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59章

在一起

 當天晚上倆人成了名副其實的焦點,手拉著手跟結婚敬酒一樣一杯接一杯的喝,喝高了的倆個人,被一幫道貌岸然的傢伙就近扔在了酒店的房間裡。

江君醒來時已經天亮了,袁帥的腦袋挨在她脖子邊睡的正香甜,呼出的氣息噴在她的耳側,暖暖的,癢癢的,她側過臉貼著他的額頭,他們在一起有多少年了?他是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可他照顧受傷的她,在醫院裡守了一天一夜,他是堅不可摧時不可移的,可他卻幾次在她面前流過眼淚,他是目中無人,目下之世的但他手把手教她成長,支持她實現所有的理想,江君記得她在美國讀書的時候跟家里人賭氣不接受任何資助,跟同學跑到餐館,那個時候她孤苦極了,手在大桶的帶著油花的消毒水里泡得脫皮,粗糙得擦眼淚都劃得臉生疼,後來到前面幫客人點餐做服務生,經常有固定的一些客人到她負責的位子吃飯,小費比常人多幾倍,開始她怕那些人對她有什麼企圖總是十分警戒,後來又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即使進了GT美國總部暑期實習也總是受到很多熱心人的提點和幫助,她實習時的上司甚至直接告訴她畢業以後歡迎她加入GT,一切都那麼順利,美好得令人無法相信,然後她偶然發現了答案,在公司內網上她看見他的照片,和他在美國工作時的同事們,曾經的TOPTEAM。江君認識那些面孔,有人經常去她打工的餐館吃飯,給她高昂的小費,有人在她剛進GT手足無措的時候幫過她,她對著電腦,手指一一劃過那些微笑的面孔,最後停留在他的臉上久久無法離開,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笑容,那是她的圓圓哥哥,最終她選擇去了香港,不為別的,只是那裡有她的圓圓哥哥。

她下了飛機就後悔了,熟悉的中國面孔卻講著天書般的粵語,天空灰濛蒙的,下著小雨,她不知道袁帥的家在哪裡,公司在哪裡,更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只能不停的問,不停的迷路,繼續不停的找。

她已經不記得袁帥在公司樓下大堂見到她時的表情和說的話,只有那個擁抱,在下雨的午後給了渾身濕冷的她渴望以久的溫暖的那個擁抱。

無法忘記,刻骨銘心。

那個時候袁帥已經買下了一間公寓,開著新款的BMW,而她只有一箱裡面大半還是5年前帶到美國的衣物,沒錢,沒房子,沒工作,她住進了袁帥的家,她睡主臥,他搬進客房,她買了名牌套裝用於面試,他刷的卡,她考進了MH,他在GT。

她有了存款,成為升職最的新人,在MH最牛的部門做到最好,再沒有人敢當面或背後叫她北姑,貸款買了自己的房子,在袁帥公寓的隔壁,沒有原因,他叫她買她就買了,儘管是二手房,價格奇差。

她有了存款,成為升職最的新人,在MH最牛的部門做到最好,再沒有人敢當面或背後叫她北姑,貸款買了自己的房子,在袁帥公寓的隔壁,沒有原因,他叫她買她就買了,如此地段的高級酒店式公寓,價格卻便宜的驚人。

她裝修,他也跟著起哄要重新裝修,她偏好中式古董家具,滿櫃的線裝書,散落各處的手工刺繡抱枕。他最愛全套的意大利家具,最新的電子設備,純白的羊毛地毯,兩人玩鬧慣了,整日兩間屋子來回亂竄,相互搗亂。設計師見他們感情那麼好玩笑似的建議不如在牆上開個門,連通單位,來個真正的中西融合,誰知道他竟然滿口贊同,軟磨硬泡都要這麼做,她沒辦法只好同意,不過嚴重警告他不許騷擾她,她要盡情享受單身生活。結果呢?還不是混到一張床上去了。想著想著江君笑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是她的臥室從自己的套房移到他臥室旁邊?還是與他窩在沙發上看DVD,在他的懷裡笑或流著眼淚睡去?一切都好像那麼順理成章,理所應當。

“你是不是對我早有預謀啊你”江君側過臉在袁帥孩子氣的睡臉邊輕輕蹭噌說:“暗戀我好久了吧,小樣兒的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