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11章

在并购的世界里,对于卖方顾问来说,一半是想象力艺术,

另外的一半是专业的估值、交易结构、谈判和交易促成等。

2003年。

初冬的香港也有丝丝凉意,不少人已经穿上了薄薄的羽绒服。但是对于十分在乎职业形象的投行人士来说,却依然还是白衬衫加外套。

高山今天穿了件水绿色的衬衫,但外面还是套了件黑色西装,一进公司就走进迈克的办公室。

和迈克熟悉之后,高山才知道,头发有些谢顶的迈克,其实才35岁,也逐渐知道作为有13年工作经验的投行家,迈克在纽约工作了三年,来香港工作两年后,加入这家著名投行的香港办公室的筹备工作,因为业绩突出,后来便平步青云。

高山看到迈克在打电话,于是在门口站住了,想著等迈克打完电话后再进去。

没想到迈克透过玻璃门看到了高山,于是示意高山进来。

很快迈克打完电话,从他的表情上推测,高山大概猜到又是一桩不错的大单。

迈克想挑优秀的投资人员组成新的团队,若不是高山在华庆项目里的突出表现,迈克这样的高层也不会注意到这位还不到两年工作经验的分析师。

“山,华庆的案子实在是让人对你刮目相看。作为一个新人,你是如何有这样的胆魄的?我有些好奇。”迈克给高山递过来一杯咖啡,“这可是刚运回来的牙买加蓝山咖啡。”

早就听说迈克这里的牙买加蓝山咖啡极为正宗,这次高山可是有口福了。

“我们进入投行的第一天,您就告诉我们要努力。为了华庆这个案子,我把本土同行业上市公司基本研究了个遍,于是发觉很多案例其实都有章可循。”

他当然并没有告诉迈克,这些年来,他一直紧盯港股上市的大隆集团的所有交易结构,为了找出其破绽,他也把所有的本土同业上市公司做了个对比。

说完这些,他喝了一小口,确实有种奇怪的味道。他也不知道平时人称追命三郎的迈克为何今天如此热情。

迈克当然不是请他过来喝咖啡的,对于时间宝贵的投行人士来说,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早已植入骨髓。

果然,迈克看到高山脸上的表情,大致猜得出高山有些不习惯这咖啡的味道,便开口说:“人和人的不同最根本还是思维,所以圈子非常重要。每一个圈子都有它的规则,刚开始也许不习惯,但慢慢你会爱上你所选的圈子。这个习惯,就如品尝这牙买加蓝山咖啡。”

到投行时间两年,高山对于迈克所说的圈子文化,多少有了一些体会。

迈克笑笑:“其实今天找你来,是因为手上刚好接到一个案子。不是一桩小生意。”迈克话锋一转:“你知道市面上目前零售行业最好的三家连锁上市公司吗?”

高山没想到迈克会问到零售业的连锁巨头,对于他紧跟了四年的大隆公司,他不可能不熟知,甚至可以说,连整个行业他都了如指掌。

当然,他还是假装思考了一下,报出了这三家公司的名字:“您说的是货美、大隆以及亦家吗?前两家是上市公司,它们的股价表现虽然受到大盘的影响,股价有所下降,但市值还是可观的;亦家一直在积极准备上市,但亦家受到这轮经济大潮的波及,营业状况受到极大影响,亏损严重,所以中途决定取消上市计划,准备出售给行业巨头了。”

高山的回答,让迈克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高山猜测迈克对他的信心又增加了一些:“亦家委托我们公司替它出售,这是个优质的并购目标。整个股市的表现欠佳,但对于表现还不错的巨头公司来说,相反是极好的收购时机。但总体上来说,三家公司中货美行业第一,大隆尾随。我之前收到消息称,货美集团最近也正计划收购一些公司。我也和货美的高层确认过了,若是有不错的标的,他们是很想参与的。”

在并购的世界里,对于卖方顾问来说,一半是想象力艺术,另外的一半是专业的估值、交易结构、谈判和交易促成等。

高山暗暗地倒吸了一口气。令人高兴的是,他终于可以亲自参与到秦盛生相关行业公司的业务了,他等这一天好久了。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这次的项目虽然是大隆的同行业,但是收购目标事件可能和大隆无关。

刚开始大隆闪烁其词地表示有一定兴趣参与收购,但最后表示只是观望。所以这场并购案,对于亦家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最大的两个买主货美和大隆,因为大隆的观望,购买方只剩下货美一家了。虽然货美对此表示了兴趣,但没有到并购案交割的最后一刻,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迈克告诉高山,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在有竞争力的买家为数不多的情况下,亦家是否能卖出好价格?迈克也走了一著险棋:任命年轻的高山为协调员,负责和亦家高层管理团队、投资人、律师事务所的日常沟通工作。

第一次沟通会的场面很是宏大。高山虽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投行人员,但到达会议室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会议室里有15个专业人士,除了总裁王宣、首席财务官、首席战略兼投资官,还有财务、精打细算的会计师,以及有创造性思维的企业战略及投资部门负责人,可见亦家对这次并购案的重视。

亦家像是做好了准备,提供了全面的股值因素分析和企业股值。但在迈克的示意下,高山做得更是到位,还很好地梳理了产业链并准备了详细的并购之后的发展战略。

准备充足,王总裁对于摩天投行很是满意,当即决定把这次的并购案例交给迈克,也非常快速地签订了交易服务定金。

高山非常感谢迈克给的这次机会,也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接近大隆的机会。

虽然是首次作为年轻的项目组织人员,但高山看起来干练专业,每天基本上泡在亦家公司里。他也慢慢获得了亦家公司上至总裁王宣、首席财务官、首席战略兼投资官,下至一些部门的被访谈人士的信任。同时,迈克对高山的表现越来越满意,也提高了高山在投行团队中的位置。

大家都看得出来,迈克在重用这位年轻人,所以大家也不敢怠慢这位年轻的同事,而是积极配合高山的工作。设置时间表和开展公司尽职调查,包括客户保密备忘录等,这是项目开始的重头戏,而保密信息备忘录所包含的公司发展的细节内容对最终能否成功出售至关重要。其实客户准备备忘录是短时间内深入了解亦家公司最快、最深入的方法,但由于整个团队对高山很是信任,所有机密信息都向投行团队敞开。

一个月之后,一切准备充足。

迈克建议亦家通过公关公司放出风声:由于受经济形势影响,亦家的亏损严重,于是公司管理层决定取消上市计划,转而寻求被企业并购作为退出方式。

消息发布之后不久,货美作为行业老大,自然很快表示了强烈的兴趣;但大隆含糊其词,似乎表示不参加竞拍。

高山忍不住告知迈克,自己有些看不懂大隆的这步棋。

迈克也有些摸不著头脑:“像秦盛生这样的行家,一般是能提早嗅出好的并购标的的,但为何我们专业调研出来的好标的,大隆一点反应也没有呢?现在亦家在贬值寻求被并购的出路,为何大隆不感兴趣呢?”

“您和秦盛生之前有业务上的往来吗?”

“秦盛生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大隆曾经的并购案基本就只是和一直与他有业务往来多年的投行合作,他确实很喜欢用并购的方式来优化产业链。上市之后,从资本市场融到的资本,他都大胆地用来做投资并购了。这些年下来,大隆从一个自有产品生产加工公司,发展成了一个可以同时销售多样产品的连锁企业。”

高山有些黯然,离秦盛生如此之近,难得这次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会和他失之交臂?

但高山有投行家的基本准则,这个时候投行人员应该做的是安静,因为真正的主角是买家与卖家。

货美倒是志在必得。

亦家也积极反应。

于是货美停牌,发表公告,告知资本市场:货美将收购亦家,并且很快速地给出了收购意向书。

让人意外的是,在这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货美居然放弃了排他期,也就是说它让亦家保留了其他潜在收购方的竞拍权。

对此,迈克有他自己的解释:“货美本来就是行业老大,大隆又无意收购,所以,货美是想把这场并购案做成一场拯救案。这样一来,既避免了外界指责其行业垄断,同时也将了大隆一军:根本不敢来应战。当然,这是表面功夫,相信背后货美也做足了功夫。”

到2003年秋天,这个案子忙了几个月,看起来很快会了结了。

高山虽然暗暗有些不安,但还是稍微地松了一口气。此刻,才想起来,好久没和吴东娜联系了,都是吴东娜主动联系高山,他就没有主动联系她。

她最近一定不寂寞,所以才这样。想到这里,高山也舒心了,也许这段关系这样地淡下去,对彼此也是一种解脱,而他并不想也没有时间去关心和打听她的近况。

倒是秦沃又在心头浮现。

忙得有些忘了秦盛生是秦沃的父亲,那个撤回投资导致他父亲公司破产、害得青青家破人亡的恶人。

所以,他多次拿起手机又放下,因为心里有道坎,他还是跨不过去。

倒是秦沃告诉他,她的GRE成绩不错,也在申请学校,又问他的建议。

“我来香港的学校怎么样?”

高山发自肺腑地建议她去美国:“那里不单单有世界的金融中心,而且也是能孵化梦想的地方。”

说完这话,高山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秦沃不高兴。虽然高山说的是实话:若她想要更好的发展,自然在年轻的时候去美国更好。

他没精力去猜秦沃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接下来一系列意外的事情接踵而来。

就在大家都以为亦家是货美囊中之物的时候,中途居然杀出一个程咬金: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并购基金——都美基金参与了竞拍。

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都美给出了亦家无法拒绝的价格:比货美的报价高了15%!

摩天投行紧急召开会议,和货美买方的团队沟通。

摩天也向货美呈报了对都美的尽职调查,并告知货美有一周的时间来考虑是否需要和都美进行竞拍。

“我们给出的最后建议是:觉得这个价格贵得离谱,况且都美的收购对于整个行业格局并不造成影响。所以在最后的时刻,货美放弃了收购。”

一切在意料之外。

在竞拍过程中,至少有一家潜在买方会笑到最后,提出的报价会让企业出售方难以拒绝,最后成交价只是众多买方在竞标过程中共同演奏的一场音乐会。

两个月后,都美高调宣布收购亦家,并宣称准备独立发展其连锁业务。

都美是赢家,作为首次担任协调员的高山来说,也是赢家。

迈克私底下告知他,已经提议他升为投资经理,这比正常的晋升通道快了一年。

“高山,好好努力,你必将前途无量。”

经此一战,高山终于扬眉吐气。无数个通宵加班的日子,铸造了此刻有些精英气息的高山。

终于可以休两周的年假了。

但高山并没有像其他同事一样,去塞舌尔或地中海晒太阳,倒是悄无声息地回到了省城里,到狱中和父亲喝了场大酒。

他并没有提他差一点就有机会和秦盛生正面交锋。话到嘴边,看到高丰为他有出息而高兴的样子,他怕那个名字会扫父亲的兴。

他想让父亲高兴,也想让他早些享天伦之乐,现在他有能力照顾父亲了。

高丰叹了口气:“虽然刑期减到10年,但可能怕是没机会出去了。”

高山觉得事有蹊跷,后来从狱医那里得知,原来父亲由于之前积劳成疾,最后确诊是肝癌晚期。原来父亲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般解脱和豁达。

而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秦盛生三个字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人生又一次的孤独感凶猛地袭来,虽然母亲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但父亲肝癌的消息还是在那刻击垮了高山。

此刻,他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父亲几天。

哪知,刚过了一周,迈克的电话急促而至:“高山,快回香港!出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