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87章

楚修明也紅了眼睛,繼續說道,”我父生前就與我說過,我們父子能活下來,是因為更多人為了我們付出了生命、名聲與前程,我們父子都記得,更不會忘記。”

沈錦看著楚修遠,從他身上好像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東西,好像這一刻的楚修遠不再是楚修明那個還有些青澀的弟弟,好像已經變成了太子嫡孫,一個被很多人賦予了希望,背負著許許多多東西的人。趙端覺得這麽長久的等待,並沒有白費,楚家把他教的很好,知事明理有擔當,”有殿下,真乃天啟之幸事。”

王總管和趙管事對視一眼,心中同樣激動,楚修遠可以說是他們照看著長大的。

楚修遠開口道,”天啟有諸位也是我天啟的幸運,更是祖宗的保佑。”

”以後見麵的機會還很多。”沈錦已經喝完了一碗茶,又吃了幾塊糕點,見他們之間還在互相恭維,就開口道,”你們都先坐下,把這段時間的事情先與修遠說說,晚上的時候修遠還要去軍營的,等明日了你們再一起好好商討一番。”

楚修遠聞言一笑,說道,”嫂子說的是,先坐下吧,以後共事的機會還有許多,到時候我們慢慢說。”

趙端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說道,”殿下說的是。”

楚修遠坐下來後,趙端他們才分別坐下,楚修遠說道,”舅舅叫我修遠就是了。”

”於理不合。”趙端說道。

趙管事笑道,”現在殿下的身份還不宜說透,不如與我們一般叫殿下為少將軍?”

趙端這才說道,”如此也好。”

等稱呼定下來了,王總管他們才把這段時間的事情與楚修遠說了一遍,當說到薛喬的事情時,就見一直沉默聽著的楚修遠忍不住問道,”可是真的?”

”不知道。”沈錦看著楚修遠說道,”怕是要等夫君回來,才能辨認。”

”應該是真的。”楚修遠開口道,”若是沒有這些依仗,英王世子也不會如此。”

其實這點眾人也想過,楚修遠接著問道,”你們準備如何?”

”若是真的,自然是要想辦法把人接回來的。”沈錦開口道,”現在薛喬還被關著。”

楚修遠看向了趙管事問道,”那些人可有說什?”

”他們並不知道什麽。”趙管事開口道,能問的他們都問了,可是英王世子派來的這些人還真是什麽都不知道。

楚修遠開口道,”那薛喬呢?”

”每隔三日都會有人去問她一句,可是至今沒有開口。”王總管開口道。

楚修遠沉默了一會說道,”嫂子,你說若是那孩子是真的,兄長會同意嗎?”

這話一出,沈錦沒有開口,倒是趙管事和王總管沉默了,楚修明會同意嗎?他們也不知道,怕是更多的可能是拒絕。

沈錦開口道,”如果可能的話,夫君自然會想要把那個孩子換回來,並不僅僅是因為那個孩子是三哥。”剩下的話沈錦卻沒有再說,但是眾人已經明白了,英王世子那樣的人,誰也不敢保證他到底會不會按照約定行事,若是讓道以後,讓他嚐到甜處了,會不會直接扣住了孩子,以後好要求更多?

眾人都沉默了,楚修遠抿了抿唇說道,”那個孩子如果是真的話,一定要保住。”

為了他,楚家已經犧牲更多了,現在這樣的情況,楚修遠不想再看見楚家人犧牲了,更何況還是一個孩子。

幾個人都默契的不再說這件事,反而談起了別的事情,沈錦看著楚修遠說道,”既然你回來了,以後邊城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楚修遠有些疑惑地看著沈錦,沈錦開口道,”沒事的話,我就不來議事廳了,你們有事情就找修遠。”

”嫂子。”楚修遠開口道,”還是你來吧。”

沈錦笑道,”我要照顧東東,有事了再來找我就好了。”

因為沈錦這個決定,趙端難免高看了她許多,當機立斷毫不戀權,也怪不得他看出楚修遠是真心敬重沈錦這個嫂子的。

”好了,不要說了。”沈錦見楚修遠還要推辭,就開口道,”就這樣定下了。”

楚修遠見沈錦是真的不願意,也就不再推辭應了下來,沈錦隻覺得心中鬆快了許多,這頓時間她因為這些事情累得要命,還專門讓趙嬤嬤弄了不少核桃仁、杏仁一類的。

等事情安排好,沈錦就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弄的還留在議事廳的幾個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夫人還真是……”真是什麽他們卻沒有說,因為他們也不知道怎麽說好。

其實這也正是沈錦聰明的地方,若是楚修遠已經回來了,她還抓著邊城的事務,楚修遠、趙管事和王總管他們雖然不會覺得有什麽不對,可是像是趙端這樣的,就會心裏不舒服了,這樣坐下來反而吃力不討好,遲早都要放手,還不如大大方方主動提出來,想來這樣以後,沈錦再掌權,那些人也不會像是這次一樣擔心了。

最重要的一點,好聽點說,沈錦是沒什麽野心,說的準確點就是心無大誌,她根本不喜歡這些,權力越大責任最大,每一個決定都關係到了許許多多的人,這樣的感覺,沈錦很不喜歡,她更喜歡每日被楚修明寵著,陪陪兒子吃吃東西曬曬太陽,有時候在楚修明麵前胡言亂語一番,也不用擔心什麽。

天氣漸漸冷了起來,自從不用去議事廳後,沈錦就覺得渾身都輕鬆了,早早開始選皮子,然後和府中繡娘商量起了衣服的樣式了。

不僅給楚修明、楚修明、東東和沈熙他們做了,就連趙端、王總管、趙管事等人都有,因為邊城這邊的冬天過冷,沈錦特意給趙端他們做了加厚的,趙管事和王總管一直都沒有娶妻,而趙端雖然有妻女,卻沒有帶過來。

除了他們的,沈錦還選了不少東西讓人送到邊城其他將領的家中,不僅如此,還出了私房讓人去許多的布料和棉花,給邊城的所有軍士都做了新衣新鞋。

這樣的話,因為需要做的太多,沈錦就讓人專門雇了不少人,交給他們去做,多少活計就做多少,做好以後就送到將軍府的偏門,那邊自然有人接收,給工錢登記以後再繼續領東西去做。

因為給的工錢多,所以要求也高一些,不過倒是沒有人有怨言,甚至有不少邊城軍士家的女眷來領了東西做,這些人都格外的用心,陣腳密密實實的,寧願慢一點也要做好,說不得哪一件就是自駕男人穿的,更何況邊城之中軍民的關係極佳。

薛喬到底沒有坑得住,被關了近二十日後,什麽都說了,此時被帶出來的薛喬,再也沒有了開始的那種嬌豔,在那個冷森森的佛堂,雖然不缺她吃喝,可是除了隔五日會有人來問一句外,根本沒有人再與她說話,甚至沒有任何聲音,就連腳步聲都聽不到。

而且她根本見不到人,每天的飯菜都是由小窗戶送進來的,過了半時辰後,如果她把那些東西放到小窗戶口,自然有人會收走,可是她沒有放過去,那個人也不會說什麽。

人都是群居的,這僅僅是寂寞,好像所有地方就剩下她一個人活著了,薛喬在後來幾日,每天都要去敲門求著守門的人與她說幾句話,可是沒有人會搭理她。

薛喬被帶出來看見許多人的那一刻,整個人的表情都扭曲,眼神有些呆滯,這次沈錦倒是在場,看著薛喬的樣子,倒是讓人給她端了溫水和糕點,然後問道,”你準備告訴我們了嗎?”

”我……”當聽見沈錦聲音的那一刻,薛喬心中又恨又怕,當初就是這個她以為軟弱可欺的女人,很淡然的說讓人把她帶進佛堂,然後她就被關了起來,身子不由抖了抖,”我說。”

沈錦看向了王總管,楚修遠倒是有些好奇,他是知道的,自家嫂子可沒有絲毫虧待薛喬。

王總管開口道,”你當初是怎麽把消息送出去的。”

薛喬現在巴不得有人與她說話,不管說什麽都好,聽到王總管的話,開口說道,”當初,我就是被英王世子送到邊城的。”

這話一出,幾個人皺了皺眉頭,”怎麽回事?”趙管事沉聲問道。

”當初就是英王世子救了我。”薛喬再也不隱瞞,直接說道,”那是我家被土匪闖入,全家都被殺了,幾個人護著我,在我以為要死的時候,就是英王世子救了我,他是那麽的英偉不凡,彎腰把我扶了起來,那時候的我那樣的卑微渺小,可是他……”

沈錦看著薛喬臉頰霞紅,滿目□□的樣子,忽然問道,”你有沒有想過,英王世子怎麽會來的那麽湊巧?”

薛喬看向沈錦,一臉嚴肅地說道,”因為這是我與世子的緣分,是上天注定了讓他來救我的!”

楚修遠看著薛喬的樣子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沈錦看了看趙嬤嬤,這人當初也是這樣?趙嬤嬤微微搖了搖頭,趴在沈錦耳邊低聲說道,”當初瞧著很正常的。”

沈錦覺得那是因為當初這些人沒有與她說英王世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的是英王世子讓人假冒土匪殺了你全家,然後又把你救了。”

”不可能。”薛喬毫不猶豫反駁道。

沈錦看著薛喬,聳聳肩說道,”算了,說不清楚的。”

王總管沉聲說道,”英王世子讓你來做什麽?”

薛喬閉了嘴不開口了,趙管事說道,”反正當初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時候說也沒什麽不可以了吧?”

像是覺得趙管事說的有道理,薛喬這才說道,”世子是讓我挑撥楚修曜和楚修明之間的關係,還有傳遞一些消息。”

”接頭的人是誰?”王總管問道。

薛喬又不說話了,沈錦看著她的樣子直接說道,”既然如此,把表姑娘送回佛堂繼續休養吧。”

”我說。”薛喬身子一抖,臉色有些發白,說了幾個人名出來,這些人都是當初出事後,他們清洗過的。

沈錦看向了趙管事,趙管事微微點頭,楚修遠的聲音很冷說道,”你對得起姨母嗎?她對你那麽好,你卻這般算計她僅存的兒子。”

薛喬抿了抿唇,帶著幾許難過說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不能對不起世子,若是沒有世子,也不會有今日的我,我下輩子做牛做馬來償還。”

沈錦看著薛喬竟然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然後你怎麽算計三爺的?”王總管冷聲說道。

薛喬這次倒是沒有絲毫猶豫,”因為三哥覺得我會是楚四的妻子,根本對我沒什麽防備,他酒量很好,可是不能喝茶。”

”原來你一開始就打算對付的是三哥。”沈錦這才弄明白,不過想來也是,自家夫君心眼多的很,人又會算計謹慎,而性格比較粗狂還有弱點的楚修曜自然好對付了許多。

趙嬤嬤問道,”那孩子確實是三爺的?”

”是。”薛喬臉上露出幾分難過,”做哪些事情,都非我所願,我怎麽會用這樣的事情來騙人?我也不想看著三哥斷了香火。”

”那孩子的母親是誰?”沈錦沒有任何預兆地問道。

就見薛喬愣了一下,臉色難看了一些,才說道,”自然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

可是剛剛那一瞬間,眾人也都看出蹊蹺,趙端眼睛眯了一下,趙嬤嬤更是明白了,沈錦第一次如此動怒,就算是在京城的時候,被茹陽公主那般對待,沈錦都沒有動氣,可是現在,也就是弄不明白,怎麽會有如此人,”你既然那麽愛英王世子,甚至把他當成了神仙一般,為了他寧願做出那麽許多事情,怎麽可能失身給三哥!而且英王世子那個不正常的,也不會讓你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好不容易控製住你,怎麽會允許有絲毫的變故。”

沈錦說到這裏,眾人也明白了,特別是趙嬤嬤,此時更是清楚。

其實有些話沈錦並沒有說,從英王世子這段時間做的事情可以看出,他占有欲很強,那麽就意味著不管他喜歡不喜歡薛喬,都不會忍受薛喬有別的男人,而且女人如果有了自己的孩子,難免心中就會有些偏差,英王世子也不想因為薛喬心疼那孩子從而做出什麽不好的事情壞了他的計劃,那麽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眾人以為孩子是薛喬為楚修曜生的,甚至讓楚修明誤會當初薛喬想要算計的是他,但是因為楚修明和楚修曜長得太像,所以出了偏差。

隻是英王世子百般算計,卻遇到了沈錦這樣不按常理做事的人。

在英王世子的想法中,薛喬更多打交道的人是後女眷,那麽如何讓沈錦誤會楚修明和薛喬之間的關係,然後薛喬通過各種行為和暗示,再加上有孩子這個靠山,邊城中人也不敢慢待她。

薛喬最擅長的就是後宅中女人之間的鬥爭,那種殺人不見血言語交鋒一類的,可是沈錦就是不和她玩,甚至不按照他們的想法走。

說不說?不說,行關起來。

關老實了,說不說?肯說了,好出來說吧。

就是這麽簡單,就像是遇到了敵人,二話不說先打一頓,打多了人自然就乖了。

不僅如此,也不知道是血緣還是別的關係,沈錦對瑞王和英王世子的心思一猜一個準,那封信中的幾個條件,其實就是為了能讓薛喬留在邊城出的。

英王世子自以為得意的一箭三雕,其一是讓楚修明束手束腳,其二是分化誠帝和楚修明的關係,其三是讓薛喬留在邊城。

如今最後一點怕是沒辦法了,而前麵兩件事,倒是讓英王世子如願以償了。

”那麽後來,你就一直待在英王世子身邊?”趙管事冷聲問道。

薛喬點頭,他們都沒有問那個孩子的母親怎麽樣了,按照英王世子的性子,定是去母留子,不僅如此,恐怕是專門算計好了時間,讓他們準備好的人與楚修曜發生關係,然後確定有孕後,就設下了圈套,然後帶著人離開。

沈錦看向薛喬,問道,”值得嗎?”

薛喬開口道,”隻要能留在世子身邊,不管怎麽樣都值得。”

趙嬤嬤問道,”你給英王世子生了幾個孩子?”

生過孩子的女人和沒有生過的事不一樣的,薛喬一看就是已經生過孩子的,這也是為什麽當初他們都沒有懷疑那個孩子是薛喬生的一般。

薛喬抿了抿唇沒有說話,趙嬤嬤冷笑道,”可是生了兒子?英王世子承諾等成事後,就封你所出的兒子為太子?”

沈錦見薛喬沒有說話,”他是騙你的,如果一個人真在乎你,怎麽會讓你冒險呢?”

薛喬怒視著沈錦說道,”不可能,再說世子隻有麟兒一個兒子。”

”因為身體不好生不出?”沈錦仿佛不經意開口道。

薛喬滿目驚訝地看向了沈錦,說道,”你別胡說。”

”哦,看來是真的。”沈錦端著紅棗湯喝了一口說道,”那我剛剛說錯了,既然隻有那麽一個兒子,以後也生不出別的了,真成事了,恐怕你兒子還真的能當太子,隻是我怎麽記得,英王世子是有別的兒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