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暴 第9章

总有人能把你拉到太阳底下,

看清你所有的付出。

2002年。

说起来,中环的人都知道这家咖啡厅,即使是在节假日,也可以看到附近楼宇里的银行家、律师、基金经理模样的人在这里和朋友、客户约谈。

高山此刻就坐在靠窗的角落里。

因为“9·11”事件导致未能前往美国培训,苏江源却一直惦记著要把华尔街的师兄陈为民介绍给高山认识。恰逢陈为民来香港出差,苏江源赶紧约了下午茶。

高山是最早到的。

此刻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直接看到维多利亚港,高山陷入了沉思。

眨眼间,入职竟已一年有余,先是美国总部派了人来给高山他们培训,紧接著又投入到应对“9·11”事件给香港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的工作中去,基本每天12~1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办公室里人人都像在打仗,仿佛只是转了个身,时间就悄悄流逝了。

工作太忙,惹得吴东娜抱怨不已,多次强调要拜托她那万能的老爸替高山谋个更轻松的职位,被高山拒绝了。他没有想过走出金融的领域。

苏江源先去酒店接陈为民,然后驱车和陈为民一起到这家咖啡厅和高山会合。

高山看到苏江源口中多次提起的这位陈为民师兄,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陈为民的个头和苏江源差不多,大约是在美国专业金融机构工作多年的原因,所以高山很容易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位投资家的精明和专业气质。倒是陈为民一看到高山,便露出很职业的笑容。

苏江源连忙介绍道:“高山,这位是我一直提起的陈为民师兄。师兄在华尔街是做二级市场的,现在一级市场不太好,倒是二级市场还算是不错的。”苏江源已经带著陈为民站在了高山面前,将高山的思路拉了回来,高山忙站起来与陈为民握手寒暄。

只是一坐下来,陈为民便很快变身为大师兄。和高山、苏江源刚入职场的新人相比,陈为民成熟稳重,待人和善诚恳,让高山有一见如故的好感,三人相谈甚欢。

三人很自然地谈到本来要去美国的培训经历。高山不无遗憾:“我许久以来对华尔街的生活都挺向往的,本来这次是说要去华尔街培训的,但因为突发‘9·11’的原因,所以这次也没有机会去华尔街感受下顶级金融圈的气质。”

陈为民很有耐心地给两位师弟做了指导,似乎是位导师的模样:“作为现在的金融重镇,华尔街你们是一定要去的。其实,等你们做到了分析师第二年或者第三年,也会面临很多的选择,但是基本上是三条路:第一,升职为经理;第二,跳槽到别家投行;第三,去商学院深造,跳槽到投资公司。但现在你们还是在起步阶段,这时的分析员必须训练自己的思路,清晰地分析问题,接下来才有可能会成为高级经理。经理级别需要同样的技能,只是要求更高一些。等再进一步到达事业的中期,你们的成功取决于你和客户交流并顺利做成交易的能力。当然,对大环境也应该了如指掌,还要了解市场情况、政治和宏观经济情况及其运作机制。”

苏江源一直在认真地听著,说到前途问题,他难得地话多了起来:“虽然现在我们还在起步阶段,但是您觉得哪条路更好?看起来这个问题说得有些早,我们也想听听您的看法。”苏江源显然之前也认真思考过职业发展的问题。“或者说,我觉得还是有第四条路。你知道,我本来是计算机专业毕业,但是因为种种机缘巧合,进了顶级的投资银行。但是心中却觉得创业的‘贼心’不死,有一天我也想去纳斯达克敲钟,但不是以投行人士的身份,而是以公司创办人的身份。不过,高山想的和我不一样,高山想的,还是做世界顶级的投资人士,他的兴趣,还是在资本市场。”

陈为民并没有直接评判两人对于自己前途的规划孰好孰坏:“各有各的好。创业需要的是毅力和坚持,九死一生;而投资呢,需要的是眼光。两者都是人生的一场赌博,做自己想做的人,过自己想过的人生吧,因为人生并没有固定的定义。而我呢,独爱二级市场,在看不到子弹的枪林弹雨里,快意恩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要坚持做下去,终究会取得不错的成就,而大成则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三人皆有同感,于是举杯共饮。

“不过投行有投行的光鲜亮丽,同时也有背后的艰辛,尤其你们初入者。发现什么困难了吗?”陈为民还是很关心两人的适应性。

“对于我而言,我可能更喜欢和人沟通,但现在所参与的基本还是核对数字报表,于是有做不完的财务表格和改不完的格式标点。”苏江源忙倾倒苦水。

“没有战友情谊,多的倒是互相之间因为斗争和站队导致的纷争,同事之间是这样,老板对下属更是这样,少有信任和感情,不喜欢。”高山耸肩,说得很隐晦。

但苏江源心里明白,高山运气不太好,是和孙狸竞争副总裁的万总指派到孙狸团队下的。孙狸对高山备加提防,生怕他是万总派过来的奸细。为此高山白吃了不少苦,至今都没有参与到任何一个项目的核心事务里去。

第一次相见,三人便聊得热火朝天,直到陈为民要去参加饭局不得不离开了,才依依不舍道别。此刻的高山绝对没有想到,苏江源无意介绍的这个人,将来会对自己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第二天回到公司,高山的机遇突然来了。公司有个大的再融资项目,孙狸竟指派了高山参与。那次高山和孙狸在办公室公开对决之后,孙狸也调整了自己的行事作风,不再明显地针对高山,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不信任高山,每次去见客户或者处理重要的事情都交给Adam去做。

这次高山难免有些受宠若惊,猜测也许是自己的默默努力终于打动了孙狸,也许机会就要来了。

国庆节后,孙狸带高山一起去见客户。除了孙狸外,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迈克也一起。客户是一个颇有气质的中年男人,孙狸介绍说,这是于总。

通过迈克、孙狸、于总三人的讨论,高山很快明白了,于总所在的华庆公司是A+H股上市公司,于总是大股东。由于A股市场火爆,公司股票A股估值远高于H股,因此于总想在A股市场进行非公开发行前发点A股股票融资,同样数量的A股估值更高、卖得更贵,这样融到相同的钱对股权的摊薄比例比H股更小。

“但是,我持有的股份基本都在A股,不持有H股。”于总意味深长一笑。

“如果进行A股定向增发,需要召开类别股东会议,即必须A股股东、H股股东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同意此次A股定向增发才行。”孙狸看向高山,似乎在帮他理清思路。

“于总虽然是大股东,但是因为他会参与此次定向增发认购,属于关联交易,需要回避,所以不能参与股东大会表决。于是,这次A股定向增发能否执行取决于其他股东的支持程度。”高山脑子灵活,思路也快,一下子找到症结所在。

虽然只是分析师,但是高山的勤奋和独特的视角,给迈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迈克意外地冲他点了点头,这给高山很大的鼓励。

接下来的几天,高山一心扑在这个项目上面,三天两头去华庆公司做前期的沟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其他持有A股的股东均表示支持;但是,H股股东反对。

高山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好事突然落到自己头上,这个项目十分棘手,并不好做。后来高山才知道公司其他团队是推了这个项目的,但因为于总和迈克是密友,孙狸为了讨好迈克,揽下了这个活,而他又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给高山,要是做好了,功劳也是他的,做不好,又给高山挖了一个坑,好一个一箭双雕。

但高山天性不服输,又是难得的机会,他吃饭走路睡觉脑子里都在死磕这个项目。吴东娜约他去看电影,约了好几回,高山都推了。他们又一个多月没有见上面了,说实话,高山心里对这份感情期望很低。

夜深人静埋头加班受苦受累的时候,他脑海里闪现的是另一个模糊的身影,他知道是谁,却觉得他们之间,隔著万水千山。

晚上,高山留在公司继续研究华庆公司的股权结构,埋头好几个小时让他烦躁不已。夜深人静,公司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他突然想找个人说说话。

他把电话打给了秦沃,秦沃那个小丫头,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电话拨出去了,高山才意识到已经是夜里两点了,忙想挂断,但那边却迅速接了起来。

“喂,高山哥。”秦沃声音急切、清晰,不像在睡觉的样子。

“你没睡?”

“嗯,我复习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呢,准备申请香港一些院校的研究生,你听上去好累啊,是在加班吗?”

“GRE先考著也是不错的,但你确定不去美国看看?”高山越来越把自己放到一个大哥哥的位置上去。

“我们专业倒是没有太多必要去国外,国内的人力资源专业更懂国内行情,本来不想申请研究生的,但是现在改变主意了,想去香港念书。主要是……”秦沃噼里啪啦讲著,突然欲言又止。

“怎么改变主意了?”

“别说我了,娜娜姐还好吧?”秦沃把话题岔开了。

“工作太忙了,私人的话题,我们下次再聊。”高山顿了顿又再度开口,“不太好。我知道我对于感情有些迟缓。我总是感觉可能有些困难了。”

“你不要天天只跟工作谈恋爱啊,女朋友是要哄的,毕竟……能走到一起也不容易。”

“她这边朋友比我多,反正她也没有闲著,比我开心。让她自己玩吧,免得说我闷。到投行这么久,我发觉因为忙、赶进度,倒真是越来越闷了。东娜说我越来越无趣了。”高山握著电话苦笑。

“哪里有!你在我心目中是最优秀、最上进、最有内涵的!”秦沃脱口而出的话倒让高山觉得如沐春风。

“这倒是大半夜的鸡血,我又有能量继续工作了,你早点睡,别熬夜背单词了。”高山嘱咐秦沃几句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他好像清醒一些了,浑身充满了战斗的力量。

于是又继续开始工作。对于他而言,华庆公司的案例是他能获得更多机会的通道,所以他只有一条出路,就是解决它。

第二天下午,高山兴致勃勃地冲进了孙狸的办公室,把自己的方案说出来。

“我研究了于总他们的股权结构,也请专家做了访谈和建议,我们可以采用一般性授权的方案。”

“说说看。”孙狸放下手中的工作,看著高山。高山能从孙狸表情中看到一丝诧异。

“具体操作为:先举行全体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年度一般性授权,即授权董事会发行不超过公司类别股本20%的股份,无须规定是A股还是H股。在该授权下,董事会发行股份无须通过股东大会开会批准。然后,董事会执行这项授权,并明确为全部发行A股,由于在股东大会授权内,因此无须召开股东大会。此时,于总再跳出来说我要认购。因为关联交易,所以大股东回避表决,剩余股东召开全体股东大会投票。”高山滔滔不绝。

孙狸认可地点著头,思索著高山方案的可行性。

“上述操作中,由于两次召开的会议均为全体股东大会,而非类别股东大会,因此,在第一次全体股东大会中,由于于总是大股东,全票支持,一般性授权议案很容易通过。在第二次除于总外的全体股东大会中,由于A股和H股股东混在一起开会,而H股股东占比较少,因此只要A股股东赞同,H股股东的反对意见基本没用,议案还是可以通过。这样,就避开了H股股东的反对,议案就顺利通过了。”见孙狸有所认同,受了激励的高山更加激情澎湃地阐述了自己熬了几个通宵整理出来的思路和方案。

“好,你去准备材料吧。”孙狸第一次肯定了高山的方案,高山欣喜万分。

华庆的项目最终获得了成功,原本很难做成的事情可行性大幅度提高。高山给出的方案让于总高度赞赏,一时间,大家对高山也都刮目相看了。

高山已经明白,这个行业待得久了,每个人都学得一身见风使舵的好本领,永远对著那被鲜花包围的人微笑,他希望自己保持警惕。

两个月后,于总办了个小型答谢酒会。酒会上,于总很尽兴,频频举杯。

“你们果然是国际投行,非同凡响,太厉害了。不过这个点子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孙狸立刻接上:“我啊。目前上市公司这样做的还不多,有法律漏洞,我也是铤而走险啊。”

高山并没有说话。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费了那么多体力脑力,最终功劳却是孙狸的。

但是,随著时间的推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高山越来越多地被迈克钦点参与客户访谈。他本来就是一个聪明人,总是能够很快抓住重点,领会客户意图,于是慢慢地在这方面的才能得到了迈克的认可。

在一次公司聚餐中,迈克主动走向了高山。

“山,我最近要把孙狸晋升为高级副总裁了,他也到了应该晋升的时刻。但他还是你的直线老板。”

高山一下子愣住,没想到孙狸凭此一役打败万总,顺利晋升,而自己,成了他打胜仗的枪。

“山?”迈克用酒杯碰了碰高山手中的酒杯。

高山一下子回过神来,又努力猜测迈克现在告诉自己这条还没公布的消息是否有什么意图。

“那我得好好恭喜孙总了。”高山忙强颜欢笑。

“你不委屈?”迈克突然话锋一转,倒让高山一惊。

高山没有直接回答,看著迈克笑了:“孙总在摩天这几年打拼,他的辛苦大家看在眼里,是他应得的。”

“山,我知道华庆的方案是你想出来的,我了解孙狸。”迈克耸肩。

高山更是摸不透迈克的心思了。

“我觉得你是很有才华的人,以后会大有作为的。我手里有另外一个案子,想邀请你一起参与。”迈克品了一口酒,慢悠悠地说道。

那一刻是高山入投行一年多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仿佛全身笼罩在阳光下。自己本已接受被孙狸推到阴影之中的现实,但真正的现实是,原来付出不是没有回报。总有人头脑清楚,眼睛明亮,能看清你的所有付出,把你拉到太阳底下。

“我当然愿意。”高山忙不迭地应承下来,即便并不知道这个神秘的项目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眼前这位高层看到了自己的才能,这是一份知遇之恩。

高山重情,最怕辜负,他暗自下决心,要好好帮助迈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