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13章

完美的布局,

似曾相识。

2003年。

高山急匆匆从省城返回香港。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虽然在电话里询问过迈克是什么急事,但迈克在电话中说还是得当面告知他。

他行李也来不及放,就先赶回了办公室。

迈克很淡定地给高山泡了一杯咖啡:“把你叫回来,是因为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和你自己切身相关的。”

他用很无奈的眼神看著高山:“高山,我一直是看好你的,公司也愿意给你更多的机会。但是有的时候,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委屈你一下。”

高山才反应过来可能是升职的事情:“没关系,对于升职一事,我其实看得不重。”

“不,是比这更严重的。”迈克摇了摇头,定定地看著高山的眼睛,“公司本来的决定,是希望你离开香港公司。但我极力争取,帮你争取到一个补偿:公司会送你去美国,攻读一年的商学院课程。你将来必定大有前途,所以趁此机会休息一年也不是坏事情。”

高山一下子愣住了,如今他在公司的成绩人人看在眼里,早已不是初入职场的新人,不委以高薪重职,已足够让大家在茶水间八卦一会儿了,却还要赶他走,这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一个结果。

但高山心里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又掉入了一个旋涡之中,虽然现在还看不清这个旋涡的中心,到底藏著谁的眼睛。

“我可以接受,但是为什么?”高山明白,迈克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事情已无回旋余地,与其挣扎,不如接受,体面好过难堪,大家以后还是要见面的。

“山,我很抱歉,这是高层的决定。亦家的收购案你功不可没,大家都知道。我只能透露,收购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希望你离开团队。我无能为力。”迈克真诚而愧疚地看著高山,他的眼神,不是装的。高山懂了,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徒劳,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迈克,我会尽快交接。”高山平静地说完,转身走出了迈克的办公室,但是心里却有许多无法显露的凄凉。

2003年年末,摩天财团最受瞩目的青年精英高山,在众人瞩目中到纽约大学攻读一年的商业课程。

业内人士都知道这种突然被公司派遣到国外学习的举动意味著什么。所以高山明显感觉到一些同事背后的窃窃私语,本来的明日之星一转身被迫“出国学习”。

这种坐过山车一样的感觉,在17岁父亲入狱的时候,他体会过。不过那时他还年轻,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在竞争最为激烈的投行经历了两年的磨炼之后,他的处理方式也极为平静:在苏江源的陪同下,去兰桂坊买醉了一晚,接著把自己关在寓所两天,然后,准备收拾行李离开。

只是吴东娜怎么办?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倒是她仓促而及时到来的婚礼解放了高山。

离开香港的时候,他收到了吴东娜的结婚请帖。

她和一位香港的世家子弟闪婚。也许对于她,这是最好的结局。他给不了她想要的荣华富贵,眼前的安稳和卿卿我我。他还身负家族期望,要远渡重洋,到他念念不忘的华尔街。

与此同时,秦沃告诉他,她想申请香港的学校,这样就可以见到他了。

高山的整个情绪还在秦盛生的身上,他用一种淡然的口吻对秦沃说:“很遗憾我们不能在香港见面了,我要去纽约了,公司派遣我去学习一年。”

费了诸多周折之后,高山后来知道她放弃了香港,而选择了留在北京,在最好的金融猎头公司里,安静而努力地做个投资界猎手。

路在前方,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感伤。

一直在选择命运的高山,这一次好像是被命运选择了一把。他被推到了纽约。13个小时的航程,再一次,改变了高山的轨迹。

走下飞机呼吸到美国第一口空气的时候,高山苦笑,然后告诉自己,那么,美国,我来了。

纽约的张力极大,无论是联合广场还是曼哈顿的中央车站,仿佛是一幅历史画卷。这座城市的魅力之处就在于,它让所有来到这里实现梦想的人,如鱼得水。

高山学习的学校坐落在一片近海的山坡上,离纽约市区有段距离。作为有100多年历史的校区,各种参天大树伫立路边,林荫小道穿插在葱绿的树木里。各种古朴的建筑到处可见,还有极宽广的草地,郁郁葱葱,空气自然清新,阳光也很是适中。对于习惯了紧张工作的高山来说,刚来的一周还恍惚地以为自己在度假。

和其他学院不同的是,商学院是能看到很多穿西装打领带的学生的地方,不少大步快走、口中冒出最新商业名词的精英们,在教室和图书馆进进出出,发奋研读商业时代的圣经书籍。

高山置身在这些朝气蓬勃的面孔之中,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他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处不大但是足够干净的公寓。

从酒店搬进公寓那一晚,迈克给他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迈克沉默良久后问高山:“你就一点都不抱怨高层的决定吗?”

听迈克说话时,高山一直注视著书桌上挂著的一幅字画:“久伏者,必出头。”这是他下午去唐人街采购时在一个中文书店偶遇到的。

“迈克,我没有时间抱怨。如果我不够强大,那么我便只有一直被选择,而我,想要有选择的权力。”

迈克听他这样说,放心下来,笑了。

“山,无论在哪儿,你一定有你的大好江山。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放心,在可以说明的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高山挂了电话,他不愿去猜测,尽管心里隐隐感知到什么。

三个月后,高山知道了答案。

那天下午,他和小组同学正在一起做教授布置下来的调研作业。趁买杯咖啡的工夫,他上网刷了新闻,这是他到美国后的习惯,每天都会关注国内的新闻动向。

高山突然愣住了,一条新闻标题吸引了他的注意。

大隆集团宣布收购都美基金持有的亦家100%股权

这几个字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那一瞬间,很多前尘往事都涌进他的脑子里,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很多问号,很多答案。直到咖啡店服务生用一口卷舌过度的英语不断催促他结账,他才回过神来,忙从兜里掏了钱放到柜台上,咖啡也没要,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公寓。

高山打开电脑,详细看了这一条也许在国内并没有多大影响力却在他心里激起千层浪的新闻。

也就是说,刚被都美收购的亦家最终落入大隆掌心。这意味著什么?高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自己被迫“流亡”美国时,高山曾第一时间想到了秦盛生和他的大隆,却觉得不可能,因为都美是独立基金。而现在,当大隆终于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这个案例中的时候,高山如梦初醒,这一次,他败了,败给了老奸巨猾的秦盛生。

先是都美基金收购亦家,然后大隆再收购都美基金持有的亦家100%股权。这样一来,秦盛生以掌控的新大隆集团改变了整个行业的格局,大隆总股本超过了货美,坐上了龙头老大的位置。

几十秒的时间,高山已经理清了这条新闻背后的前因后果。

苏江源的电话很快打了进来。

“大隆这一步棋走得太不要脸了。”苏江源愤懑不已。

“要脸?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道。江源,这是游戏规则?”高山的话里,满是讥讽。

毕竟是好友,苏江源明白了高山心里的憋屈,便想安慰他。

“不要脸只能嚣张一下子,高山啊,咱们这么年轻,还要嚣张一辈子呢。大隆这回也付出了代价,不但在都美收购案中出了高价,而且坊间传闻大隆其实早有准备。这样一来,大隆也戴上了阴谋家公司的帽子,消费者好感度下降了许多。等著看吧,它那一套商业手段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高山已经听不进去苏江源在说什么了,他的思维已经回到了过去。秦盛生的这一坐收渔人之利的招数,高山似乎还有印象:大隆假意帮青润公司做产业扩张,青润公司现金流断裂,大隆关联企业收购青山公司,大隆收购其关联企业并将青润公司优质资产装在大隆公司,然后打包上市。

完美的布局,似曾相识。

“高山,高山,你在听吗?怎么许久不说话?哎,胜败乃兵家常事,且看下回分解。”

“江源,好戏快开始了。”高山突然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

“开始个屁,这都拉下大幕了。”苏江源莫名其妙。

但高山心里已经厘清了一切,他成了这场交易的筹码:一年的年假,其实就是暗地里的解雇。

挂了苏江源的电话后,高山想起了迈克,他想证实这中间的细节。

“是秦盛生安排的这一切。他在我们提供的竞购说明书里,看到了你的名字,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出于对我们的客户亦家的专业运作,我们接受了都美的投资并购要求,这样我们能使得亦家的价值最大化。但是,秦盛生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让你不再参与这个项目。山,你和秦盛生有什么过节吗?我也很好奇,一位商业大佬为何阻击一位投行初级员工?”

高山本来不想说什么,但出于对迈克的知遇之恩,简单地回复了一句:“他是我父亲的一位故人。”

那天晚上,高山独自一人去了酒吧,点上一杯红酒,消化自己的情绪。红酒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他怕自己待在公寓里,会忍不住打电话给秦沃。

很明显,虽然他还没有见过秦盛生,但秦盛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而且主导了将自己赶出香港的这场好戏。那么这就意味著,是秦盛生,吹响了战争的号角。是个男人,就该站出来迎战,新账旧账一起算。

高山喝多了,回家倒头大睡一场,次日再起床时,他看似恢复了属于自己的平静,上课、结交朋友,偶尔参加一场派对。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还有暗涌。

秦盛生这个名字一直压在他的心头,决不能就这样让他破坏商业规则,为所欲为。还记得父亲从小告诉他,失道寡助,高山决意久伏下去,看自己出头的速度能否跑得过秦盛生商业帝国发展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