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4章

男朋友女朋友

    江君18歲那年,尹哲研究生畢業在家複習準備ACCA的考試她依舊讀她的本科,下課後跑去尹哲與同學合租的房子裡,打掃衛生,洗衣做飯。

王菲已經和竇唯結婚,生了寶寶。

報紙上他們坐在餐廳裡對視。

那時她決定要開一家自己的餐廳。一家叫做愛之城的餐廳。

尹哲的家人依然不喜歡她,因為她沒有強勢的家庭,穿100塊3件的襯衫。

她為他煮麵,他很晚回家,大口吃著坨成一團的麵條告訴她他父母逼他跟一個很矯情的女人吃飯,他尿遁。。。

她知道他們家的事情,尹哲的母親是北方某市稅務局長的女兒,他的親生父親是當地主管經濟的副市長,大他母親15歲,有個上小學的兒子跟著前妻在國外,在尹哲4歲的時候他的妹妹出生,很親生父親因經濟問題被判刑,母親帶著所有的財產領著妹妹嫁給了他的繼父,使得他親生父親入獄的罪魁禍首,而他的妹妹竟然是那個男人的親生女兒。尹哲一個人在外公家生活,直到外公外婆去世,他的母親才接他到身邊,那時他已經15歲了。

他是個極度缺乏家庭溫暖的人,儘管他極力爭取。

尹哲告訴她,他喜歡吃她做的東西,有家的味道。

她鄭重的告訴他“我們會有一個家,我是媽媽,你是爸爸,我們是愛人,是彼此的孩子”

她跟奶奶說她愛尹哲,畢業後就要嫁給他,她讓奶奶見見他,見見她愛的男孩。

奶奶笑著說她不害臊,讓她再等等,等到畢業再看也來的急。

那一年,袁帥畢業回國,她和司機去機場接他。

他出閘,沖她揮手,與她擁抱。一個瘦小的女孩推著行李車走到他旁邊。

那個女孩對她說“HI我是喬娜”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還能開心的跟她打招呼,一路談笑風生的回家。

她想起一句詩:[任憑他風吹雨打,我自巋然不動]這是她爺爺曾反復書寫的詩句。

她沒有告訴尹哲喬娜回來的消息。

她沒有告訴袁帥尹哲和喬娜的關係。

她沒有說,什麼都沒有說,只當喬娜是個陌生人。

一切沒有任何改變袁帥成為GT國內辦事處負責人。整日神龍見首不見尾。

喬娜在她當某分行行長的父親安排下進入某國內銀行,不用做多少事卻有著另人羨慕的薪水。

他們的生活和她和尹哲的毫無交集。

生活按照原來的軌跡運進,沒有任何偏離。

她鬆了口氣。

王菲在北京開演唱會。

她和尹哲去看了,她親耳聽見了王菲的愛情,看見竇唯在她身後為她打鼓,他們的女兒有著竇唯的眼睛,王菲的嘴唇。偶像的愛情開了花結了果。她和尹哲的呢?

尹哲參加了ACCA培訓班,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帶她和新朋友認識,紅著臉摟著她說這是我女朋友。

她和他們去迪廳,群魔亂舞般發洩著青春的躁動,有人摸她的屁股,她一拳打斷了色狼的鼻樑,她告訴袁帥,袁帥問她,為什麼打斷流氓鼻樑的不是尹哲?她楞住了,也許沒反應過來,雖然他就在她旁邊,雖然那個人是他的朋友。

報紙上說王菲和竇唯吵架了,在另一個城市裡,住在不同的酒店,他仍幫她打鼓。

她參加辯論大賽,得了最佳辯手,尹哲站在一旁興奮的揮舞著鮮花,同學們尖叫起哄,他漲紅著臉拉她飛奔出禮堂。

尹哲ACCA考試通過了4門,他越來越忙,積極的參加培訓班,和他的朋友去酒吧,去迪廳,再不帶她出去,她想去,她也想有朋友,她像在玻璃缸裡生活的人,鮮活的世界,她看得到,聽得見,卻始終無法觸及。尹哲打碎了玻璃,卻又不願帶她飛翔。

她參加辯論大賽,得了最佳辯手,同學們在台下為她尖叫助威,她捧著鮮花跑向尹哲。他漲紅著臉拉她飛奔出禮堂。

奶奶給她看一份複印的文件,那是尹哲的新近提交的留學申請。申請的學校是袁帥和喬娜畢業的那所。

他要出國,他沒有告訴過她,他的計劃裡沒有她。

奶奶問她怎麼辦?她想都沒想,要去一起去!

她裝作不經意的問他,有沒有繼續深造的計劃,尹哲說再說吧再說吧,和誰說?

和喬娜說尹哲用事實告訴了她她的手指撫過面前的幾本MBA課程筆記,上面用中英文寫著那個女人的名字她竟然天真的以為,她不說,就沒有人會知道,一切會照舊,江君,你根本就是個白痴!

她跟在尹哲身後,看他眉飛色舞的從喬娜手中接過幾本書,看喬娜哀怨的倒在他懷裡,看他憐惜的擦掉喬娜的眼淚,看他搞笑的鬼臉讓喬娜嬌笑不斷。

尹哲,喬娜她的男朋友和她哥哥的女朋友她走到他們旁邊。喬娜站起來,笑著說真巧。她不理只是仔細地看尹哲的臉,那麼的神采飛揚。她想起不久前來看她的袁帥,瘦了好多,眼下泛著青黑。他說喬娜可能有別人了。

她笑的燦爛,付身挽住尹哲“你跟我嫂子,說什麼呢?”

她跟喬娜頻繁的見面,親熱的拉著手,姐妹情深的樣子。

她們無所不談,她滿足了的好奇心,也了解了她想知道的事。

她們逛街,聽喬娜講袁帥如何的愛她,看喬娜眼都不眨一下的花掉尋常人一年的收入。

“圓圓哥哥,對你真好!你可真幸福”她總是這樣說。

喬娜送她條絲巾,她假裝不認識那個牌子,目瞪口呆的看著價簽。

“這是戴安娜王菲最喜歡的牌子,我替你哥哥送你的。”

她低著頭接過,等她離開,順手仍進旁邊的垃圾桶你的東西我不要,我的你也別來搶。

袁帥來找她,依然眉頭不展她知道是為了喬娜她像以前時候那樣抱抱他,他低頭吻她的額頭“你幸福嗎?”他問她看著遠處樹下的兩個人影說“以前有過”

喬娜,你可真狠啊!

她和尹哲2年了,第一次吵架。

尹哲質問她和袁帥的關係,他說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頭疼的厲害不假思索的說,“你就知道喬娜!”

他怔住了,她奪門而出,在操場上不停的奔跑,好似個陀螺,想停下來,鞭子卻在別人手上。

他找到她,像被冤枉的孩子般無辜委屈,他說“我跟喬娜沒什麼”

她說“袁帥是我哥哥”

她相信他。他呢?

他們開始不斷的爭吵,為喬娜,為袁帥,為她的身份。

她不知道喬娜究竟跟他說了什麼,他竟然以為她是袁帥家養的童養媳,在解放五十年後,一個參加革命多年的將門世家會養童養媳?她哭笑不得。

她約喬娜見面,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如果還想跟袁帥好,就請她自重。

喬娜譏笑的問她“你憑什麼”

她把檔案帶推給她,轉身離開。

是狐狸就一定會露出尾巴,是鬼就一定怕陽光女兒這樣,有個挪用公款炒股虧的血本無歸的父親也不奇怪。

她帶著尹哲去了袁帥家,跟袁爺爺,袁叔,阿姨一一介紹說,這是我的男朋友。

尹哲求她原諒,背著她在馬路上走了2個小時。

她催促奶奶盡見他,奶奶答應安排。

尹哲在幫喬娜還債,除了對她,他永遠不會對別人說不,他幫喬娜變賣各種首飾,衣物,四處借錢。

她阻止他,尹哲說我們就是朋友,她有求與我,我幫她是應該的。他說別人都可以不理解我但你不能。

尹哲說喬娜為了你那個混蛋哥哥都崩潰了,出了事,他竟然不管不問。

她冷冷看著他手裡的鑽石吊墜至少有1克拉大。

她清清楚楚的告訴尹哲,袁帥不是混蛋,只是個傻瓜。有錢的傻瓜而已。

袁帥應該知道是她在後面搗鬼,雖然不幫喬娜,但也疏遠了她。

她幾次想對袁帥說,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是怕傷害他還是尹哲,她不知道,也許兩者都有。

其實她不想傷害任何人,但她別無她法。

她的愛情,像在打一場攻堅戰。沒有輸贏,只有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