底啊,我现在单身,单身代表现在一个人,但不代表将来一个人。况且,爱人如己,我好好爱自己,不就是爱爱我的那个人了吗?那么你呢?”

球又被抛回来了。

这丫头搞什么问题游戏,高山愣是没听清楚她什么意思,还被反问了。

“你还不知道我?今天这个城市明天那个城市,这月在这个国家,下月在另一个国家。变成电话情人,对人家不负责任。”

“哦,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负责任的人了?没找到中意的吧?”

这点,他想,秦沃是误会他了,正是因为要对人家负责,所以一旦发觉不合适,并非是他想情定终身的人时,他是会直接告知她们的。短期她们会恨他,难受,但是从长远来看,情感上的债,他还是不希望越欠越多。他从来不是张无忌之流,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有此刻的拒绝才有下一次正确的相逢。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懂的人不用说,但是他也是慢慢才懂自己的。所以他慢慢地理清自己的思路时,他的言行也是有些改变的,大约她也感觉到他这些年在情感方面的得与失积累到一定时候忽然有了成熟的迹象吧。

或者说,他知道自己了吧。

12点到了,他瞄了下表,应该送秦沃回家了。

“秦沃,千万别感谢我来和你庆祝生日,我还得感谢你听我絮絮叨叨这么久。和你交谈,我很愉快。”他哥们儿式地拢了拢她的肩,“嗨,我希望你也可以这样,在你最想说话的时候,记得我。”

秦沃哈哈笑著,在高山肩上擂了一拳。

相视一笑,有些话,其实是不用说出来的。几声哈哈,又没心没肺的,把原本的深情局面拉回到了好哥们儿似的情景中。

她知,你知;或者她不知,你知;或者她本来就知道,但装作不知道。但这是不重要的,因为此刻,他很安心,可以和她一起吃顿开心的饭。

和现在的她吃饭,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也是工作无法替代的一种幸福感。

而接下来,他要去面对她的父亲了:和秦盛生的会面,就定在第二天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