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63章

原來你一直都在

 江君無意間發現過一個秘密,袁帥藏寶的的地方,在他床頭櫃抽屜最裡面有個暗格,那裡有個盒子,藏著她曾見過的一枚戒指,她一直認為的袁帥買給喬娜的戒指,那是她心裡的一根刺,他不提,她也不問,可那根刺就那樣橫在在心裡,她無數次仇恨的盯著那個抽屜,恨不得立刻來個閃電劈了它,她安慰自己說,沒事,誰每個初戀啊,沒準是他以前放的,忘記了,她記得那時他看那戒指的眼神,滾燙到氣流攢動,她妒忌,從一開始就妒忌,那種感覺刻骨銘心。

可她現在知道了,那不是買給喬娜的,那是屬於她的,從來都是。她拉開抽屜手探向暗格,心中不住的祈禱:千萬是給我的,一定是給我的,必須是給我的如果不是給我的你就一輩子別想上我的床,咬牙打開了盒子,拿起來直接往無名指套,媽的套不上!混蛋袁帥你就等著跪搓板吧!!

使勁拔下來,恨不得扔到天邊去,可最終還是拿起來在檯燈下仔細的看,做工還真不錯啊,鑽石晃得她都不敢看,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牌子麼?有JUN這個牌子的首飾麼?Jun三個字母,劃在堅硬的金屬上內圈上,刻得那麼深,她早該看見的,早該看見的。

對不起,原來你一直都在,是我長大了,是我忘記了。

躺在他的枕頭上,江君撫摩著自己的無名指,淚流滿面。

耳機裡忽然傳來她的聲音,袁帥受了驚嚇般瞪著電話,只聽她問:“幹嘛?”

“你在哪?”他問,聲音嘶啞的厲害“外面”

“去哪?”

“傻瓜,我能去哪啊?”

他似乎回過神來“你為什麼不接電話”

“沒電了,才剛換了電池”

“你。。”

“我有事跟你說”

袁帥頹然趴倒在床上,頭埋進枕頭,半天沒有說話“餵,你聽著呢麼”仍舊是風輕雲淡“我不想听”

“必須說”

袁帥攥緊的拳頭,猛砸向床板“夠了,我說過,我不想听”

誰也沒有再開口,酸楚,無時無刻的存在,累積多年,他最後的防線還是被腐蝕了,無可奈何,他只是愛她,這是錯麼,“你現在是不是特恨我,覺得折磨我特享受是不是?可你憑什麼恨我啊,該恨的是我,你說我上輩子乾什麼了啊,怎麼就栽你手裡了?。。。。。。你聽好了,我只說這一次,鐘江君,我愛你,從來就只愛過你一人,你說我卑鄙也好,騙子也罷,我就是愛你,這麼多年了,我守你身邊,護著你,寵著你,就是等你明白的這事,可你呢一拖就小10年,你還想怎麼樣啊,你痛苦,我也難受啊,我比誰都難受。鐘江君,我這輩子算毀你手裡了,你給我記住了。下輩子你得還我,我要你加倍還我。”

江君懷裡抱著盒超大包裝面巾紙拍拍他的肩膀說“下輩子事下輩子再說吧”

“什麼。。。啊”袁帥回頭。。。。。。。呆了,傻了,瘋了,崩潰了“你怎麼在這兒”

“我自己的家,不能回來啊”江君鬆了松枕頭,躺在他身邊長嘆了口氣:“我難道沒有告訴過你我愛你麼”

袁帥翻了個身背對她:“沒有”

“,我愛你”她抱住他,臉緊緊貼住他後背:“我愛你,真的,圓圓哥哥,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