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89章


東東也不知道怎麽了,既不親近楚修明,卻也不讓楚修明離開,楚修明和沈錦兩個人都必須待在東東能看見的地方,否則東東就該叫個不停,還會掉金豆豆,平日裏東東都乖巧得很,就算有時候沈錦離開,隻要有安平她們看著就可以,誰想到今日這般鬧人,隻是不管沈錦還是楚修明都沒有絲毫不耐,反而順了東東的意思,都陪著他,這才使得東東趴在沈錦懷裏笑個不停。

好不容易把東東哄睡了,楚修明這才悄悄離開去了議事廳,而沈錦就留在屋中陪著東東,東東睡的正香,沈錦側身躺在他旁邊,看著東東隨著呼吸一鼓一鼓的小肚子,手指輕輕碰了碰他的臉,誰說小孩子不知道事情,不過是因為表達不出來,反而容易被人忽略罷了。

楚修明在議事廳,先見過了趙端後,就聽著楚修遠把這段時間的事情與他說了一遍,王總管和趙管事他們在一旁補充,當聽見薛喬的名字時,就算是一向冷靜的楚修明,麵色都沉了一沉,等全部聽完才看向趙端說道,“舅舅,怕是還要麻煩你給趙老寫封信。”

趙端應了下來,既然楚修明沒有遇見沈熙和趙駿,那麽就要想辦法找到那兩個人,然後讓他們回邊城來,若是真找不到就隻能等他們自己回來了,怕是要耽誤一些時間。

楚修遠在楚修明麵前,再沒有平日的那種穩重,問道,“哥,那個孩子是不是三哥的?”

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十之八、九是。”

“那必須救回來。”楚修遠怕楚修明為難,先一步說道,這樣就算出了什麽事情,別人也怪不到楚修明身上。

楚修明並沒有說話,心中計算著得失,“把地圖拿來。”

“是。”趙管事應了下來後,親自去捧了地圖出來,楚修遠和趙端兩個人把地圖鋪展開來。

楚修明看著江熟和豐曲兩個地方,然後手指輕輕點了點後,眼神就移到了這兩個地方周圍,手指沿著線劃過,最終落到了離江熟較近的一處山脈附近,說道,“派人去這邊查探一下,不要靠近,安全為上。”

邊城專門養的有探子,可是這樣的探子極其不易不說,還必須都是可信忠心之人,這樣的人培養出來很難,做的事情也很危險,而那個山脈附近隻不過是他的一個估測,為了這點損失人手很不值得。

楚修明在地圖上微微畫了一個圈,並不大可是真的要派人查探起來,恐怕也要花費幾個月的時間,“十人組,三組。”

“是。”趙管事應了下來。

楚修遠問道,“哥,你懷疑他們在這邊?”

楚修明開口道,“那年的水患本就蹊蹺,恐怕並非天災而是人禍。”

這話一出,趙端的臉色變了變說道,“若真是如此,那英王世子就太過喪心病狂了,隻是為何還會讓那薛喬說出這個地點。”

“太過自信。”楚修明沉聲說道,說到底就是英王世子因為這麽久的勝利,難免會滋生一些大意,而且說到底他這次也是真的算計到了楚修明,恐怕誠帝那邊也得到了消息。

眾人商量了一番,趙管事問道,“將軍可要見薛喬?”

楚修明麵色一沉說道,“不用,就按夫人說的做。”

“是。”眾人也不再問,廚房那邊送了熱的湯麵來,就個人直接端著吃了起來,開始的時候趙端在知道議事廳這個習慣,還有些不適應,可是後來發現晚上用碗帶湯的熱食,整個人都會舒服多了,弄得他有時候晚上不吃東西,還覺得少些什麽。

其實趙端不知道的是,在沈錦嫁過來之前,他們也沒這個習慣,就算夜裏要議事餓了,也是找些白日剩下的糕點一類的用用,後來沈錦每日都讓廚房用大砂鍋燉了湯,一鍋吃完再燉一鍋,麵條什麽也都是備好的,盛了湯下了麵就能吃了。

因為眾人都覺得不錯,這才一直延續了下來。

楚修遠這才把新製的邊防圖拿了出來,仔細和楚修明說了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獨自做這樣的事情,難免有些緊張,雖然在出發前大致都商量下來的位置,可是這些也要等到了地方根據具體的情況來重新布置的。

所以那幾處楚修明說的更加仔細,還有自己的想法,楚修明聽著時不時點了點頭,楚修遠說完以後,楚修明笑道,“很好。”

楚修遠臉一紅說道,“還有那邊的老兵指點我的。”

“每個人都有擅長的,不可能樣樣專精,而你要做的就是知人善用。”楚修明開口道。

“是。”楚修遠麵色一肅,明白這不僅是為將之道,也是為君之道。

楚修明沒再說什麽,幾個人又說了一些事情,就各自離開了,畢竟楚修明今日剛回來,也有些撐不住了,等他回去的時候,就看見明明困的要命不停打著哈欠,卻強撐著等他的沈錦,麵色一緩,打發了守夜的安寧,才走過去低頭在沈錦的額頭親了一下,說道,“睡吧,我一會就過來。”

沈錦點點頭,又打了一個哈欠,這才小聲說道,“快點啊。”

“恩。”楚修明去一旁洗漱後,又脫了衣服,就見短短一盞茶的功夫,沈錦已經睡著了,而東東在床的中間,很霸氣的擺成了個大字睡得正香,還時不時蠕動一下小嘴,多虧這床本來做的就大,楚修明直接熄了燈,翻身上了床,動作輕柔的把東東摟到懷裏,沈錦雖然睡熟了,可還是很自然的滾到了楚修明的懷裏,不過因為中間有個兒子,所以到不能像是以往那般,隻是也不差,畢竟沈錦也習慣了懷裏有個東東,就見她醒都沒醒,動了幾下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抱著懷裏的東東,一並在楚修明懷裏找好了地方,舒服的動了動唇。

楚修明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看著沈錦的樣子,手指輕輕觸碰著她的臉,“與我五年時間,到時我陪你遊遍這世間山水。”想到自家小娘子的喜好,楚修明輕笑出聲,補充道,“嚐遍這世間的美食。”

手指輕輕碰了碰沈錦的眼角,楚修明這才閉上了眼睛,五年時間,是他給自己定下來的,也是給沈錦的承諾。

第二天沈錦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不僅楚修明不在身邊,就連東東也不在了,沈錦撐著身子起來,隻覺得渾身懶洋洋的,趙嬤嬤一直守在外麵,聽見沈錦的聲音就先讓丫環們端了熱水來,自己去拿了衣服給沈錦披上,又在一旁小爐子上溫著的羊乳倒了一碗出來,羊乳微微有些熱,卻不會讓人覺得燙嘴,喝下去渾身都舒暢,喝完了羊乳後,丫環們也把熱水給提來了,伺候著沈錦梳洗。

沈錦這才問道,“夫君和東東呢?”

趙嬤嬤此時也是麵帶喜色,將軍回來了,自家夫人就不需要那麽累了,瞧著夫人今日睡到這個時候,也是因為輕鬆了許多吧,“將軍正帶著小少爺和小不點玩耍。”

沈錦點了點頭,坐在梳妝台前,讓趙嬤嬤給她挽發,說道,“今日東東倒是肯和夫君親近了。”

趙嬤嬤手腳麻利的給沈錦打扮妥當,沈錦笑道,“走,我去看看。”

“是。”趙嬤嬤陪著沈錦往另外的房間走去,那個房間是專門收拾出來給小不點住的,它現在太大了也住不進兔子窩了,而且那幾隻雪兔又生了不少小兔子,更是沒有它的地方,雖知道小不點不怕冷,可是這般冷天讓它住在原來的地方,沈錦也於心不忍,那時候在京城是沒辦法,回來後沈錦就讓人收拾了一間小屋子,然後屋中沒有擺放床、桌椅這類的東西,在地上鋪了毯子,趙嬤嬤還用布料給它做了一個大墊子足夠它趴在上麵了。

沈錦到的時候,就看見東東正興奮地坐在小不點的身上,楚修明彎腰扶著東東,免得他不老實摔下來,而小不點在屋子裏麵轉來轉去。

見到沈錦,東東就咧嘴叫道,“母!母母!”

沈錦以前也這樣陪著東東玩過,可惜一直彎腰這樣走路實在太累了,而小不點又不會讓別人這般靠近它,所以最多隻陪東東玩一小會,而今天看見東東興奮的樣子,想來楚修明已經陪著他玩了許久了。

“東東,今天乖不乖?”沈錦走了過來,伸手直接把東東從小不點身上抱了下來,好讓楚修明和小不點都歇一會。

楚修明眼底帶著笑意,東東雙手緊緊抱著沈錦的脖子,小臉紅撲撲的,“啊!”

沈錦親了東東臉一下說道,“真乖。”

楚修明其實已經陪著東東玩了半個多時辰,此時站直了身子,也覺得有些酸澀,但是並非無法忍受,東東撲到了母親的懷裏,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眼神閃了閃,也過去親了他臉頰一下說道,“乖。”

果然東東高興了,楚修明是知道東東的重量的,見沈錦抱了一會,就主動接了過來,東東看向了沈錦,“咿呀!”

楚修明卻不等東東再叫,直接把東東扛在了肩膀上,東東驚呼一聲,瞪圓了眼睛看著小手沒輕沒重地抓著楚修明得頭發,看著高興極了,也不再要沈錦抱了,坐在楚修明的肩膀上,而楚修明一手扶著東東的腿,一手托著東東的背,讓他坐的很安穩。

小不點也跟在楚修明的身邊,時不時的嗷嗚兩聲,沈錦笑道,“我都有些餓了呢。”

楚修明聞言點了點頭,因為他要兩手護著東東,倒是沒辦法再牽著沈錦了,沈錦並不在意這些,隻是走在了楚修明的身邊,東東能這麽快就接受楚修明,想來他今天早上花了大工夫的,一家三口到了飯廳的時候,就看見楚修遠已經到了,而楚修遠看著楚修明的樣子,笑了起來,“哥,嫂子,東東來給叔叔抱抱。”

東東是認識楚修遠的,聞言咧嘴笑了起來,可是並不像以前那樣對著楚修遠伸著手,雖然拋高高很有意思,可是他現在覺得坐這麽高更有意思。

楚修遠看著東東的樣子,笑道,“果然是父子連心啊。”

楚修明點了下頭,等進了屋中,就把東東放了下來,抱在了懷裏,沒多久陳側妃也過來了,她身邊還跟著沈皓,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說道,“是我來遲了。”

沈皓緊緊跟在陳側妃的身邊,陳側妃牽著他的手,沈錦笑道,“母親、弟弟,你們愛吃什麽陷的餃子?”

沈錦自然看出了沈皓對她的敵意,這敵意中還帶著幾許戒備,像是怕沈錦把陳側妃搶走一般,沈錦本就不是計較的性子,也看出沈皓是真心親近陳側妃的,而陳側妃也不排斥,自然不會為難沈皓,其實她明白,沈皓會如此也是因為不安。

所以沈錦此時主動開口,沈皓看了看沈錦,低著頭不說話,陳側妃也明白,沈皓本性並不壞,隻是當初被寵的有些不知道分寸了,可是這幾年接連的打擊,讓他懂事許多,又被姐姐沈蓉給拋棄了,而陳側妃是自許側妃被關起來後對他最好的,沈皓知道他身上已經沒什麽值得陳側妃去圖謀的了,這樣的好自然是真的好,所以才更害怕失去。

沈皓也知道現在這樣不好,畢竟沈錦才是陳側妃的親生女兒,可是……沈皓咬了咬唇,又往陳側妃的身邊靠近了一些。

陳側妃心中微微歎息,倒是沒有說什麽,楚修遠其實不太喜歡沈皓這樣的,在他看來男孩子就該有男孩子的樣子,不過也和他沒什麽關係,就沒有插嘴說什麽,楚修明倒是溫和一笑說道,“嶽母先坐下吧。”

“恩。”陳側妃經過這一路,對楚修明倒是親近了不少,雖然帶著沈皓一並坐下,可是眼神卻一直看著楚修明懷裏穿著棉襖的東東,東東今天穿的棉襖是紅底繡著金鯉的,頭上還戴著一頂虎頭帽,眼睛黑潤潤的看著格外可愛。

沈錦見到沈皓的樣子,也不故意拉著他說話,隻是笑道,“母親,你看東東可愛嗎?”

“真是漂亮的孩子,還結實的很。”陳側妃讚歎道,“是個好孩子養的真好。”

沈錦得意的點頭說道,“自然了。”

陳側妃嗔了沈錦一眼,倒也笑了起來,沈錦叫人去下了餃子,把所有餡的都下到了一起,到時候放到一個盆裏,除此之外還每人做了一碗酸辣湯,趙嬤嬤並沒有跟著來,而是去廚房給東東準備吃食了,自從東東可以吃輔食後,都是趙嬤嬤親手去準備的,為了這個連沈錦的糕點她都交給了廚娘來做。

幾個人坐在一起聊了起來,大多時候就是陳側妃和沈錦在說,而楚修明他們聽著,沈皓到現在才放鬆了許多,雖然還不說話,可是卻抬頭聽著陳側妃聊天,等陳側妃聽沈錦說話的時候,摸了摸茶杯覺得溫度正好,就往陳側妃的手邊推了推。

陳側妃雖然在聽女兒說外孫的事情,卻也沒有完全忽略沈皓,此時微微側頭看了他一眼,正巧覺得口渴,就端著茶喝了幾口,然後拿了塊核桃酥放到了沈皓的手上,沈皓露出笑容吃了起來。

沈錦自然注意到了這些,看向沈皓的眼神更加柔和了一起。

東東坐在楚修明的懷裏,看著沈皓吃東西,白嫩的小手使勁拍打了楚修明的手一下,指著沈皓,“吃!”

楚修明低頭看著東東說道,“不能吃。”

東東聽懂了不這個字,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楚修明,想了想叫道,“父父,吃。”

這下不僅陳側妃,就是楚修遠他們幾個都看向了東東,楚修明還是搖了搖頭,東東眨了眨眼,早上那個他說什麽都答應的父父呢?去哪裏了?

沈錦哈哈笑了起來,等東東看過來也拿了一塊點心很歡快地吃了起來,東東的小嘴一張一合的,看著沈錦,可是沈錦一塊吃完了也沒讓他嚐一下,頓時東東眼睛紅了,“嗚……”

陳側妃哭笑不得,有些責怪地看了沈錦一眼,“哪有你這樣逗孩子的。”

楚修明抱著東東輕輕顛了幾下,東東根本沒有落淚,隻是生氣的把頭藏進了楚修明的懷裏。

幾個人正在說笑,趙嬤嬤就帶著人把東西端了上來,除了沈錦要的餃子和酸辣湯外,還有幾道菜和東東的雞蛋羹、魚肉泥一類的,等都擺好了以後,幾個人就落座了,趙端今日並沒有過來,而是帶著兒子趙澈回了府中專門給他們準備的院子,畢竟真的算起來,他們的關係還是有些遠,冬至的時候還是自家人在一起比較自在。

而且趙端他們冬至的時候習慣吃湯圓,並不是很喜歡吃餃子。

陳側妃見沈錦並沒有把東東從楚修明懷裏抱出來的意思,倒也不多嘴說什麽,楚修明端了雞蛋羹先喂東東用飯,沈錦招呼著陳側妃和沈皓先動筷子,而她自己也先給了陳側妃夾了一個,又給楚修遠和沈皓分別夾了一個,他們吃飯用的並非什麽大桌子,而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圓桌,幾個人正好坐得下,並不會離得太遠,楚修遠和沈皓挨著,楚修遠倒是照顧著沈皓。

這一盆餃子裏麵什麽陷的都有,並非真的分不出來,因為都是用菜水活的麵,使得餃子的顏色有些差別,可是就連沈錦也分不出都有哪些陷的。

東東看著眾人吃餃子,他也吃著自己的雞蛋羹,楚修明有些生疏的喂著東東吃東西,他早上看了下趙嬤嬤她們是怎麽喂飯的,所以雖然有些生疏,卻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為了兩口雞蛋羹,就舀了一些魚肉泥給東東吃,東東特別喜歡那個魚肉泥,還沒等勺子到嘴邊,就伸手去抱著楚修明的手腕,往自己這邊拽,力氣還真不小。

雖然說食不言寢不語,可是都是親近的人,若真是一直如此難免有些生疏了,沈錦看著楚修遠咬了一口餃子後,頓了頓問道,“是什麽餡的?”

“韭菜肉。”楚修遠最不喜歡吃的就是韭菜,所以看著剩下半個餃子,沾了沾酸辣湯才放到嘴裏,然後有些懷疑地看向了沈錦,他覺得自家嫂子可能猜到了,所以故意夾給他的,他注意到之前,沈錦仔細看了看餃子皮的顏色。

沈錦知道後,就看向了陳側妃,陳側妃無奈咬了一口,嚐了嚐才說道,“是白菜雞蛋的。”

“哦哦!”沈錦又看向了沈皓。

沈皓嚐了以後說道,“是肉的,裏麵有蘿卜。”

沈錦知道了,然後就高高興興自己吃了起來,咬了一口是韭菜雞蛋的,她和楚修遠一樣不喜歡吃韭菜,咽下去後說道,“韭菜雞蛋的,不好吃。”

楚修遠挑眉等著沈錦把剩下的大半個吃掉,就看見沈錦直接把自己不喜歡的餃子放到了楚修明麵前的盤子裏麵,而她又換了別的餃子吃,吃到喜歡的就自己吃掉,不喜歡的就放到了楚修明的盤子裏麵。

陳側妃見楚修明並不生氣,甚至很平靜地給這些餃子吃下去,就連楚修遠也是習以為常的樣子,神色更是輕鬆了不少,楚修遠小心避開了所有綠色皮的餃子,可是這算這樣,偶爾也會吃到不喜歡的,沈皓也是如此,一盆餃子看著多,可是很快就吃完了,這次倒是不再是那樣一大盆什麽陷都有的,而是每種陷放在了一個盤子裏麵,上菜的丫環還把餃子餡說清楚,喜歡什麽口味就吃什麽口味。

東東已經吃飽了,坐在楚修明的懷裏看著眾人吃餃子,也不鬧人,楚修明單手用筷子也是熟練,楚修遠正在和陳側妃他們說著這邊的習俗,沈錦已經吃飽了正在喝著酸辣湯說道,“等哪天暖和一些,我帶你們出去轉轉,其實邊城這邊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和好吃的,不過味道有些重,母親怕是吃不慣,三弟弟應該會喜歡。”

沈皓聞言眼睛亮亮的,他年歲不大聽到玩的,還是很有興趣的,沈錦接著說道,“不過這段時間二弟出門了,要不讓他帶著三弟出去玩也不錯。”

“我可以出去玩?”沈皓問道。

沈錦點頭說道,“當然可以,等你對邊城熟悉了,就可以自己出去了,不過要和門房打個招呼。”

沈皓看向了陳側妃,陳側妃微微一笑說道,“可以的。”

聽到陳側妃開口,沈皓這才說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