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93章

沈錦其實已經想好了,說道,“其實我去是最好得,就算是你和修遠都沒有我合適。”

楚修明沉默了,沈錦的臉貼在楚修明的胸膛上,說道,“如果是真的話,英王世子恐怕一邊會派人來與邊城協商,一邊去找誠帝合作,畢竟和你比起來,誠帝更加容易對付。”

其實沈錦說的這些,楚修明都考慮到了,沈錦接著說道,“所以我去才是最安全的,就算是有埋伏,他們也不會傷了我,隻會活抓我,然後用來威脅你。”

而楚修明去或者楚修遠去,就沒有這個待遇了,恐怕第一時間就要被弄死了,所以隻有沈錦,她的身份不會太重也不會太輕,不管是誠帝還是英王世子,都會覺得殺了她對邊城沒什麽影響,反而抓著她用來威脅楚修明,多少還有些用處。

不僅如此,誠帝也不會公開對付楚修明的,那麽沈錦郡主的身份,也是一種保護。

現在的情況,不去又不行,這已經不單單是關係到那個孩子了,還關係到以後的一種格局,隻要英王世子被削弱了,那麽到時候不管誠帝什麽想法,朝中眾臣就算為了自己的安慰,也會想辦法讓誠帝去對付英王世子的。

最好那時候楚修明再弄個重傷一類的消息……

楚修明輕輕撫了一下沈錦的頭發說道,“你留在邊城,難道你放心留下東東嗎?”

沈錦微微垂眸,她能想到的,楚修明隻會想的更多,可是真的像沈錦所言那般一點危險都沒有嗎?恰恰相反,沈錦沒有一點自保能力,若是真的動手了,別人當然想要活抓她,可是刀槍無眼,如果有個萬一呢?所以楚修明不會同意,也不願意沈錦去冒險,這是他的娘子,被他捧在手心上,一點委屈也不想讓她受的娘子。

聽見東東,沈錦抿了抿唇,楚修明要離開,她如果也離開的話,這邊就剩下東東一個人了,他還那麽小,“把東東交給我母親照顧,到時候趙嬤嬤、安平和安寧都留下來。”

楚修明還想說話,沈錦就撐起身捂住了他的嘴,“夫君,我不過是換個地方等你。”

“不一樣。”在許多事情上,楚修明願意為沈錦妥協,可是這件事上卻不可能,他移開了沈錦的手,坐了起來把沈錦摟在懷裏,低頭看著沈錦的眼睛說道。

沈錦卻是笑道,“夫君,其實也不一定,萬一山脈那邊什麽都沒有呢?”

所以他們現在說這些有些太早了,楚修明緩緩歎了口氣,點頭說道,“恩。”

這件事並沒有解決,不過都是默契的不再提了。

京城中,客仙居已經把瑞王要的東西準備妥當了,因為瑞王要求所有的東西都在瑞王府準備,所以天剛亮,客仙居的人就帶著眾多食材和工具從後門進了瑞王府,在一處專門收拾出來的院子那開始忙活了起來。

幾個人先把活的小羊羔綁了起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壯漢熟練的把小羊羔給宰殺了,還有人用材料在空地上壘起臨時的烤羊羔用的台子……

與此同時,一個中年女人也被人引到了正屋中,當瑞王看見這個女人時愣了一下說道,“甄嬤嬤,你怎麽……”

甄嬤嬤和宮中時候相比蒼老了許多,如果不是瑞王對她比較熟悉,恐怕還認不出來,此時的甄嬤嬤哪裏還有宮中時候的體麵,穿著一身有些破舊的衣服,就像是最普通的婆子一般,甄嬤嬤看著瑞王和瑞王妃並沒多少驚訝,畢竟昨夜客仙居的人拿著那張紙條過來的時候,她心裏已經有了準備。

“老奴給王爺、王妃問安了。”甄嬤嬤恭聲說道。

瑞王趕緊說道,“嬤嬤快起來,坐,這是怎麽回事啊?”

“王爺。”瑞王妃打斷了瑞王的話,先請甄嬤嬤坐下後,親手倒了茶水給她,甄嬤嬤趕緊起身連道不敢當,“嬤嬤,為何你會獨自在宮外?”

甄嬤嬤等瑞王妃重新坐回了瑞王身邊,這才坐下說道,“是太後吩咐的,那日……”甄嬤嬤隻是簡單說了一下,誠帝和太後之間的爭吵。

瑞王紅了眼睛,滿是愧疚說道,“都是我的錯,若不是我的私心,讓母後幫著我……陛下也不會牽累到了母後的身上。”

“王爺可別這樣說,太後若是知道了,定會傷心的。”甄嬤嬤心中感歎,雖然瑞王軟弱無能了一些,可是和誠帝比起來,更加重情義尊重太後,那時候太後讓她出宮,就交代過她等瑞王的人來,把一切告訴瑞王,甄嬤嬤當時還覺得瑞王怕是不會回來,可是沒想到,果然是母子連心嗎?

瑞王低著頭,神色不明,其實他心中又是傷心又是憤恨,母後再多的不好,對誠帝與他都是極好的,可是誠帝呢?那可是生他們養他們的母親啊……又想到王妃說的,瑞王恨不得馬上去探望一下母後,可是誠帝不允他進宮去,就算想要安慰母後也是做不到的。

瑞王妃看向甄嬤嬤問道,“太後可有什麽話要嬤嬤與王爺說?”

“是。”甄嬤嬤恭聲說道,“那日陛下借機發作了不少太後身邊的人,就是老奴也被打了板子,太後索性把那些人能打發出宮的打發出宮,不能的也調到了別處,讓陛下安排了身邊伺候的人,借此保住了老奴等人的性命。”

瑞王握緊了拳頭,強忍著怒火,甄嬤嬤倒是麵色平靜說道,“老奴得了太後的吩咐,就一直在等王爺。”說著就從懷裏掏出一疊的銀票,雙手捧著給了瑞王,“這是太後所有的積蓄,太後讓老奴把這些交給王爺。”

“母後是什麽意思?”瑞王沒有去接那些銀票,反而皺眉問道。

甄嬤嬤恭聲說道,“太後讓王爺去邊城。”

瑞王皺眉,如果不是為了太後,他早就去邊城了,可是此時太後卻專門讓甄嬤嬤留在外麵告訴他這些?瑞王妃也皺了眉頭,看向了銀票,太後不可能隻讓甄嬤嬤送這些銀票給瑞王,因為沒必要。

甄嬤嬤卻隻是態度恭順的起身把銀票放到了瑞王的手邊,然後看向了瑞王妃,說道,“太後也特意吩咐了老奴,若是這次王妃陪著王爺一並回來,把孩子也都安排妥當了,下麵的話就不需要避著王妃了。”

瑞王開口道,“嬤嬤有話直說就是了,王妃與本王同生共死,榮辱與共。”

甄嬤嬤聞言說道,“是,太後讓老奴告訴王爺,陛下的那個玉璽是假的。”

“什麽?”瑞王沒忍住驚呼出聲,甄嬤嬤卻一直看著瑞王妃,見她臉上也是掩藏不住的驚恐,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瑞王妃先前並不知情的。

甄嬤嬤開口道,“真的玉璽被太子妃藏了起來,隻是藏在哪裏,卻誰也不知道,除了玉璽外……還有先帝的遺詔。”

“先帝遺詔?”瑞王看向甄嬤嬤。

“是。”甄嬤嬤說道,“老奴失禮了,不知可有隔避之處?”

就算冷靜如瑞王妃,此時也深吸了幾口氣,才平複了下來,說道,“嬤嬤請跟我來。”

甄嬤嬤微微退後,雙手交疊放在小腹上低著頭,瑞王妃帶著甄嬤嬤走到了裏麵,而瑞王還沒反應過來,等到了內室,甄嬤嬤就脫掉了外衣、中衣,然後取掉了腰間那塊被腰帶等東西緊緊勒住的明黃色遺詔。

顧不得穿衣服,雙手捧著給了瑞王妃,瑞王妃接過,並沒有打開,隻是說道,“等出去了,交給王爺。”

甄嬤嬤恭聲應下,然後把衣服一件件穿上,此時把這個遺詔給了瑞王妃,她也算鬆了口氣,等出去後,就見瑞王終於平靜了下來,可是看見王妃手中的東西時,咽了咽口水,瑞王妃交給了瑞王,瑞王這才打開看了起來,確實是先帝的遺詔,內容是把皇位傳給太子。

“可是太子已經……”瑞王看完以後就把遺詔交給了瑞王妃,猶豫了一下說道。

瑞王妃卻抿了抿唇,端看要怎麽用了,若是用的好了,效果並不差,特別是……太子的嫡孫還活著,有這個遺詔,也可以證明太子一脈才是先帝心中屬意的對象。

甄嬤嬤開口道,“王爺,這個您保存著就好,如果到了邊城,就交給永寧侯。”

瑞王看了看瑞王妃,又看了看甄嬤嬤,就應了下來,瑞王妃把遺詔疊好放到了瑞王那裏,看向了甄嬤嬤問道,“這遺詔,太後是如何留下來的?”

甄嬤嬤咬牙說道,“陛下當初的那份遺詔是假的。”

雖然看見這份的時候,他們心中都有了猜測,可是等甄嬤嬤說出來的時候,心中還是一驚,甄嬤嬤接著說道,“這個才是真的,誠帝也不知道,那時候……被太後給藏起來了。”

甄嬤嬤說的含糊,可是瑞王妃已經明白了,那時候恐怕因為太後看到誠帝對太子一脈和剩餘皇子斬盡殺絕的態度,心中害怕這才偷偷把遺詔隱下來,太後是誠帝的母親,可不僅僅是誠帝的母親,她還有個更小的兒子需要保護,所以太後能容忍誠帝把瑞王給養廢,卻無法容忍誠帝對瑞王的生命有威脅,所以如今把這遺詔拿了出來,不過是給瑞王增添一些籌碼。

如果誠帝不是有除掉瑞王的心思,恐怕太後一輩子也不會把這遺詔拿出來。

若是誠帝知道,就連他的生母都如此防備著他,也不知是個什麽想法。

甄嬤嬤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太後讓我給王爺帶一句話,‘我兒也是先帝血脈,若是真有那日,我兒不如取而代之,隻求我兒看見為母的麵子上,給其兄留一條活路’。”

“我從來沒有這個心思。”瑞王臉色大變說道。

瑞王妃卻懂了太後的所有打算,她給出了這麽多籌碼,不過是因為她隻以為先帝血脈就剩下了誠帝、瑞王和英王世子三人,那麽讓瑞王拿著這些去找楚修明,也是多了一份保證,不僅是為了瑞王同樣是為了自己,因為不管是誠帝還是瑞王最終勝利當了皇帝,都比英王世子強,因為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太後,可是任太後萬般算計,卻沒有想到太子一脈還有人存活著。

甄嬤嬤看著瑞王,開口道,“太後也知道王爺絕無此心,可是王爺,有時候身不由己。”

瑞王咬牙說道,“母後是不是很危險?”

若是他真的走了,太後要怎麽辦?誠帝又會如何對待他的母後?

甄嬤嬤聞言,看著瑞王的眼神越發慈和,說道,“不管怎樣,太後都是陛下的母親,王爺盡管放心吧,就算是為了王爺,太後也會好好保重的。”

瑞王低著頭沒有說話,甄嬤嬤知道瑞王就是這般優柔寡斷的性子,也不在意反而看向了瑞王妃說道,“王妃,太後說王妃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如何選擇,永寧侯是王爺的女婿,王爺隻有四子,長子次子都出自王妃,若是真有那日……王妃也知道王爺的為人,是絕不會虧待了王妃和世子他們的。”

這個**不可謂不大,隻是太後永遠不知道瑞王妃想要的是什麽,不過此時瑞王妃隻是點了點頭說道,“嬤嬤說的容易,可是……永寧侯憑什麽要幫王爺?成功了自然是功臣,若是失敗了,或者最後使得英王世子登位了,那麽楚家百年的聲望就毀於一旦不說,怕還要遺臭萬年,就算是楚家推了王爺,又能得到什麽?真的比現在得到更多嗎?而且如果楚家保存實力,不管最終英王世子是勝是敗,楚家有兵權在手,就立於不敗之地。”

甄嬤嬤知道瑞王妃說的是真話,這麽考慮也全然為了瑞王,楚家如今和瑞王的聯係,不過是娶了瑞王的庶女罷了,可是楚家的百年聲望和一個女人比起來,自然是前者更重要。

瑞王聞言也看向了甄嬤嬤,甄嬤嬤想到太後說的,開口道,“太後說王爺不如用異性王,還有把西北那些地方都封給永寧侯,令其自製……具體的太後說還請王妃詢問一下趙老,近三十年,怕是不少人都忘了趙家當初一門五進士的風光,難道趙氏一族真的願意就此沉寂下來?到時候王爺真的成事了,怕是還要依賴趙老許多。”

瑞王妃不得不承認,太後真的很會掌控人心,這些**下來,若不是早就有了打算,怕就是瑞王妃都要心動,聞言微微垂眸沒有說話,甄嬤嬤接著說道,“王妃也可以想想,若是王爺真的成事了,那麽世子就是太子,未來的一國之君,王妃就是一國之母,那麽趙氏一族不僅是太子母族,還有從龍之功。”

“我知道了。”瑞王妃緩緩吐出一口氣,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

甄嬤嬤見此心中大安,看向了瑞王叮囑道,“王爺,太後讓老奴告訴王爺,多聽聽王妃的話,夫妻同心才是,王妃在王爺危難之時都能不離不棄,若是王爺有絲毫對不起王妃的,太後定會為王妃做主的。”

“我不會的。”瑞王趕緊說道。

瑞王妃聞言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麽,甄嬤嬤接著說道,“太後還說,讓王爺把府中的姑娘送進宮中,太後會幫著照顧的。”這是未免瑞王有所拖累,“永樂候世子妃的事情,也請王爺不用擔心,太後會幫著照看的。”

瑞王皺眉,想說什麽卻被瑞王妃阻止了,瑞王妃開口道,“我知道了,隻是四丫頭如今身子不好,怕是進不了宮了,這幾日我把五丫頭的東西收拾下,就送她進宮陪伴太後。”

甄嬤嬤聞言徹底放了心,看來瑞王妃已經有了決斷,剛剛瑞王想說什麽,甄嬤嬤心裏也明白,太後如今算是勉強保住自身,哪裏還有能力護著沈琦,不過是這樣一說罷了,而瑞王明顯看出來了,想要去問,可是瑞王妃阻止了,瑞王妃已經做出了決斷,為了瑞王和兒子犧牲沈琦。

太後不是不疼沈琦這個孫女,可是和兒子、孫子比起來,已經出嫁的孫女也就沒那麽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