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03章

天堂之路

 進MH時她只有22歲。

拿應用數學碩士和MBA兩張名校文憑GT美國總部資優實習生。

DU親自面試她,2個小時後他對她說,歡迎你加入MH。IBD是天堂還是地獄由你來決定。

她還沒讀懂這句話,他已經用行動告訴她,天堂就是地獄,地獄還是地獄。

狗屁數學碩士,狗屁MBA,狗屁資優實習生。。。

DU一次又一次把計劃書甩在她臉上,用惡毒的語言攻擊她的智商和學歷,她開始懷疑是不是真如他說的她根本就是個白痴。

這個混蛋似乎後悔招她進IBD,用一切辦法另她知難而退,完成自己本職工作以外額外還要做大量的基礎性工作,甚至連秘書的工作也要她做。她不想認輸,更加的努力。

可惜她是新人。人脈,資源根本無法和其他老手比較,儘管她拼盡全力,儘管不少客戶開始認同她,但成績仍然被甩在後面,她知道很就可以如他所願"GOOUT"了,雖不甘心但沒有辦法,投行里業績是武器,沒有業績她只能被殺或自殺。

當時的主管LINDA暗示她主動辭職,其他部門也曾對她投過橄欖枝,但她卻決心死磕到底。一天不正式通知她解約,她就拼上一天。

他沒有動她,只是變本加厲的打壓她,指示LINDA分配給她旁人碰都不願碰的CASE,項目不大客戶卻極其難搞,複雜煩瑣,反复無常。最可恨的是一個項目組要做的事情就她一個人幹,部門同事因為DU的關係不敢幫她,她瘋了一樣的查看股票數據,分析模型,反複選擇工具,一遍又一遍的重寫計劃書。每天做足20小時。

偶然在廁所聽到,LINDA是DU的情婦。她心中狂罵,做夢常夢到他太太領著幾十個流氓去捉姦將2人打成豬頭,齊齊拉去浸豬籠。笑醒後繼續認命的受這對狗男女的虐待,。

袁帥想幫她,她拒絕,選擇了這行,進到最好的投行最賺錢的部門做最核心的業務,她珍惜,人家不都說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她不稀罕做人上人,只是不想就這樣放棄。都說人的潛力是無窮大,她驗證了這一點,每每被逼到極至卻總能絕處逢生,靈魂驅趕肉體不斷接受極限的挑戰,不斷創造奇蹟。

勤奮終有回報,客戶對她十分滿意,大肆吹捧,如此一來不少棘手偏門生意找上門來,零零碎碎加起來竟然小有成績,她看到生機,刻意運籌挖掘,別人看不上的她要,別人放棄的她接手,再麻煩再困難她咬牙挺住。IBD不給她天堂,她就自己建一片樂土。

有一天她有了自己的團隊,有一天袁帥很自豪的告訴她GT要獵頭去挖MHIBD的Juno。有一天Juno的名字終於牢牢的佔據了IBD業績榜TOPONE的位置。

她成為VP被正式任命的那天,剛好是她在MH的兩週年紀念。

DU引她到一間辦公室門口微笑著伸出手:“歡迎來到天堂”

“天堂還是地獄由你來決定”那時他這麼對他說他指給她天梯的方向,看著她踏著荊棘和沙石,一步一步,向上攀爬。堅持與放棄,地獄與天國,只在一念只間。

她看著刻著Juno。JIANG的鎦金門牌,伸手與他相握。左手的指甲在手心生生挖出個血洞。

那一年她25歲,十年的時間造就了一個叫Juno的女人。

goodbye江君!

15歲那年她有著無須任何顏料修飾的粉嫩面頰,如同待開的茉莉花蕾。她是城堡裡無憂無慮的公主在情竇初開的時節,愛上一個注定不屬於她的人。

他與她同一所中學,只是她讀初中,他早已畢業。

她著急回家撞倒頂著瓢潑大雨回學校做考前動員的他,雪白的襯衣上滿身是泥水她道歉。他羞澀的微笑,笑容裡瀰漫著牛奶般的甜香。她臉紅了。。。。

他高考英文幾乎滿分,口語純正,他說他畢業後要去美國找他心愛的姑娘。

他說她在國外讀大學連續3年拿了全額獎學金。他說她出國前把他所有的衣服都洗的干乾淨淨。。。。他說這些的時候一貫憂傷的眼睛裡充滿了甜蜜和驕傲。

他把她當妹妹,給她看他們的合照。陽光下兩個人頭靠在一起,笑的那麼刺眼。

她很仔細的看那個女人,小小的瘦瘦的,根本沒她好看。

她不想做他妹妹,她要做他女朋友,她要他在說起自己的時候眼中也閃爍同樣的光芒。

她唯一不如那個女人的就是成績,她除了數學好其他科都很差,尤其是英文。

但沒關係,她想做的一定可以做成。

她休學了,跑去美國找袁帥,他是她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才是她哥哥。

袁帥出身將門世家。他的爺爺和爸爸是大將,他姑姑是少將,姑父是中將。他自己是“麻將”。為了徹底擺脫軍閥統治,棄武從商,拿著全額獎學金一個人跑來美國讀商學院。父母早就想讓她跟著來,可爺爺奶奶堅決反對。

她給袁帥看她偷偷翻拍的合照,告訴他這個男孩叫尹哲,是她男朋友,跟他一樣學習特好,在國內讀最好的大學,最熱門的院系。她覺得她說這些話的時候也是驕傲的“你好好看我的眼睛,有什麼不一樣?”

他仔細的看,認真的看,皺著眉頭伸出在她眼角抹了一下“眼屎”

“這誰啊?挺面熟的”他指著旁邊的女孩“這是他。。。。。女朋友。。。叫喬娜。。。。。也在美國”

袁帥抱著她,使勁兒捏捏她的鼻子:“說吧,你想怎麼著?”

一年以後她上了國內最好的大學,最熱門的院系。

她堅持住在學校的8人宿舍,和同學合買100塊3件的白襯衫,吃5毛錢一串的羊肉串,自己洗衣服,顫悠悠的拎著兩個暖瓶去水房打水。

她寫信告訴袁帥她去了公共浴室發現自己身材很爛,同學叫她太平公主。

過幾天她收到他寄來的件,打開是幾條WOLFORD水墊文胸。

她穿上漂亮的長裙挺著胸脯對著鏡子傻笑。

她找來尹哲的課表,偷偷跟在他後面,細細記下他的作息習慣。

她頻繁出現在尹哲經常出現的地方,直到他驚喜的叫住她。

終於她正大光明的出現在他的生活裡。

“這是我妹妹,漂亮吧”他這樣跟同學朋友介紹她。

她安分扮演著妹妹的角色,聽他講他和喬娜的分分合合,與他分享一切的樂與哀愁。

她開始喜歡王菲,那個時候那個女子剛把名字從王靖雯改回王菲,她看見報紙上的照片感動的哭了一宿。她為了她愛的竇唯,情願在胡同口上公廁。她為了他愛的尹哲,擠在8個人的簡陋宿舍。她覺得她們是一樣的,為了愛可以放棄一切。

她發EMAIL給袁帥告訴他,她要去在香港,要去看王菲的演唱會,她要親耳聽見她的愛情。

袁帥回信告訴她,一看竇唯就不是什麼好鳥,那麼好的姑娘糟蹋了。

她賭氣不理他他打電話叫她等他回來,一起去聽。

她讓人從香港帶來王菲的CD,各種關於她的雜誌,她會唱她的每一首歌,最愛的是“矜持”她看著她和竇唯的分分合合,她祈禱老天保佑竇唯一定要愛她。一定,必須要愛。

朋友們都替她不值,除了帥點,他還有什麼啊。怎麼就那麼喜歡呢?她心裡也感到委屈,為什麼啊,為什麼是他啊?

竇唯和樂隊的一個女人好了,尹哲喝醉了躺在她們宿舍樓下,告訴她喬娜愛上別人,要跟他分手,他問她:你愛我嗎?

她問袁帥你猜竇唯有沒有問過王菲這句話?她說我跟尹哲表白了,我終於對他說我愛你。

那天他哭著說為什麼我愛的不是你。

那一刻,她竟然有種解脫的感。

如果愛可以選擇,她一定不會愛他,不是她不想選擇,而是她無法選擇。

袁帥回信傻瓜,就這麼輕易說了?不是表白,我愛你是誓言!

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王菲和竇唯也還在一起她發EMAIL給袁帥告訴他尹哲是她男朋友了。

等了很多天都沒有回音,她打電話過去,一個女孩子接的電話。她沒說話就掛了。

她告訴奶奶,圓圓哥哥有女朋友了,我要有嫂子了。

他帶她去爬山,背著她走到山頂,在她懷裡睡的像的孩子。

她去他宿舍,一口氣洗掉他所有的床單,被罩,他一勺一勺餵她吃晚飯他們每天一起自習,他整理ACCA的複習重點,她寫完複變函數的作業。

他說為什麼我以前沒有發現你那麼可愛?

他送她玫瑰花他說我愛你。。

一切美好得不像話,王菲還在繼續她跟卻竇唯的苦戀,她是天后級的明星,他是潦倒的個性歌手,雲與泥的結合,命中註定的劫難。

她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只知道她父母長期在上海工作,她跟爺爺奶奶住在靈鏡胡同附近,她見過他的家人那時她穿著平價的純棉襯衫,下巴微微仰起微笑著面對他母親和繼父的冷眼。

他抱著她說對不起,這樣勢利的家人另他羞愧不已。

她很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局面她床頭有一個檔案袋,裡面是尹哲的人生。奶奶說是個好孩子,可惜了有這樣的一家人。

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執意固守著內心的童真,像初到人世的嬰孩般微笑。她沉淪在天使的笑容裡無可自拔。

她貪戀,,她忘記了上帝的存在,,她迫不及待的與他分享愛情果的甜美直到她從雲端落下那一刻,才猛然醒悟,原來夏娃愛上是有著純潔笑容的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