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82章

京城的瑞王府中,就看見楚修明正和瑞王妃隔案而坐,瑞王妃的身邊還坐在趙岐,見到楚修明的時候,趙岐都愣住了,任他再怎麽想也想不到本該在邊城的永寧侯竟然再京城之中,而且還在瑞王府中。

趙岐開口問道,“不知那位可好?”

楚修明點了下頭,趙岐鬆了口氣也不再問,若是沒有那位,他們所有的謀算和努力都是一場空了,永寧侯應該把人留在邊城好好護著中,任趙岐再猜也猜不到,楚修明根本不像是他想的那樣把人嚴嚴實實護起來,反而直接把人扔到了戰場上去。

趙岐想了一下就把趙儒來之前說的話,與瑞王妃和楚修明說了一遍,瑞王妃眉頭一皺說道,“莫非誠帝是信了?”

“錢財使人心動,而前朝寶藏又不單單是錢財那麽簡單。”趙岐開口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被別人拿到了又該如何?”

楚修明也明白趙岐話裏的意思,眼睛眯了一下想了最近打聽到的事情,心中冷笑,怕是誠帝還覺得自己出了高招,卻不想還有趙儒這樣的一個人在京城之外的地方窩著,恐怕很多連誠帝都不知道的事情,趙儒都是一清二楚的。

“不好,永寧侯在京城,那麽邊城之中……畢竟那位年紀尚小,萬一從我弟弟那得知了這件事……”趙岐臉色大變說道,卻見不管是楚修明還是瑞王妃都麵色如常。

楚修明安慰道,“放心吧,邊城之中並非那位主事。”

“啊?”趙岐滿臉疑惑看著楚修明。

瑞王妃溫言道,“如今邊城的事務是交給永寧侯夫人,也就是我三女兒。”

趙岐整個人愣住了,他看了看瑞王妃又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說道,“那位帶兵重新布防了,畢竟布防圖京城中有一份。”

“那寶藏的事情……”趙岐還是擔心,萬一弟弟勸不住,那邊的永寧侯夫人會直接派人去蜀中尋那莫須有的寶藏。

楚修明開口道,“夫人並不喜歡金銀之類的。”就是因為是金銀珠寶,楚修明才一點都不擔心,“隻要不會被這些迷了眼這件事,就不會上當。”

瑞王妃坐在一旁並沒有開口,說到底英王世子弄出寶藏的事情,不過就是為了引誘誠帝的,可是如此卻又有什麽好處?

楚修明沉思了一下說道,“怕是過不了多久,就該有蜀中有前朝餘孽的消息了。”

瑞王妃眼睛眯了眯,“莫非他是打著……”

楚修明笑著點了點頭,趙岐在一旁,總覺得自己有些多餘。

邊城的議事廳中,睡醒了的東東被安寧送了過來,此時正在沈錦的懷裏,王總管說道,“等前朝餘孽的消息傳出後,那麽再加上前期鋪墊的前朝寶藏之事,怕是誠帝肯定會相信,到時候誠帝不管是為了絞殺餘孽還是為了寶藏,都會派重兵過去,不僅如此,所有的視線都會集中在蜀中。”

趙管事沉思了一下說道,“那麽就說明蜀中並不是英王世子的大本營?”

趙端沉思了一下說道,“那會在哪裏?”

沈錦正在低頭和東東玩,等注意到眾人都看向她的時候愣了愣,然後抬頭看向眾人,“我也不知道啊。”

“夫人覺得會在哪裏?”趙管事心中已經隱隱有了猜測。

沈錦捏了捏兒子的肥爪爪,想了想說道,“要是我的話,會選江南那邊。”

趙管事眼睛眯了一下,和王總管對視一眼,他們其實也猜在江南或者南京這兩個地方,沒想到沈錦一下就說了江南。

趙澈皺眉問道,“為什麽會是江南?”

“因為那邊富庶。”沈錦開口道,這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不管是養兵還是造反,都需要錢還不是小數,楚修明這邊可以名正言順的做這些,比如管朝廷要輜重,開設互市,甚至去打劫那些蠻夷,可是英王世子不能,那麽他必須有個弄錢的方法,還不能引人注意,所以江南那邊比較適合,“而且離蜀中比較遠。”

其實沈錦想的就是這麽簡單,那邊有錢多離蜀中遠,所以英王世子可能會在那裏。

而趙管事他們是從各方麵和線索推測出了江南和南京這兩個地方的。

瑞王府中,趙岐問道,“妹妹你們打什麽啞謎呢?”

瑞王妃看向趙岐,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是在猜測英王世子到底藏在哪裏。”

“想來不會是蜀中附近。”趙岐聞言說道。

瑞王妃點頭,“雖然說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按照英王世子的性子卻不會如此。”

“因為誠帝可不會想那麽多。”楚修明開口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點,隻能對聰明人。”

趙岐聞言愣了愣就點了下頭,“不知永寧侯這時候來京中是什麽打算?”

楚修明開口道,“找一樣東西。”

趙岐問道,“有我可以幫忙的嗎?”

楚修明搖頭,趙岐明白了,想來這件事需要的是瑞王妃的幫助,不過想到父親叫他來的目的,趙岐看向瑞王妃說道,“妹妹,父親說讓我來這裏找你。”

瑞王妃問道,“父親可有什麽吩咐?”

“父親讓我聽你的。”趙岐說道。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也明白了父親的意思,想來是父親感覺到如今情況不對,若是邊城那邊真有什麽事情發生的話,想來是會牽累到他們身上,瑞王雖然是誠帝的弟弟,可是這個弟弟的處境並不夠安穩,抿了抿唇說道,“我知道了,你想辦法聯係一些人,讓他們上書請誠帝立太子。”

說完以後瑞王妃看向了楚修明,“我後日會和王爺一並進宮去見太後。”

楚修明開口道,“好。”

兩個人都是聰明人,剩下的不用說都明白了,瑞王和瑞王妃會去見太後,而楚修明需要混進皇宮,目的也是在太後的寢宮,可是瑞王妃除了帶著楚修明進宮外,更多的事情卻沒辦法幫著他了,都要靠著楚修明自己了。

等商量完了,楚修明和趙岐就離開了,瑞王妃回到正院的時候,就看見瑞王正在屋中等著她,“王妃去哪裏了?”

瑞王妃聞言笑了一下說道,“我去花園裏麵轉了轉,孩子們都離開了,總覺得有些安靜了呢。”

瑞王看見王妃發間的桂花,歎了口氣說道,“是啊,總覺得孩子們一下子都大了。”

瑞王妃應了一聲坐在了瑞王的身邊,瑞王聞到了淡淡的桂花香,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王爺,你想過我們以後怎麽辦嗎?”

“恩?”瑞王聞著王妃身上的香味,有些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瑞王妃說道,“當初的事情……若是英王一脈真的兵臨城下了,王爺覺得陛下會做什麽?”

瑞王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瑞王妃口中當年的事情到底是什麽,那時候太子帶兵和英王廝殺,而誠帝就是趁著這個時候,和承恩公以及一些人……然後等太子好不容易打敗了英王,沒有戒備的時候,誠帝……這些事情其實瑞王隻知道個大概,卻清楚誠帝的這個皇位得的不夠光明正大,不過是仗著太子對幾個弟弟沒有防備,又一心想要擊退英王,護著京中的眾人。

瑞王妃緩緩說道,“畢竟陛下……你說那時候陛下會不會懷疑王爺?先下手為強了?”

先下手為強這句話一出,瑞王臉色一變咽了咽口水說道,“應該不會吧,我可是他親弟弟,還有母後……”

可是越說瑞王自己也不敢肯定了,瑞王妃麵上帶著幾分擔憂和難受,“不過無礙的,反正兒子們都被送出去了,不管發生了什麽事情,我都會陪著王爺的。”

瑞王這麽一聽反而更加不安了,“可是陛下至今沒有立太子,是不是因為害怕太子……太子還是陛下的親兒子,而我不過是個弟弟……”瑞王站起身來在屋中轉來轉去的,嘟嘟囔囔個不停然後看向瑞王妃問道,“王妃是怎麽想的?”

“妾不知。”瑞王妃看著瑞王。

瑞王咬牙說道,“我去見母後。”

“可是王爺見太後要如何說呢?”瑞王妃有些悵然地說道,“太後畢竟也是陛下得母親。”

瑞王有些頹廢地坐在了位置上,問道,“那王妃覺得本王該怎麽辦啊?”

瑞王妃緩緩歎了口氣說道,“明日我兄長就要到了,不如到時候請兄長過府問上一問吧。”

瑞王有些疑惑地看著瑞王妃,瑞王妃抿唇說道,“琦兒生女,我寫信給父親,父親就派了大哥來,不過因為蜀中的情況,所以多做了一些準備。”

“對對,我派人去城門口接。”瑞王趕緊說道。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說道,“王爺這是要把我兄長架在火上嗎?”

瑞王聞言沒有明白,瑞王妃開口道,“王爺也知道,陛下對我父兄……因為我嫁與王爺,未免陛下多想,父兄族人此次皆辭官離京,若不是琦兒生女,怕是他們也不會來京中呢,王爺這般大張旗鼓的,讓陛下知道如何去想?”

“是我考慮不周。”瑞王開口道。

瑞王妃笑了一下沒再說什麽。

因為趙岐的到來,瑞王倒是在府中專門等著了,瑞王妃也專門收拾了一個小院子,讓趙岐可以暫時住在這裏。

趙岐像是剛從外麵趕來一樣,鞋上和衣擺都帶著塵土,整個人看著也有些勞累,說道,“王爺。”

瑞王趕緊讓人端茶倒水,請了趙岐坐下說道,“大哥怎麽這般客套。”

瑞王妃也說道,“大哥叫他妹夫就好了。”

“是的。”瑞王點頭說道。

趙岐點頭說道,“我有幾句話想與妹夫、妹妹說。”

瑞王妃皺眉說道,“大哥,要不要先梳洗一番再說?”

“很重要。”趙岐一臉嚴肅說道。

瑞王聞言說道,“那屋中伺候的都退下,守好門窗。”

“是。”

等人都退下後,趙岐才看向瑞王說道,“妹夫你可知二皇子的事情?”

“知道。”瑞王開口道,“可是蜀中又有什麽變動?”

趙岐歎了口氣,麵上露出了擔憂低聲說道,“妹夫可知道陛下讓永寧侯派兵去蜀中,為的是何事?”

瑞王搖頭,趙岐接著說道,“而且朝廷的時辰在禹城被殺,妹夫可知是何人所為?”

“不是強盜嗎?”瑞王問道。

趙岐心中歎息,麵上卻是凝重的搖了搖頭,“不過是對外的說法,我父親因為知道這些事情後,覺得不太對,專門派人去打探了,禹城之事怕是英王世子所為。”

瑞王皺眉問道,“圖的是什麽?”

“不過是為了不讓永寧侯派兵去蜀中,因為他在蜀中發現了前朝寶藏。”最後四個字,趙岐說的很輕,像是怕驚擾到什麽一樣。

瑞王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就連呼氣都重了幾分,“前朝寶藏?”

趙岐麵色嚴肅點了點頭,瑞王說道,“那……”

“王爺。”瑞王妃叫道。

瑞王這才勉強平靜下來,說道,“這是怎麽回事?”

趙岐搖頭說道,“更多的已經打聽不出來了,不過……”像是有些猶豫又像是不知道該不該說。

瑞王妃說道,“大哥,王爺並不是外人。”

瑞王點頭,“直說就好。”

趙岐皺著眉頭,低聲說道,“妹夫,陛下是把所有的皇子和世家子都叫回京了吧?”

“是啊。”瑞王很肯定地說道。

趙岐這才說道,“那為什麽我們派去蜀中的人說高昌一直在招待一個貴客,而那個貴客根本沒有露麵?”

瑞王愣住了,瑞王妃驚呼一聲,“莫非二皇子已經被救出來了?”

趙岐搖了搖頭,瑞王的臉色變了變,瑞王妃皺眉問道,“可是如此的話,陛下為何還要讓修明派兵去蜀中呢?而且二皇子為何不露麵?”

“所以不管是父親還是我都覺得奇怪,還是父親想到有記載當初太、祖皇帝多次派人去蜀中這件事,還有那個前朝寶藏的傳聞。”趙岐什麽結論都沒有說,不過是引著瑞王朝著他們想要的那個方麵去想。

瑞王像是想到了什麽臉色一白,見火候差不多了,瑞王妃就開口道,“大哥,你也累了我讓丫環帶你下去休息吧。”

“好。”趙岐這次沒有推辭說道,“父親這次讓我過來,除了因為外甥女產女這事情,還讓我與妹夫提個醒,早做準備比較好,畢竟……”剩下的話沒有再說。

瑞王妃讓翠喜進來帶了趙岐離開,親手給瑞王倒了杯茶說道,“王爺,您說陛下到底是怎麽個想法?”

瑞王開口道,“陛下這是防著我呢,而且怕是陛下也知道了前朝寶藏的事情,說不得這就是當初英王世子放了二皇子提的條件,陛下糊塗啊!”

瑞王妃聽得目瞪口呆,怎麽也猜不到瑞王竟然聯想到這個地方,莫非瑞王根本不信誠帝派人救出的二皇子,而是誠帝和英王世子做了交易,這才把二皇子給換出來,“那英王世子為何還要派人去截殺了陛下的使臣呢?”

瑞王解釋道,“怕是因為地動,使得前朝寶藏露出了線索,英王世子先得知了這件事,就有了反民這個噓頭,為的不過是想辦法運走那些寶藏,誰知道好運抓了二皇子,就和陛下做了交易,想要修明的命來換二皇子的命,陛下早就……所以就答應了,可是陛下知道了前朝寶藏的事情後,就想要寶藏,所以並不在乎二皇子的命了,下旨想讓楚修明派兵去打退英王世子,或者想要個兩敗俱傷,他好撿便宜……”

瑞王妃忽然覺得有些不知道說什麽好了,瑞王還在低聲說著自己的猜測,“英王世子怎麽可能讓寶藏落入別人之手,又有些害怕楚修明,自然不能讓楚修明得了聖旨到蜀中,就安排了人在禹城殺了使臣,這樣一邊阻止了楚修明到蜀中一邊可以讓誠帝懷疑楚修明。”

“那高昌身邊的貴客?”瑞王妃有些猶豫地問道。

瑞王低聲說道,“怕是英王世子的人,要不怎麽都沒人見過。”

瑞王妃見瑞王竟然把整件事情這樣連了起來,而且貌似在他心中,誠帝也不是那麽可信的,雖然和他們安排的想法差了很多,但是最終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二皇子可是陛下的嫡子啊。”瑞王妃小聲說道。

瑞王咬牙說道,“為了皇……不行京城太危險了,我必須走,要不不管是三女婿還是英王世子那邊有動作,陛下第一件事做的一定是收拾我,用來安心的。”

瑞王妃看著瑞王一臉誠懇說道,“王爺,不管生死妾都陪著你。”

“放心,本王一定不會讓你們出事。”瑞王開口道,“本王現在就進宮求母後,咱們一並離京,你讓琦兒也收拾收拾,把她和女婿都帶走。”

“那二丫頭那邊?”瑞王妃有些猶豫地問道。

瑞王想了一下說道,“不管了,我們都自身難保了,讓女婿也悠著點,永樂侯府的人,除了他們一家三口外,也都不能帶,要不我們都走不了。”

“妾知道了。”瑞王妃開口道,“就說是妾的主意吧,若是沒事了,等英王世子的事情都平了,我們再回來,讓二丫頭記恨在我身上就好。”

“王妃……”瑞王滿眼感動。

瑞王妃搖頭笑道,“王爺,過兩日再進宮吧,我們再等等消息,陛下現在一定因為禹城的事情怒火中燒,若是陛下不追究這件事了,怕是王爺的猜測就是真的,若是追究了,我們也看看是追究哪邊的,畢竟就算王爺要帶著我們離京,也要找個安全點的地方。”

瑞王點頭,“對,也要找個安全點的地方,不如我們去楚原?”

楚原正是瑞王妃娘家所在的地方,瑞王妃聞言一笑,“我也想念父親和母親他們了,若是能去自是最好,隻是怕陛下會不放心呢。”

瑞王一想也是,問道,“那王妃覺得去哪裏好?”

“妾隻是覺得,王爺也別說封地,隻說想出京走走比較好。”瑞王妃緩緩說道,“走了三年五載想來就沒事了,我們再回來。”

瑞王想了想點頭說道,“也好,這般的話想來陛下更容易接受一些,不過要去哪裏?江南那邊如何?”

去江南?現在還不確定英王世子到底是在哪裏,去那邊純粹是找死好不好,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妾想去閩中瞧瞧軒兒,軒兒的年紀也該說親了。”

“那個地方能有什麽名門閨秀。”瑞王也挺想大兒子的,不過還是覺得不該在閩中給沈軒說親事。

瑞王妃眼神閃了閃小聲說道,“王爺,若是軒兒能在蜀中站穩,對王爺來說也是件好事,起碼……有個可以避一避的地方。”

瑞王想了想點頭說道,“還是王妃考慮的周全。”

“王爺不怪罪我膽小就好。”瑞王妃笑著說道。

瑞王說道,“我知道王妃都是為我著想,不過前朝寶藏……若是能得之一二……”

瑞王妃看著瑞王有些可惜的神色,並沒有說什麽。

邊城中,等沈熙好不容易放假從軍營出來,就見到了自家舅舅,他整個人都黑瘦了不少,瞧著也健壯了許多,身上的稚氣也磨去了許多,“小舅,大表哥二表哥。”

趙端雙手抓著沈熙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好小夥,個子都快比舅舅高了。”

因為沈熙回來,沈錦特意讓廚房做了烤全羊一類的東西,這天吃這個雖然有些熱,可是不得不說氣氛很好,眾人圍在一起邊吃邊聊,就是趙駿和趙澈也從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下手抓東西吃完全無障礙了。

沈熙回去換了一身衣服,伸手抱了抱東東,這才笑道,“舅舅,外祖父和大舅舅可還好?”

“都很好。”趙端笑著說道。

沈錦笑著說道,“對了,又多了不少人和你一並去軍營受苦。”

沈熙聞言笑道,“太好了,到時候表哥可別哭著回來。”

趙駿拍了沈熙一下說道,“我怎麽聽說當初第一天訓練,哭的是你呢?”

沈熙哀怨地看向沈錦說道,“三姐,你怎麽能連這個都和他們說,而且我可不是哭著要回來,不過是太累了,不是我想哭的!”

“哦。”沈錦先是應了一聲,才說道,“原來你竟然哭過。”

趙駿也笑了起來,“我就隨口一說。”

沈熙捂著臉不說話了,趙端也笑了起來,見他們幾個表兄弟湊到一起說話,沈熙還與他們說了楚修遠的事情,滿臉羨慕,“他與我差不多大,就已經獨立帶兵了。”

沈錦用完了飯就先帶著人走了,並沒有打擾沈熙他們說話的意思,畢竟真說起來,沈熙和趙端他們才是真正的親戚。

“對了嬤嬤。”沈錦忽然問道,“這個趙家和太子妃有關係嗎?”

趙嬤嬤開口道,“並無直接關係,太子妃出身百瑞趙家,若是真說起來,也是在太、祖的時候,百瑞趙家和楚原趙家是一脈的,後來因為一些事情,就分開了。”

沈錦點了點頭,那麽這算是湊巧了吧。

瑞王和瑞王妃進宮去見了太後,誰也不知道瑞王到底怎麽與太後說的,不過太後卻應了下來,隻是不讓瑞王自己與誠帝開口,倒是她想辦法讓誠帝離京,說到底太後也是想要保全自己的兩個兒子,而楚修明是怎麽混進宮中的,這點就是瑞王妃都不知道,隻是早上的時候有人給翠喜送了信,隻說讓瑞王妃一切如常即可。

而瑞王妃並沒有多問什麽,畢竟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

當前朝皇室的消息從蜀中流傳開來的時候,隻有誠帝大吃一驚,朝堂上怒道,“胡言亂語,那些反民覺得宣揚自己是前朝皇室,那麽就能做出這般惡行了嗎?還想分地而治?做夢。”

不僅是誠帝,就是眾多官員也是怒火中燒,如今天啟曆朝已經一百多年了,怎麽可能還餘留下什麽前朝皇室血統,就算有也早就稀薄了,如今不過是打著這個旗號罷了,就像是當初太、祖皇帝,不也說其母夢中見五爪金龍入腹中,次日發現有孕,三年後太、祖方降嗎?

誰信誰才是傻子好不好。

而且打誰的旗號不好,偏偏是前朝的,這不是惡心他們嗎。

“陛下,一定要剿滅這些反賊,他們大逆不道。”兵部尚書咬牙說道。

除了兵部尚書,其他的大臣也紛紛請命要剿滅這些反賊,誠帝也無法接受,畢竟這些反賊說他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順,蜀中地動一類的都是上天對誠帝的警告,什麽電閃雷鳴劈開了大石,裏麵是一把前朝尚方寶劍,說什麽受命於天,是有天助的,要不怎麽誠帝五萬人馬卻一敗塗地,什麽單槍匹馬殺千人一類的,還有什麽佛像流淚,神光普照等神跡。

那些反民更是讓誠帝俯首領罪,最重要的是還有不少愚民聽信了這件事,反民的人數竟然不斷上升。

名不正言不順這幾個人正好戳中了誠帝的心虛之處,誠帝怒道,“來人宣……”

誠帝這次再也不輕視那些人,也動了真火氣,更是選了不少一直被他打壓的武將,讓他們帶兵去蜀中,這些武將都是上過戰場的,高昌那等人遠遠不及他們的。

此時的楚修明正在蘭妃宮中,蘭妃並不習慣有人在身邊守夜,使得楚修明方便了許多,蘭妃把誠帝無意中透漏出的消息都與楚修明說了一遍,然後問道,“將軍,何時才能給太子、太子妃報仇?”

楚修明看著蘭妃,緩緩說道,“快了。”

蘭妃這才點頭,再也沒有了誠帝麵前的那種淡雅,反而神色扭曲,咬牙說道,“將軍有什麽事情就吩咐奴婢去做,宮中危險,將軍還是早點離開比較好。”

楚修明也知道蘭妃的意思,說道,“若是要有東西藏在太後宮中,你覺得會藏在哪裏?”

蘭妃皺眉想了一下說道,“奴婢……”

“你也無需再自稱奴婢了。”楚修明開口道。

蘭妃聞言說道,“將軍就讓奴婢這般自稱吧,也可以提醒奴婢永不忘記太子和太子妃之仇。”

楚修明看著蘭妃的神色,緩緩點頭,蘭妃這才說道,“若是太後要藏東西,奴婢覺得可能是在小佛堂中,因為太後每日都要去那裏誦佛。”

“若是別人藏的呢?”楚修明想了一下問道。

蘭妃搖了搖頭,“奴婢不知了,將軍可是要找什麽東西?奴婢去幫將軍找。”

“你不要冒這個險,如今能留在誠帝身邊可信的就剩下你一人了。”楚修明歎了口氣說道,那時候安排了眾多釘子到皇宮,真正能存活下來的不足三成,其中還有些不知可信不可信了。

蘭妃聞言說道,“奴婢這條命本就是太子妃的,若是沒有太子妃,奴婢一家早就死了更不會有奴婢的事情。”

楚修明點了下頭,他這次冒險進宮除了是找東西外,也有和這幾個人聯係的意思,蘭妃看向楚修明問道,“將軍,謝謝你能信任奴婢。”

其實楚修明並不準備輕易動用蘭妃這條線,“以後你還是按兵不動,注意安全。”

“是。”蘭妃恭聲說道。

楚修明看向蘭妃,說道,“保重。”

蘭妃抿唇應了下來,“奴婢能問下,將軍為何會信任奴婢嗎?”

“因為你不可能有孕。”楚修明開口道。

蘭妃一下子就明白了,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麽,看著楚修明摸黑離開,微微垂眸眼角有淚落下,當初她知道自己有孕後,其實掙紮過,最後才做下了這樣的選擇,正巧皇後有心對付她,她就順手推舟了,甚至加重了藥量使得自己再也沒有有孕的可能。

一個女人有了孩子難免就會多出一些私心來,而太子妃與她全家有恩,蘭妃知道自己能下得去一次手,卻不定下的去第二次,所以她這輩子都不會要自己的孩子,更不會給害了太子妃的仇人生孩子。

邊城中,睡的正香的沈錦被趙嬤嬤叫了起來,灌了一碗蜜水,收拾好後就去了議事廳,趙管事等人都已經在了,趙端也坐在了王總管的身邊,沈錦問道,“可是有什麽急事?”

“蜀中那些反民自稱前朝皇室血統,又弄了些騙子把戲,使得不少百姓相信了他們有天助。”趙管事沉聲說道。

沈錦皺了皺眉,並非因為這個消息,而是明明他們都討論過這點,若隻是如此萬不會半夜把她給叫醒,趙管事說道,“還有消息,查到了英王世子所在……”

“他動了?”沈錦問道。

趙管事說道,“是。”

沈錦皺眉沒有說什麽,王總管開口道,“晏城那邊有異動。”

“哦。”沈錦應了下來,“你們有什麽打算?”

“加強邊城的防備,點狼煙召少將軍回來。”趙管事開口道,“隻要英王世子那邊動了,想來那些蠻夷就該動了。”

沈錦問道,“來得及嗎?”

王總管說道,“應該來得及。”其實如果楚修明或者楚修遠其中一人留在邊城,那麽他們就不會點狼煙,畢竟這樣容易打草驚蛇,最好的辦法就是對那些蠻夷前後夾擊。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還有別的辦法嗎?”

趙管事猶豫了一下才把辦法說了,沈錦想了想說道,“就按照這個辦法吧,修遠是帶人重新布防的,若是弄完了自然會回來,如今怕是還在忙呢。”

王總管開口道,“那萬一有危險呢?”

“不是還有你們在嗎?”沈錦很理所當然地說道。

趙端聞言第一次覺得,永寧侯會把沈錦留下來做主事的人並非隻是因為這裏有足夠的文士武將,而是沈錦本身的能力,如果這個時候沈錦慌了,就算是趙管事他們再有能力,能做的也隻是讓沈錦待在將軍府中,趕緊把楚修遠召回來主持大局。

趙嬤嬤臉上帶著笑容,趙管事聞言愣了一下也笑了起來,就是斷了一臂的王總管臉上的神色都柔和了許多。

沈錦接著說道,“所以都按照計劃來,反正他們也不知道夫君到底離開沒有離開。”

趙管事開口道,“那麽就按照……”

沈錦的作息一直很好,她覺得事情已經解決,所以又有些昏昏欲睡了,聽著趙管事的聲音,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趙嬤嬤看著心疼的要命,狠狠瞪了趙管事幾眼,趙管事話停了下來說道,“其實這些都不太重要,夫人還是先回去休息吧,等我們商量好了,明日再與夫人說。”

“好的!”沈錦很快就答應了下來,“你們也早點休息。”

眾人應了下來,沈錦就帶著趙嬤嬤離開了,到了門口說道,“讓廚房晚些時候給他們送點湯麵一類的。”

趙嬤嬤開口道,“老奴記下了,夫人趕緊休息吧。”

沈錦點了點頭,還是先去東東那邊看了一下,索性留在了東東身邊,摟著東東睡了。

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熬了一天夜的趙端已經回房休息了,王總管倒是精神抖擻的帶著趙家子弟去茹陽公主那邊了,畢竟他們還需要茹陽公主的親筆信件和她做的東西。

沈錦知道後,直接叫了趙管事一並用早飯,然後趙管事把他們商定的事情與沈錦說了一遍,沈錦點了點頭說道,“那今天去議事廳的時候,就這樣安排吧。”