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85章

趙儒看著瑞王接著說道,”當然了,你自然可以不回去,比如說受傷或者被刺殺一類的理由。”

瑞王剛是一喜,可是臉色卻很快就變了,看著一臉嚴肅的趙儒,說道,”如果沒有英王世子開始說的那個皇太弟,這樣自然可以,可是如今,誠帝隻會以為是我故意推脫。”

瑞王妃和楚修明也過來了,瑞王妃看了瑞王一眼,就坐在了他的身邊,說道,”王爺可有決定了?”

楚修明也開口道,”嶽父,你若願意,我護送你和嶽母到邊城,就算是到時候誠帝下了聖旨讓嶽父回去,我也能保住你們的。”

瑞王眼睛亮了一下,卻又黯淡了下來,”如今情況,按照誠帝的性子……除非我死或者就被他看管起來,除此之外,怕是都要牽累我母後。”

不管太後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做過什麽事情,對瑞王這個兒子,太後還是很好的,所以誠帝不可能放著母後不管的。

楚修明沒有說話,因為瑞王說的不錯,誠帝那個性子,如果遇到了波折從來不會從自身考慮的,隻會去遷怒別人,那麽綁著瑞王說話,讓他們離京的太後自然首當其衝。

其實如今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送個兒子回京,庶子還不行,必須是嫡子,也就是說沈軒和沈熙這兩個孩子必須送一個到京中。

這點大家都想到了,可是沒有人願意提出來了,就連瑞王都是如此,在他心中這兩個嫡子都是要繼承衣缽的,如果送庶子有用,那麽瑞王就不會有絲毫的猶豫,甚至說如果嫡女有用,他最多猶豫一下,就會選擇把沈琦夫妻送回去。

沈軒現在正在閩中,準備做出一番事業,沈熙也在邊城中,”熙兒如何了?”瑞王忽然看著楚修明問道。

其實在楚修明剛過來的時候,瑞王就問過這件事情,可是今天忽然又問了起來,瑞王妃抿了下唇心中已經有了猜測,卻沒有說什麽,而是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趙儒喜歡喝茶,更喜歡自己製茶,在家中的茶葉都是趙儒自己園子裏麵種的茶葉,然後自己製成的,有些苦澀,可是喝完以後口齒留香。

往日裏瑞王妃很喜歡,可是今日卻覺得連唇舌都是苦澀的。

楚修明聞言說道,”因為熙弟想要上戰場建功立業,讓嶽父和嶽母為傲,我與夫人無奈,就先把他送到軍營裏,讓他和新兵一起訓練,就算以後熙弟還想上戰場的話,也更多了幾分安全。”

瑞王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這孩子比我有出息。”

不管是趙儒還是楚修明甚至瑞王妃都沒有說話,瑞王看向了瑞王妃說道,”王妃給我生了兩個好兒子,像我!”

這話一出,就是一向德高望重的趙儒都沒忍住翻了個白眼,瑞王妃倒是習慣了瑞王的話,說道,”雛鷹總是要長大的,他們會飛向更高的地方。”

瑞王看了眼瑞王妃說道,”我回去,三女婿你護送王妃他們回邊城。”

這話一出,趙儒看著瑞王的人眼神都帶著幾許驚訝,誰也沒有想到瑞王竟然會做出這般選擇,楚修明皺眉看瑞王說道,”嶽父……這般回去,怕是就再難出來了。”

”我知道。”瑞王開口道,”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愛出門。”

瑞王妃倒是笑道,”我與王爺一起回京,讓陳側妃帶著兩個孩子去邊城,有三女婿、錦丫頭和熙兒照顧,我爺放心的。”

瑞王一臉感動看著瑞王妃說道,”王妃,京城危險,你還是和三女婿他們走吧。”

”妾說過會永遠陪著王爺的。”瑞王妃如何不知道,可是她既然嫁給了瑞王,正妃該有的,瑞王都給她了,整個王府也都交給她,所以就算瑞王妃並不愛瑞王,在這個時候也不會拋棄瑞王的。

更何況,瑞王妃眼神閃了閃,她還想要親眼看著誠帝得到報應的。

趙儒緩緩歎了口氣,他是知道自己這個女兒的,既然已經下了決定,就不會再反悔,所以隻是看著瑞王說道,”女婿啊,我就這麽一個女兒,養的嬌縱了些,到了京城後,你多護著點。”

”嶽父你放心。”瑞王心中感動,甚至眼睛都紅了,說道,”她是我的妻,我一定會護好她的。”

趙儒笑了笑,看向了瑞王妃說道,”既然你選擇了,我也不多說什麽,隻是你要記得,你還有兒子在等著你,還有你的老父老母在等你,知道嗎?”趙儒是知道六皇子的事情,女兒認定了一件事,就不會再更改,當初既然認定了六皇子,那麽就算再出現比六皇子優秀的也不會再動心了。

而六皇子是被誠帝給害死的,若是哪天他得知了女兒真捅死了誠帝,趙儒覺得自己都不會太過驚訝,不過他更知道女兒是屬於不動則已的人,不過忍得越久,心中的仇恨就越深。

趙儒忽然想到,如果有一日,楚修明護著太子嫡孫攻入京城,說不得城門就是女兒安排人給打開的,這麽一想,他忽然覺得這次女兒陪著瑞王回去,對誠帝來說還真是禍不是福。

瑞王妃可不知道趙儒心中所想,她隻是笑了一下說道,”那就叫陳側妃過來吧,我交代她一些事情,既然王爺已經決定了回京,我們就宜早不宜遲,如果等誠帝的聖旨下來,意思就不一樣了。”

瑞王聽完也是點頭說道,”那這就收拾東西,我們這兩天就走。”

瑞王妃應了下來,楚修明見瑞王和瑞王妃都決定了也不再多說什麽,反正他把陳側妃帶回去後就夠了,不過楚修明想到趙家子弟帶回來的消息,說道,”嶽父,我想借你的玉牌用一段時間。”

瑞王一臉疑惑地看著楚修明,楚修明開口道,”有些用處。”

瑞王妃也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心中讚同,卻不想楚修明會這般直接開口,不過轉念一想也明白了,畢竟是玉牌,如果瑞王發現丟了,那麽回京上報後,反而會讓誠帝戒備,甚至猜到他們的目的,而如果是瑞王主動給的就不同了瑞王爺幾乎不需要用玉牌。

玉牌對皇室中人來說很重要,在平時的時候,用身份牌就可以,玉牌隻有在正式或者很重要的場合用,這樣的場合也極少。

瑞王妃看了眼瑞王說道,”王爺,三女婿一直都是穩重的孩子,想來是有自己的用途的。”

不同輩分的玉牌也是不相同的,太子一脈的玉牌更是與普通皇室的不同,瑞王的自然和太子他們的不同,但是相比起來已經是最接近的,糊弄人是足夠了。

瑞王猶豫了一下才點頭說道,”好。”

楚修明開口道,”謝謝嶽父了。”

趙儒此時也說道,”你回去後,除了進宮見太後外,就留在瑞王府中不要出去知道嗎?”

”知道了。”瑞王恭聲說道。

趙儒說道,”你們在這裏等我一下。”說著就起身往內內室走去。

楚修明看著瑞王說道,”嶽父,如果有什麽不好辦的事情,你就讓人去京中客仙居點一份他們招牌的玉筍羊羔肉,並且用珍珠付賬。”

瑞王驚訝地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隻是沉聲說道,”若是有什麽不好,那麽客仙居的人也會主動送密製臘肉到你府上。”

如果說剛剛瑞王還因為楚修明要玉牌的事情,心中有些猶豫的話,此時已經徹底心甘情願了,他就算再不知事也明白,楚修明他們想要在京城安下這般探子,也極其不容易,特別是客仙居已經數十年來,名聲也不錯,如果楚修明不說,任誰也不會想到,客仙居竟然是楚修明的。

”我知道了,三女婿你放心。”瑞王開口說道。

楚修明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麽,陳側妃已經過來了,楚修明雖然沒有說什麽,可是在陳側妃進來的時候,主動站了起來,等陳側妃落座後,才再次坐下。

瑞王妃看著陳側妃說道,”我與王爺決定回京,你帶著兩個孩子跟著楚修明回邊城。”

陳側妃聞言麵色變了變,並沒多說什麽,隻是嚴肅地開口道,”王爺、王妃你們放心,我絕對會照顧好孩子的。”

瑞王見陳側妃這麽幹脆,心中又覺得有些不舒服了,所以臉色難看了許多,不過瑞王妃和陳側妃都沒有理他,而楚修明隻當看不見。

瑞王妃倒是一笑說道,”好了,回去叫丫環收拾東西吧。”

”是。”陳側妃恭聲說道。

瑞王妃接著說道,”讓人把五丫頭和皓哥叫過來。”

”是。”

楚修明開口道,”嶽父、嶽母,那我先告辭了。”

瑞王聞言說道,”晚上我就把玉牌送去給你。”

楚修明點了點頭。

等人都走了,瑞王妃才看著瑞王說道,”王爺也給小四起個名字吧。”

瑞王想了一下說道,”單名一個晴字吧。”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瑞王妃的聲音帶著一份悵然,此時還真有幾分貼切,”好名字。”

瑞王愣了愣,其實他想的不過是雨過天晴罷了,不過此時聽見瑞王妃的話,也覺得如此解釋更好一些,所以沒有說什麽。

沈蓉和沈皓是一起過來的,自從離京後,這對姐弟幾乎都不再分開,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甚至連楚修明來的事情都不知道,到了楚原後,更是幾乎足不出院。

兩人給瑞王和瑞王妃請安後,就站在了一旁,瑞王妃柔聲說道,”坐下吧。”

”是。”兩人這才坐了下來,沈皓偷偷看了看瑞王,瑞王見到沈皓的樣子,麵色緩和了許多說道,”我與你們母妃準備回京,你們跟在陳側妃的身邊繼續前行,記得要聽話知道嗎?”

沈蓉一聽,趕緊說道,”父王,女兒想留在父王身邊伺候。”

其實設如果有選擇的話,沈蓉根本不願意離京,如今讓他們跟在陳側妃的身邊,想到當初許側妃對陳側妃的欺負,還有她們姐妹當初欺負沈錦的情況,沈蓉如何願意。

瑞王歎了口氣,倒是覺得沈蓉懂事,聞言說道,”你們聽話,跟著陳側妃走。”

”我不要。”沈皓叫道,”我要和父王回京城。”

瑞王妃其實早就料到了,她也不想讓沈蓉去邊城,給自己兒子添麻煩,聞言說道,”就算是京城有危險嗎?”

”女兒要留在父王身邊伺候。”沈蓉咬緊這句話。

瑞王妃說道,”也好,不過隻能帶你們姐弟兩個其中一人回京,畢竟因為一些事情,我們要趕路,兩個孩子難免照顧不過來。”

沈皓眼巴巴看著沈蓉,沈蓉也看了沈皓一眼,咬咬牙說道,”讓弟弟跟著陳側妃走,弟弟是男孩子,自當多出去看看。”

這話一出,沈蓉自以為得體,可是就是瑞王都看出了沈蓉的真實意圖,更別提瑞王妃了,沈蓉雖然有些心機,可是到底年紀尚小,臉上難免帶出幾分來。

”既然你想跟著走,就跟著走。”瑞王麵色一沉說道。

沈皓不敢相信自己的姐姐,”姐姐,你也不要我了嗎?”

沈蓉說道,”我是為了你好,你年紀小,趕路的話身子撐不住。”

”我不怕,父王讓我和你們一起回去吧。”沈皓祈求地看著瑞王。

瑞王說道,”你們出去吧,就這樣定下來了。”

瑞王妃柔聲說道,”皓哥你放心,陳側妃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沈皓都哭出來了,可是見瑞王的臉色卻不敢多說什麽,沈蓉見目的達到了,趕緊拉著沈皓出去了反正沈皓年紀小,哄上一哄就好了。

等沈皓和沈蓉離開,瑞王才咬牙說道,”既然她想死,就讓她去死好了,小小年紀如此心機,皓哥可是她親弟弟,她都敢如此。”

瑞王妃緩緩歎了口氣,說道,”五丫頭年紀也不小了,此次跟著一起回京,親事上怕是不太好辦了。”

”不用管她。”瑞王口氣極差說道。

瑞王妃還想再說什麽,就見趙儒已經派人叫他們過去了,也就不再說了,趙儒和趙岐都在書房等著他們,等他們進來了,趙儒就把一把看起來有些年頭的鑰匙放在了瑞王的手上說道,”趙家在京中的那個老宅,在牆角的下麵,有一道暗門,如果真出什麽事情,你們就帶人從那邊走,能到城外一處莊子上,不過記得到了以後馬上往西走,會看見一個廢棄的義莊,進到最裏麵有一口枯井,下去以後就有個暗室,可以躲藏五十人左右,當初準備的東西想來如今已經不能用了,記得提前安排人準備東西。”

那個密室也正是當初能送走太子次子的關鍵,本來是趙家人為自家準備的,可是他們現在已經離京,就不再需要了,而恰恰是瑞王和瑞王妃最需要的。

而瑞王已經從最開始的驚訝到後麵的佩服,開口道,”我記住了。”

瑞王妃想了一下說道,”我把翠喜留下,到時候父親再幫我們安排幾個信得過的人,到時候去義莊那邊安排。”

趙儒聞言點了下頭說道,”也可以。”

瑞王也知道這樣更穩妥一些,說道,”謝謝嶽父了。”

趙儒看著瑞王說道,”記得,到時候隻能帶最穩妥的,否則在義莊那邊可是沒有別的出路了。”

瑞王咬牙點頭說道,”我省的。”

趙儒看著瑞王妃說道,”你母親想你,去瞧瞧她,陪著她多說一些話。”

瑞王妃看了父親一眼,這才起身說道,”好。”

等瑞王妃離開了,趙儒才看向了瑞王,”我有幾句話,想死下與你說說。”

”嶽父請說。”瑞王態度恭順說道。

趙儒問道,”若是永嘉三十七年的事情再重演,那麽你準備怎麽做?”

瑞王毫不猶豫地說道,”帶著妻兒和侍衛通過這條路躲起來。”

”那麽誠帝呢?”趙儒看著瑞王,沉聲問道。

瑞王毫不猶豫地說道,”不能讓他知道這件事。”

趙儒並不覺得意外,神色平靜,忽然問道,”那麽太後呢?”

瑞王整個人都愣住了,有些呆滯地看著趙儒,在知道京城中有危險的時候,他真的會自己帶著人跑不管母後嗎?

太後和誠帝並不相同,瑞王不會覺得誠帝死了多少難過,可是太後呢?若不是怕牽累太後,他爺不會選擇回京。

趙儒緩緩歎了口氣說道,”如果帶太後的話,你能保證瞞著誠帝和眾人的耳目嗎?”

不能,除非太後就住在瑞王府中,否則絕對不可能瞞得過去,可是太後能離宮嗎?不可能的,誠帝絕對不會允許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趙儒開口道。

瑞王點了點頭,麵上滿是掙紮。

而此時的邊城,沈錦都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她趁著日頭好,正抱著東東在外麵玩,可是聽著趙嬤嬤的話,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啊,”夫君有幾個表妹?”

”如果夫人想問的是那個來投奔,後來差點與將軍有婚約,卻出賣了將軍的那個的話,就這麽一個。”趙嬤嬤開口道,”她說手裏有英王世子寫給將軍的信。”若非如此,她甚至進不了邊城的城門。

沈錦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就把信要過來,人帶給王總管,她既然能給英王世子送信,想來也知道一些英王世子的情況。”

趙嬤嬤聞言說道,”是。”

沈錦以為趙嬤嬤他們是擔心這般處理了楚修明的表妹會讓楚修明不高興,所以安慰道,”等夫君回來,就說我的主意好了。”

趙嬤嬤看著沈錦,笑了起來說道,”夫人,其實就算夫人說要見那位表姑娘,等夫人見過了,老奴也會建議夫人如此處理的,不管是趙管事還是王總管這般事事要問下夫人,甚至明明有主意了也要稟了夫人才行事,隻是表示對夫人的尊重而已。”

更多的話趙嬤嬤卻沒有再說,因為說的太過反而過了。

沈錦愣了一下心中也明白了,不管是王總管還是趙管事都在向其他人表示他們的態度,若是他們長久疏忽不與沈錦說事情,任何命令都不通過沈錦去下,那麽下麵的人難免就會心中輕視了她,甚至有樣學樣,上行下效並非一句玩笑話,而且以王總管等人的本事,想要架空沈錦也不是什麽難事。

趙嬤嬤能這般說,也是因為她真心對沈錦的,害怕沈錦輕視了王總管他們這些人,這樣對沈錦很不利的。

”我知道了。”沈錦顛了顛東東,如今東東被養的白白胖胖的,胳膊和藕似的,一節股一節目股的,沈錦抱一會胳膊就酸了,交到了安寧的手裏,這才看向了趙嬤嬤說道,”謝謝嬤嬤了。”

趙嬤嬤開口道,”夫人不覺得老奴多事就好了。”

”不會的,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沈錦開口道。

趙嬤嬤眼神格外柔和,她知道沈錦不是那種驕傲的性子,可是正是因為關心,才會想的多一些,”對了,趙管事他們讓夫人放心,英王世子雖然構陷瑞王,逼得瑞王為難,隻是將軍如今就在瑞王的身邊,定會平安把陳側妃帶回來的。”

沈錦聽著趙嬤嬤的安慰,其實她根本不擔心這件事,因為夫君在,而不管是趙儒還是瑞王妃如今都不會願意得罪她,硬生生扣著陳側妃?這般吃力不討好的事親,他們如何會去做,所以沈錦從來不覺得和聰明人打交道危險,因為聰明人會衡量得失,她最怕的就是喝那種自以為聰明的人打交道。

不過這些話沈錦是不會說的,她喜歡別人的關心和好意,說道,”嗯,那就好。”

趙嬤嬤看了看日頭說道,”夫人,也該回去了。”

沈錦點頭說道,”哈,東東也該餓了呢。”

東東聽見自己的名字,就扭著小腦袋看著沈錦,沈錦給他拉了拉帽子,然後說道,”嬤嬤我先進去了。”

”好。”趙嬤嬤送了沈錦等人進去,這才出去安排那位表姑娘的事情。

沈錦其實並不覺得能從那位表妹嘴裏得到什麽消息,如果她真知道多的話,也不會被英王世子派過來,會如此說不過是表明了一個態度而已,可是這位表妹莫非有什麽依仗?否則怎麽會在做了那樣的事情後,還敢走這麽一趟?

想了一會沒想明白,沈錦也就先把事情放到了一邊,抱著孩子進了內室,東東確實餓了,剛被沈錦報到懷裏,就往她胸口拱去,含到以後就大口吃了起來。

沈錦想到那位表妹有什麽依仗,卻不想她的依仗如此大,等她放出來的時候,不僅是王總管他們,就是沈錦都愣了,看著趙嬤嬤說道,”她說她有誰的遺腹子?”

”是將軍的三哥,楚修曜的。”趙嬤嬤臉色難看,”說是當初發現有孕後,就把孩子生了下來,因為知道將軍不會原諒她,她因為一時糊塗做了錯事,也覺得無顏,就一直沒有回來,現在那個孩子在英王世子手裏,所以她才來了這一趟。”

”可是,她當初差點訂親的不是我夫君嗎?”沈錦有些弄不明白了,有些猶豫地問道,可是怎麽會有了楚修明三哥的孩子?

趙嬤嬤搖了搖頭,說道,”老奴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現在這事情難辦了,如今楚修曜已經不在了,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若是真的話,這個孩子可是楚修曜唯一的兒子。

沈錦和趙嬤嬤對視一眼,最重要的是,這個孩子還在英王世子手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