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08章

回家

    工作結束以後趁空擋第一次來北京的SALLY拉著她到處遊玩,DU竟然也跟著她一起瘋,天還沒亮就拉她起來看升旗,12月的北京早晨,北風呼嘯,天寒地凍,她紅著鼻頭怒視著眼前穿著加厚羽絨服,圍著大圍巾,只露出眼睛的的兩個人。

“為。為什麼我,我沒有”她冷的牙齒打顫“你沒說你要啊”DU無辜的眼睛在寒風中格外刺眼SALLY拉拉她,羽絨手套的冰冷讓她又打了一個寒戰。

“SORRY啊,可不關我的事啊,昨天你面試的時候DU去買來的,你那麼高我的你穿不了啊”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好了,對不住,分你一半”他拉開拉鎖不容分說把她包在懷裡。

她氣瘋了,這是個陰謀!

SALLY曖昧的沖她眨眨眼睛,她想推開他,被他緊緊環住,她想了想,真是跟他糾纏不清了,算了,又沒怎麼樣,就這樣吧。回頭SALLY走了再跟他算帳。

鋼鐵般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她凝神等待國歌奏響,她推開他,站直身體,低聲吟唱。

前進!前進!前進進!

這一刻,她無比赤誠地膜拜著那抹迎著朝陽隨風飄舞的紅色。

儀式結束,SALLY滿臉淚痕的靠過來“Juno,你知道的我以前總覺的自己是香港人,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做中國人是這麼自豪驕傲的一件事”

她仍仰著頭看著國旗,喃喃的說:“你知道嗎,我就是在這裡帶宣誓加入少先隊,在這裡宣誓加入共青團的,多幸福啊”

一方手帕蓋在她臉上,淚水迅速被吸乾,他一臉肅穆的看著她,把她和SALLY重重摟進懷裡。

他們排著隊參觀**紀念堂,仔細誦讀著烈士紀念碑碑文,她自豪的告訴SALLY和DU她曾經作為優秀少先隊員在這里站崗,守護著為他們浴血奮戰過的英雄亡靈。

國家,家國,他們在外面漂泊太久了,久的迷失了方向,護照上國籍那一欄裡的中國CHINA似乎只是一個遙遠的名詞,還好,還好他們回到這裡,那面高高揚起的國旗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家一直在這裡。

“有沒有好吃的啊,可別跟我說烤鴨,我都怕了”

她和DU對視了一眼,他說“不然你帶我們去吃地道的小吃?”

她傻眼了,她也沒吃過啊。還好都是半個老外,好騙的很。

她決定帶他們去她唯一認識比較熟的地方,西單,她記得那邊胡同里的羊肉串和滷煮很地道。

很有默契的沒有叫出租車,他們順著班駁的紅牆走到她曾經住過很多年的地方,很多人在南門外照相。

“好有型啊”SALLY對著門口的警衛狂按相機,還好奇的往門裡看“Juno,你說這牆後面是什麼啊”

“你闖進去看看,有命回來再講給我們聽”DU好笑的打趣道。

影壁後面是南海南海以北是中海,中海連著北海。她在心裡告訴她看準時機,SALLY跑上去佔了個有利的位置,大聲叫她一起來照相,她苦笑著搖頭。

這門樓是道界碑,同里面的某些院落一樣,代表著這個國家絕對的權利和威嚴。

但她還是照了,在DU和SALLY的左右夾攻之下,她第一次在家的正門口拍下一張照片。

西單早就不是她認識的那個西單,問過出租車司機後大家直奔東直門簋街。

“為什麼這裡叫鬼街啊?”

“以前這裡是墳地,你拼命吃的麻小就是吃屍體長大的”

噗,噗望著SALLY沖向洗手間的背影DU拍了下她的腦袋“淘氣鬼”

她心安理得的剝著麻辣小龍蝦,誰叫他們吃的那麼,自己都沒有了。

“明天我們就回去了,你留下休假吧”

“恩”

“你好好考慮一下。以後你的工作重心要偏北京這邊一些,香港那邊沒有多少空間了”

“恩”

“自己好好保重”

“你也是,還有麻煩把你的油手從我頭髮上拿下來”

“。。。。。。”

“我們有協議的,要跟以前一樣的,你這樣的態度,SALLY會怎麼看,她不會說,但別人看到怎麼辦。。。。。”

他的手指點住她的嘴唇。

“不用擔心,所有的事情交給我,你只要安心工作,好好休息就可以了,別拒絕我,我沒辦法控制,但我會有分寸,不會讓你為難”

她還想說什麼。看見SALLY回來,停了下來。

隔日上午,她送他們離開酒店,一輛黑色的轎車早已等在門口。該回家了。

打開車門,發現袁帥坐在車裡笑嘻嘻的看著她。

“還讓不讓人活了,你就真那麼怕我跑了?我就那麼沒有自覺性?”

“你的表現,決定了黨和人民對你的態度,你交槍,我就不殺”

“。。。。”

“趕緊的,護照,錢包還有煙都給我”

“大哥,蛇頭都沒您狠”

“您爺爺更狠,拐杖都拎出來了,我一直納悶,老爺子身體那麼好,非弄個拐杖在家里幹嗎?原來是為今兒預備著呢,真是高瞻遠矚啊”

“不是不殺嗎?”

“是不殺,頂多弄個殘廢什麼的,別怕,腿斷了哥哥背你,手斷了你奶奶餵你,手腳都斷了還有你爹媽養你呢”

“我爸媽也回來了?”

“對,你等著吧,全民公審啊”

“咱倆私奔吧,真的,就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