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2章

妒忌

   回到香港,他們的關係有了明顯變化,袁帥每天給她打無數個電話,她沒接或錯過就發信息問她在哪?在做什麼?

每天晚上他都瘋狂的與她做愛,無度的索要。

她上網查查,據說剛戀愛的人都這樣。熱戀呢,她笑著想她盡可能的早回家,和他做他想做的每件事,她喜歡他在她身體裡的樣子,像極了吃奶的小獸,貪婪的可愛。

她把工作重心偏移到國內方面的業務,GT中國分行的籌建到了關鍵時刻,需要他經常待在那邊,他耍賴要她陪,她就不停的去北決差,歪打正著接了幾樁大生意。

香港方面的工作也容不得她分心,新人馬上要到位,所有的安排不能出一點紕漏。她以飛機為家,在北京和香港之間來回奔波。

DU以為她在全力幫他打天下,更加倚重她。

她心含愧疚,她只想用Juno的身份站在袁帥身後,幫他實現他的雄心壯志。至於DU,她欣賞他,感激他,只能更加用心的幫他做事,希望能儘早安排好一切,讓她離開的安心些。

袁帥幾次提出讓她辭職過來,即使一時無法在GT工作,也可以陪在他身邊。

她拒絕了,她不想閒下來,只有工作才能讓她充實,讓她覺得自己是這個社會中的一份子。她討厭空虛,討厭寂寞,她就想做只勤勞樂的小蜜蜂。

她告訴袁帥,一旦分行事情確定,她立刻辭職,但這之前會一直在MH,她答應過DU要幫他帶出最棒的團隊。她是個信守諾言的人。

她不明白袁帥為什麼要跟她冷戰,他不說,她也不問,之前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彼此有獨立的空間,尊重對方的隱私。

DU給她看八卦新聞[GT高層與高幹美女牽手拍拖,內地首家外資分行前景光明]附著袁某人和某女子進出餐廳的照片。

“什麼想法?”他看著她“你還坐這里幹嗎?趕訂機票去北京啊,晚了連高幹醜女都沒了”

“你還真是個人才,敢逼自己老闆去施美男計?”

“我代表MH未來中國分行的同仁感謝您,這是榮譽啊,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本獻身的”

“敬謝不敏!好了,說正事,看來我們也要加動作了。下週新人就進來,資料在這,你有時間就看看,沒有的話交代SALLY幫你確認好”

“OK”

“一起吃飯?”

“約了人了”

她回到家,把在街角買的雜誌扔在地上上,封面上袁帥的笑的極其噁心。她煮了碗麵給自己,想想已經4天沒跟他說過話了,藉這個機會發洩一下?

她惡毒的笑著撥通​​他的私人電話,想了N聲,他才接,背景一片喧鬧。

“你幹嗎呢?”她大聲問“跟朋友聊天”對方也在嘶吼“還不回來?”

“還沒忙完,你過來?”他似乎找到一個相對安靜的地方“走不開啊,週末也不回來?我買了好多菜”

“我盡量啊,你吃飯沒”

“沒有,等你一起吃!”

“傻丫頭,你。。。。。躲這兒,跟誰甜蜜啊。。。”

她突然聽見女人的聲音,下意識反映出雜誌上的臉“我媳婦兒,我等會過去,。。。。。。。先這樣,你給我好好吃飯,晚點打給你”

她扔下電話,端著麵碗蹲在雜誌邊上看他們的照片“躲這兒,跟誰甜蜜啊~”她掐著聲音學著順手點了個油星兒在那個女人臉上“就甜,我氣死你”。

看著污跡逐漸滲開,胃口全無。

“今天晚上有安排,明天回來。”

“別了,怪累的,我剛好也加班”

“。。。。。。。。”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她掛了電話,想了想,叫秘書進來。

走出機場時已近午夜,開機,馬上有電話進來。

“你怎麼回事,幹嗎關機?”

“。。。。。”

“幹嗎呢你?那麼吵,還在外面?”

“。。。。。。。。。”

“你在哪?”

“。。。。。。。。師傅,霄雲橋”她坐上車“你個小丫頭片子,過來找我!地址是XXXXX”

她掛了電話,低頭翻看剛收到的短信,心情大好。

“怎麼穿這麼少”等車子停穩袁帥迎上來“就知道臭美,走,趕緊進去!”他隨手付了車費“HI,Juno,好久沒見了”她一進門,立刻被人認出跟她打招呼。

袁帥帶她到一個隱秘的吧台旁。

“還是Zeus面子大,連Juno都能請得動”LK的執行董事半醉著說“好了,介紹幾個新朋友給你”袁帥半攬著她“這是劉丹,XX部美女處長”

對方嬌笑著打了下他的肩膀,真人比雜誌上好看點嘛,她看著劉丹“劉丹,這是江君,就是他們老提的Juno,”

“你好”她伸手,對方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便扭過臉喝酒她順勢拍了下在旁邊LK的哥們身上“怪不得DU非要我過來,幫他佔個位子,晚點連湯都沒得喝了”

她笑著衝對方兩個風格不同的女伴舉舉酒杯。

“那敢跟你們搶。。。。”

大家正聊的開心,劉丹突然開口“袁帥,咱們跳舞去吧”

跟誰甜蜜呢?原來是她啊。江君抿了口酒,REDLABLE不錯就是檸檬加的有點多了。

她溜去洗手間抽了根煙,一出門看見袁帥站在斜對門的安全通道裡沖她坏笑。

“你個大流氓!”

她扭著腰走過去。

等她補好妝回來正好聽見劉丹問他“怎麼老不見你太太過來?”

“她在香港啊”

“也不怕你跑了?就那麼有自信?”劉丹似乎喝高了,“不會吧,難道是因為他們說你們是美女配野獸,還計較呢,多久了。”江君一臉的不可置信走到他身邊袁帥把手搭她肩上一副哥倆好的架勢,斜睨著劉丹“我不是怕帶出來太打擊你們的自信嗎?”

“少來”江君推開他“跟美女聊天比跟你們強多了”

“真的假的,妒忌就直說啊”他露出白白的牙齒,伸手去拿火柴,手臂擦過她的胸口,眼睛亮亮的看著她。

“想死我了”他吸吮著她的舌頭,手指在她體內抽送。樓梯間裡幽暗昏黃,她扭動著臀部上下撫摩著他凸起的慾望“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