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51章

幸福

 江君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上的壁紙花紋,心浮氣燥的等著袁帥回來,她明天就要去香港偏偏袁帥這個混小子晚上還要和TEAM的人吃飯。MH國內方面的工作得到了公司高層的極大肯定,江君奉命回香港述職,她故意拖延了幾日,想等袁帥找個藉口一起回去,可再過十幾天就是GT中國分公司開業慶典,袁帥忙的四腳朝天,根本無法抽身陪她赴港。

電話響起來,她看了眼號碼,速接通,劈頭蓋臉就說:“你再不回來,就別想上老娘的床”

對方沉默了片刻才說:“您是Zeus的太太嗎?我是他的同事TINA,之前我們在公司門口見過”

江君覺得熱血沖頭,面孔熱的嚇人:“噢,是你好”

“Zeus喝多了,我要送他回來,您給我說下地址”

江君害羞勁一過立刻反應過來:“不必麻煩了。我開車去接他,請告訴我你們的地址”

“王府井。。。。。”

江君隨便扎了個馬尾,急匆匆的套上條裙子就往外跑,臨出門前她終於想起誰是TINA,那個紅衣女郎。她放緩了腳步,對著門口的鏡子照了照,不出意外的看見個黃臉婆呲牙裂嘴的沖她樂。還好,還來得及,她衝回房間,四腳並用換衣服,化裝,以戰鬥機的速度衝出家門,一路狂奔。

“Juno,這邊”剛到和平HOUS門口SALLY便招呼她,滿是不安的拉著她飛跑進包廂。

幾乎是熟人,還有幾個是她以前的手下,眾人見她來了,似乎都鬆了口氣。

桌子上密密麻麻擺滿了空酒瓶,袁帥安靜的橫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有個女人坐在旁邊,手半搭在他的身上。

江君走過去半蹲下拍拍袁帥的臉,“他喝成這樣,叫他睡會吧”旁邊的女子冷不丁的發話,白淨的面孔上沒有一絲情緒。

江君跟沒聽見一樣,繼續喚著袁帥。

袁帥半睜開眼睛,見是她乾脆側身抱住她,把頭埋進她的胸口。

“真是”江君笑道安撫的摩挲著他的後背,轉頭髮現眾人都直勾勾的盯著他們,她嘿嘿一笑說:“幹嗎,沒見過夫妻情深啊”

SALLY忍不住噗嗤樂了出來,拂拂胳膊,誇張的抖了一下另一人說:“平時叫你出來,你老沒空,真該好好罰杯酒,可惜,還要靠你把Zeus送回家,要不,一定喝倒你”

“改日另約時間,別說我沒有事先提醒,帶個摩托車頭盔來”江君一本正經的說“幹嗎?”

“套在腦袋上啊,省得喝醉了耍回家被你太太打成豬頭”

“好了,是要走了,我們幫你把他搬上車”

“讓他躺會吧”她用手輕輕把他脖子上的汗水拭去,目光掃過身旁沉默不動的女子,懷裡的腦袋拱了拱,江君環著他的手狠狠在他腰際擰了下,袁帥悶哼一聲,身子一晃,江君順勢歪在沙發上,那女子慌忙起身想伸手扶住袁帥,江君那里肯讓她佔了便宜,身子一擋,不是很有意的把她擠到一邊,自己佔了她原來的位子,袁帥到是很自覺,頭自動的枕到江君的腿上,並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舒服的哼了一聲江君第一次正視那名女子,笑得純良,她伸出手:“不好意思,我是Zeus的太太,江君,您是TINA?”

TINA有些尷尬的速握了下她的手:“是,你好”

“謝謝你打電話給我,他們這幫沒良心的傢伙不知道想什麼折整他呢”

“冤枉啊,我們可是誓死保護Zeus啊,他要有點事,你不是要找我們拼命”

“好拉,交接完畢,都早點回去吧,這裡我來照顧就好”

“那我們回去了”

江君含笑與眾人告別,對於TINA臨走時望向她的目光,她調眉迎對。

“成了,都走了,別裝了,你個禍水”她擰著他耳朵說“交代吧”

袁帥嘿嘿樂著,沒事人一樣坐起來沖她眨著眼睛:“就知道瞞不過你,先說好啊,我可是貞節烈夫,她一點便宜都沒占到”

“那來的?眼睛跟發電機一樣,公開挑釁啊”

“剛招來沒多久,放心下個月利馬叫她消失,要不然難說哪天就把我強奸了”他笑著摟著她:“那女的精著呢,我裝醉,想躲過去得了,結果她直接拿我手機打你電話,幸虧老婆你修煉千年,要不然還真麻煩”

“那是,我是誰啊,。。別拍馬屁,回家跟你算帳”她翻了個白眼袁帥忽然勾著她的脖子耍賴般嚷嚷著:“不,回去你就得欺負我”

“官人喜歡奴家溫柔些?”她附下身子,細著嗓子問道“呵呵。。。誰說的,我就喜歡暴力的,天生就好這口”他仰著頭拉下她親了一下“我巴不得變成小羊,你就是那放羊姑娘,拿根小鞭子,臉蛋上兩酡村妞紅,鼻涕拉碴的抱著我取暖”

“要真是那樣,我直接把你身上羊毛薅下來,弄個圍脖什麼的”她摸摸他的頭髮“真狠,你乾脆把我皮扒了做大衣,再連骨頭帶肉都吃下去好了,我就真成你的了”他抵著她的額頭:“那咱倆就分不開了”

“傻瓜”她啄了下他的嘴唇,靠在他肩膀上“你覺得跟我一塊幸福嗎?”他問“幸福,特幸福”她說“你呢,你幸福嗎?

袁帥捧住她的頭細細的吻她:“看見你我就覺的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