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83章

“夫人覺得誠帝會怎麽應對呢?”趙管事問道。

沈錦想了想說道,“要打口水戰了吧。”

王總管笑道,“越心虛他的聲音就該越大。”

趙端皺了皺眉頭才說道,“而且誠帝有一個最大的心虛,不管是先帝還是太子都死於他手。”

這話一出眾人都沉默了,卻不得不說確實如此,雖然英王當初帶兵到了京城,卻是被太子打敗了,並沒有做下弑君之事,因為他還沒來得及。

沈錦看著眾人濃重的神色,有些不解的問道,“這些都是誠帝和英王世子的事情,你們這麽擔心幹什麽?”

眾人麵色都僵硬了一下,然後看向沈錦,沈錦也是疑惑地看著眾人,“你們難道不該去想怎麽趁機得利嗎?”

沈錦捧著杯子喝了幾口,才接著說道,“而且,你們想再多也沒用,不管我們想再多,誠帝和英王世子都不會聽我們的啊。”

趙管事和沈錦相處的比較久一些,倒是有些習慣了沈錦的語出驚人,所以最先反應過來說道,“夫人說的是。”

沈錦的話雖然聽著直白,卻也是在理的,不管他們怎麽想,誠帝和英王世子都不會聽,不僅如此這兩人的想法,往往出乎正常人的意料。

王總管問道,“夫人覺得他們接下來會打嘴仗嗎?”

沈錦點頭。

趙管事想了想也說道,“而且英王世子都忍了這麽多年,為什麽不等誠帝的兵馬都集中到蜀中?”

趙端猶豫了一下說道,“莫非發生了什麽變故?”

王總管眼睛眯了眯,端著茶水喝了一口,說道,“隻是英王世子選在南京?”

其實在沈錦說江南後,眾人心中都覺得江南更有可能,畢竟有時候人的運道很奇妙,誰知道這次英王世子竟然選在了南京,莫非……

“在下倒是想到一個可能。”趙管事說道,“會不會和蜀中一樣,南京隻是一個幌子?”

“極有可能。”王總管咬牙說道。

趙端想了一下問道,“可是為何如此?”

“其實也有一種可能。”沈錦看了下正在思索的人說道,“就是他本來就準備在南京舉事啊。”

“可是夫人不是說在江南嗎?”王總管開口說道。

沈錦一臉迷茫,明顯不太記得自己說過什麽了,還是趙嬤嬤趴在沈錦的耳邊低聲說了一下,沈錦這才恍然大悟,說道,“哦,我隻是說若是我的話,可是英王世子又不是我。”

趙管事和王總管麵麵相覷,竟然不知道怎麽反駁才好,沈錦接著說道,“而且他沒有選在江南不是更好嗎?或者其實他把江南當成錢袋子,自然不希望那邊被戰火波及。”

這麽一說也說得過去了,隻是為什麽英王世子這次會如此急切?

“不管是為什麽,英王世子準備不周全的話對我們來說都是好事。”王總管說道。

趙管事也是點頭,“現在需要防備的就是誠帝會不會下旨讓將軍帶兵去南京。”

沈錦說道,“那我們就先上奏折說蠻夷異動好了。”

這也是個辦法,但是卻不夠好,趙管事問道,“若是誠帝說讓忠毅侯接管邊城的事情呢?”

王總管眼睛眯了一下說道,“那就麻煩忠毅侯病上一病或者受點傷了,蠻夷凶殘,忠毅侯英勇抗敵,隻是戰場刀槍無眼。”

“那就給忠毅侯請功吧。”沈錦想了一下說道,“畢竟忠毅侯是誠帝的女婿,他總不好不賞賜吧?”

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很想和夫人說,其實邊城沒有夫人想象中那麽貧窮的,雖然比不上國庫,可是這麽久的經營也差不太多,互市的稅收一類的可是都被邊城直接扣下的,除此之外,還有在外麵經商的所得,隻是開始的時候錢財方麵緊張了一些,可是現在已經開始盈餘了許多了。

其實沈錦並非覺得邊城窮,而是覺得誠帝的便宜不占白不占,特別是在知道那些往事之後。

這些都是小事,所以王總管很快就應了下來,還咱了一句,“夫人真是持家有道。”

沈錦笑了一下,帶著幾分得意的味道,“其實我覺得英王世子會這麽著急,說不定是因為他身體不行了。”

眾人聞言一笑都沒有當真,就是沈錦也是隨意一說,卻不想有時候人的運道還真是很奇妙。

王總管說道,“那麽就看誠帝如何應對了,怕是誠帝會抓住英王和蠻夷合作的事情來回擊。”

“還有英王世子說的是先帝召英王入京這件事,英王世子根本拿不出證據。”趙管事眼睛眯了一下開口道。

趙端想了想開口道,“而且誠帝當皇帝這麽久,潛移默化下很多人都以為當初是英王殺害了先帝和太子,誠帝又慣會做麵子,每到先帝和太子的忌日都要做作一番,就是如今朝堂上很多後來的官員也都不知道這些真相了。”

“其實你們有沒有想過英王世子根本不需要理由?”沈錦開口道,“他隻要抓著誠帝的把柄來說就好,根本無需理會誠帝的質問。”

眾人沉默了。

沈錦接著說道,“如果英王世子要些臉麵,也不會打著先帝和英王世子的名號。所以他為什麽要在意誠帝的質問呢?他隻要讓天下百姓和跟隨他的士兵相信不就行了嗎?”

趙管事想了想說道,“確實如此,當初英王就是個不要臉麵的人,隻是當初若不是楚家抵抗住了滿意,說不得真讓英王成功了,可是如今看來英王世子像是更針對誠帝?”

趙端點了下頭說道,“確實如此,而且每件事都把著了誠帝的命脈。”

王總管開口道,“說不得正是因為英王世子的目標是皇位,和我們沒有什麽衝突?”

“也可能是英王世子單純的看不上誠帝。”沈錦沒有把事情想得那麽複雜,“當初英王被太子打敗,成王敗寇,既然英王選擇了這條路就做好了準備,所以才提前安排了世子,如果是太子繼位,這也算是理所應當了。”

“外甥女的意思是,英王世子也算是英雄惜英雄,所以對誠帝用了這般卑鄙手段坐上皇位很不服氣?”趙端聞言說道。

沈錦疑惑的看向了趙端說道,“不是啊,我的意思是英王世子隻是仇恨為他人做嫁衣這樣吃力不太好的事情,就像是他覺得那皇位本該是他們一脈的,可是被誠帝玷汙了。”

玷汙好像不該用在這裏……不過此時眾人也沒什麽感覺了,習慣了沈錦的語不驚人死不休。

“感覺太可能。”趙端猶豫了一下說道,“若是真的如此就太過兒戲了吧。”

沈錦哦了一聲,“我就是隨便說說。”

趙管事卻開口道,“其實在下覺得夫人所言很有可能。”

王總管想了想說道,“我也覺得這樣的理由太過兒戲了。”

“其實不管理由是什麽,總歸是對我們有利的。”趙管事開口道,“如今我們隻要繼續潛伏就好。”

王總管點頭,“萬不可使得那位的事情被傳出去,否則不管是誠帝還是英王世子,都不會放過我們的,畢竟真說起來我們的威脅更大一些。”隻要不曝光那位的事情,他們完全可以隔岸觀火了。

趙管事準備了紙筆,說道,“那麽現在先列舉一下英王世子和誠帝之間罵戰的事情。”

“這個有用嗎?”沈錦有些疑惑的問道。

王總管解釋道,“可以根據這個來推測他們的計劃,然後先發製人。”

沈錦其實還是有些不明白,不過此時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麽,就看王總管、趙管事和趙端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了起來,沈錦聽了許久,發現他們都是一個人提出一條,然後三個人再一起反駁,吃了兩塊糕點又喝了點**茶後,沈錦發現沒自己什麽事情,就到後宅順便喂了喂奶東東,東東見到沈錦格外興奮,吃飽以後還手舞足蹈的,他長得胖墩墩的,身上穿著紅色繡金鯉的衣服,頭上還戴著

當初陳側妃專門給他做的虎頭帽,小不點趴在地上。

趙嬤嬤等沈錦和東東玩了一會才說道,“夫人該回去了。”

沈錦應了一生說道,“好。”

交代奶娘和安寧仔細照顧東東後,沈錦就起身離開了,誰知道剛剛還乖寶寶一樣的東東見到沈錦要離開,就開始咿呀咿呀叫個不停。

東東的聲音嬌嬌嫩嫩的,此時聽來格外讓人不忍心。

沈錦杏眼看了看東東,然後帶著期盼看向了趙嬤嬤,東東眼睛都紅了,含著淚卻沒有落下來,對著

趙嬤嬤咿呀咿呀叫個不停,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毯子上,胖乎乎的胳膊衝著沈錦伸著,小手還一抓一抓的。

趙嬤嬤隻覺得心都要化了,趕緊說道,“老奴準備毯子,夫人抱著東東一並去議事廳吧,想來沒什麽重要的事情了。”

沈錦瞬間笑顏如花,趕緊過去抱著兒子,在他的臉上親了親。

等沈錦帶著東東過去的時候,他們幾個還沒有討論完,看見東東後,趙管事和王總管都起身,等沈錦抱著東東坐下這才重新坐好,東東剛會坐不久,隻能坐一小會,更多的時候是在沈錦的懷裏睜著大眼睛看著眾人。

“你們還沒討論完嗎?”沈錦問道。

王總管聞言說道,“已經討論了一些了。”說這把他們討論的說了一番,

沈錦點頭,“那我也補充幾個。”給東東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免得他需要伸著小腦袋去看人,“英王世子會追問,太子遺物的事情,若是誠帝真如他所說的所表現的那般對太子尊重的話,想來會把太子遺物保存的極好。”可惜的是因為誠帝心虛,所以早就把太子遺物都給毀得一幹二淨了。

“還有太子家人的事情。”沈錦想到楚修明與她說的話,“太子宮中人的事情。”

誠帝清洗了這麽多次,別說太子宮中原來伺候的,就是這些宮人的家人都沒能留下多少。

“還有英王世子會不會準備的有太子舊人或者太子後人?”說到最後,就連沈錦都有些猶豫了。

趙端思索了一下說道,“太子舊人有可能,不過太子後人卻絕無可能,當初能保下一個太子次子,他們就付出了不少代價,甚至更多的是一種巧合,若不是那時候正好有楚家人在太子宮中做客,還有個年紀相仿的孩子,還因為一些原因沒有太多人知道,恐怕就連太子次子都逃不出來。

其實他們懷疑過太子宮的那場大火到底是誰放的,若是誠帝的話,為什麽他會一直懷疑太子宮中還有人存活,畢竟因為那把火,隻是燒焦的屍首,這才使得換人的秘密被保護了下來。

“不一定是真的。”沈錦說道,“可能就是找年齡相仿或者樣貌相似的,畢竟若是真的後人的話,英王世子也不會讓人活下來。”

眾人沉默了。

果然不出眾人所料,誠帝很快就作出了反應,怒斥英王世子是亂臣賊子,當初正是因為英王才使得太子早逝,先帝被生生氣死,還質問了英王世子若是先帝召英王進京,那麽密旨呢。

英王世子也讓人回應,質疑了先帝和太子的死因,直言怒問,誠帝可能出示太子遺物或者太子宮後人,當初京城和周圍的百姓都知道,英王並沒能攻進皇城。

誠帝和英王世子你來我往的,可是眾人都發現誠帝避開了太子遺物等問題,如此一來不少外官心中都有了明悟,怕是當初誠帝和太子的死很的有些微妙,不僅如此很多當初被隱藏起來的細節一一被人找了出來。

皇宮之中,因為誠帝心情不好,很多人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出了絲毫差錯,而楚修明並沒找到機會進入太後宮中,不過也收拾了一些已經背叛的細作。

見到如此情況,楚修明沒有再耽誤,在一個清晨聯係了暗線偷偷離開了皇宮,等到了瑞王府中,就發現瑞王和瑞王妃正在收拾行李。

楚修明想了一下先聯係了京中的人,得知了這段時間的消息後,就直接偷偷給瑞王妃送了消息,然後由趙歧帶著去偷偷見了瑞王,瑞王見到楚修明的時候臉色大變,說道,“三女婿,你怎麽會在京城?”

楚修明眉眼清雋,說道,“嶽父,夫人知道京中的情況後,格外擔心嶽父嶽母的安慰,特意讓我來問問嶽父有沒有什麽打算?”

“啊?”瑞王看向楚修明,莫非京城中的情況已經如此危險了。

趙歧皺眉說道,“就算是擔心王爺,永寧侯也太過冒險了。”。

瑞王也說道,“是啊,女婿你真是太冒失了。”雖然這麽說,可是瑞王心中倒是覺得高興,畢竟這樣被人惦記著的感覺極好。

楚修明露出幾分無奈,“夫人每日都要問京城的情況,還淚眼汪汪的。”說完以後看向了瑞王說道,“不知嶽父可需要小婿幫忙?”

瑞王想了想說道,“我與王妃準備去閩中,不知這沿途……”

楚修明聞言皺了皺眉頭說道,“既然嶽父已經決定,那小婿就送嶽父過去,不過最好在楚原時候多停留幾日。”

瑞王聞言說道,“這是自然,我也要拜見嶽父。”

楚修明應了下來,“我送信回邊城,調些侍衛來,這般更加妥當。”

瑞王笑道,“極好。”

趙歧也是開口道,“恭喜妹夫,竟然得了如此女婿。”

瑞王也是滿臉笑容,“不過女婿萬不能被陛下知道你來了。”

楚修明應了下來,瑞王妃親手端了茶點進來,正好聽見幾個人討論,就說道,“讓三女婿留在府中,到時候與我們一並出城。”

“還是不要了。”還沒等瑞王多想,楚楚修明就拒絕道,“嶽父這般冒險女婿心有不安。”

瑞王想到楚修明為了自己冒險來京城的事情,說道,“不用多言,就這樣定下來了,王妃給三女婿安排個妥當的住處,過兩日,讓女婿混在我們中間出城,我就不信那些守門的士兵敢攔著我。”

見楚修明還想拒絕,瑞王就開口道,“就這樣定下來了。”

楚修明這才說道,“那就麻煩嶽父了。”

瑞王擺擺手,也不知道是因為馬上要離開京城的緣故還是知道了還有閩中這個退路,瑞王倒是比往日要有氣魄了一些。

“對了,女婿英王世子說的到底是真是假?”瑞王猶豫了一下問道。

楚修明抿了下唇說道,“想來嶽父心中已經有了定論。”

瑞王歎了口氣,沒有再說什麽,幾個人又討論了一番,楚修明把沿路的情況仔細與瑞王說了,瑞王根本不知道外麵竟然嚴重成這樣,他本以為不過是誠帝和英王世子之間打打口舌之爭,“這麽說來,天啟又要……”

楚修明點點頭,“隻希望百姓能安然無恙,我送嶽父去閩中後也要回邊城了,蠻夷那邊……也不知道英王世子去許諾了何等好處,使得他們如此拚命。”

瑞王點頭,“自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