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35章

劉丹

    她並未把劉丹的事情放在心上,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合袁帥的口味。但事情的發展似乎並非那麼簡單。

接到媽媽電話的時候,江君正和袁帥一起逛超市。

“我知道這事,他都和我說了。。。。。沒事我見過那女的。。。。。”

他靠過來,攬著她的腰,貼著話筒“媽,放心吧,就算是朵鮮花,那牛糞要不樂意也沒轍啊”她推開他,順手掐了一把,走到一旁去接回來的時候,袁帥正老老實實挑牛排,她把牛肉扔回冰櫃“咱晚上不吃這個”她說“啊?那吃什麼?”

“生煎袁鞭!”她看著他,似笑非笑。

晚上,兩個人在客廳對恃“劉丹,你認識吧”她不懷好意的笑著袁帥歪著頭很認真的看著她“好熟的名字,你同事?”

“你二奶,前兩天還膩你身上不起來那位”她平靜的說“她老子跟別人說你成他們家女婿了”

“這種好事?我怎麼不知道”

“袁帥,這樣可不好”她搖搖頭,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晃晃,“怎麼著?是我動手還是你自己來啊,選吧”

他一下子跳的老遠“別啊,冤有頭債有主,我認識劉丹,可我弟弟不認識啊,他多冤啊”

“他到是想啊”江君坏笑著抓住他最脆弱的地方“老娘今天就要好好教育教育他,把罪惡之源扼殺在搖籃裡”

“別,別,錯了真錯了”他哀嚎著“那以後怎麼辦?”

“下回我再看見她,就先給丫倆大耳光子,一個是為我,一個是為我小弟弟,散播這種謠言,破壞我聲譽不說還想讓我和小弟弟同胞分離。”

“我先抽你”她笑著打他“說正經的,那女的你少招啊,不是什麼好鳥”

“放心,就是給她個面子,我心裡有數。”他重重親了她一下“寶貝兒,吃醋了吧?知道小爺我多搶手了?”

江君故意板起臉“可不是,我必須給你蓋個戳。”

“你想蓋哪?”他將她拉到腿上,不安分雙手的伸進她的衣服。

她勾住他的脖子,與他耳鬢廝磨剛想說“蓋在紅本本上,怎麼樣?”袁帥的手機搗亂的響起來。

“不管它”他氣息不穩的拉下她的衣服“先接吧”她打開他的手“這麼晚打來萬一有急事呢”

他無奈起身去接沒好氣說:“那位。。。。。你啊,這麼晚有什麼事”

江君拿起水果刀開始削蘋果,大塊大塊的果皮連著果肉四處飛濺。

“你喝多了就打車回家。。。。。找我幹嗎?有危險就叫警察,號碼是110。。。如果有問題我明天會去你辦公室,現在我和我太太要休息了”袁帥掛了電話話,哭喪著臉看著她“睡覺”她放下刀,把削的只剩核的蘋果,扔進垃圾桶。

這一晚上誰也沒有睡好,江君不是妒忌,只是隱隱約約覺得這個女人的出現以及所作所為使她原有的計劃逐步偏離的軌道。

她是不可能去GT了,和袁帥的關係遲早要公開,到時候有了功是應該的,出了錯反倒要連累他。留在MH是她最好的選擇,就算大家都知道她老公是袁帥,MH也不會輕易動她,畢竟她之前積累的資源和客戶足以讓她在國內IBD市場獨占鰲頭,另外準備籌建分行的事情她和DU也在一直有計劃的秘密的進行著,本來她想盡和DU攤牌告訴他她和袁帥的關係,但現在多了個劉丹而且之前又扯謊逗過她,一旦劉丹生氣或者嫉恨那麼對誰都沒好處劉丹所在的部門在中國人民銀行中承擔著對外資銀行監管工作,各大外資銀行國內分支機構的負責人都上趕著巴結小心翼翼的伺候,GT審批的文件手續雖然都已通過,但以後用得著她的地方還是很多,袁帥雖然不用怕她,但面子總要給些,江君明白自己將來也會和她打交道,如果跟她撕破臉,那麼勢必有場硬仗要打,雖然她有爺爺和父母在背後撐腰,但不到萬不得以這層關係是不能用的,即使用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劉丹存心刁難她,也不是沒有辦法。

江君越想越鬱悶,跟她搶男人,她還得咬著牙忍下來,這算什麼啊,都怪那個臭男人放電也不知道找個好欺負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