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97章

茹陽公主和忠毅候回到住處的時候,就看見幾個兒女都在等著他們,臉上都是惶恐不安,忠毅候開口道,“沒事的,先下去吧。”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這才都回到了自己房中,茹陽公主坐在滿臉喪氣地坐在椅子上,問道,“他們到底是什麽意思?”

忠毅候雖然發胖了不少,可是腦子也沒糊塗,聞言說道,“不管是什麽意思,除了按照他們安排的路走外,還有別的辦法嗎?”

茹陽公主抿了下唇,閉口不言了,忠毅候看向了茹陽公主說道,“起碼這樣也好,不用我們一家都留在這裏,公主你回京後,不管永寧侯他們交代了你什麽事情,你都不要做。”

“可是這樣……”茹陽公主猶豫地看向了忠毅候,“駙馬你們怎麽辦?”

“沈錦畢竟是瑞王的女兒,隻要瑞王還在京中,他們多少都要有些顧忌的。”忠毅候安慰道。

聽到忠毅候這樣說,茹陽公主心中更加不安了,反而說道,“算了,反正當初的密信已經送給父皇了,就算……就算我再說什麽父皇也不會相信的,更何況……我覺得永寧侯可能沒有不臣之心。”說到最後一段的時候,茹陽公主也有些底氣不足了。

忠毅候搖頭說道,“這樣太為難公主了,而且很危險,公主回京後就把邊城的情況如實告訴陛下。”

其實茹陽公主在剛知道永寧侯要送她回京的時候,想過這點,可是在知道隻有她一人回京的時候,這個想法就消失了,如今忠毅候竟然如此勸她,讓茹陽公主心中又愧又疚的,也不看去看忠毅候的眼神,見到茹陽公主這般神色,忠毅候最後一點心虛也沒有了,伸手握著茹陽公主的手說道,“能娶公主,是我這輩子的福氣,以後我都不能照顧公主了……”

“駙馬。”茹陽公主打斷了忠毅候的話,“不會有事的,我也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忠毅候還想再勸,茹陽公主伸手捂住了忠毅候的嘴說道,“駙馬,放心吧。”

將軍府中,回到邊城後,楚修明就按照當初答應沈錦的,天一冷就在屋中地上鋪上了厚厚的皮毛,不過因為東東時常跟著沈錦睡得緣故,這皮毛倒是沒有鋪到正屋中,趙嬤嬤她們專門在旁邊收拾了一間屋子,裏麵的家具都是專門讓人做的,地上先鋪著專門做的厚褥子,上麵才是毛絨絨的皮毛,還擺了不少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軟墊。

有時候天氣不好了,沈錦就會帶著東東到這邊來玩,在送走了茹陽公主後,沈錦就抱著東東過來了,還讓安平去和陳側妃打個招呼,問問她要不要也帶著晴哥和寶珠過來,到最後陳側妃隻讓李媽媽把晴哥給抱了過來。

晴哥比東東大一些,隻是瞧著沒有東東壯實,這兩個小的倒是熟悉了,李媽媽把晴哥放下後,東東朝著晴哥那邊爬去,因為鋪的東西太軟了,東東爬的並不穩當,到了晴哥那裏的時候,一下子趴到了晴哥的身上,像是覺得好玩似得,還仰著小腦袋看向沈錦,“母七!”

晴哥也沒生氣,就老老實實被東東壓在身子下麵,還劃動了一下四肢,然後像是和東東打招呼一樣,“啊。”

沈錦坐在中間的位置,伸手拍了一下小不點的大狗頭說道,“去。”

小不點這才站起來,然後走到東東他們那裏,低頭咬著東東棉褲的後背帶,然後叼著他回到了沈錦的身邊,這才把東東放了下來,東東像是已經習慣了,被叼著的時候動也不動,等放下來後,這才翻身麵朝上看著小不點,“嗷嗚!”

“嗷嗚。”小不點也叫了一聲,然後低頭用涼涼的鼻子蹭了蹭東東。

沈錦拍了拍小不點的頭,拿了一塊肉幹喂給它,雖然東東離開了,可是晴哥也沒有爬起來,反而翻了個身,讓自己趴下露出後背,然後像是小烏龜一樣伸著腦袋,看向了小不點,“啊!”

李媽媽本想彎腰把他給抱起來,就聽見他有些大聲的叫了一下,李媽媽一臉疑惑說道,“這是怎麽了?”

沈錦倒是笑道,“怕是也想讓小不點叼呢。”隨手拍了下小不點的狗頭,指了指沈晴,“去。”

李媽媽剛見過小不點叼著東東的樣子,倒也不擔心,再說她一直照顧著沈錦,也知道沈錦的為人,就笑著站直了身子等在了一旁,小不點果然走了過去像是剛剛那樣叼著沈晴走到了沈錦的身邊這才放下,沈晴這才笑了起來,和爬過來的東東滾成了一團。

沈錦看向站在門口的李媽媽說道,“李媽媽你也進來吧。”

李媽媽笑著應了下來,安平拿了專門做來屋中穿的鞋子來給李媽媽換上,鞋子有些大不過不怎麽走路也就無所謂了,安平笑著說道,“李媽媽小心些,這有些軟。”

“好。”李媽媽也發現了,屋中的人一踩著腳都陷下去了,瞧著就舒服得很,不知怎得,李媽媽就想起了沈錦小時候,那時候她就說過想要一個屋子,可以隨時坐和躺著的,看了眼這屋子,姑娘總算如願了,也怪不得夫人現在這般放心,夫人和姑娘如今也算是福運來了。

等李媽媽也學著趙嬤嬤一般,找了地方坐下後,沈錦笑道,“安平,拿了墊子給李媽媽。”

李媽媽直接抓了旁邊的靠墊來說道,“老奴自己來就好。”

沈錦也不和李媽媽過多客套,見李媽媽坐好了以後才問道,“母親和寶珠呢?”

李媽媽其實有些不習慣這樣的地方,卻也覺得這般坐著很新奇舒適,聞言說道,“寶珠小姐有些鬧覺,夫人就留下來哄她,說是晚些時候再過來。”

沈錦笑道,“那就讓他們兩個小的先玩。”說著戳了一下東東撅著的小屁股。

東東扭頭看向了沈錦,“啊。”

沈錦拿了布老虎過來放到東東和晴哥的周圍,讓他們兩個玩,安平和安寧在一旁守著,沈錦問道,“李媽媽,母親與你來到邊城可有什麽不適的地方?”

雖然邊城沒有京城那般繁華,甚至有些幹冷的慌,可是李媽媽卻覺得格外順心,而且自家姑娘給院中備的那個廚娘,一手廚藝也是不錯的,不管是京城菜還是邊城這邊的菜色都會做,每日混著做,就是夫人都多用了半碗飯,說道,“並沒什麽不適應的,老奴瞧著夫人還挺喜歡用焦香羊肉一類的。”

“那就好。”沈錦就怕母親想著不給自己添麻煩,就算有什麽不適也不說,“可有誰怠慢了嗎?”

其實這個主要問的是那些從京城帶出來的人,沈錦給母親院中選的人,都是那種老實沒什麽牽累的,再說這邊的人本就質樸將軍府成員也簡單,這些下人沒什麽捧高踩低的心思,所以沈錦並不覺得這些人會給母親什麽委屈。

果然問到這裏,李媽媽麵上多了幾分猶豫,過了一會才說道,“也不算怠慢了,就是……”像是有些為難不知如何說好,“夫人雖然不介意,倒是老奴覺得他們好像有些防備著夫人似得。”

沈錦一臉迷茫,倒是趙嬤嬤一下子就明白了,能被帶著走的,都是瑞王妃的親信,自然不會全然信任陳側妃,當初瑞王妃在的時候,陳側妃是處於弱勢的,這些人自然不會覺得什麽,可是如今邊城,沈錦是陳側妃的女兒,又是將軍府的女主人,而瑞王妃卻和瑞王回了京城,強弱之間的關係好像一下子就顛倒了過來,更何況現在被帶到邊城這些,幾乎是瑞王府能拿出來的所有財產了,這些人忠心瑞王妃,更有瑞王親口吩咐下來的,這裏麵大半的東西都該是瑞王妃所出兩位少爺的。

這些人倒也不是真的覺得陳側妃或者沈錦會圖謀什麽,不過是因為忽然處於弱勢的情況讓他們心中不安罷了,這才會帶出幾分防備來。

想來陳側妃也是看出了這些,所以並不在意,而李媽媽卻為陳側妃委屈又擔憂,明明陳側妃並沒那些心思,可是這些人卻這般。

李媽媽看著沈錦的樣子,有些尷尬,倒是趙嬤嬤低聲給沈錦解釋了一番,沈錦恍然大悟笑道,“原來如此,其實就像是那窩雪兔剛到這邊的時候,也是整日不安的。”沈錦對那些東西真沒什麽想法,也沒有李媽媽那種憤憤不平,畢竟這是人之常情,再想到馬上瑞王和瑞王妃他們就要過來了,“這樣,把那些人連著東西安置到如意園。”

說完以後沈錦就看向趙嬤嬤吩咐道,“那裏就不要安排將軍府的人了,讓他們需要什麽直接與安平說就好。”

趙嬤嬤恭聲應了下來,覺得夫人這樣卻也不錯,若是她擺出態度後,那些人還要如此的話,就不要怪她動手了,夫人心善可不代表她願意看著夫人被欺負,也該讓他們知道邊城之中當家做主的到底是誰,若是夫人真的那些想法,他們那些防備有用嗎?

當初茹陽公主和忠毅候還是帶著眾多護衛和士兵來的,最終的結果又如何?

李媽媽也鬆了一口氣,趙嬤嬤問道,“夫人,是全部的人都移到如意園嗎?”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霜巧怎麽樣?”

李媽媽開口道,“霜巧除了每日照看寶珠小姐外,並不太露麵的,對夫人很恭敬有加,還約束了寶珠小姐的奶娘。”

趙嬤嬤聞言皺了皺眉頭,這個霜巧看著倒是個聰明的,不過她這般的做法有些置身事外的意思在裏麵,算是兩不相幫的意思。

沈錦想到當初沈琦交代的事情,說道,“請霜巧過來一下。”

“是。”安平到外麵叫了小丫環去請了霜巧。

沈錦說道,“當初我在京城的時候,姐姐讓我幫著霜巧在邊城這邊找個人家,也不知道如今還有沒有這麽心思,我也一直忘了。”

李媽媽有些不讚同地看向了沈錦,趙嬤嬤並不覺得是個事情,看了李媽媽一眼,說到底也是李媽媽還沒明白過來沈錦在邊城到底是什麽樣的地位,如果知道了,就不會像是現在,因為幾個人的防備心中不安了,更不會覺得給霜巧找個人是什麽大事情。

趙嬤嬤明白李媽媽擔心的是什麽,害怕沈錦的處置使得沈琦不滿意,或者這些人是瑞王妃的心腹,萬一等瑞王妃來了或者回京了,他們與瑞王妃說了什麽,使得陳側妃的日子難過。

沈錦看了眼安平和安寧一眼笑道,“你們也該找人家了,家裏可有給說親事?”

安平和安寧臉一紅,不過安寧的年紀還小,並不著急,倒是安平已經到了該說親的年齡,到底是邊城民風開放一些,安平忍著羞澀開口道,“全憑夫人做主就是了。”

趙嬤嬤有心提點李媽媽幾句,所以說道,“安平可有看得上眼的?隻要雙方都有意思,夫人都可以幫你做主的。”

安平搖了搖頭,想了一下說道,“我倒是想嫁將軍麾下的兵士,不求別的,隻要人好有本事。”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那我找夫君問問有沒有合適的,到時候與你說。”

安平咬了下唇點點頭。

李媽媽看了看安平又看了看趙嬤嬤,心中沉思了起來,安寧笑著和安平說了句恭喜,東東和晴哥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兩個人玩和小不點玩的開心,也不知道東東怎麽爬的,竟然趴到了小不點的身上,正抱著小不點的耳朵咬,口水都把小不點的耳朵給弄濕了,而晴哥也想上去,可是小不點卻拿著爪子壓著他,不會傷著沈晴,卻也不讓沈晴爬到他身上。

在小不點眼中,東東是它的小主人,自然是可以這樣折騰它的,可是沈晴不過是別人家的孩子,來陪自家小主人玩的,才不會讓他騎到身上。

沈晴並不知道小不點的心思,以為東東是和他玩呢,開心的叫個不停,還拿著布老虎往小不點那邊塞,小不點見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就伸爪子一撥大狗頭一頂,就把沈晴給滾到了一邊,卻不想東東正趴在它的頭上,一下子滑了下來,多虧下麵鋪的極厚,也不會摔疼,東東哈哈笑著拍著手,小不點吐了吐舌頭,用鼻子蹭了蹭東東,然後用爪子撓了撓耳朵,濕噠噠的。

卻不知這些都被眾人看在眼裏,她們雖然在說話,可是都注意著他們這邊,看見小不點使勁甩頭的樣子,沈錦再也忍不住抱著肚子笑了起來。

就是李媽媽她們也忍不住露出笑容,小不點有些疑惑的停下了爪子,然後看向了沈錦,“嗷嗚?”

沈錦過去伸手揉了揉它的頭,又拿了一塊肉幹放到它嘴裏,說道,“真乖。”

霜巧很快就被帶過來了,沈錦直接問道,“霜巧,來了這麽久我也沒抽出時間來見見你,姐姐可有什麽話讓你帶與我嗎?”

“回侯夫人的話,世子妃並沒有說什麽。”霜巧恭聲說道。

沈錦問道,“那時候在瑞王府的時候,姐姐曾提過你的親事,你當時是拒絕了,如今是怎麽個想法?”

霜巧愣了一下,眼神閃了閃說道,“奴婢一輩子不嫁,伺候姑娘。”

沈錦聞言說道,“我本想著讓你們都搬進如意園,既然你是這般心思,就留在寶珠身邊好好伺候吧。”

霜巧心中一顫說道,“是,奴婢定會聽從陳夫人的話,用心伺候姑娘的。”

沈錦笑道,“安平賞。”

安平拿了個荷包放到了霜巧的手上,沈錦說道,“那你就回去看看,再選兩個留下,剩下的也讓他們收拾收拾準備去如意園吧。”

“奴婢遵命。”霜巧已經明白今日被叫來沈錦真正的意思了,其實她是知道當初王妃身邊伺候的那些人的心思,可是覺得自己是沈琦身邊的人,也想看看陳側妃和沈錦的態度到底是什麽,畢竟看來很久的時間他們都要在邊城這邊生活了,而邊城當家做主的是沈錦,雖然在京城的時候,瞧著沈錦與沈琦關係極好,又尊敬王妃,可是到了這邊卻一定了。

而近日沈錦並沒說什麽,卻也是敲打她,陳側妃雖然隻是側妃,可是她是沈錦的生母,沈錦如何能看著別人這般對待,雖然覺得可以理解,卻也不會絲毫反應都沒有,若是真的如此,難免讓人小瞧了陳側妃。

霜巧出了正院後,又扭頭看了一眼,緩緩吐出一口氣。

李媽媽又帶著沈晴和東東玩了一會,瞧著東東和沈晴都想睡了,就抱著沈晴告辭了,趙嬤嬤親自把人給送了回去,路上並沒有說什麽,倒是李媽媽忽然問道,“我是不是不該拿那些小事煩侯夫人?”

趙嬤嬤溫言道,“這並非什麽小事,夫人在乎陳夫人,自然是希望陳夫人能過的開心自在的。”

李媽媽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趙嬤嬤想了想說道,“而且陳夫人也不需要再想那麽多了。”

其實李媽媽也不傻,不過是一時沒轉過來,在瑞王府那樣的環境生活了二十多年,早已習慣了,如今想來也是自己太過小心了。

等楚修明從議事廳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沈錦和東東都已經躺在軟墊上睡了,而小不點也趴在他們身邊,聽見腳步聲就看著楚修明搖了搖尾巴,因為東東正緊緊靠著它,所以小不點並沒有動。

安平和安寧見到楚修明後,就退了出去,楚修明走進來坐在了沈錦的身邊,因為這邊鋪的後,躺著睡倒是不礙事,不過沈錦和東東身上都蓋著被子,而東東的小腳丫子就踹著小不點的肚子,小嘴微微張著睡得格外香甜。

楚修明動作輕柔的給沈錦整理了一下碎發,索性側身躺在他們身邊,小不點也重新閉上了眼睛,一隻大爪子還搭在東東的身上。

沈錦睡得迷迷糊糊的,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看了楚修明一眼,然後就熟練的鑽進了他的懷裏,抱著他的腰,繼續睡了起來,連兒子都不管了。

楚修明給沈錦掖了掖被子,又給東東的被子整理了一下,伸手環著沈錦,輕輕撫著她的後背,沈錦反而睡不著了,打了個哈欠閉著眼睛輕聲說道,“我已經讓人把薛喬送走了……”把自己的安排與楚修明說了一遍。

因為東東還在睡,所以楚修明的笑聲格外低沉,沈錦趴在楚修明的身上開口道,“我覺得她一定會多想的。”

“恩。”楚修明微微垂眸,薛喬不僅會多想,還一定會讓英王世子多想,因為不是誰都像是沈錦這般的,就算薛喬說再多的情深,楚修明也是不會相信的,她說因為英王把世子救過她,所以才會如此?若是那日救她的人不是英王世子這樣的身份,而是個乞丐或者混混,恐怕也就沒有這般表現的深情了。

而且薛喬真的沒有懷疑過當初薛府事情嗎?薛喬不傻反而極其聰慧,否則也不會得了他母親的喜歡。

沈錦又把茹陽公主的事情與楚修明說了,楚修明應了一聲,說道,“想來忠毅候會讓茹陽公主做出正確的選擇的。”

“那邊傳來消息了嗎?”沈錦是知道楚修明派了探子的事情,問道。

楚修明開口道,“沒有。”那些探子完全失去了消息,這點讓楚修明心中有些擔憂。

沈錦想了下說道,“你說母妃他們什麽時候能到?”

楚修明捏了捏自家娘子的腰,說道,“沈熙已經帶人去接了,三月份差不多就能來了吧。”

“正好能趕上枇杷。”沈錦想了一下說道,“母妃身邊的翠喜做的枇杷銀耳羹很好吃。”

楚修明聞言笑道,“那到時候我也要嚐嚐。”

“恩。”沈錦笑道,“而且那些吃著對身體很好的。”

楚修明其實覺得自從陳側妃來了後,沈錦的氣色更好了幾分,倒不是說她以往不好,而是現在的沈錦格外的滿足,像是所有的煩惱都沒有了,那時候陳側妃獨身在京城的時候,沈錦雖然不說,可是心底還是有些想念的。

“其實……”楚修明剛想說什麽,就聽見外麵有腳步聲,楚修明抱著沈錦坐了起來。

來的正是嶽文,楚修明起身走到了外麵,嶽文行禮後說道,“將軍,英王世子派了使者前來,說有事情要與將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