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2章

大長今

    回家的路上是江君開的車,她謹慎的放慢車速,盡量繞路上的坑凹,袁帥舉著包成一團的右手細細欣賞“誒,現在技術就是先進,你記得不,以前我打籃球大拇指戳折了,打了半條胳膊石膏”他嘖嘖感嘆道“真是的,當初要有這種高分子石膏,我還能發育得更好”

江君斜了他一眼“你自己發育不良怪人石膏幹嗎?”

“廢話,那麼重一個傢伙綴著我小細脖子,我能發育好嗎?沒准我能長到一米九幾,被這麼一弄,得成一米八了”

“貧吧你就”她心中有氣懶得理他,徑自把車停進菜市場。

“到這幹嗎來?”袁帥疑惑的環顧四周“把你當豬賣了,你好好看車”她下車獨自走進去正是下班時分,菜場裡亂糟糟的,濃濃的血腥氣混著禽類的味道,剛走了沒兩步,袁帥便跟了上來緊緊貼在她右邊,不滿的責備道“要買什麼去超市好了,來著幹嗎?”他小心用左手護住她,她沒說話,只是盡找了個賣活禽的小販,選了只乳鴿,賣鴿子的大嬸麻利的收拾起鴿子。“姑娘啊,做湯用吧,我給你剁開”

“謝謝您啊”

“小伙子你這是骨折了吧,年紀輕也要好好調理啊,這鴿子湯啊對骨折最好了”

“您也知道啊”

“這骨折啊不能一開始就喝大骨頭湯,要先活血,一看這姑娘就是懂的人,買三七了沒有啊”

“恩,還有當歸,這效果好嗎?”

“當然好,我跟你說啊,小姑娘,你讓他連喝一個星期,保證好的比一般人好的”

“那我這星期都在您這買鴿子啦,您可幫我選好的啊”

“你看你說的,我在紅橋那麼多年了,回頭客多少啊”

袁帥在旁邊聽了半天方才碰碰她,小聲在她耳側說“敢情你就是大長今啊”

“哎呀,你們小倆口長得都這麼好”

袁帥樂得插嘴道:“您怎麼知道我們是倆口子”

“有夫妻像啊,一看就是”

出了菜場,他們發現自己的車子被人劃了,寶藍色的車身上長長的一條刮痕。

“真倒霉”江君嘟著嘴俯身查看,袁帥無所謂的安慰道“算了,反正要保養了,順便補漆”他心情似乎很好:“這哥們真是沒種,要我是他就把自己名字寫上,多響亮”

“你知道是誰幹的?”

“誰都知道啊”

“誰?”她憋著火,怒氣騰騰“SB”

“妞,來睡吧”

“。。。。。”

“醬郡,額想你,想你想的睡不著覺”

“。。。。”

“乖囡囡,阿拉困高高”

江君不明白是自己的三七乳鴿湯的作用,還是袁帥趁她不注意偷打了雞血,總之晚上他根本沒有大夫說的酸漲腫痛的感覺,大半夜的還精神抖擻的坐在床上不停的用各種方言騷擾在書房研究骨折護理偏方的她。

她才不理他,自作自受,待她冷靜下來,便想明白了,就算是DU打的他,也一定是因為他的言辭挑釁,就他那張嘴,狠起來比原子彈還厲害,打擊面橫跨半個地球,連南極的企鵝都恨不得一起滅了,估計把DU惹毛了,才出手的,不過DU也太沒輕沒重了,她想起袁帥受傷的手,就心疼。

袁帥見江君一直不搭理他,乾脆光著腳就跑過來,一臉的怨婦像。

“你歧視殘疾人”

“你算那門子殘疾”

“我手斷了都”

袁帥舉著包得像機器貓樣的手一臉委屈,她忍住笑說:“真要斷了,我幫你按個鉤子在手上,不行咱家那把菜刀也成,那多COOL,看誰還敢跟你打架。”

“你,你欺負我”他用手遮著臉,跑回臥室,裝摸作樣等了半天還沒見她過來,又忍不住的跑去找她。

“我要上廁所”他插著腰站在書房門口江君她把整理好的食療菜譜和注意事項打印出來,夾好:“批准了,去把”

“我沒手”

“左手”

“不習慣,左手要拉你”

“用腳”

“鐘江君”他咬牙切齒的叫著江君沖他揚揚手中的食譜“從今天開始請叫老娘大長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