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26章

DU的心事

   “我想辭職”她說DU似笑非笑的看著江君。黑色的眼眸深不見底。

“我不會比IBD部門中任何一個人差”4年前她這樣說那時她只是個小姑娘,利落的短髮,粉嫩上翹的元寶型嘴唇,黑白分明的眼睛,靈動流光。白玉一樣的面孔,可惜!他好笑的看著她過眉的尖耳朵從黑髮中支棱出頭。

他和她海闊天空的聊了幾個小時,卻是意猶未盡拋開學歷不說她極的反應能力,對事物的理解力,以及清晰的表達力都是另他驚訝不已。這女孩才多大?

她是優秀的,但他要的是卓越。

她是美鑽,而他是最好的切割師。

他不停的打壓她,磨去她的浮躁,用最枯燥,瑣碎的工作工作訓練她的耐受力加班至深夜時他偷跟在她身後,聽她在樓梯間大哭,惡毒的咒罵他,他邊笑邊想這小丫頭的發洩渠道還真直接。

他喜歡聽她不經意間帶出的北京口音,那般的嬌憨,脆生生的甜亮。

他喜歡看她眼波流轉間的光華,即使紅腫著眼睛仍是充滿自信和執拗。

他中了蠱惑一般的為她破了一次一次先例,給她力量,盼她成長。他渴望有一天能與她並肩站在最高峰,笑看山河。

在她升任IBD亞太總裁的時刻他感到自己內心按耐不住的興奮,他知道她的羽翼已經豐滿,他們的夢想很就要實現。

她卻說“我想辭職”

“Juno小朋友!你到底想怎麼樣?”他從沒有這樣無力過“我。。我真的需要休息,我覺得自己累死了。”江君不安的別過臉“好,休息!半年?一年?關上手機,什麼也別想,別管。休息到夠,然後回來”

她吃驚的看他“這麼做只要2個月我在MH的位置就不會存在。”

“你只要好好休息,養好身體,其他的不用擔心,我會解決”他握住她的手眼神堅定“有我在,誰也別想動你”

“DU,其實我。。”

他指尖點住她的嘴唇“別在說了,Juno,什麼也別說,。。。求你”

他給了她翅膀她卻要飛出他的天空。

她要飛去哪裡GT嗎?業界早有消息傳出,Juno將入主GT中國公司副總的位子。

這次受MH高層變動波及離職的員工全數被GT收入其下,明目張膽的搶了MH不少生意。現在MH有人在傳是Juno布的局,很她也將辭職跳去GT,甚至連總裁都親自找過他,要他嚴查此事,他很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相信他的Juno ,甚至在看到了她寫給Zeus的推薦信後仍然信任她,她只是不忍心SALLY的前途就此毀掉,她幫了SALLY的同時把自己又推進風暴,如果MH真的追究責任,她的未來可能就此毀掉。

他想起那個外型明朗,有著冷峻桀驁眼神的男人。為什麼會是Zeus?他們交過手,這個男人城府之深,手段之絕另他都不得不甘敗下風。Juno又怎麼會鬥的過他。

江君看著DU,感覺到他的不安和惶恐4年前的DU站在門口不可一世的看著她:“IBD是天堂還是地獄由你來決定”

2年前的DU為她推開門欣慰的笑著伸出手“歡迎你來到天堂”

現在的DU站在她面前,孤獨,滄桑他說“什麼也別說,。。。求你”

他從400多名實習生里挑中她,魔鬼般苛刻的逼迫她在最短的時間強大,積累足夠的資本,他為她安排好一切,唯一的要求就是她的努力和堅持。沒有他就沒今天的Juno。他給她劃了道結界,他是她的盾牌。

DU她的上司,老師朋友。

她眼裡泛起水光,咬住嘴唇,點點頭DU長吁了口氣她終是狠不下心來的。他知道她的弱點所在,蛇打七寸,一擊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