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22章

恐懼

    袁帥在醫院空蕩蕩的走廊里疾步而行,他放輕動作推開病房的門。有人從病房外套間的沙發上站起來迎向他他們對視著,火光在眼神交匯間迸發。

江君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飛機上,她試著坐起來,卻發現自己被牢牢的束在病床上。昏暗中她低低叫著“袁帥”

“醒了?”斜下里伸過一隻大手貼在她臉上,冰涼的讓她打了個寒戰。她側過頭看袁帥,他躲在黑暗裡,連一盞夜燈都沒有開“我們去哪?”她迷惑的問“回家”他把她從病床上解放出來,抱在懷裡用毯子裹好他們“我們回家去”他抵著她的頭髮輕輕說江君看看四周“哪來的專機?”她扯住他的耳朵“叛徒,你告訴我爺爺拉?”

“沒有”他被迫低下頭目光黯淡“你門家不知道呢”

“怎麼了你?”她摸摸他的手“怎麼那麼涼啊”

“你冷嗎?”他抱緊她“我怎麼覺得那麼冷啊”

“感冒了?”她去摸他的額頭,被他握住“君君,抱抱我,只要你抱抱我就什麼都好了”他孩子氣的埋在她的頸窩“抱抱就好了”

誰生病啊,她好笑的想。緊緊環住他。

到了西苑機場,她在隨行保健辦大夫的陪同下上了等候多時的救護車,袁帥並沒有跟來,他這3個小時一直是心事重重的樣子,下了飛機交代好醫生,話都沒跟她多說一句就匆匆離開。

她昏昏沉沉的由著那些醫生護士,抬來搬去,抽血掃描。

朦朧中有人用棉球輕輕擦拭她的嘴唇,她嘟起嘴啞著嗓子說“還知道看我啊”

袁帥笑著啄啄她的嘴唇“這不來了嗎?以後的一個星期咱專職伺候您老人家”

“不許反悔”她半整著眼睛翻了個身靠著“遵命”他拍拍她哄她入睡。

她的電話在他口袋裡不停的震動,他走出病房是DU打來的他想想按下接通,變著嗓音和DU通話他告訴DU江君被家人接回北京修養,醫生的建議是住院觀察2週他不煩其煩的回答著DU對病情細緻的詢問“你是?”DU問“她哥哥”他說“謝謝您的關心,江君我們會照顧”他掛了電話向醫生辦公室走去回到病房的時候電話又開始震動,他看看睡的正香的江君,手指伸進口袋直接掛掉他親親她的臉,小心的把她的頭髮別到耳後。電話又開始震動,他有些煩躁,走出房間,屏幕上顯示“你做的那些事,她知道嗎”擦肩而過的那剎那尹哲問他“操!”手機撞到牆壁,反彈回來,四分五裂的碎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