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7章

合作

 “睡覺好不好”江君縮在袁帥的懷裡喃喃的說“就當是個夢,睡醒了就好了”

“睡吧,睡醒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他輕拍著她的後背。

天亮了,沒有夢,因為沒有人可以入睡。

“你昨天沒睡好?”DU遞給她一杯茶“怎麼眼圈那麼黑?”

“還好”她嘆了口氣“DU,給我找些事情做,我覺得我的鬥志都睡著了”

“好啊,就怕你的鬥志又累病了”他指指桌子上的一堆文件笑道江君拿起來看了看無聊的扔回去:“有沒有點挑戰性的,這些助理小妹都能做”

他打了下她的腦袋“少廢話,你叫她做個給我看看,我立刻給她加薪水,。。。人行那邊你怎麼想的”

“我們一起去找劉處談談,最好你魅力夠大,能把她直接拿下,以後就省心了”

“用你那位的策略?”他見她瞪起眼睛,擺擺手“好,好,不說,不說,明天咱們去會會她”

“恩”

“你去樓上房間睡會吧,弄的自己跟鬼一樣,尹哲下午就到了,這些事情他來辦,你盯緊他就好”DU交代說“好”她有氣無力的回答,飄出了房間尹哲的到來似乎給死氣沉沉的辦公室打了一針興奮劑,乾燥了很久的小花們紛紛圍著他噓寒問暖江君看著辦公室外群女爭春的場景笑著調侃DU“你這個弟弟,比你人氣高,你的排名最近爆跌啊”

DU哼了一聲拿出盒雪茄沖她晃了晃。

“別誘惑我,我戒了,事實擺在面前,大叔型熟男不吃香了”

“那是你不懂欣賞,毛頭小子靠得住才怪”他悠然的點上雪茄,不屑的看著窗外。

“你準備把尹哲弄過來?”

“幫幫你不好嗎?這小子進步很,不過在香港那邊得罪不少老人”

“是找個人監視我吧?”她撥弄著DU桌上的火柴“怕我造反啊”

DU伸手把她玩得亂七八糟的火柴聚攏,隨意的說“監視你?他是你的內應還差不多,在你們面前我是外人”

“胡說八道”她笑著拿火柴丟他“你們是兄弟,我是什麼啊”

“紅顏禍水”DU邊躲邊笑倆人你一句我一句鬧開心直到尹哲敲門進來,才收斂情緒,商討正事。

尹哲似乎對GT退出IBD業務內地市場的舉動覺的不可置信,堅持認為是個陰謀。

江君皺皺眉沒吭聲,用眼神示意DU解釋一下。

DU也對尹哲的執拗有些無可奈何;“Juno,你不是約了人嗎?”他問“哦,對來不及了,我先走,明天上午9點見啊”她就勢離開。

MH和GT的辦公室離的很近,她出門前給袁帥打了個電話,叫他下樓等她。

不巧路上有些堵車,她又打給他,叫他晚些下來,可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車子到GT樓下的時候,一眼就看見袁帥正和個紅衣女子說話,她把車交給泊車員,整整衣服走了過去“來拉”袁帥看見她立刻迎過來“恩,能走了嗎?”

“你好”紅衣女子回身問袁帥“我太太,君這位是公司新來的市場部同事TINA”袁帥介紹道江君笑著打了個招呼,親熱的挽起袁帥的胳膊,袁帥立刻上道的倚著她說;“那麼,我先走了,具體的事情你直接和你上司溝通吧”

那女子上下打量了他們一番:“明天見”說罷掉頭就走。

“真沒禮貌”江君不滿的推開旁邊的殘廢“你再敢招蜂引碟,老娘把你打成半身癱瘓”

劉丹果然沒有叫她失望,江君和DU等了近二個小時,連人行的大門都沒有進,負責聯繫的同事看著DU越來越長的臉,心髒病都要犯了,拼命的打電話聯繫,可得到的理由都是劉處在開會。

江君坐在旁邊商場外的STARBUK裡吹著冷氣悠閒的喝著果汁。

“你早就知道會這樣?”DU黑著臉問她“怎麼會?”她無辜的眨眨眼“你來了就拉我到這兒,還裝,搞什麼鬼?”

“別急,好戲在後面呢”她看了看時間,拿出電話直接打給劉丹的上司,一通寒暄。

5分鐘後,司長秘書親自到咖啡館裡迎接他們,她去洗手間補上口紅,才跟在DU身後進了大門。

劉丹算是聰明,當司長親自領著江君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立刻知道江君不是好惹的,當然她也是早就準備的,當著領導的面她指出了MH申報文件上一點不足江君輕輕碰了下DU,DU馬上表態會用最的速度把補充資料的遞交,並就全球經濟及MH在世界投行的重要地位做了番演講,姿態頗高。

“劉丹啊,我們要盡量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外資銀行來國內發展對健全我國金融市場是有很大促進的”司長發話劉丹當然不敢不聽,當場通過批复。

“謝謝劉處,麻煩了”臨別的時候江君客氣的道謝“應該的”劉丹回握住她的手,電光火石一觸即發。

“你還真有一套啊”出了大門半天沒說話的DU才開口“連人行的司長級的人物都對你陪著笑臉,我以前還真是太歲頭上動土了”

江君大笑:“沒有你做後盾,我能這麼有底氣?”

“得了,我可沒那麼大本事,以後國內這攤事情就交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他有些不滿的說“別這麼小心眼,我還能翻出你這如來佛的手掌心?走我請你吃飯”她自知理虧拉著他上了車。

“你怎麼開車這麼?”DU有點犯怵的鬆開車窗上方的把手。

“Schumacher是我師兄”她見紅燈滅了,加了腳油門衝出白線“這是你家?”DU滿頭霧水的站在一個破落的四合院門口,江君指指牆壁上班駁的看不出顏色的紅字“飯館,正宗的宮廷菜,關係不好的一般不招這來”

她率先走了進去,大聲叫喚著“老爺子,我來蹭飯了”

“你是這丫頭的老闆啊”江君口中的老爺子滿眼精光的問“是”DU有點不知所措的放下筷子,他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從他和江君的熟稔程度來看,兩人的關係不一般。

“吃。吃”老爺子搧著撲扇笑咪咪的招呼著:“飯點早過了,我這也沒別的好料了,湊合吃點吧,你這丫頭來也不提前說一聲”

“您給我下碗麵吧,我想了好久了,半夜哈喇子跟下雨似的”江君毫無吃相的大朵頤借老爺子去廚房下面的工夫,DU環顧四周,發現牆壁上全是各國元首和商政名流的照片,留言“這到底什麼地方啊?”

“問那麼多幹嗎,有的吃就好了,告訴你,咱MH老大來這吃都沒訂上位子”江君含糊的應道“你不是說過幾年就想退休嗎?給你找個投資渠道,跟老爺子商量一下在香港開個分店,保證你數錢數到手軟”

“什麼?你叫我開飯館?”

“你清高什麼啊,人家老頭是清華高才生,正兒八井的應用數學教授,所謂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那你有什麼好處?”DU問“你也知道我香港有家餐廳,位置一流,而且人員素質都不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轉給你怎麼樣?”江君道出真實目的“你算盤打得可真精明啊”DU感嘆道“你打算紮根在北京拉?”

“我家在這,我能去哪?”

“這樣,算你入股,餐廳裝修和老爺子這邊你來搞定,其他的我負責,利潤我們四六,怎麼樣?”

“說定了”她舉杯“合同回去就簽,先預祝我們合作順利”

“一定會的”DU笑著一飲而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