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53章

養子和流氓

 香港飛北京不過3小時的時間,江君卻睡的昏天暗地,直到飛機降落,空姐喚醒她,她才晃晃悠悠的飄蕩出關,唯一的想法便是趕緊回家繼續昏睡。

什麼叫想什麼沒什麼?她一出關就知道了,頭大的從尹哲手裡搶過行李推車的江君,極為不耐煩的說:“你該干嗎幹嗎去,有人接我”

尹哲像被誰欠了幾千萬一樣黑著臉攔住她,陰沉的說:“我們必須談談”

“有事明天說”她也不客氣,四處尋找家裡派來的司機“不行,就現在,馬上”他握住她的手江君猛的抽回來,眼神犀利“江君姐”司機小王走過來叫她,這才打破了僵局。

她把手中的推車交給司機,穩定下情緒才對尹哲說:“我今天很累,實在沒有精力和你談,有什麼事明天再說行嗎?”

尹哲猶豫了一下又說:“我送你”

“我有司機送”

“他送行李,我送你”

江君被他的驢脾氣搞的崩潰了,先是DU跟她扯到大半夜,又要連夜把香港公寓裡的一切東西打包托運,直到飛機起飛前亂起八糟的事情還一波一波沒完沒了,好不容易能安生了,偏又遇見這麼個刺頭。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強壓怒火想扭頭離開。

“為什麼要我離開?”他拉住她問她盯著他拉住她胳膊的手,冷冷的說:“原因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你繼續這樣,那麼就不是轉部門的問題了”

“後面有車子一直跟著我們”

“甭理他,有本事跟我們上玉泉山”

。。。。。。。

“車子被攔下來了”司機報告說江君這才睜開眼,讓司機把車子調頭開回去,停在崗哨旁。

尹哲一臉不甘的站在自己開來的車子旁,身邊圍繞著五,六個警戒的士兵,為首的一個士官見小王肩上的兩道粗槓立刻立正敬禮問:“這位同志說是跟您車子一起的,但他沒有通行證,我們已經報告了上級單位”

小王在她後面小聲問:“需要辦通行證嗎?”

“不用,你跟那幾個解放軍叔叔說,誤會,小心誤傷革命同志”江君輕鬆的笑著,看著尹哲的目光卻十足的冰冷“這不是你能闖的進去的地方”她走到尹哲面前,輕聲說:“喬娜當初就是想要光明正大的進去,所以她心甘情願的用身體,用尊嚴來換,我說過她是自作自受,你想證明袁帥是個混蛋是不是?可你有什麼資格?看在你是DU弟弟的面子上我再說最後一次,別再動什麼歪腦筋”

尹哲說“那你呢?你又拿什麼來換?你以為他真愛你?如果他真愛你他會在明知道喬娜和我關係的前提下,帶她回來,。。你不用這麼看我,他很早就知道喬娜和我的關係了,他和喬娜達成協議,只要喬娜分開我們,他就會幫她脫罪。”

“又是喬娜說的?”江君戲謔的笑道:“那她有沒有告訴你,其實我是為了刺激袁帥故意和你好?我才是最想飛上枝頭的那一個?”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信我說的?”

“是不信,你說的我一個字都不信”她說:“尹哲,不要讓我後悔認識過你”

他氣結想說什麼,開了口又打住,半天才說:“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江君大笑:“好,回去和你的仙女兒姐姐商量商量,叫她編得真點啊”

尹哲是她喬娜親生的,她就是個後媽,挖心掏肺的對他好,可親娘一句話就她就被打成了巫婆,要不說這前女友是硃砂痣,現女友是蚊子血,即使都成了前女友,也要按資排輩的來,不是初戀就滾一邊哭去吧。還好她對他心灰意冷了,要不現在早就氣絕身亡,墓碑上還要刻上死不冥目四個大字。

“DU,如果下個月一號尹哲還在我面前出現,那麼我就消失”她掛了電話,無視尹哲鐵青的面孔,轉身上車,絕塵而去。

吃過晚飯,江君挽著袁帥在花園裡散步遛狗,還沒等她交代今天的事情,袁帥就搶先給她爆了個大新聞,任軍和他夫人和好了,要請他們吃飯。

“不是吧,不是離婚協議都簽了嗎?”

“跟咱一樣,沒戳呢不是,任軍什麼人啊,打小光屁股的時候就知道給小姑娘塞糖,哄哄就好了,女人嘛,又是已婚生娃的了,折騰啥”

“那喬娜呢?”

“又沒真懷孕,再加上她爸把所有的照片底片什麼的都交了,還怕什麼啊”

“你們這種人就活該都閹了,頭上再烙上流氓倆字,拉出去遊街”

“關我什麼事啊,別打擊面太廣啊,傷人心”他笑嘻嘻的樓著她:“我可是忠節烈夫,給造個貞潔牌坊都不過份”

“就你”她斜睨著他“桃花跟冰雹似的,劈裡啪啦往下砸”

“吃醋了?”他低頭吻她“嗬,這酸的,早知道晚上的餃子就不蘸醋了”

她使勁在他屁股上掐了把,在他耳畔輕聲說:“不光吃醋了,還想把你也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