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05章

交鋒

   袁帥的私人電話在沙發上不停地震動。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睡在江君的懷裡,她仍在睡,渾身瀰漫著香甜的味道。

他輕輕動了一下,她換了個姿勢,大腿攀在他的身上,引得他不自覺的呻吟出聲。

手機毫無自覺的持續著低沉沙啞的震動,她不滿的嘀咕了一聲,翻身藏進被子,他好笑的拍拍她撅在外面的屁股,拉好被子。

手機屏幕上閃動著一串全是0的號碼,他下意識的回頭看向臥室,走到陽台關好玻璃門,對著臥室的方向,按下通話鍵。

他輕聲說:“首長,您好”

她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出奇的好眠,除了。。。。酸痛。

袁帥在隔壁套房的健身室裡跑步,這傢伙的身體素質還真好。

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但一時又找不到那裡不對,她洗完澡,聽見袁帥講電話的聲音才想起竟然一天自己的電話都沒有響,千古奇聞。

翻遍了皮包也找不到,她坐在沙發上仔細回想,確定手機應該落在DU的車裡。

家裡沒有坐機,又不能拿袁帥的電話,她猶豫了一下寫了張便簽貼在門口拿起皮包去樓下借電話。

DU坐在樓下的咖啡座裡,手提電腦旁並排放著2個手機,同樣的型號,同樣的顏色。

她慢慢走過去,坐到他對面。

他沖她笑笑把手機推到她面前“糊塗蛋,幾百K的生意差點就沒了。還不請我吃飯?”

“改天吧”

“睡了一天?”

“恩”

“也好,休息一下,你這裡的保全工作真不錯,怎麼問都不講你的房號”

“。。。。”

“怎麼了,你。。。。”他忽然頓住,視線在她身後徘徊。

她回頭看見袁帥拿著她的錢包走了過來,與她同款的白色高領毛衣,深蘭色的牛仔褲。穿幫了,她心中暗嘆,傻子都能看出來他和她穿的是情侶裝,更何況他手裡拿的是公司週年慶時她抽獎拿到的larue的限量版刺繡錢包,DU當時還嘲弄的說她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HIDU,Juno週末還在忙?”

“是啊,有點事情跟Juno講,好巧”

“那你們繼續,不打擾了,DU有空一起打球啊”

“好啊,就怕你太忙”

“我朋友還在等,先走了,Juno到時候和你老闆一起來玩啊”他熟稔的拍了下DU的肩膀接過服務生遞來的咖啡,付錢離開“Zeus,也住這裡? ”

“是啊”

“你們是很熟?”

她笑出來“是啊,我們是老鄉呢”

“真巧”

她聳聳肩不置可否的笑著,這年頭,人人都在演戲,不修煉到影帝影后水平他們能混到現在?

“你有沒有其他聯繫方式?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總不能一直這樣傻等吧?”

“沒有,我會盡申請一支新的電話做備用”

他嘆了口氣,伸出手撫摩她的臉,她迅速挪開。

他看著她,靜靜的看著她,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她躲閃著他的目光,尷尬,不知所措。

她聽見他說“跟以前一樣!”

她說“本來就跟以前一樣”

這世界太現實了,還是做搭檔實惠些,得不到感情,至少還有美金,有了美金還怕沒有人愛麼。

他告辭堅持送她上電梯,她隨便按了個樓層,笑著SAYBYE。

一進門,就被袁帥拉過去一通爛啃,她捂著脖子想,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從外面吃飯回來,她繞道去樓下的STARBUK,服務生小妹迎上來笑的曖昧,趁等咖啡的關口,她和她隨意攀談“剛剛那位先生很鍾意你哦,等了一天拉,剛剛還問我你的事情,我什麼都沒說哦。好有男人味啊,不過袁先生也好帥,身材又好,你那麼漂亮,他們都在追你吧。好羨慕啊。”

她笑著不答,問她“你喜歡哪個蛋糕?”

“啊?SchwarzwaelderKirschtorte啦,好好吃”

“那要2個,再加一杯熱飲”

小妹拿出蛋糕給她,她接過雙手遞還給她“請你的,謝謝你記得在我的CaramelMacchiato裡少放焦糖。”

她又指指外面沖她眨眨眼睛“你也很幸福啊,叫你的小朋友進來喝東西,外面好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