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12章

因为一个人,有时候,

你对于那个人所在的城市也莫名地喜欢起来。

2001年。

暑假前夕,许信约秦沃在学校的水滴石餐厅里吃饭。秦沃远远地看见许信拿著一大把白色玫瑰花冲她招手。

“还有花呀。”秦沃有些惊喜。相识以来,秦沃和许信虽不像密友天天见面,但许信隔三岔五地会约一约秦沃,其实也没有重要的事情,就是喝喝咖啡,吃个饭,或者逛逛图书馆,聊聊近况。

许信送花,还是头一次。

“你上回说最喜欢白色玫瑰花,我看到这束开得很美,就买了。”许信腼腆地笑笑。

秦沃认真打量著许信,忽然发觉过去一年来,自己面前的这个男生和她所认识的许信有了很大的不同。头发由之前的中分已经换成了齐整的板寸,休闲的T恤也换成了洁白的衬衫,很正式的样子。

许信傻傻地望着秦沃,突然说了句:“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秦沃吓了一跳,慌乱不已,连茶杯都差点没握住。当别人进入大学都在花前月下的时候,她还在课堂和社团之间奔波。当许信默默关心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其实是另一个人模糊的身影。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秦沃慌了手脚,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在这个时刻,秦沃听到有人喊自己。

是高山。

秦沃回过头,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高山会出现,没想到他会看到这一幕。不过她很快镇定地介绍:“这是许信,外语系的。这是高山。”

许信和高山互看一眼,其实彼此都知道对方。高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自然有名;而许信,高山也记得那一次暴雨中拉秦沃到伞下去的那个身影。

许信很礼貌地伸出手:“学长你好,久闻你的大名。”

高山和他握完手后,不是很客气地回头看著秦沃:“秦沃,我不是有意打断你们的约会。”

“我不是在约会……”秦沃急于辩解。

高山像没听见,自顾自说道:“协会马上要选代表参加北京市大学生的投资项目大赛,正找你开会呢,没想到在这碰到你。”

秦沃甚至都没来得及跟许信说再见,就被高山拉著走出了餐厅。

“我早看到你们了,看你为难我才打断你们的。你别多想,不过你肯定感谢我替你解围吧。”高山跩跩地说,原来会议不过是他随口胡编的!

秦沃却因此忽然有些开心,忍不住猜测著高山这么做背后的各种动机。

那段时间,秦沃整天魂不守舍的,心里有了一个人,就好像一下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小女孩了。

秦沃的小心思,还是被木心喜和易佳佳看出来了。

这天一年级学生们在一起上大课,三人毫无悬念地坐在一起。“秦沃,你不是恨他恨得牙痒痒吗?现在是什么意思,我看你都快走火入魔了。”下课的时候,易佳佳小声问秦沃。

“啧啧啧,什么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吗?欢喜冤家呗,受虐狂爱上她的大仇人了。”木心喜开玩笑,惹得秦沃嗔怪不已,追著要打木心喜:“你不许胡说,我让你胡说。”

两人笑著闹著,易佳佳突然喊住秦沃。

“秦沃,秦沃,你快看。”

不远处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背影,秦沃一眼就看到了,而旁边有个挽著他胳膊有说有笑的女孩子——也只有吴东娜有那个特权吧。

秦沃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要去打木心喜的拳头也直直地落了回来,心里某个地方好像被刺了一下。

木心喜撇撇嘴:“高山这样的男人,像海上的一束光,看著近,实际远著呢。”

木心喜一针见血:“秦沃你趁早了结情愫吧,还能保个不死。”

易佳佳则推了推木心喜,示意她别说话。

“别听心喜的,能够在年轻的时候遇到自己中意的男生,是件幸福的事情。吴东娜也只是追他而已,你也可以啊。”

“追他?”

“遇到喜欢的人,要创造机会啊。我男朋友,也被动著呢,我知道他不敢说,有一次聚会我故意装醉,他才有机会表白的。”易佳佳嘻嘻地笑了。

“他这么遥远,我不是很确定。况且我晚了一步啊,我希望他幸福就好,哪怕只能做他心中最值得珍惜的朋友,我也知足了。”秦沃思索著。

“万一他也喜欢你呢,你们也许不只是朋友的缘分好吗?你这点小心思,请问他知道吗?他都不知道!”木心喜偶尔毒舌,但心里却真为姐妹著急。

几天后,秦沃在木心喜和易佳佳的“蛊惑”下,决定找个机会试一试高山的心意。

三姐妹还在筹划呢,投资协会就通知全员出席一个案例分析会。这次会议搞得很神秘,要求所有人正装出席。秦沃听人说,这是高山作为投资协会会长最后一次出席案例分析会,于是也不由得重视起来。

“人都来齐了,我们直接开始吧。”会议是吴东娜主持的,她淡定地扫了一眼长条会议桌。

在场的除了秦沃外,都是学金融的,对于这种实战的案例分析,大家都显得兴致勃勃,只有秦沃无所谓地转动著手里的钢笔,有意无意地偷瞟吴东娜旁边的高山。

吴东娜一边给大家分发资料,一边介绍案例的情况。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一起20世纪90年代中小企业谋求上市失败的典型案例。”吴东娜走到了秦沃面前,把资料递给她,笑了笑。秦沃也回之以微笑,接过资料瞟一眼,却猛地看到了“余杭大隆”几个字。秦沃不解地看向吴东娜,吴东娜已经走开。

秦沃立刻拿著资料认真看了起来。

“我先来介绍一下案例情况。4年前,青润市最大的农产品公司为谋求上市,不顾实际情况盲目扩张,在最后关头因资金链断裂导致企业宣布破产……”吴东娜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介绍起来。

秦沃读完资料,似乎有些明白了刚才吴东娜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资料上说,这家公司破产是由于余杭大隆的临时撤资。秦沃揣测今天的案例分析会的目的恐怕是针对她来的,在入会资料上父亲详细信息里秦沃诚实地写下了她爸爸所管理的企业的名字,余杭大隆,这一点,恐怕吴东娜是知道的。

“你够了!”高山突然站了起来,把资料啪地扔到了桌子上,咄咄逼人地望着吴东娜突然吼出来。

大家被吓了一跳,讶异地看著二人。

“谁料青润企业最后的下场是员工倾家荡产,甚至有人开煤气自杀导致一家三口命丧黄泉,负责人高丰也被带走调查,至今仍在牢狱。”吴东娜并不理会高山,继续一字一句说道。

秦沃打了个冷战,拿资料的手也不禁微微发抖,“一家三口命丧黄泉,负责人至今仍在牢狱”,这两句话不断在她脑海之中盘旋。但还不等秦沃反应更多,吴东娜丢下另一枚重磅炸弹。

“大家开始讨论前,我想请我们的高山会长,也是青润公司负责人高丰的公子,从亲历者的角度来介绍下当时的情况。”吴东娜依旧不动声色地端坐著,不去看站著的高山。

突然,像是上千只受惊吓的蜜蜂钻进了秦沃脑子里,嗡嗡嗡响个不停。秦沃听到自己身体内一声炸响,双手一下子牢牢抓住了桌子腿,本能地去看高山。

而高山也正用复杂的神色看向她,隔著吵闹的人群,他俩这一对视里隐藏著千言万语。秦沃突然醒悟,面试时高山不停逼问关于父亲的细节,提到余杭大隆时他的不屑和鄙视,高山一直以来对她的刁难和责难,过往的种种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秦沃脑海中快速闪过。

秦沃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高山已经转身大步流星走出了会议室,把讶异的众人丢在原地,而其他人见高山走了,这才放开了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也就是说高山会长的爸爸现在还在监狱里?平时这么积极阳光,看不出来原来他经历过这么大的变故啊?”

“你们看资料,高丰收购方的领军人物秦盛生是高丰的战友,他所领导的大隆公司本来作为青润公司的意向投资方,后变成青润公司破产后的收购方。”

“这个秦盛生在紧要关头毁约,撤出投资,致使高丰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这是被自己的战友坑了啊!”

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匕首,一下又一下捅在秦沃的心口上,又像万箭穿心,再多待一秒她可能就会倒地。

秦沃拔腿跑出了会议室。

后面的一周,秦沃不去上课,也不怎么说话,整日躺在床上试图想清楚这件事情。但除了极大的羞愧和耻辱,她的脑子一片混乱。

她总是想起自己16岁生日时的盛大宴会,那天的父亲像一个英雄被众人包围,而自己也像一个公主一样接受所有溢美之词。

那么在世界的另一端,那一刻,高山过著怎样悲惨的生活呢?

秦沃决定自己去问高山,问他那些辛苦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问他自己怎么做才能弥补父亲犯下的过错,要如何才能得到他的原谅。

秦沃见到了高山之后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太多的话堵在嗓子眼让她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起。

倒是高山一直在故作轻松地告诉她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那回暴雨让你去买饮料之后,我回了一趟老家去监狱里看我爸。我爸爸说你是个很可爱的女孩,说每回去你家想抱你,你都装肚子痛去厕所,因为他的胡茬儿回回都扎到你。”

高山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我爸让我别欺负你,说你是我妹妹。”

高山这么说的时候,秦沃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滚落下来。她忙端起水杯喝水掩饰,却已经被高山看在眼里。

高山把纸巾放到她手上:“你别为难了,我本来也打算去找你的,跟你告别。”

“告别?”

“嗯,我拿到香港那边投行的offer了。”

“香港?”秦沃吃惊。

怎么会这样,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坐在这里,想要把她和高山之间的迷雾给拨开。秦沃现在才意识到,木心喜说的没错,高山是大海上的灯,不,更准确地说,是灯塔,是可以指引她方向的灯塔。

“嗯,香港。我小时候爸爸总从香港给我带很好玩的东西回来,他很喜欢香港,当年他就想把公司带到香港去上市。”高山说话的时候不经意转头看向窗外。

秦沃的心隐隐疼了一下,脑海里努力搜索著要说出口的词汇。

说什么呢,说我喜欢你吗?能说我在意你吗?再不说还有机会吗?说了又怎样呢?我有资格说吗?

“我还有些协会的交接要处理,我先回去了。”高山还不等秦沃开口,就站起来要走。

“高山。”秦沃情急之下跟著站起来,叫住了他,这还是她头次喊他“高山”。

高山停了下来。

“你刚才说我是你妹妹,那么以后,我还能联系你吗?你还愿意拿我当妹妹吗?”秦沃鼓起勇气说出来的,终究不是她心里最想说的那句话。

“当然。”高山头也没回,径直走了。

没几天,木心喜就带回来消息,说吴东娜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终于搞定高山,和高山在一起了,两人要一起去香港。听到这个消息,秦沃比想象中轻松,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后来秦沃和吴东娜碰见过一次,吴东娜拦住了秦沃,承认那次案例讨论会是她故意安排的。

“秦沃,你知道你给高山带来的痛苦有多深吗?你知道他妈妈现在还在定期做抑郁症治疗吗?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是他的灾星,请你从此远离他。”吴东娜毫不留情。

那个暑假,秦沃过得很痛苦,姐姐打来电话问秦沃为什么不回家。

秦沃以实习太忙为由推脱了,她不愿回家看到爸爸的成功,因为她知道了这些成功是怎样得来的。

9月,开学没几天,她收到高山发的一条短信。

“我走了,你好好学习。高山。”听说高山举行了小型的送别会。秦沃并未受邀,没想到还能收到他的短信,秦沃欢喜起来,把手机紧紧捧在心口。

“愿你一切安好,高山。”她在心里一遍遍默念。

极好的告别。从此以后,如小时候所看的武侠小说一样,她的英雄,她的灯塔,仗剑走天涯。

她打开地图,开始查找:尖沙咀—海洋公园—迪士尼乐园,最后在中环按上红色图钉……

因为一个人,有时候,你对于那个人所在的城市也莫名地喜欢起来。

“香港,我要去香港,读研究生,追上他的脚步。”秦沃大声对易佳佳和木心喜宣布。

她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我要成为这个行业最好的猎手,一如他会是投资行业最好的投手一样。

原来时光,并不曾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