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90章

而瑞王妃此時到了太後宮中,在看見瑞王妃的時候,太後緩緩歎了口氣,此時的太後竟比他們剛離京的時候蒼老了不少,甚至連身邊的甄嬤嬤也不見了,反而多了許多生麵孔。

瑞王妃雖然不知道甄嬤嬤去了哪裏,可也不好開口去問,隻是給太後請了安,太後看著瑞王妃,叫人端了茶水糕點來說道,“回來了就好,外麵又是反民又是英王世子的,多亂啊。”

“是啊。”瑞王妃聞言,笑了一下說道,“母後近來身子可好?”

“能吃能睡的,就是擔心我兒在外的情況。”太後微微垂眸,手指摸索了一下腕上的鐲子說道,“你們出去可還順利?”

瑞王妃撿著一些沿路的趣聞與太後說了起來,太後時不時點點頭,瞧著精神頭倒是好了一些,瑞王妃開口道,“王爺專門給母後帶了不少東西回來,等明日兒媳規整一下就給母後送來。”

“恩。”太後對著瑞王妃招了招手,說道,“我怎麽瞧著你瘦了許多?”

瑞王妃起身走到了太後身邊,太後握著瑞王妃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說道,“確實是受了。”

“想來是回來的時候趕得路有些急了。”瑞王妃柔聲說道,“倒是母後瞧著才是瘦了許多。”

太後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她如何能不瘦,自從那日誠帝來她宮中大吵大鬧了一次以後,就把她身邊很多得用的人弄走了,甚至連甄嬤嬤都被罰了十板子後打發出宮了,誠帝說都是這些人蠱惑她的,可是……

在知道瑞王回來的消息時,太後心中又是難受又有些說不出的酸澀,說到底瑞王一直是個重情義的孩子,隻是可惜了……都是孽啊。

瑞王妃也不再多說什麽,太後伸手把自己的鐲子取了下來戴在了瑞王妃的手上,說道,“這個鐲子陪了我許久,就送你了。”

“謝母後。”瑞王妃滿臉喜悅,還微微晃動了一下看了看,她注意到那些有些麵生的宮女都仔細打量了一下她的鐲子,這才收回了目光。

又陪著太後說了幾句話,見太後麵上露出疲憊了,就服侍著太後去休息了,太後也沒再說什麽,隻是讓人去拎了一盒早就備好的糕點,讓瑞王妃帶回王府,裏麵都是瑞王喜歡的,在知道瑞王妃今日會進宮後,太後就吩咐廚房做的。

瑞王妃出宮的時候,瑞王還沒有出來,她索性就在馬車中等著,沒多久瑞王也過來了,隻是麵色有些難看,看見了妻子就伸手握了她的手一下,然後讓馬車往瑞王府走去。

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瑞王妃也看出了瑞王的情緒不對,等到了瑞王府,瑞王妃就親手連著食盒下了馬車,瑞王看見了問道,“怎麽?”

“是母後專門讓人給王爺做的。”瑞王妃柔聲解釋道。

瑞王緩緩歎了口氣,點了點頭伸手接了過來,如果是在書房麵對誠帝的時候,瑞王還有一些後悔的話,可是在看見這盒糕點後,那點淡淡的後悔就消失了,兩個人直接進了內室,如今的瑞王府清靜了許多,就是孩子也僅僅剩下了沈蓉還有病了被關起來的沈靜。

而沈蓉在回到京城後,也直接被瑞王吩咐人給關了起來,到底是自己的女兒,待遇並不差,隻是不能出她的院子而已。

眾人伺候了瑞王和瑞王妃洗漱更衣,瑞王府畢竟是瑞王妃打理的,就算有段時間沒有在府中,府中的情況也沒有亂,等兩個人換了衣服後,瑞王妃就直接打發了人出去,然後親手打開了食盒,把裏麵的糕點給擺放了出來,這裏麵的幾道糕點都是瑞王喜歡的,瑞王看了神色緩了許多,倒是沒有說什麽。

瑞王妃仔細看了一下適合,確定沒有任何東西藏在裏麵後,這才取了腕上太後送的那個鐲子,瑞王看著瑞王妃的動作問道,“可是出了什麽事情?”

“母後……有些不太好。”瑞王妃用的詞還是比較委婉的,可是瑞王臉色已經變了,“並非別的,而是瞧著神色有些疲憊,甄嬤嬤也沒在母後身邊伺候,不僅如此還多了幾張生麵孔,而原來母後宮中的幾個大宮女,也沒了蹤影。”

瑞王聞言麵色變了又變,“那可是母後啊!”

瑞王妃搖了搖頭仔細打量著手中的鐲子,說道,“因為那邊很多生麵孔,所以不管是我還是母後說話都有所顧忌,對了可有二皇子的消息?”

“沒有。”瑞王說道,“陛下都沒有與我說這些,他讓我把軒兒他們都叫回京中。”

瑞王妃緩緩歎了口氣,這個情況他們在路上都想過了,隻是讓瑞王應下來,先拖著就是了,畢竟誠帝沒有真的下旨,他們也不算抗旨不遵,如今隻說天寒地凍不適宜上路即可。

瑞王眼睛都紅了,“母後……他怎麽能這般對母後呢?”

這個他是誰就不言而喻了,瑞王妃什麽也沒有說,仔細檢查了手鐲,也沒發現什麽特殊之處後,就把目光落在了那些糕點上,她覺得太後今日是有話想要告訴他們的,可是卻因為周圍有誠帝的人,不能直接說,這才用了別的方式。

瑞王還在因為太後的事情傷心難過,瑞王妃已經動手把一塊塊糕點給掰開碾碎了,果然在一塊糕點裏麵發現了個小紙團,打開最外層的油紙,裏麵是一個很薄的紗,上麵寫了三個字。

“王爺,你看。”瑞王妃把那三個字記下來後,就叫了叫瑞王。

瑞王在回想當初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太後有什麽好東西都要想著他們兩兄弟……等聽見瑞王妃的聲音時,這才看了過去,愣了一下接過瑞王妃遞過來的東西,看著上麵的字說道,“母後給的?”

“是。”瑞王妃說道,“我本想著母後是把東西藏在鐲子裏麵,而這些糕點才是幌子,畢竟鐲子這樣直接戴在我手上更加安全一些,可是沒想到母後竟然把東西藏在糕點裏麵了。”

瑞王聞言點了點頭說道,“這是什麽意思?”

“莫非是個地點?”瑞王妃想了一下說道。

瑞王覺得有可能,“派人去找。”

瑞王妃倒是阻止了瑞王說道,“王爺,怕是隻要出府,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監視著。”

“那……”瑞王猶豫了一下。

瑞王妃隻是一笑說道,“不如王爺叫些地道的京城菜來開開胃?”

瑞王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點頭說道,“也好!叫人去……”

多虧了楚修明給他們在外麵留了人手,否則就算有太後給的東西,他們也沒有辦法去查探了,就是瑞王想到了誠帝可能為難太後,卻沒有想到就算他們回來了,誠帝也會如此對待太後。

瑞王妃心中也覺得悵然,就算太後有再多的不好,對這兩個兒子也是真心好的,可是如今……這也算是因果循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