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98章

“嗯。”沈錦應了一聲,摟著楚修明蹭了一下後,就躺回**閉眼睡覺了。

楚修明線用涼水衝洗了一下後,就穿上衣服到了院中的小廚房,因為沈錦的吩咐,此時小廚房中已經沒有了值夜的人,不過爐子上還有熱水,楚修明舀了一些就拎回了屋中,兌好後用布巾給沈錦擦拭幹淨,又把髒水給倒了。

確定沈錦睡著了,這才給她掖了掖被子,換了衣服往外走去,嶽文已經等了很久了,楚修明對著嶽文點了下頭,對著安平吩咐道,“別打擾了夫人休息,讓趙嬤嬤給夫人熬點雞肉粥,蒸點奶饅頭。”

今天正好輪到了安平守夜,因為楚修明和沈錦在的時候並不喜歡人在裏麵,所以她們都守在了旁邊的耳房,此時聽見楚修明要離開了,她就出來了。

“是。”安平恭聲應了下來。

楚修明這才帶著嶽文往議事廳走去,“什麽事情?”

嶽文低聲說道,“甲組傳回了消息……”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等天亮後,就去請了趙管事、王總管、趙端、林將軍……他們過來。”

嶽文恭聲應了下來。

楚修明想了一下接著說道,“把徐源也請來。”徐源正是那個領命去山脈火燒糧草的人。

嶽文都記了下來,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就問道,“將軍,要不要讓人給你做些東西吃?”

楚修明點了下頭,“讓廚房下點麵。”

“是。”嶽文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就先退下去找了廚房,因為知道楚修明不想打擾沈錦他們,就去了大廚房讓那邊的人給楚修明下了麵。

天已經微微亮,大廚房這邊的人已經開始忙活了,聽了嶽文的話就趕緊下麵了,還給嶽文也下了一份。

楚修遠、王總管和趙管事他們本身就住在將軍府,倒是來的最早,而趙端住的離將軍府比較近,甚至顧不得用早飯就直接趕了過來,林將軍、吳將軍和金將軍三個人要晚一些,不過到的最晚的是徐源,他在軍營,嶽文送了消息後,還要給他上峰打個招呼。

廚房的麵是早早就備好的,楚修明也猜到這些人都沒有用飯,索性來一個人就讓廚房送碗麵,這麵沒有主院小廚房做的精細,不過用骨頭湯做的底,也差不到哪裏,徐源是第二次來這裏,和第一次不同,這次也是有位置的,在最末的地方,不過就算如此,徐源心中也忍不住的激動,這個議事廳可謂是邊城權力最集中的地方。

等人來齊了,楚修明才說道,“剛剛得了消息,山脈那邊把守的很嚴,他們至今能得到的消息有限,不過離那個山脈最近的鎮上,都傳言那鬧鬼,每月十五的晚上陰兵過界,聽說附近村子因為有人好奇,有個小孩還撿到過銀元寶,隻是在第三天的夜裏,整個村子的人都消失了,按照他們的說法是因為得罪了山神。”

趙端皺眉說道,“無稽之談,怕是因為英王世子每月都要往山中運送糧草輜重銀兩,而怕有人覺得異常,這才故意放出來的流言,而那個村子的小孩恐怕是看到什麽不該看到的,英王世子怕被人察覺,有想要讓眾人當真害怕,故意如此。”

王總管眼睛眯了一下說道,“恐怕那邊的地方進容易,出就困難了。”

楚修明點頭,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甲組的人花費了不少功夫,這才把消息傳出來。

趙管事問道,“那個英王世子的使者,來此是何意?”

楚修明雙手交叉放在書桌上說道,“我暫時不準備見他。”

金將軍皺了下眉頭說道,“將軍可是另有打算?”

楚修明點頭,“這個人來的時候,正好是嶽文領命送薛喬離開的時候,薛喬和這個人也見了麵。”

趙管事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楚修遠問道,“哥,那我去見?”

“讓夫人接見。”楚修明沒有賣關子直接說道。

趙管事和王總管對視一眼,神色都有些同情了,金將軍他們也聽說了不少夫人的事情,想到當初朝廷的使者和後來的茹陽公主他們,這些人也覺得其實交給夫人也是不錯的選擇。

趙端雖然見識了沈錦如此招待薛喬的,可是薛喬和這個使者並不一樣,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麽,卻被坐在身邊的趙管事按了一下手,倒是楚修遠一聽就笑了起來說道,“交給嫂子好。”

楚修明點點頭沒再說什麽,而是把對茹陽公主和薛喬的一些安排說了出來,趙管事眼睛一亮說道,“這樣極好,為了活命那個薛喬也知道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這樣讓她什麽都不知道,反而她心中沒底,更容易誤導了英王世子,而茹陽公主……有忠毅候他們在手上,茹陽公主回去後,對我們更是有利,她這般的身份想來沒有人會懷疑她是細作,隻是誠帝生性多疑,對茹陽公主也不會信任,畢竟忠毅候他們都還在邊城。”

不過他們早就開始埋線了,為此還送了不軍功到忠毅候的頭上,不僅是茹陽公主的密信,請功的折子,還有當初那些被誠帝安排過來的人,所以在誠帝心中已經相信了忠毅候他們在邊城站穩了腳跟,雖然沒辦法和楚修明抗衡,卻在他的大力支持下,使得楚修明也忌憚忠毅候,就算到了現在的情況,也不敢動忠毅候分毫,這也是他有底氣的原因。

眾人商量了一番,徐源一直以一言不發的聽著眾人的話,心中倒是有些疑問,他也是知道將軍夫人的,將軍夫人在剛嫁過來就與他們同生共死,還舍命維護邊城的那些孩童,這讓眾人心中對將軍夫人都是又敬又佩的,過年過節給眾人發了新衣一類的,其它的就沒什麽將軍夫人的傳言了,他們都以為將軍夫人隻是幫著將軍打理內院,做一些雜事而已,可是瞧著今日眾人的態度,像是不僅僅是這些,恐怕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將軍夫人還做了不少事情。

“徐源,你怎麽想?”楚修明看向徐源問道。

徐源雖然在想將軍夫人的事情,可也注意聽了楚修明他們的話,聞言說道,“不知將軍問的是哪方麵?”

楚修明開口道,“你準備帶多少人?”

徐源想了一下說道,“十人足矣,隻是還需一些人的配合。”

楚修明點了下頭,“甲組那些人的聯係方式我會告訴你。”

徐源恭聲說道,“定不負使命。”

楚修明並沒再多問什麽,隻是說道,“把人都活著帶回來。”

徐源起身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起身走到了議事廳的中間恭恭敬敬行了一個禮。

這樣的態度表現了一切,寧死也要完成任務,如果可能他也想把所有人都活著帶回來,可是徐源甚至不敢保證自己能不能活著回來。

楚修明也沒有再問,金將軍等人心中歎息,就算是見慣了生死,在麵對這個的時候,眾人心中也不好受。

“徐源一會跟我去書房。”楚修明開口道,“先坐下吧。”

“是。”徐源這才回到位置坐下。

眾人又商量了一些事情,楚修明就帶著徐源和楚修遠去書房了,進去後楚修明就把一張地圖交給了徐源,徐源看了一眼正是那片山脈周圍的地圖,比在議事廳掛著的那個天啟地圖還要仔細,不管是河流還是村落都仔細的標了出來,士為知己者死,徐源手指輕輕摸索了一下地圖,說道,“將軍放心。”

楚修明點了下頭,開口道,“都坐下。”

徐源等楚修遠先坐下後,這才擇了位置坐好,楚修明鋪開了另一張地圖,說道,“你準備怎麽帶人去,這些我都不過問,這十個人你也可以自己選擇,等你們撤離的時候,從這裏走……”

楚修明指著地圖細細說了起來,“到時候我會帶人在這裏接應你們,在完成任務後,不用管其他的,就朝著這裏跑,就算後麵追兵再多也無礙,你們隻要考慮怎麽平安的逃過來就好。”

徐源皺了下眉頭說道,“將軍,這般的話容易暴露……”

“無所謂。”楚修明開口道,“瑞王和瑞王妃已經從京城逃了出來,我派沈熙去接應了。”

徐源想了一下說道,“其實這般也好。”其實隻要是邊城的人,怕是沒有喜歡誠帝的,如果楚修明振臂一呼,他們甚至不會管這是不是造反,而是選擇直接跟著楚修明打進京城,他們並不覺得鎮守邊疆是苦的,可是卻無法接受他們、他們朋友用生命和鮮血鎮守著邊疆保護著百姓,麵對著那些豺狼一般的敵人時,他們還要防備著身後的刀子。

在所有兵士眼中,背叛是最讓人無法接受的。

“將軍隻要下了決心就好。”徐源他們其實都私下討論過,楚修明到底是為什麽忍耐下來的,並不是為了誠帝,而是為了天下的百姓,不過如今英王世子又冒出來了……

楚修遠身份的事情,就算在邊城也是個秘密,隻有個別人知道,所以徐源不知道是正常的,不過此時他們也沒準備說出來,並非是不信任徐源,而是有些事情知道了,對徐源來說反而是一種負擔。

楚修明開口道,“還有一件事交與你。”

“將軍請說。”徐源恭聲說道。

楚修明說道,“這趟去,看看能不能查出那些蠻族是哪個部落的。”

雖然那些人都被楚修明他們統稱為蠻族,卻是不同部落的,而且他們之間也是有差別的,那種差別很細微,徐源自然是知道,應了下來。

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你還有什麽放心不下的嗎?”

“屬下家中還有其他兄弟。”徐源開口道,“所以並沒什麽。”

楚修明點了下頭,“記得選走的人,也做個詳細登記。”

“是。”徐源明白楚修明的意思,若是他們真的死在了外麵,邊城也會對他們的親屬進行安排和照顧的。

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了,徐源就告辭了,楚修遠親自去送他,出了書房門的時候,楚修遠拍了下徐源的肩膀說道,“活著回來。”

徐源笑了一下說道,“是,屬下一定盡全力完成任務活著回來。”

楚修遠嗯了一聲,心情到底有些低落,倒是徐源心中已經有了成算,本身隻有三四分的把握,此時也變成了六分,因為不僅有提前安排去吸引的噓頭,還有楚修明親自去接應這點,都使得他們更加安全,“少將軍,屬下有一事不明。”

“你說。”楚修遠開口說道。

徐源問道,“為何在將軍說把那英王世子使者交給夫人後,不管是您還是王總管他們瞧著都很放心?”

楚修遠聞言說道,“因為嫂子很可靠啊。”想了想就把當初邊城剛剛解圍後,朝廷使臣的事情說了一遍,除此之外還有茹陽公主他們的事情,因為薛喬畢竟牽扯到了私事,倒是不好多說什麽,而楚修遠離開邊城的事情更是秘密,也不好說。

徐源聞言心中也明了了,笑道,“有將軍夫人,也是邊城百姓的福氣。”

不僅是楚修遠和徐源在討論這件事,就是趙端也在問趙管事為何不讓他說話,因為有些事情趙端也參與了,所以趙管事解釋的更加清楚一些,趙端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們當時的表情好像滿是同情……”

趙管事哈哈一笑說道,“一物降一物。”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將軍夫人那般的還真是克星的一樣的存在,其實不僅因為沈錦喜歡直來直去,還因為身後站著一個楚修明,一力破萬巧,這個力也是很重要的。

而被眾人談論的沈錦此時還在**睡的正香,東東醒了以後就被送到了陳側妃那裏,東東、晴哥和寶珠他們年紀相似,也能玩到一起,他們身邊都圍著伺候的人,倒是不會累著陳側妃。

沈錦醒來的時候,已經日頭高掛了,楚修明自然沒有在房內,等趙嬤嬤她們伺候著她梳洗更衣用完了飯,沈錦又去了陳側妃那裏和母親說了一會話,索性留在了陳側妃那裏用了午飯睡了午覺,隻是睡的正香的時候,忽然坐了起來,把陳側妃嚇了一跳,問道,“怎麽了?”

“我好像把夫君交代的事情忘記了。”沈錦撓了撓臉說道。

陳側妃問道,“什麽事情,可別耽誤了才是。”

沈錦其實並不困,隻不過是習慣了睡午覺而已,此時想起來索性就不睡了,說道,“夫君有點忙,讓我幫著見一下英王世子的使者,問問他有沒什麽事情。”

“那趕緊去。”陳側妃開口道。

沈錦應了一聲,叫了安平進來給她更衣說道,“那我把東東留在這裏了啊。”

“恩。”陳側妃也起身了,沈錦因為覺得很久沒和母親一起睡過了,這才中午和陳側妃一並休息,此時卻也不能再睡了,“若是忙,索性就把東東留在我這邊,兩個孩子和三個孩子沒什麽差別的,還有安寧在幫把手。”

沈錦說道,“我知道了。”不過每晚楚修明都習慣了先去看看兒子,回來的早的話還要陪著兒子玩一會,若是真留在了陳側妃這裏,雖然楚修明不會明說什麽,可是眼神時不時會往東東睡得小房間看一眼,想來心裏也是舍不得的。

陳側妃沒有再多說什麽,沈錦梳妝好就先回了內室,然後讓安平告訴嶽文,請了英王世子的使者來客廳。

趙嬤嬤今日是陪在沈錦身側的,低著頭沉默不語,就像是一個普通的老嬤嬤一般。

嶽文很快就帶了人來,英王世子派來的使者看著三十上下,穿的有些厚,氣色倒是不錯,見到沈錦的時候,眼神閃了閃倒是恭恭敬敬行禮說道,“在下鄭良參見郡主。”

沈錦聞言就笑了起來,“既然是在邊城,就不要在稱呼什麽郡主了。”

“是在下失禮,侯夫人莫見怪才是。”鄭良也開口道。

沈錦點頭說道,“無礙的,坐下吧。”

“是。”鄭良這才擇了位置坐下,嶽文就站在鄭良的身後,安平端了茶水糕點來擺放好後就回到了沈錦的身邊。

沈錦問道,“英王世子可是有什麽事情?”

“世子已經繼承了英王的爵位。”鄭良的神色恭順,也不過是神色而已,他從最開始就存了挑撥試探的意思。

沈錦疑惑地看了鄭良一眼問道,“皇伯父竟然下旨讓英王世子襲爵了?莫非他們和好了?”

鄭良臉上的神色僵硬了一下,隻要是人都知道不可能,“世子繼承爵位,自然不需要誠帝的同意。”

“可是英王這個爵位就是朝廷冊封的啊?”沈錦皺眉說道,“為什麽不需要經過朝廷的同意?”

“因為如今的朝廷是偽朝。”鄭良義正言辭地說道,“誠帝殺父弑兄,這等惡人……”

“等等。”沈錦看向鄭良說道,“其實不管是皇伯父還是當初的英王,他們的目的不是一樣的嗎?如果當初英王成功了,想來他們做的事情也差不多。”見鄭良還想再說,沈錦直接開口,“別用外麵那一套騙我啊,我們可是親戚,我父王都和我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