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92章

等第二天沈錦直到中午用飯的時候才起的身,倒不是她故意賴床,而是這次真的沒有起來,中午飯都是趙嬤嬤給她端到**用的,多虧早上的時候,楚修明抱著她去洗了澡,趙嬤嬤帶人趁機去把床單被褥都給換了新的。

喝了兩杯蜜水後,沈錦才覺得嗓子好了一些,趙嬤嬤給沈錦煮的白菜雞絲粥,還有蒸的鬆軟的包子,楚修明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沈錦靠著軟墊端著粥吃的正香,看見楚修明的時候,沈錦就自以為凶狠地瞪他一眼,可是她眼尾還帶著紅暈,眼睛又水又潤的,更像是嬌嗔一般。

東東正坐在楚修明的肩膀上,見到沈錦就高興的亂動了起來,若不是楚修明扶著,怕是早就栽了下去,楚修明直接把東東抱了下來,才走到了沈錦的身邊,然後把東東放到**,自己坐在了一旁。

東東繞開了炕桌就往沈錦懷裏爬去,沈錦並沒有挽發,隻是讓趙嬤嬤給她編成了大麻花辮,用繡帶係著,身上也是淺色的常服,東東穿著一身繡著許多小動物的棉襖,這是陳側妃專門給東東做的,所以今天就給他換了上來,瞧著格外的可愛。

沈錦讓東東鑽進她懷裏後,就問道,“東東都用了什麽?”

“嶽母早上專門給他做了羊乳羹,剛剛還用了一小碗排骨湯麵。”楚修明開口道。

沈錦伸手摸了摸東東的小肚子,東東習慣了這樣和母親玩,還挺了挺哈哈笑了起來,沈錦說道,“不能吃了,肚子都圓了。”

“啊!”東東指著沈錦的粥,然後張大了嘴,期待地看著沈錦,還做了一個吃得動作,“啊嗚!”

沈錦捏了一小塊沾著湯汁的包子皮塞到了東東的嘴裏,東東就含著包子皮小嘴一直動,他其實已經吃飽了,可是看見別人吃了還想吃,卻沒有往肚子裏咽。

“夫君中午用了什麽?”沈錦把剩下的包子給吃完,然後又開始喝粥問道,“要不要再吃個包子?”

楚修明開口道,“不用了。”他們中午吃的是煎餃子,昨晚剩下的那些餃子,讓廚房煎炸了一下,吃起來味道也不差,還有海帶排骨湯配著。

沈錦哦了一聲也不再問,把一碗粥給吃完後,又吃了幾個包子,這才滿足的讓人把東西收走。

東東見沈錦吃完了,就高興的想要按著沈錦,使勁蹬腿想要站起來。

沈錦隻覺得腰酸背疼,根本抱不動東東這個小胖墩,所以就換了個姿勢讓東東自己趴在她身上玩,到底是楚修明心疼自家娘子,單手抓著兒子後麵的背帶把他拎了起來。

“啊?”東東像隻小烏龜似得在半空中劃動著四肢,高興的笑個不停。

若是換成趙嬤嬤在,怕是早就阻止了,可是沈錦這個當母親的反而笑個不停,因為腰疼的原因,笑笑還要停停,東東仰著小腦袋看向了沈錦,一臉迷茫的樣子,“啊?”

“哈哈哈!”沈錦指著東東笑個不停,開口道,“夫君拎高點!”

正巧趙嬤嬤進來給沈錦送糕點,看見了以後怒道,“將軍、夫人!”

楚修明難得有些心虛,把東東放回了自己的懷裏,沈錦看向了趙嬤嬤,笑道,“嬤嬤,你看東東像不像烏龜?”

趙嬤嬤對沈錦很是無奈,把手中的點心給擺放好後,說道,“將軍、夫人,小少爺該睡午覺了。”

“嬤嬤,先讓夫君哄哄東東,你扶我到屏風後麵一趟。”沈錦開口道。

趙嬤嬤恭聲應了下來,不過還沒等他動,楚修明就把東東放到了趙嬤嬤的懷裏說道,“趙嬤嬤哄東東睡覺吧,我來照顧夫人。”

沈錦臉一紅,她昨晚雖然喝的有些多,可是有些事情還是記得的,想到昨晚的情況,沈錦連脖子都紅了起來,眼神飄忽不敢看楚修明,趙嬤嬤倒是識相地抱著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的東東離開了,東東眨了眨眼睛說道,“父父?母……啊?”

趙嬤嬤聞言說道,“小少爺,嬤嬤抱你去睡覺好不好?”

“點點!”東東對趙嬤嬤很熟悉,因為他吃的那些好東西都是趙嬤嬤端給他的。

趙嬤嬤柔聲哄道,“好,嬤嬤讓小不點來陪小少爺睡好不好?”

“啊。”東東也不鬧了,乖巧地趴在了趙嬤嬤的懷裏,等被趙嬤嬤放到**後,就自己坐著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叫了安平去把小不點放過來,這才弄了熱水來,給東東擦了擦小手和小腳,又把他衣服脫了蓋好了被子,小不點也跑了過來,隻是並沒有馬上上床,而是等安平給它的爪子擦幹淨後,這才輕巧地跳到了**,小不點很大,它就占了大半個床。

“嗷嗚。”小不點張著大嘴打了個哈欠,東東也跟著打了個哈欠,東東把手伸出來摸了摸小不點的爪子,然後又把自己的手縮了回去,也不用人哄,就自己睡覺了,小不點大狗頭墊在爪子上,尾巴悠閑地甩來甩去。

楚修明果然抱了沈錦到屏風後麵,沈錦下地後,就說道,“你先出去。”

“好。”楚修明看了一眼,才應了下來出去了。

等沈錦收拾好了,慢悠悠走出去後,楚修明就伸手把沈錦抱回了**,然後自己脫了外衣和鞋子上床,沈錦直接滾進了楚修明的懷裏,楚修明一手摟著自家小娘子,一手幫著她按腰。

沈錦舒服的呼出了口氣,問道,“對了,那個孩子的事情你準備怎麽做?”

“薛喬的處置方法按照你說的來。”楚修明開口道,“那個孩子……”楚修明把那日與楚修遠說的事情又和沈錦說了一遍。

沈錦點頭,忽然問道,“如果那個山脈真的是你懷疑的那樣呢?”

“先把孩子換回來。”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

沈錦咬了咬唇問道,“你又要出去?”

“恩。”如果那裏真是英王世子藏兵或者藏物之處,那麽楚修明不可能放著不管的。

沈錦應了一聲,此時她有些不知道,自己是希望那個山脈是真的還是假的了,如果是真的話,雖然可以換回那個孩子,也解除誠帝的懷疑,可是楚修明就必須去冒險,想要瞞著英王世子就意味著楚修明不能帶太多的人……可是那個地方不管藏的是什麽,英王世子廢了這麽大功夫,想來在那裏的兵馬不會少了。

可是如果是假的……那麽邊城麵臨的情況也是危險的。

整個邊城的安危和楚修明的安危,麵臨他們的是二選一的事情。

沈錦知道,所以心中有些掙紮和難受,楚修明也是明白,所以安撫道,“我會小心的。”

這次楚修明沒有保證自己不會有事,因為如今的情況誰也不能保證,沈錦應了一聲,忽然問道,“對了,東東的名字呢?”

對於兒子東東的名字,楚修明也想了很久,“東東他們是晨字輩,我給他選了個暉字。”說著就抓著沈錦的手,在她的手心上把兩個字都寫了下來,“楚晨暉,你喜歡嗎?”

“晨暉。”沈錦念了下這兩個字,然後笑道,“我喜歡。”

“喜歡就好。”楚修明見沈錦滿意,心中也高興。

沈錦伸手摟著楚修明的腰身,說道,“你還要教東東寫字念書習武呢。”

“恩。”楚修明明白沈錦話裏麵的意思,“我一定會小心的,如果探子查過,那邊確實有蹊蹺的話,我就直接帶人出發,邊城的事情交給修遠,和朝廷、英王世子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沈錦應了下來,“我知道了,你確定下出發幾日後,我再與誠帝和英王世子那邊送信。”

楚修明應了下來,猶豫了一會說道,“如果需要出麵的話,就讓趙管事他們去。”畢竟是需要交換孩子的,如果楚修明在的話,自然是楚修明去和英王世子打交道更合適,可是楚修明不在的話,就必須有個人能代替楚修明,除了楚修明外最合適的人就是楚修遠和沈錦,可是楚修遠是太子嫡孫,雖然長得更像是楚家人,卻難免和太子有幾分相似之處,就是那雙眼睛就更像是沈家的人,自然不能讓楚修遠和英王世子的人見麵。

而沈錦呢?楚修明相信就算遇到英王世子的兒子,沈錦也吃不了虧,可是說到底,楚修明不願意讓沈錦冒險就是了。

讓趙管事去也是可以的,如果英王世子派的是身邊的人時,趙管事確實可以應對,但是如果是英王世子的兒子來,那麽怕是趙管事就不夠了。

沈錦也是明白的,而且英王世子那邊,就是想逃拖延時間,他必須確定楚修明到底是真知道還是假知道,還要想辦法轉移。

而邊城這邊,卻要抓緊時間,在楚修明帶人動手前把那個孩子要到手中來,如果他們也想拖延時間的話,那麽讓趙管事出麵和那些人打太極就合適。

所以最好的人選是沈錦。

沈錦自然也明白了,說道,“我來吧。”

“太危險了。”楚修明也是有所顧忌的,“恐怕英王世子不會選離邊城太近的地方,最怕的就是他帶兵過去,而邊城這邊的人馬,我帶走了一部分,還要留大部分的守衛邊疆,還要不引起誠帝的注意,最多隻能帶一千人馬。我們所有顧忌,可是英王世子那邊沒有。”

沈錦這下明白了,楚修明是怕英王世子喪心病狂直接派兵埋伏,他的性子可不會是在意一個兒子死活的人。

“夫君你說……英王世子會不會直接和誠帝合作?”沈錦問得有些猶豫,“畢竟怎麽看,都是夫君比較難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