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54章

把柄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可天塌了有個高的頂著,地陷了有胖子來添,獨獨人是最難搞的,尤其是準備跟你搶男人的女人。

任軍的夫人張楠這位拿著國內最高學府法律專業碩士文憑的專職家庭婦女的策略是扔下孩子,和一紙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拿著負心漢的錢環遊世界一圈,扔下孤兒寡夫每天在家連襪子都找不找的過日子,男人啊,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尤其是任軍這種被寵壞的公子少爺,據她形容她玩夠回家一開門任軍就哭天抹淚鬍子拉茬的跟小狗一樣撲上來,結婚幾年都沒有的感情從此爆發。

“離婚是對外遇最高的獎賞”張楠說:“我才不那麼傻,跟他辛苦那麼久,到頭來別的女人把果子都摘了。”

江君訕笑著看了眼躲在陽台上抽煙的男人們:“嫂子,任軍以一定不敢了”

“這事我以後也不提了,就當自行車被人偷走騎了一圈又送回來了,男人啊不給他點顏色,就不知道自己骨頭幾斤幾兩”張楠喝的有點高,但思維還是很清楚:“謝謝你啊,江君,這事還真要謝謝你,如果那女的真懷了,到時候DNA一驗我也沒辦法幫他擇出來,還有袁帥,要不是他任軍這次真要下放了”

“哪啊,要不是你一直幫他出面撐著也沒戲”

“那女的也夠瘋的了,到處嚷嚷,非要弄的魚死網破,還一個勁找我,你說她找我幹嗎,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了,難不成要我當面給她個大嘴巴她才甘心?”張楠說“工作也沒了,估計以後再想出來混也沒戲了,要點遣散費唄”江君隨意的插了塊水果咬嘴裡。

“不給,一毛都不給,為了擺平這事送禮送的就夠窩火的了,還給她錢?”

“呵呵,嫂子聽說你考律師執照呢?”

“恩,孩子大了,我不不用盡天的看了,去婦聯做法律顧問”張楠指指陽台壓低了聲音:“他要再敢來一次,我非弄的他頃家當產,家破人亡”

江君一口芒果卡在嗓子裡,使勁咳“家破人亡?姐姐您也太狠了吧”

張楠左右環顧著自己的家笑笑說:“我花了那麼多心思在這個家裡,既然他不要,那我也沒辦法,人都走了,那還來的家啊”

江君不知道是咳的還是因為別的,低下頭,眼睛澀澀的。

袁帥和任軍從陽台上溝通完心得出來就看見倆個女人醉醺醺的靠一起,你一言我一語情緒激昂,詞不達意的交流著懲戒男人辦法。

“怕結盟”兩個被實施對象同時想起這麼一句台詞來,各自打了個寒戰。

以前因為接觸的少,不了解,經過這個晚上江君發現自己跟張楠很投脾氣,張楠也刻意的把注意力從孩子老公身上轉移出來,孩子交給父母去帶,自己沒事就打電話約江君出來聊天逛街,還有兩天就是GT的酒會,兩個女人自然又走到一起,為找張楠配衣服的鞋子滿北京的尋麼。

也不知道是天意還是人為,這麼大個北厩,竟然能碰見故人,而且是跟兩個人都結了仇的故人。

張楠嘬了口茶,握杯子的手微微一緊。

喬娜站在桌子旁,來回打量著兩個人,最後死死的盯著吃蛋糕吃的香甜的江君“是你對吧”她說江君沒事人一樣放下刀叉,擦乾淨嘴角才抬頭跟張楠說:“還逛嗎?”

張楠點點頭:“幹嗎不”招手示意服務員結帳“您要埋單是嗎?”服務員問張楠扔在桌上兩張大鈔“是,剩下的錢當小費”

“對不起,我們不收小費”服務員連忙說“那就給這位小姐點杯水什麼的,別老眼巴巴看著別人的”張楠拿起東西拉著江君就走。

“別走”喬娜拉住江君的衣服“我有話跟你說”

江君看也不看她只是漫不經心抽出衣角說:“有那個那個必要么”。

張楠雖然不知道兩人以前的糾葛,但看兩人間風雲暗湧,立刻上前擋在江君面前警惕的看著她。

喬娜笑了出來,嘲諷著說:“放心,不用防著我了,你的精力留著對付別人吧,至於你江君,你也別得意,風水輪流轉,有你哭的那天”。說完她從包裡掏出幾張照片在她面前晃了晃:“我說跟你私下說,你不干,那可別怪我”

“有病”張楠不屑的瞥了喬娜一眼,在看清照片內容後神色卻微變,遲疑的看向江君江君看了看照片中坐在台階上接吻的男女主角,不禁失笑:“照的很唯美嘛”

“是,是,您後腦勺都比一般人個性”張楠彈了下她的腦袋,又沒好氣對喬娜說:“直說吧”

喬娜別江君的反應也弄楞了,被張楠一問才反應過來說:“沒想到啊,我們冰清玉潔的江大小姐也好這口”

江君笑的更厲害了:“沒辦法啊,追我的人太多,各個都求著娶我,要不您教教我怎麼才讓男人不待見”

“你。。”喬娜咬咬牙,又笑著說:“好辦啊,把這照片給袁帥看不就成了”

“成啊,你趕緊,”江君不顧張楠的阻攔說:“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你隨便”

她看了眼喬娜又說:“我最近正閒得無聊呢,你想玩我就陪你,想看我哭?成啊,只要你能活到那天”

既然喬娜非要她做個壞人,那她就壞個給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